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写过最凄凉的一首词,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

2018-04-28 15:09:54 编辑:htc 首页

  苏东坡一生起起伏伏、坎坎坷坷,数次贬谪,走遍了穷山恶水,平生功业,尽在黄州惠州儋州。而东坡一生坎坷之中最为惊险的一次便是“乌台诗案”,他被下狱关押数月,几乎被杀。最终还是被贬黄州闲置。

image.png

  乌台诗案可以说是苏东坡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乌台诗案之前苏东坡的作品多体现“政治忧患”,譬如《江城子·密州出猎》“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而乌台诗案之后苏东坡的作品多表达“个人忧患”,譬如《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乌台诗案后,被贬黄州的苏轼才真正以“东坡”为号,开始寻求精神上的解脱之法,以慰藉孤寂的心灵。这时期苏东坡的作品既有凄凉孤寂之作,也有旷达乐观的的诗文。

image.png

  下面这首《卜算子》就是苏东坡最凄凉的诗词之一,写尽了他内心的孤寂: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image.png

  写孤寂之事,必然不直说孤寂。且看这“缺月”、“疏桐”、“漏断”、“人静”,苏东坡于写景中处处有情意,夜深人静的环境何尝不是词人内心的反映。而这“幽人徘徊”、“孤鸿缥缈”又何尝不是东坡自身的写照!物我同一,夜也幽静、鸿也缥缈、月也残缺、人也孤寂!

  下阙则以直写内心的孤寂!孤鸿惊起,孤人回头,茫然寻觅,找到的确实更多的孤寂,仿佛李白笔下“拔剑四顾心茫然”!“有恨无人省”,有谁能理解自己孤独的心呢?世无知音,孤苦难耐,情何以堪?

image.png

  而结尾一句“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是点睛之笔,自比于孤鸿,与孤鸿惺惺相惜,通过鸿的孤独缥缈,惊起回头、怀抱幽恨和不栖就,表达了自己贬谪黄州的孤寂处境和高洁自许、不愿随波逐流的心境。

  古今写孤独的诗词不少,陶潜笔下的孤独是“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的淡泊;柳宗元笔下的孤独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冷寂;张继笔下的孤独是“夜半钟声到客船”的愁情……而苏东坡笔下的孤独是“拣尽寒枝不肯栖”的高洁!

  一首《卜算子》,似写鸿、似写人、鸿似人、人似鸿、亦鸿亦人,疏淡的笑墨,写凄淡的夜色,清美的词境,难歇哀愤的心。这首词,写尽了苏东坡内心的孤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