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之战全过程简介 金乡之战双方对阵的将领都是谁

2018-06-07 14:12:53 编辑:Lqp 首页

  北周大象二年(580年)五月十一日,北周宣帝宇文赞病死。周静帝宇文衍年幼,左丞相杨坚专政。杨坚为预防北周宗室生变,稳固其统治权力,以千金公主将嫁于突厥为辞,诏赵、陈、越、代、滕五王入朝;因尉迟迥(北周文帝宇文恭外甥)位望素重,恐有异图,遂以会葬宣帝为名,诏使其子尉迟敦召尉迟迥入朝;并以韦孝宽为相州总管赴邺取代尉迟迥。六月,尉迟迥恐杨坚专权对北周不利,公开起兵反对杨坚。

blob.png

  七月,青州总管尉迟勤(尉迟迥弟之子)从尉迟迥反杨。尉迟迥所统相(治邺,今河北临漳西南)、卫(治朝歌,今河南淇县)、黎(治黎阳,今河南浚县东北)、沼(治广年,今河北永年东南)、贝(治武城,今河北清河西北)、赵(治广阿,今河北隆尧东)、冀(治信都,今河北冀县)、瀛(治赵都军城,今河北河间)、沧(治饶安,今河北盐山西南)及勤所统青、齐、胶、光、莒等州(均属今山东)皆从之,有众数十万。荥州(治成皋,今河南汜水)刺史宇文胄、申州(治平阳,今河南倌阳)刺史李惠、徐州(治彭城,今江苏徐州)总管司录席毗罗等,皆据州响应;怀县(今河南武陟西南)永桥镇将纥豆陵惠以城降尉迟迥。整个山东(太行山以东)除沂州(治琅邪,今山东临沂西)外,几乎都为尉迟迥控制。

  时杨坚挟幼帝以号令中外,同月十日,杨坚调发关中兵,令韦孝宽为行军元帅,陇西公李询为元帅长史,郕公梁士彦、乐安公元谐、化政公宇文忻、濮阳公宇文述、武乡公崔弘度、清河公杨素等为总管,率军讨伐尉迟迥。

blob.png

  此后尉迟迥遣兵分路进攻,命大将军檀让攻略河南之地,又派人到东郡诱劝于仲文归附,但遭到拒绝。尉迟迥怒其不从己,遂派仪同宇文威率军攻打东郡,于仲文指挥所部迎战,大破宇文威军,斩500余人,因功被授开府。尉迟迥又派荥州刺史字文胄率军自石济(今河南延津东北)向西、宇文威等率军由白马(今河南滑县附近)附近渡黄河向南,二路俱进,合围东郡,欲置于仲文于死地。在敌众势盛与城内赫连僧伽、敬子哲等响应尉迟迥的情况下,仲文自感难于坚守,只得抛妻别子,率60余骑自城西门突围而走,途中又遭追杀,一路边战边行,死者十之七八,终于回到京都长安。尉迟迥杀其三子一女。杨坚见到于仲秋文后,将其引入卧室,为之下泣。同时赐彩五百段,黄金二百两,进位大将军,领河南道行军总管。给以鼓吹,驰传诣洛阳发兵,进讨檀让。

  时韦孝宽拒尉迟迥于怀县永桥镇(今河南武陟西南),于仲文至韦孝宽处与其商议对策。总管宇文忻因杨坚初为丞相而有自疑之心,因而于仲文说:“公新从京师来,观执政意何如也?尉迥诚不足平,正恐事宁之后,更有藏弓之虑。”于仲文恐宇文忻生变,便回答说:“丞相宽仁大度,明识有馀,苟能竭诚,必心无贰。仲文在京三日,频见三善,以此为观,非寻常人也。”宇文忻又问:“三善如何?”于仲文又回答说:“有陈万敌者,新从贼中来,即令其弟难敌召募乡曲,从军讨贼。此其有大度一也。上士宋谦,奉使勾检,谦缘此别求他罪。丞相责之曰:‘入网者自可推求,何须别访,以亏大体。’此其不求人私二也。言及仲文妻子,未尝不潸泫。此其有仁心三也”(《隋书·于仲文列传》)。宇文忻闻后,心中遂安。

