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末最强守财奴张承业 皇帝要钱他不给 事后皇帝还叩头谢罪

2018-06-14 10:12:01 编辑:Lqp 首页

  李克用在世时候,虽然僻处于河东一隅,但身周聚焦了一批以张承业(846~922)为首的唐室遗臣。张承业是个太监唐昭宗派在李克用军中任监军之职。

  唐昭宗在位时候,宰相崔胤勾结朱全忠清除宦官势力,李克用为救张承业,胡乱杀了一个犯人搪塞了过去。李克用独具慧眼,在他死后,张承业辅佐李存勖安然渡过了政权交接,使河东政权没有陷入动荡与混乱,避免了一场内讧的发生。

blob.png

  李存勖(后唐庄宗)连年与朱梁在中原争雄,张承业在后方招抚流亡,鼓励生产,短期内使河东地区恢复生产,李克用时期民生凋敝的情形大为改观,粮草供给全靠张承业支应。

  张承业一心恢复唐室,为了报答李克用的救命之恩,忠心耿耿做起了李家的守财奴。李存勖偶尔从前线回晋阳省亲,除了正常的开支之外,还要赌博、赏赐戏子。张承业除了正常所需保障供给之外,其余部分拒绝支付。满库的钱帛,李存勖竟然是可望不可及。

  为了从张承业那里掏钱,一次,李存勖在金库前故意布置宴席,酒至微醺,让儿子李继岌给张承业表演歌舞。显然,张承业不能只是鼓掌完事的。等李继岌表演结束之后,张承业只好捧个钱场,自掏腰包拿了一匹好马、一条腰带赏赐李继岌。李存勖仗着酒力,指着身后的府库大言不惭道:继笈缺钱,老哥哥再赐他些吧!(李存勖尊张承业为兄)

  张承业耐心解释道:虽然赏赐少了些,却用的是我个人薪俸。府库中钱虽多,但却是公物,准备支应三军粮饷之用的,老奴不敢因私废公!

blob.png

  事情到这里,如果李存勖温言嘉勉,避席谢过的话,那将是历史上的佳话一桩了。可惜的是,李存勖碰了个软钉子之后,自感颜面扫地,于是口出恶言,逼张承业拿钱。

  张承业坚持原则,不卑不亢道:老奴才并无儿孙,这样做不过是在为大王守财而已。大王愿意做散财童子,又何必理会我,需要多少尽管自己打开府库取用好了!最多是财尽兵散,大家各奔东西,一事无成而已。

  李存勖听张承业言语刺耳,居然恼羞成怒,扭头向元行钦喝道:拿剑来!

blob.png

  张承业见自己忠心耿耿,辛辛苦苦为李存勖守财,竟然落的这样结局,伤心失望之余,抢上前扯了李存勖衣袖,老泪纵横道:老奴所以如此,是因为受先王托付之重,欲佐大王成就事业。现在为大王惜财而死,死得其所!

  大将阎宝见闹的太不象话,急忙上前去掰扯张承业,让他暂且退下。大概是阎宝动作过于粗鲁,弄痛了张承业,老公公憋了一肚子的委屈与怒火,无处发泄,冲着阎宝破口大骂道:“朱温逆党(阎宝原为朱温手下),不知忠言谏主,只会阿谀佞附!”

blob.png

  说着话挥拳相向,这一拳刚猛至极,将猝不及防的大将阎宝打翻在地,左右顿时乱作一团。

  李存勖借着酒力要杀张承业的事情,早有左右报知了李存勖的母亲曹氏。老太太一听大吃一惊,立刻派左右来唤李存勖入见。

  李存勖是个孝子,听母亲唤自己,立即酒醒了数分。急忙向张承业叩头谢罪道:兄弟贪杯,得罪了兄长。老母定然责罚,请兄长满饮此杯!

  说着话李存勖自罚了四杯,张承业沉着脸也没有去喝酒。

  李存勖见张承业不理会自己,只好臊眉耷眼起身进到里面见母亲。

blob.png

  时间不久,曹氏打发人出来告知张承业:自己已经教训了一顿儿子,请张承业消消气,先回府休息!

  翌日,老夫人亲自带了李存勖登门向张承业道歉,这件事情方不了了之。

  一提起晚唐的太监,人们就恨恨不已,如果不是这些没卵子的家伙,大唐哪能那么快覆亡?但也有个别品行优良、公忠体国者,张承业就是这样一位难得的好公公。朱温篡唐之后,李克用每次为他加官晋爵都被他拒绝,晋梁争霸,张承业留守太原,兢兢业业做好后勤,免去了李存勖的后顾之忧。龙德元年(921),李存勖灭梁后称帝,张承业劝阻无效忧愤得病,次年卒。

blob.png

  张承业鼎力帮助李克用、李存勖父子,是志在恢复唐室。他宁愿做唐室的太监,也不愿意做新朝的权贵,如此情怀,令人肃然起敬。欧阳修、司马光等人在修史的时候,都对张承业不吝美辞,予以褒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