北平失守后第二天天津沦陷,中国军队曾一度反攻成功,最后为何失败了?

2018-02-13 16:41:15 编辑:Gulijun 首页

  日军攻占北平,扼住了平汉、平绥铁路,然后以北平、山海关和唐山的兵力夹击驻守天津之第38师。天津形势危如累卵,十分险急。

  天津是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部所在地,平日驻有日军河边旅团步兵第2联队、独立炮兵联队及战车、骑兵、工兵、化学各一个中队,驻屯军空军大部也集中在天津。七七事变爆发以来,日军相继控制了天津的海路和陆路交通,驻塘沽的日军千余人占领了塘沽码头,驻天津日军则占领了天津火车总站和东站。日军大量增兵天津,除步、炮兵外,还有大批飞机,“截至27日,津市共停日机60余架”,28日下午4时,又有日军临时航空兵团飞机“百余架抵津东局子机场”。另外,日军还不分昼夜地进行侵占天津的战术演习,从25日起,已发展到演习巷战,到27日,日租界实行戒严。

d4f68721b1524d88bd5aebbfd8f0fea7.png

  此时,驻天津的中国部队不仅同北平失去了联系,且在数量上亦处劣势。天津市内及郊区只有第38师手枪团1000余人,独立第26旅的两个团约3000人,天津保安队3个中队和武装警察约1500人,共计5500余人。天津上空密布的战云使中国守军决定主动出击。他们在副师长李文田的率领下,于28日凌晨1时向日军发起攻击。由于中国军队主动出击,日军仓惶应战,战役之初的几个小时,中国军队打得很顺利,相继收复了天津东站和总站、北宁铁路总局。在东局子机场和海光寺战斗中,中国军队也给予日军以严重打击。中国军队的突然进攻,完全打乱了日军的部署。日军料所不及,仓惶应战,处境极为不佳。日本驻津总领事给日本驻北平大使馆的电报承认,“由于中国方面的攻击,我方处于极为危惧的状态”。(天津《益世报》,1937年7月29日。)

  29日凌晨2时起,日军分四路出动,大举进攻天津市区。李文田与副指挥刘家湾、天津市府秘书长马彦发出联名通电:“自卢案发生,日本无端分别袭击平郊各处外,并于今日晨复强占我特别四分区,分别袭击各处,我方为国家民族图生存……誓与津市共存亡,喋血抗战,义无反顾。”(天津《益世报》,1937年7月29日。)38师及天津保安队奋勇抵抗,并对日租界实施包围,大举反攻。经反复争夺,中国军队终于攻入日租界,并从大和街、旭街、福岛街三个方面包围了日军守备部队。在中国军队的攻击下,日军“已完全陷入危急状态”,租界内实行非常戒严,连日本侨民也被组织成“义勇队”,准备作困兽之斗。与此同时。中日两军在天津总站、飞机场、华北驻屯军司令部等处激战,战斗非常激烈。

ed183de469e54399920c79ad1feef06f.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