blob.png

  此时檀让率军攻下曹州(治左城,今山东曹县西北)、亳州(治小黄,今安徽亳州)后,屯兵梁郡(今河南商丘南)。八月中旬,于仲文率军东进,在汴州(治浚仪,今河南开封西北)东倪坞,击败尉迟迥部将刘子昂、刘浴德两部后,进至蓼堤(今河南商丘县境,梁孝王时所筑大堤,长300里),距梁郡七里。时檀让有军数万,双方兵力众寡悬殊。于仲文先派羸弱之师前往挑战,檀让军悉数来战,于仲文继而佯装败退,待檀让军骄纵懈怠,疏忽戒备后,派精兵快速杀回,由左右两翼突然进击,大败檀让军,生俘5000余人,斩首700级,迫使檀让率余部退守成武(今属山东)。随后,于仲文军乘胜攻打梁郡,尉迟迥守将刘子宽弃城逃走。于仲文军又在追击中擒斩数千人,刘子宽仅以身免。此战,于仲文在兵力对比处于劣势情况下,以机动灵活之指挥,创造战机,突然回兵,攻其无备,终获胜利。

  在交战前,诸将都认为为:“军自远来,士马疲敝,不可决胜”(《隋书·于仲文列传》)。但于仲文却令三军迅速进餐,列阵大战,既而破敌。战后,诸将都疑惑地问道:“前兵疲不可交战,竟而克胜,其计安在?”于仲文含笑说:“吾所部将士皆山东人,果于速进,不宜持久。乘势击之,所以制胜”(《隋书·于仲文列传》)。诸将皆服其理,以为非所及也。

  于仲文乘胜攻克曹州(治左城,今山东曹县西北),俘尉迟迥所署刺史李仲康及上仪同房劲。檀让以余众守成武,别将高士儒以万人守永昌。于仲文诈为书信至各州县,说:“大将军至,可多积粟”(《隋书·于仲文列传》)。檀让闻讯后,认为于仲文部不能马上到达,遂放松警惕,犒劳将士。仲文知其懈怠后,遂选精骑奔袭,一日便至,袭占成武。

blob.png

  这时,降尉迟迥将领席毗罗率军10万屯于沛县(今江苏沛县东),正准备攻打徐州(治彭城,今江苏徐州)。于仲文察知席毗罗妻子留住金乡,便派人假扮席毗罗使者,向金乡城主徐善净谎报:“檀让明日午时到金乡,将宣蜀公(尉迟迥)令,赏赐将士”(《隋书·于仲文列传》)。金乡人信以为真,皆喜。于仲文简选精兵,伪造尉迟迥的旗帜,加速前往。徐善净以为是檀让军到来,连忙迎接。于仲文随即将其擒获,遂占金乡。诸将多劝屠城,于仲文晓喻部属:“此城是毗罗起兵之所,当宽其妻子,其兵可自归。如即屠之,彼望绝矣”(《隋书·于仲文列传》)。众皆称善。果然,席毗罗仗其优势兵力来攻,企图夺回金乡。于仲文背城结阵,并于数里外麻田中设伏。席毗罗军列阵毕,刚刚发起进攻,背后伏兵突发,俱曳柴草鼓噪,尘埃张天,喧声震耳,席毗罗军顿时混乱。于仲文军乘势进击,席毗罗军惨败,争渡洙水(今山东钜野洙水河),溺死者甚众,洙水为之不流。于仲文俘檀让,槛送京师。席毗罗藏在荥阳一户人家,也被擒斩。尉迟迥所占河南各地,全部平定。后刻碑纪功,立于泗水岸上。此战,于仲文施诈术轻取金乡,又以金乡为饵,诱敌入伏,以少胜多,终于全歼敌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