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行最荒唐皇帝中的极品当数这几位,连秦二世宋徽宗他们都排不上

2018-03-12 15:27:30 编辑:lingqianling 首页

  历史上荒唐皇帝太多了,要是把三国两晋南北朝五胡十六国的“皇帝”都算上,那么昏君,也就是荒唐皇帝要比所谓的明君要多上好几倍,因为按照现代的观点来看,封建君主制度本身就很荒唐,所以出几个荒唐皇帝那也不算啥新鲜事。所以要历数荒唐皇帝,咱们还是从大一统的王朝中寻找,因为那些割据一方自称皇帝的家伙,名不副实,不管他荒不荒唐,都应该被扫进历史垃圾堆,被人们永远遗忘。

blob.png

  要论大一统王朝中的荒唐皇帝,我们还要刨除傀儡皇帝,包括十分可恶的秦二世和十分可怜的光绪,他们背后都有一双黑手,行善还是作恶,他们并不完全说得算。咱们今天就从大一统王朝中找出一些荒唐皇帝,看看他们有多荒唐。

blob.png

  首先我们来看汉朝,虽然大家都说“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但是那是相对于周边敌国来说的。从汉武帝刘彻开始,一直到汉和帝刘肇,人品极好的卫青和人品极差的窦宪,都是保家卫国的功臣,什么匈奴、乌桓、羌胡,不是被打残就是被打服。所以在三国争霸中原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异族也不敢趁虚而入。曹操刘备孙权忙里偷闲还要去打他们一家伙,所以他们连看热闹的心情都没有,只是躲在山沟和大漠深处,每天祈祷:这仨小子别打输了拿我出气。

blob.png

  物先自腐而后虫生,汉朝就是被自己搞黄的,或者说是被两个荒唐皇帝搞黄的。这两个皇帝就是汉桓帝刘志汉灵帝刘宏,他们虽然不是亲父子(刘志无子),但是做法却如出一辙:把江山当买卖做,拉开了明码实价卖官鬻爵的序幕,而且连丞相级别的三公也挂牌出售。更荒唐的是刘志还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宫女数万,有封号的皇后三个、妃嫔五千,他才曾经“很大方”地把数千嫔妃全都集中起来什么都不穿地展示给自己宠臣们,让他们自己挑选并做一些事情。刘志本人则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看到高兴的地方还放声狂笑。虽然刘志创造了妃嫔数量第一的记录,但却没生出儿子来,这才便宜了解渎亭侯刘宏,也就是后来的汉灵帝。

blob.png

  也不知道汉桓帝是汉灵帝的叔叔还是大爷,但是侄子刘宏可是真的“继承了前辈的光荣传统”。而且他的老妈董太后家族是做小买卖出身,一看万里河山都成为了自己的本钱,那肯定是要好好经营一下了。于是他们开始了“童叟无欺”的官帽买卖:年俸二千石的官位标价是二千万钱,年俸四百石的官位标价是四百万钱,无论亲疏远近,谁交的钱多谁就能当大官。要知道,汉代的米价基本是八十钱一石,就是按一百钱一石计算,买官的价格正好相当于做官一百年的俸禄。这样高价买来的官帽下面,自然是一个贪渎的脑袋。

blob.png

  因为隋朝年代较短,隋文帝是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隋炀帝虽然好大喜功,但是却也发展了经济增长了人口,连李世民都沾了隋炀帝的光——丰盈的国库让唐朝建国之初就可以轻徭薄赋,所以隋朝的皇帝还进不了“荒唐榜”。宋朝虽然有很多昏君,包括宋徽宗之流都不那么贤明,但是顶多是昏聩,还算不上十分荒唐。咱们今天要说的是“荒唐出风格、荒唐出水平”的荒唐奇葩,所以宋朝皇帝暂时也没有资格入选。

blob.png

  而夹在隋朝和宋朝之间的唐朝,也有一些昏君和庸君,但是谁也不如唐中宗李显荒唐,而且这厮是一以贯之的荒唐:第一次顺利接了唐高宗李治的班之后,就把自己的老丈人韦玄贞从一名蜀地小吏提拔为豫州刺史,还想任命韦玄贞为侍中(门下省长官,乃宰相之职),还扬言:“我以天下与韦玄贞,何不可!而惜侍中邪!”这句话捅了大篓子,武则天一怒之下免了他的皇帝之职,韦玄贞也被流放致死。

blob.png

  在张柬之、敬晖、崔玄暐、袁恕己、桓彦范等五王(后来封的)帮助下复位之后,李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追封自己的老丈人韦玄贞为太师、益州都督、上洛王(郡王),然后又跟曾经的死敌武三思打得火热,不但将女儿安乐公主嫁给武三思之子武崇训,两个人成了亲家。还封上官婉儿为昭容,负责替自己起草诏令,掌握生杀大权。后来更是让武三思成了自己正妻韦皇后的“入幕之宾”,如果武三思比较忙,李显还会用车拉着老婆“送货上门”,然后自己给武三思和韦皇后“把风”。

blob.png

  而对于拥立他复位的“五王”,则表现出了教科书式的忘恩负义:将张柬之流放到泷州,敬晖流放到琼州,桓彦范流放到瀼州,袁恕己流放到环州。然后又由武三思与韦皇后策划,上官婉儿拟诏,派钦差前往岭南,去杀害张柬之等五人。钦差还没走到,年老体衰的张柬之已经活活气死;桓彦范被用绳索捆绑,在砍伐的竹桩上拖着走,肉被竹桩刮去,露出骨头,然后用棍棒打死;敬晖被刀剔而死;袁恕己被强灌野葛藤汁,腹内痛苦难受,倒在地下,以手抓土,指甲磨尽,鲜血淋漓,而后用竹板打死。

blob.png

  要论忘恩负义鲜廉寡耻,历史上比唐中宗李显更荒唐的皇帝还真不多,而且这个皇帝活得荒唐,死得也荒唐:被自己最亲爱的老婆和女儿用一碗毒汤饼(面条?)毒死了。

blob.png

  说到忘恩负义,明朝也出了一个这样的皇帝,那就是明英宗朱祁镇,不但杀了死保大明不亡、正准备给病重的景泰帝上奏折拥护自己复位的于谦和王直,还给那个土木堡之变的罪魁祸首王振建庙立碑,并且恬不知耻地赐号“旌忠”。后来连清朝人都看不过去了,上书给乾隆皇帝,强烈要求“砸塑像,断石碑”。

blob.png

  乾隆虽然同意了,但是朱祁镇所立的那座祭碑只是被刮掉了文字,并未损毁,现在还能看到。而乾隆本人的荒唐程度,跟朱祁镇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他不但花光了老爹雍正铁腕反贪积攒下来的家底,还妄自尊大地追求什么“十全武功”——败多胜少,自封“十全老人”、搞千叟宴,把老百姓饿得只好去吃观音土。也就是从乾隆时期开始,中国开始变得落后并被列强远远甩开,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blob.png

  乾隆最荒唐的,就是以文艺青年自诩,要是评选清朝“文联主席”,那么乾隆一定会“当仁不让”。但是他就像很多……(此处必须省略文字)一样,根本就写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一生写了四万多首打油诗,一句精彩的也没有,修《四库全书》,更是毁掉了大半传统文化的精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