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为什么要牢牢的把这两项权益攥在手里

2018-03-13 15:22:46 编辑:lingqianling 首页

  盐铁官营,顾名思义就是将食盐和制铁的经营权收到官府,由官府安排官吏管理盐铁的生产和销售,当然了,所得的利益也是统统归官府的。

  盐铁官营在全国的正式推行是在汉武帝时期,这也是汉武帝在经济方面大一统的重要举措,汉武帝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孔仅和东郭咸阳就提出了一个实施盐铁官营的具体方案。盐的官营采用募民煮盐而官府专卖的做法;铁的官营,则由官府彻底垄断。在最初几年盐铁官营特别是铁的铸作曾取得明显成效,但由于他们多选用商人担任盐铁官,所以不但执行的不彻底,还造成了严重的吏治混乱现象。

  桑弘羊掌管财政大权后,增设大农部丞数十人对郡国盐铁官分别予以整顿,并增加了盐铁官的设置地区,基本完善了盐铁官营的管理系统和经营网络。

blob.png

  盐铁的利润丰厚,是国家财政的一个重要来源,但这并不是汉武帝首先想到的,早在春秋时期就有盐铁专营的思想,这个思想始于管仲,传承至今,成为春秋以后长达两千余年的中国食盐铁器专卖制度的滥觞。为此,后世甚至尊管仲为“盐宗”。

  管仲相齐,为了提升国家的硬实力,管仲不仅挑战了井田制,“相地而衰征”,加征田赋,也因地制宜,向海盐和矿藏下手了。

  煮海成盐,开山成铁,只要把山、海的资源垄断起来,就可以把盐铁的经营买卖控制起来,进而从中获利,大幅增加国家财政收入。在农耕时期,盐和铁是最为重要的两大支柱性产业,其利甚大。《管子·海王》有云:“令盐之重升加分强……千钟二百万……禺策之……万乘之国,正九百万也。月人三十钱之籍,为钱三千万。今吾非籍之诸君吾子,而有二国之籍者六千万”。不仅在国内获利,还可运盐出口而获取重利,这等于煮沸取之不尽的海水就可以迫使天下人向齐国交钱,即“煮沸水以籍天下”。

  铁的专卖也是相同的道理。需要注意的是,管仲提倡的盐铁专营并不是官营。这也意味着这项政策还需要商人的参与,以铁为例,商人可以开作坊,打制铁器,但是官商三七分成,也就是商人需要交纳30%的税。

  其实出现这样的状况跟当时的社会制度是有绝大联系的。中国古代的政治经济制度具有很强的传承性,每一项制度的形成都有着漫长的过程。

blob.png

  所以,要说盐铁,得先说财政,而要说财政,得知道财政的来源,财政的来源在当时主要是税收。成熟的盐铁专营制度形成于汉武帝时期,而这一制度的发端,远的不说,最晚也得在西周开始说。西周时期,贵族将耕地,平均分配,交给农民使用,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井田制。

  井田周边为私田,中间为公田。公私田都由农民耕种,私田所得交一部分贡赋给贵族,其余留归农民自己,公田所得全归贵族。井田归贵族所有,不得买卖和转让,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它是国王名义上的贵族土地私有制。 但是这里的井田制是专指的耕地,除了耕地之外,还有山川林泽,这些非耕地的所有权也是归贵族所有的。

  非耕地不向农民开放,有专门的官员值守,禁止私自闯入。但是农民的生活需求光耕地是无法满足的,总得烧火做饭呀,总得找点野味改善一下伙食呀,即使在原始社会,人们也是打猎的,所以很多人都会偷偷的跑到贵族的禁地中砍柴打猎。这种活动属于非法牟利,闯入者也被视作盗贼,会遭到官府的征讨。

  然而,群众是无法阻挡的,当闯入者的数量多到防不胜防、讨不胜讨的地步时,贵族们也只好在保留所有权的同时开放这些山川林泽,转而在重要通道设立出入关隘,设卡收税。因此就另形成了一种赋税,也是后来商税、关税的起源。此时,民众的需求和官府形成了一种默契,达到了一种平衡。

  但是自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天下的贵族仅剩下一家,就是皇家,所以全国的山川林泽都归皇家所有。所以全国田赋都收归掌管朝廷经济的大司农,作为政府公费;而山川林泽归皇家,所以这些税都收归掌管皇室经济的少府,专供皇帝私用。在此项制度成立时,因为耕地多,所以田赋占全国税收的大半,而山川林泽税只是少数。那么把多数给国家,少数给皇室,这是很合理的。

blob.png

  然而随着社会趋于平稳,盐铁两项慢慢地成为商人获取暴利的手段。因为没有人不吃盐,没有人家里不用铁器,其实盐铁之利的膨胀从战国时候就开始了,又因为汉代的田租很低,只有三十分之一,所以这两项的税收逐渐超过了田赋。少府的收入超过大司农,皇室私产超过政府公费,但这也没有什么,因为国家开支的需求光田赋是够用的。尤其是汉朝初年,历经长期战乱的国家亟待修养生息,因此几代皇帝都采用黄老之说,轻赋税徭役,让民间恢复生产。

  到汉武帝登基时,他的父亲景帝和祖父文帝所开创的文景之治为他留下了大量的财富。汉武帝是一个有抱负的人,他要扩大疆域,他要保境安民,不得不同匈奴展开了殊死的较量。军费开支浩繁,国库慢慢空虚,不光花完了税收,连他爷爷和父亲的积蓄都花光了,田税又不能随意增加,由大司农统管的政府财政终于没有了办法。但是仗还得打,政府还得运行,钱从哪儿来呢?汉武帝很慷慨,为了事业自己掏腰包,把皇帝私产捐献给国家。

  武帝不仅自己捐,同时命令地方上的富人,最主要的是盐铁商人,和他一样把私产借贷给国家。但他没想到的是,那些坐拥财富的豪族并不像他一样慷慨,命令发出,响应者寥寥:“富商大贾,冶铸鬻盐,财或累万金,而不左公家之急,黎民重困”。煮海成盐,开山成铁,这山和海的所有权本身就归皇帝所有。

  换句话说,这些商人本身挣得就是皇帝的钱,而且打仗也是为了保护黎民,现在皇帝有了难处,商人却不愿意帮助皇帝。这让武帝大为光火,愤怒的武帝马上开始了对商人进行整治,不仅对所有商人课以重税,更是取消了商人触碰盐铁的权力,将盐铁经营权收归官府。

blob.png

  也许汉武帝是一时之怒,他本来就是个脾气蛮不好的人嘛,也许是他蓄谋已久的,总之这个决策是对当时有利的,而且对后世也影响深远。当国家财政紧张的时候,它是一个调节财政平衡的重要筹码,曾经让中央财政多次走出困境,但是这同样在后期给人民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