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国灭亡之战竟如此惨烈,一天之内竟死了2位皇帝

2018-03-12 15:42:14 编辑:htc 首页

  一、强弩之末

  女真民族建立的大金王朝曾在12世纪20年代,短短数年之内就以摧枯拉朽之势灭掉了两个曾经繁盛一时的大帝国:契丹辽国和北宋。尽管这两次灭国都留下了后遗症——契丹贵族耶律大石远走西域建立了西辽,俨然以辽国继承者的身份继续着辽国的统治,康王赵构也在江南地区重新建立了宋朝——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此前后近百年的时间内,大金王朝一直是中国北方和中原地区的霸主。

  大金王朝在这段时期内一直与西北的西夏、南方的南宋呈三足鼎立之势,且一直以咄咄逼人的气势威胁着南宋北疆的安宁。

  这种情况持续到13世纪初期,蒙古汗国的崛起而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因为金朝统治者之前曾残酷压迫着蒙古族人,所以,为了复仇,成吉思汗一直将金朝视为最大的仇雠,誓灭之而后生。蒙古的铁骑时常攻击金朝的北疆,金国不敌,被攻占了大片领土。金朝贞祐二年(1214),在金朝付出极大代价的前提下,蒙古接受了金朝的议和。

image.png

  可是,金宣宗完颜珣却被蒙古铁骑吓破了胆,那边议和一成,这边就匆匆忙着逃跑,留下一部分朝臣留守中都(今北京市一带),自己则火急火燎地迁都汴京(今河南省开封市)。

  金朝统治者的迁都南逃,使北方顿时大乱,充分暴露出了金朝统治阶级的无能,只想苟延残喘,不想御寇卫国,导致民心丧失,开了亡国模式。蒙古人见此,十分不悦,认为金朝的议和毫无诚意,不过是为了赢得时间逃跑,于是乎就快马加鞭杀来,包围了中都城。

  金朝都元帅完颜承晖等人一方面率领军民死守中都京城,一方面遣使向金宣宗求援。可是,金宣宗怕得罪了蒙古人,竟然不发兵相救。苦苦坚守近一年后,次年五月,蒙古人杀进了中都城,完颜承晖等人自杀殉国。

  此后,在蒙古军的接连打击下,金朝国势每况愈下。

  元光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1224年1月14日),金宣宗驾崩,身后留下的仍是一个不安的国家。金哀宗即位后虽然力图振作,但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已经日薄西山的大金王朝犹如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剩余的时间已经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

image.png

  二、亡国之战

  天兴元年(1232年),蒙古军在三峰山将金军打得大败。又经钧州一战,金军良将精兵丧失殆尽,再也难与蒙古军抗衡。金哀宗只好放弃汴京,逃往归德(今河南省商丘市),再次兵败后,于天兴二年(1233年)六月被迫带着残兵败将逃到蔡州城(今河南省汝南县)。

  金朝一方面将兵力集聚于蔡州城,加固城防,一方面遣使至南宋,以唇亡齿寒的道理劝说南宋王朝与之并肩作战,共同抗击蒙古军。虽然大道理谁都明白,可是南宋举国上下却难以忘却“靖康耻”,对金朝巨大而强烈的仇恨,使他们非但不能与金军联合抗击蒙古军,反而使其坚定了联合蒙古灭掉金朝的决心。

  南宋同蒙古商议着金朝灭亡后如何瓜分其领土:陈州、蔡州以北的地盘归蒙古,以南的地方归南宋。

image.png

  见联合南宋抗击蒙古已经不可行,金朝宗室完颜仲德等人力劝金哀宗西进,经略巴蜀和陕西汉中一带地势险要的地区,等待时机东山再起。可是,金哀宗却顾虑重重,优柔寡断,迟迟拿不定主意,贻误了最佳时机,使蒙古、南宋的联军将蔡州城团团围困。

  这年十一月,金军主动出城攻击蒙古军,试图杀开一条血路逃走,却被蒙古军阻击,不能前进,后又被宋将孟珙率军从背后跃马扬鞭,气势汹汹杀来。金军惨败,丢下几千具尸体,退回城里。

  到了腊月,双方多次激战,均以金军的惨败而结束。腊月十九这天,蔡州外城被攻破,金朝大将高腊哥督军与敌方展开死战,终因敌我兵力相差悬殊而战败殉国。同一天,蒙古、南宋联军在付出一定代价后,攻破了西城。由于城内早已经构筑了防御工事,一时未能进入城内。

  为了争取生机,抑或说为了延缓几日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金朝统治者将身体健壮的妇女也强行编入队伍,更丧心病狂、惨绝人寰的是,将城中军民“驱其老稚熬为油,号‘人油炮’”(《宋史.孟珙传》),待敌人杀到城下时,用“人油炮”阻击,以期烧死敌人,挡住他们攻击的步伐。

  蔡州城被围三个月后,城内已经绝粮,能吃的东西都吃完了,开始吃人了。老弱病残者首先被杀掉,守城金军割肉为食,析骨为炊。老弱病残和妇女吃完后,他们将从战场上下来的逃兵也给杀了,然后“构其肉以食”(《宋史.孟珙传》)。

