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肝癌,那么孙中山先生的真正死因是什么?

2018-03-12 17:16:36 编辑:Gulijun 首页

  1924年,孙中山冯玉祥的邀请下北上商谈国是。但是,因为途中患病,孙先生被阻于天津近一个月。

  在此期间,随行请了德医聂彼、日本医学博士管简勇和山东留日医学博士癌症专家王伦前来诊治,但均无起色。

  当年12月底,在医生的建议下,孙中山扶病入京。因为病体不支,孙先生在入住北京饭店作了一个简短的讲话后,即再未公开露面。

20180312171328.png

  此后,协和医院派医生会同诊视后一致认为孙先生所患的恐怕是“最烈肝病”,情况不容乐观。令人遗憾的是,“但凡肝药方,试验殆遍而均无效验”。

  5日后,德国医生克利、美国医生施美路德士等7人再次为孙中山会诊后建议施行手术,但后者只同意以内科方法治疗而不愿意手术,其原因有二:

  一是觉得自己的病情或许还不至于如此严重;二是当时的政治局势不允许,孙先生仍希望进一步努力。

  医生们商议后,也只能尊重孙先生的意见。从这天起,孙中山开始接受注射治疗,最初也取得了一定的疗效,其病情有所稳定,睡眠也有好转。

  但是,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半个月。

  1925年1月21日,孙先生的病势骤然加重,克利医生发现其眼球中有黄晕而意识到肝脏中的脓将侵及其他部位,于是立即会同其他医生,紧急商议手术方案。

20180312171341.png

  1月24日至25日,孙先生已不能进食,食即呕吐,而其体温越来越高,脉搏也愈跳愈快,已现病危之势。

  据马超俊回忆,孙先生于1月26日下午3时用担架送入协和医院,之后进行手术,由克利、刘瑞恒主刀,手术约一小时。

  开刀后,发现肝癌症已发脓,无法割治,只得将脓头割去,立即缝合。

  手术后,克利说孙须饮用矿泉水,马超俊遂每日凌晨乘汽车前往玉泉山汲取泉水,路上冻得手脚僵硬,苦不堪言

  另据林百克的说法,则称入院当日下午六时即行手术,主刀为协和医院外科主任邵乐安,院长和克利及某俄医均在场,汪精卫等入室远视,宋庆龄在他室静候。

  手术用麻醉药,然后用唧桶之具将肝部之脓吸出。手术25分钟结束。医生见其肝部已硬化,并生有恶瘤,即癌也,已是肝癌末期。

  事后,德、美、俄三国医生对孙先生的肝组织活检标本进行了化验,最终结论是:孙中山患的是肝癌,而且已处晚期。

  据医生们的判断,孙先生的肝病至少已潜伏了10年以上,而孙本人也自述在1916年后时常感到胃部不舒服,但当时一直当作胃病来治,这或许就是其肝癌的肇始。

  孙逝后,遗体被运回协和医院做防腐处理并进行胸腹腔解剖。

  经详细检验后,新的诊断结果认为孙的病是癌细胞侵入肝体后阻塞胆管,并向肺、腹膜及肠广泛性转移所形成,其关键的病变部位在胆囊和胆管,即胆囊腺癌。

  现协和医院还保留着一份编号为“9954”的13页的英文报告,上面的名字是“孙逸仙”,其中有几张器官标本的照片。

  直至1999年海峡两岸学者交流孙中山事迹时,协和医院医生展示了这份报告,才揭示了这一真相。

  当然,关于这事,目前学界仍存在争议,笔者对此也不是太懂,姑且列出备查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