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十国最弱小的国家荆南接壤许多强国,却没有国家敢灭他

2018-06-18 10:51:59 编辑:Cls 首页

  五代十国,是指唐朝灭亡之后,北宋建立之前,在中原存在着五个王朝,即梁、唐、晋、汉、周,以及南方及山西存在着十个政权,即吴、南唐、前蜀、后蜀、楚、闽、南汉、吴越、北汉、荆南。

  今天不说五代,说说十国。

image.png

  十国,论强大,吴、南唐、前蜀、后蜀、楚国、南汉都盛极一时,其中吴国与南唐争霸天下之实力。再次之,闽国和吴越都偏安一方,向中原称臣纳贡,相对吴唐蜀楚稍弱些,但也不是软柿子。而论最贫穷之国,当属北汉,但北汉军的战斗力之强悍,在十国是可以居于前三的,晋兵可不是好惹的。

  但荆南呢?

  这个灰不溜秋的小不点是如何挤进十国序列的?这为很多后人所不解。论面积人口,只相当于一郡,吴唐是荆南的数十倍,最小的闽国也要比荆南大七八倍,即使是没有被算进十国的岐国与燕国,其块头都能放下七八个荆南。

  荆南之所以能被欧阳修列入《新五代史》十国世家,而岐国和燕国没有,应该有两个原因。

image.png

  一,燕、岐存在时间太短,忽兴忽亡,而荆南存在时间有六十多年。二,荆南的地理位置实在太特殊了。

  唐朝灭亡,中原有朱温建立的梁朝,随后有李存勖建立的后唐、石敬瑭建立的晋朝刘知远建立的后汉、郭威建立的周朝。中原西侧有前蜀和后蜀两大川中天府国,东侧有吴国与南唐这两大东南霸王,正南侧有马殷建立的楚国,楚国再往南是刘岩建立之南汉,东南还有吴越国和闽国。而荆南呢,恰恰就处在中原五朝与两蜀、吴唐的中间结合部,顶在楚国头上。

  而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国际格局存在,导致荆南虽然极小,但周边的大国谁也不能不顾其他大国的感受去消灭荆南。论实力,无论是中原五朝,还是与荆南接壤的吴、南唐、前蜀、后蜀、楚,甚至是周行逢的后楚,都有绝对的实力灭掉荆南。如果荆南摊上一个大老虎,荆南早就完蛋了,但如果一只猎物遇到几只大老虎,大老虎反而不愿意其他老虎吃掉荆南这块骨头。大家都不能单独下嘴,反而便宜荆南这块骨头。

image.png

  之所以称荆南是骨头而不是肥肉,因为荆南太小,吃下荆南,也不足于扩大自己的地盘和人口,反而会成为自己的战略负担。譬如鱼刺,吃的进去,未必能吐的出来。吃这样的鱼刺,是没有太大意义的,还给自己找麻烦,没人愿意干这种傻事。靠着这种特殊的地缘政治存在,荆南小政权活的有滋有味。

  荆南是高季昌建立的。说到高季昌,这其实是个非常有趣的人物。生于公元857年的高季昌本来是穷人,只能给有钱人当家奴。但一不小心,高季昌被一个大人物看上了,这个大人物就是割据汴州的宣武军节度使、一代枭雄朱温。朱温来到自己的干儿子李让家玩,在李让家中看到了正在干活的高季昌,朱温认为此子不凡,便让李让收高季昌做了干儿子。只比朱温小5岁的高季昌成了朱温的干孙子,确实有些别扭,但能得到朱温赏识,穷小子高季昌一步登天。高季昌替朱温设计,差点把岐国李茂贞给耍死,抢回了奇货可居的唐昭宗李晔,从此更得朱温重用。

  公元906年,朱温攻占荆南节度使首府江陵,因为江陵地处中原、吴、蜀、楚四个超级大国之间,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必须派得力心腹镇守。朱温想到了高季昌,便派干孙子去江陵,并拨给五千兵马。高季昌确实有两把刷子,他来到荆南后,安抚百姓,恢复农业生产,搞活经济,让荆南江陵成为梁朝的战略桥头堡。

  论实力,荆南确实弱小,但相比杨行密、徐温、王建、马殷这些江湖大佬,高季昌个人的实力并不弱,这也是周边大国不敢过于小瞧高季昌的原因。吴国权臣徐温想占荆南的便宜,被高季昌砸了几个闷棍,顶着一头包回来了。不过,随着朱温死去,高季昌和梁朝渐行渐远,等到梁朝被晋王李存勖消灭后,高季昌立刻拜了李存勖的码头。为了避后唐王朝李国昌的讳,高季昌改名高季兴。高季兴专门到洛阳拜见李存勖,转了一圈后,高季兴回到江陵,轻蔑的说:李存勖这么花样作死,早晚完蛋,荆南无忧矣。高季兴的眼光非常精准,只过了三年,李存勖就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

image.png

  没有了梁朝,荆南实际上失去了一座大靠山,最起码的,荆南失去了梁朝的财政支持。在梁朝,荆南还算是梁朝的地方区划,可到了后唐,那就是附庸政权了,不可能给高季昌财政支持。荆南太小了,没有大量耕地,也没有山林资源,吃什么呢?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荆南吃的就是“水”。长江是当时特别重要的南方航道,大量官船、商船、私船都要走长江。而长江的航运中心就是荆南的江陵,这就给了荆南吃大户的条件。李存勖灭亡后,其子李继岌在消灭前蜀后搜刮了四十万贯的财宝,要走水路送回中原。这支船队到了江陵,还能逃得了高季兴的魔掌?高季兴下令劫杀这支船队,四十万财宝都成了高季兴的私房钱。

image.png

  当然,高季兴能劫得这四十万,主要还是因为中原政权发生变动,李嗣源没有精力敲打高季兴。等到周边大国都稳定了内部局势,高季兴再想劫财就难了。高季兴也劫过,但刚劫完,财宝还没捂热,受害国老大就来信责骂高季兴,高季兴谁也惹不起,只好乖乖地把财宝还给苦主。

  劫不了财,怎么吃饭?荆南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向周边的大国称臣。他给你称臣,你做为大国皇帝,就给附庸国赏赐,荆南就靠这个赚钱。哪个大国新君登基了,荆南就派使者前去“祝贺”,祝贺是假,要钱是真。只要给钱,天天给你磕头叫老爷。不给钱?能把你骂的七窍冒烟!

  因为荆南统治高季兴及其子高从诲用近乎无赖的办法图生存,被周边大国所鄙视,大家都叫他们父子“高赖子”。

  叫声高赖子,也少不了两斤肉。石敬瑭认比自己小十一岁的耶律德光当干爹,不也活的有滋有味吗?名声是假的,生存才是真的,千古浮名,何必较真。因为之于中原王朝特殊的地缘存在,荆南主要以侍奉中原为主,荆南赢得赏赐的来源主要也出自中原。荆南侍奉中原得力,在周世宗柴荣拿下淮南十四州时,世宗皇帝就厚赐荆南,每年赏盐一万三千石,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同时,世宗还赏荆南节度使高保融上等帛一万匹,这同样是个巨大的数字。

  荆南一直存在到公元963年,通过篡位上台的北宋主赵匡胤决定统一江南,第一个下手的就是荆南。但荆南以这么小的块头,周旋于几个超级大国中间几十年,不得不能说是个奇迹。

  荆南的历史告诉人们:实力弱小的时候,身边强大的敌人越多,自己越安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