  金朝统治者此举无异于饮鸩止渴,导致城内军心、民心动摇,致使不少人生有逃命或投降之心。所以,出战的将士们只要不战死,要么趁机投降,要么夺路而逃,再不愿回到蔡州城这个人间地狱了。为了保命,金朝统治者趁夜里出城,将战死的士兵尸体抢回来吃。可是,吃了人之后,许多将士面部浮肿,不久也倒毙,又成了别人的食物,人吃后,又往往得病而死。所以,吃人只能延缓其死,并不能保命。不多久,城内军民丧失大半。

image.png

  金哀宗眼看城破国亡在即,万分痛心,不甘为亡国之君,还要做最后的挣扎。他将宫中的珍宝赏给臣下,杀掉自己的坐骑分给将士们吃。一通大肆收买人心后,他竟然化装成平民,带领一部分亲近之臣,企图从东门潜逃,将城里的军民抛下不管。不料两国联军将蔡州城围得水泄不通,纵使他完颜守绪插翅也难逃,折腾一番后,又狼狈逃回城里。

  金朝天兴三年(1234年)正月初九,见亡国之期已迫在眉睫,金哀宗万般无奈之下,下诏传位给东面元帅完颜承麟,令他继位带领军民御寇杀敌。完颜承麟深知国亡在即,不愿做替罪羊,死活不肯奉诏。金哀宗哭着劝慰完颜承麟:“朕肌体肥重,不便鞍马驰突,卿平日矫捷,有将略,万一得免,祚胤不绝,此朕之志也。”(《金史.哀宗本纪》)完颜承麟失声痛哭,只好接受。

image.png

  (南宋、蒙古和金朝的版图)

  第二天,就是正月初十这天早晨,完颜承麟在城内举行了登基大典,宣布新皇帝的年号为盛昌,当即改元,将金哀宗的天兴三年改为盛昌元年。

  典礼尚未进行完毕,敌军已经攻破城,杀进来了。新皇帝完颜承麟只好草草结束登基大典,随后火速进入角色履行职责起来,督军迎敌。

  此刻,金哀宗已对大金王朝的前途绝望透顶,面对着列祖列宗的灵位畅快淋漓地大哭一场后,他跑到幽兰轩,学起人家《孔雀东南飞》里的焦仲卿,也“自挂东南枝”了。金朝的末代皇帝完颜承麟战败退回保子城,听说金哀宗自杀后,率领群臣奔入幽兰轩哭奠,上其谥号敬天德运忠文靖武天圣烈孝庄皇帝,庙号哀宗。

  正在此时,蒙古、南宋两国联军杀到,完颜承麟督军迎战,死于乱军之中,金朝彻底灭亡。

  三、皇帝之最

  完颜承麟作为一个皇帝,因为在位时间太短,在历史上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也无需评说他的功过是非。不过,他创造了几个“最”,足以使他名载史册:

  一是在位时间最短。

  从即位到驾崩(被杀),时间上相距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时辰,甚至更短。有人估计,他当皇帝的时间不会超过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可能就四五十分钟,不能说没有道理。或者,他当皇帝的时间比四五十分钟更短。因为登基大典未毕,敌人已经大举入城,此时城内的金军因为之前或战死,或饿死,或病死,或杀死,或逃亡,余下的已经很少了,很难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加之金哀宗的自杀,金军士气愈发低落,逃命的、投降的大有人在。所以,他能用来抵抗敌人入侵的军队数量实在是不多了。

image.png

  二是年号使用时间最短。

  盛昌,应该是中国历史上,以及世界历史上使用时间最短的一个年号了。实际上,它使用的时间,如同完颜承麟在位的时间,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因为盛昌年号的使用途径,只有一条,或者说只有一次,那就是即位诏书宣布时被人宣读了一下,仅此而已。估计,许多城内的文臣和将士,都不怎么记住,只是在耳朵眼里嗡一声而已,随即便被敌人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淹没了。

  三是一日死二帝,最为悲催。

  金朝盛昌元年(1234)正月初十这天,金朝两个合法的皇帝——哀宗完颜守绪和末帝完颜承麟——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内先后驾崩,打破了一个记录:一国两帝瞬间双双殉国。这是最为悲催的两个皇帝,遍览中外史书,仅此一例。

  (据称,完颜家族后裔,泾川)

  位于今天河南省汝南县城北汝河湾处的张彦庄,就是当年的“葬颜冢”,见证着曾经强盛无比的完颜帝国瞬间灰飞烟灭的历史悲剧。帝王的悲剧往往被后人放大,掩盖了当时受奴役的军民们更大的悲剧。他们所极力保卫的金朝统治者,却视他们的生命如同草芥,出战时让他们冲锋在前,稍有不顺,就有可能被点天灯、做“人油炮”,甚至成为统治阶级充饥的食物。所以,一代王朝的覆灭不是什么悲剧,普通军民的生命权随时被剥夺,才是最大的悲剧……

  落日余晖下,站在汝河畔,我仿佛又听到了战马的嘶鸣声,刀剑的碰撞声,炮火的轰隆声,金军将士死不瞑目的咒骂声,得胜一方的欢呼声,更有那无数平民恐惧而又绝望的痛哭声,萦绕耳畔,久久难去,将我的两行浊泪从心底死命地拽了出来,宛若两道洁白的孝布向滴着血泪的历史上空疾奔驰去……

  2018年3月5日于蔡州(汝南)城

image.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