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博物馆状元卷是怎么被盗的?状元卷被盗案案发经过

2018-06-09 12:06:50 编辑:Cls 首页

  赵秉忠的状元卷一直存放于青州市博物馆,和东汉时期的“宜子孙”玉璧一起被称为镇馆之宝。这两件镇馆之宝先后被当时的工作人员林春涛盗走,拿到胶州销赃,因要价太高没出手。当地公安部门经过8天9夜的追捕之后,终将两件宝贝完璧归赵

image.png

  墙壁上发现脚印 俩宝贝不翼而飞

  赵秉忠的状元卷由赵氏后人捐出后,一直存放于青州市博物馆。状元卷和该馆1982年征集到的一件东汉时期的“宜子孙”玉璧是镇馆之宝。

  1991年8月5日,库房管理人员到一级品库查看保险箱的情况,突然发现两个保险箱被撬,另一个被移动了位置,上面有一只清晰的脚印。抬头向上看发现,正对的石膏天花板被移动了一块,并且破碎了一个小角,附近白色的墙壁上留下了一道蹬踩过的痕迹。可能有盗贼!管理人员马上报告了青州市公安局和青州市政府。

  一接到报案,公安人员立即赶到青州市博物馆进行侦破。一级品库室内,由于门和窗都是用铁板密封的,在300瓦灯泡的照射下,加上雪白的墙壁,里面一片通明,公安人员按照箱内的文物搬运清单,仔细地清查盘点每一件文物。点完两个保险箱时,已接近下午一点钟。这时,还没有发现状元卷失窃,大家暂停工作,先去吃午饭。

  饭后回到一级品库,库房主任指着那个被移到墙角、上面带有脚印的保险箱说,状元卷和“宜子孙”玉璧就在这个里面。保险箱打开后却发现,状元卷和“宜子孙”玉璧两件一级文物都不见了。

  发现状元卷被盗后,公安局长与有关干警立即在博物馆的接待室内召开紧急案情分析会。分析认为,博物馆平时防盗措施严密,不仅警卫人员日夜值班,而且还配备两条警犬。可是罪犯在作案时没被值班人员发现,而且设在库房内的报警器没有报警。由此断定:属馆内人员作案或内外勾结作案。

  锁定保卫人员 兵分三路查找

  根据以上分析,当天下午5时,公安人员在博物馆迎门大厅召开了全馆人员会,向职工有所保留地通报了案情,希望同志们提供线索,配合公安部门追回文物。

  会议只开了十几分钟,结束后要求女职工可以回家,男职工一律不准回家。

  晚饭后,技术组由刑警队副队长温乐亭带领,继续调查取证。内保科曹科长带人继续清点文物。各调查组立即开始与馆内职工分别谈话,了解情况,询问每个人从8月2日到5日这几天的活动情况。因为8月2日下午保管部和办公室人员还进入过一级品库,统计过柜子并在文物柜子上贴过标签。当时,三个文物柜摆放整齐,没有任何挪动和撬开的痕迹。因此可以确定,罪犯作案时间可能是8月2日下午5时至8月5日上午9时之间。

  一级品库内灯火通明,调查取证工作一直进行到次日凌晨1时30分。侦破人员在一级品库房调查取证时,博物馆保卫人员林春涛多次借故进去观看,表情很不自然,引起了公安人员的警觉,对博物馆领导作了交代:林春涛有重大嫌疑,要特别注意他的行动。

  林春涛,26岁,初中毕业,退伍军人,曾在黑龙江军区当过四年通讯兵,在博物馆担任保卫科干部已数年,熟悉馆内情况。此人平时经常迟到早退,与社会上一些游手好闲的人多有来往,馆领导曾多次对其提出批评。

  天色微明时,突然有人向馆领导报告说,林春涛不见了。公安人员迅速将其锁定,展开了状元卷失窃案的大追捕。

  专案组兵分三路,分头查找。然而4天4夜过去了,案件仍然没有进展。

  抓捕8天9夜 文物完璧归赵

  负责排查林春涛朋友的小组,得到一名职工提供的线索,8月2日至4日,有个叫朱华光的常到博物馆来找林春涛。案件在抓到朱华光以后出现了转机。

  据朱华光交待,8月3日和4日,林春涛去了一趟胶州。林春涛很可能是带了文物去销赃!专案组立即调集人马赶赴胶州。但是,根据有限的线索,在胶州找到林春涛,简直如大海捞针。负责刑侦工作的副局长陈敏祥和刑警队副队长温乐亭带领专案组通过查找林春涛租用过的出租车,排查胶州的文物贩子,查找林春涛在胶州的亲戚关系。

  他们在胶州转了四天四夜,找了十多个村庄,先后抓捕文物贩子6人。在审讯文物贩子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了林春涛岳父孙某的线索。

  干警们顺藤摸瓜,来到距胶州50公里的平度兰底镇,在当地民警的带领下,来到镇上一个粮库大院。看门的老头说,孙某已好长时间没来了,但他的女婿林春涛刚来过,当天去青岛买摩托车,估计下午4时左右回来。

  这个消息让专案组大喜,陈敏祥立即指挥民警在屋内隐蔽,等林春涛回来时将其擒获。

  青州市公安局的干警们奋战了8天9夜,于8月13日将林春涛抓捕归案,状元卷和“宜子孙”完璧归赵。

  从三楼滑入  共盗窃三次

  林春涛归案后,态度比较老实,详细交代了作案过程:一共偷了三次。共偷出文物21件。

  林春涛交代,第一次盗窃大约在1991年4月底。文物库房的一楼有两道门,其中一道门的钥匙林春涛有,是之前换门锁时他私自留下的。可仅有一把钥匙是进不去的。

  博物馆规定,保卫人员要轮流值夜班,一个保卫人员带一名临时工。由于只有一把一楼的钥匙,林春涛便经常利用值夜班的机会窥探库房。一天夜里,林春涛发现第二道门的铁栅栏没有上锁,心中暗喜。他支走临时工,拉下报警器的闸,潜进文物库,从一楼沿楼梯顺利到了三楼,顺着立在楼梯旁形同梯子的一辆大木推车爬上去,便触及到石膏天花板。他将石膏板移开,用防火钩钩住吊天花板的框架上了天棚。在手电筒的照明下,他来到一级品库上边,再掀开石膏板,用防火钩钩住天棚,手抓钩柄滑入库内。他用螺丝刀撬开文物柜门,取出“宜子孙”玉璧以及其他几件玉器后,又把文物柜门照样弄好。然后,原路返回三楼楼梯口,盖好楼梯口的天花板,又顺着木推车下来,悄悄地走出库房,简直天衣无缝。

  因要价太高 销赃没出手

  林春涛将偷来的文物转移到胶州,通过文物贩子之手卖掉几件。由于“宜子孙”玉璧要价太高,一时并未出手。

  第二次行窃是5月初的一个深夜。他用同样的手法,盗出了状元卷和其它一些玉器,仍然没被发现。林春涛携带状元卷跑到胶州,找到文物贩子,要价150万元。胶州的文物贩子一是拿不出这么多钱,二是怀疑这状元卷不是真的,觉得这么本破书怎么值这么多钱,甚至还携带状元卷跑到青州,找人打探虚实。就这样,状元卷没有出手。

  两次作案都没被发觉,林春涛第三次作案竟然在大白天进行。8月3日中午,全馆人员都下班回家了,林春涛值班。他故伎重演,来到一级品库的上方。因为是白天,他手忙脚乱,把天花板踩破了一角,这才露出了马脚。

  最终,林春涛被判处死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