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十国刘仁恭是谁?刘仁恭的发家史

2018-06-08 15:16:55 首页

  今天本来准备先粗略介绍一下李茂贞,不过我转过头一想,都把幽帅李匡威“写”死了,不把他的弟弟李匡筹带过去,会不会不太合适?之所以在梁晋争霸之间插上刘仁恭和李茂贞,个人认为是十分有必要的。因为前者会在一定的时间段内与李克用纠缠不清,而后者对于日后朱温插手朝廷之事也作出了一定的贡献,算是间接的影响了朱、李二人的前程。

blob.png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景福二年(公元893年)2月底。

  那一年李匡筹趁着哥哥李匡威出兵援助王镕,采取了十分和谐的方式夺取卢龙镇——自称节度使。对于手下人来说反正你们都姓李,还是亲哥俩,谁当老大都一样,关我们什么事?

  再怎么和谐,也总会有不愿意和谐的人。

  这一次发出不和谐声音的人是在蔚州(今河北省蔚县)戍边站岗的一群普通士兵和一个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的人。

blob.png

  刘仁恭,河北深州人,出生年月不详。自幼随父亲刘晟在卢龙军中效力,早年跟随李匡威父亲李全忠攻打易州(今河北省易县)的时候,以挖地道进入易州城内而得名“刘窟头”。

  刘仁恭这个人有智谋,为人也颇豪爽,再就是爱做梦。

  他曾经做了一个梦,梦到大佛幡从指间划过,预示着等到他49岁的时候就会领旌节就藩。

  很不巧,这话传到了幽帅李匡威的耳朵中。

  李匡威感到很恶心,你快拉倒吧,你49岁做节度使,那我去干啥?

  李匡威直接就把刘仁恭撸到了文职工作上——出任景城令。

  恰好卢龙治下的瀛州(今河北省河间市)发生了叛乱,刘仁恭在当地招募了一千人居然把叛乱给搞定了。

blob.png

  李匡威一看,这小子有点才啊,瞬间忘记了先前的恶心,让刘仁恭去镇守蔚州。

  刘仁恭的命运从这里开始改变。

  刘仁恭本人对于新领导上任没有什么看法,但是镇守蔚州的士兵发牢骚确实实在在是有原因的:

  “幽州将刘仁恭将兵戍蔚州,过期未代,士卒思归。会李匡筹立,戍卒奉仁恭为帅,还攻幽州。”

  所以,领导们,加班自古以来就是有风险的。

  这帮人刚走到居庸关就被幽州军大败,刘仁恭眼瞅着情况不对,赶紧开溜投奔了李克用。李克用对刘仁恭也很好,给他分房子之外还让他去镇守寿阳(今山西省寿阳县)。

  刘仁恭到了河东之后也没闲着,开始追逐当年的那个梦。

  你李匡筹可以领卢龙节度,我就不能吗?

  接下来刘仁恭不停的向李克用建言献策,怂恿李克用攻打幽州。甚至还夸下了给我一万人马即能荡平幽州的海口。

blob.png

  这会儿李克用正在攻打邢州,一万人马没有,几千还是有的。于是李克用就分出几千人马给刘仁恭让他去打幽州,并且给予了高度的期望:

  “欲纳仁恭于幽州。”

  刘仁恭打了很多次,不过几千人马去灭一个藩镇,这是不可能的。

  打了胜仗的李匡筹愈发得意,不停的派人骚扰河东边界。

  乾宁元年(公元894年)11月,暴怒的李克用亲自带人攻克了卢龙治下的武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进而围攻新州(今河北省涿鹿县)。李匡筹,先前是没工夫,老子现在亲自收拾你!

  涿鹿离北京城也就分分钟的事。

blob.png

  李匡筹终于意识到李克用这次是来玩命的,而不是像自己偷袭河东边界小打小闹玩似的。

  12月,李匡筹派兵数万支援新州,幽州军刚到新州城东南的段庄,就被在此恭候多时的河东军大败,斩首一万余级,生擒将校300余人。

  李克用似乎是为了侮辱李匡筹以及震慑新州城,把这300多人绑了之后挨个跪在新州城外游街示众。果然到了傍晚,新州城门不攻自开。

  12月23日,李克用马不停蹄进攻妫州(今河北省怀来县),24日,身处幽州城内的李匡筹再次发兵出居庸关,李克用用自己的行动生动的给李匡筹上了一堂军事课。

blob.png

  李克用挑选出自己的精锐骑兵在居庸关前挡住幽州兵,然后派李存审绕到幽州兵的后面以达到前后夹击的目的,这样就能把幽州兵仅存的兵力全部剿杀殆尽!

  26日,吃了几轮败仗的李匡筹带上金银财宝、妻妾歌妓弃城出奔沧州。

  再不逃命都没了。可是,李匡筹,你以为你逃走就能活命了么?

  沧帅卢彦威抢了李匡筹的钱财和女人还顺带要了他的命。

blob.png

  从景福二年到乾宁元年,李匡筹只做了两年的节度使。很神奇的是他的命运早早的就被人预料到了,这个预言家正是他的亲哥哥李匡威:

  “兄失弟得,不出吾家,亦复何恨,但惜匡筹才短,不能保守,得及二年,幸矣。”

  28日,李克用进入幽州城。

  乾宁二年(公元895年)正月初三,刚过完新年的老百姓夹道欢迎河东军,李克用视察完工作后,旋即派刘仁恭和李存审带兵巡视了卢龙其他几州。无非就是告诉卢龙军民幽州易主了,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趁早死心,不然带兵干嘛?

  九月,唐昭宗正式下令封刘仁恭为卢龙节度使,至此刘仁恭终于实现了他年轻时的梦想。

  不过从后面的事态发展来看,刘仁恭似乎有点飘飘然。他不知道不是幽州军民选择了他,也不是唐昭宗选择了他,更不是命运选择了他,把他从陆地推向高空的一切动力全部来自于李克用。

  捧得起你,自然也摔得死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