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历史上最威武的母亲倪桂珍

2018-06-20 10:56:44 编辑:Cls 首页

  宋嘉树回国不久,他许久未联系的美国女友安妮·索思盖特去世的噩耗传来,他痛苦不已。

  他在上海常遭人挤兑,穿了不少小鞋,孤独深深地印在他的心里。

  这一次,他彻底垮了,在写给女友父亲的慰问信里,几乎都是些语无伦次的胡话。

  他经常在大街上蹓跶散心。一天,他走着走着,遇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友,波士顿留学生牛尚周。

  宋嘉树把自己的痛苦说给这位朋友听,牛尚周听完后,提出了一个非常棒的解决办法:宋嘉树必须马上成家。

  牛尚周自告奋勇地当红娘,还说婚礼要按中式传统办。

  而且他心头早已有一位十全十美的姑娘了,那就是他自己十九岁的小姨子,倪桂珍。

  倪桂珍的父母都是虔诚的圣公会教徒,膝下有三个女儿,每一个都裹上了小脚,以求美观。

  可是最小的女儿倪桂珍裹脚后,却经常高烧不退,病怏怏的,父母不忍心看她受罪,便做了让步。

  再加上她是小女儿,婚事不比姐姐们着急,就任由她的脚自顾自地长大了。可是,如此这般疼爱,也让男人们没了娶倪桂珍的兴趣。

image.png

  随着倪桂珍渐渐长大,她的父亲发现,虽然踩着一双大脚,倪桂珍却喜欢读书。

  她五岁就随老师练习写字,那时候多数女孩子都在练习女红。

  她八岁到布雷基曼女子学校读书。十四岁,因为成绩优良,保送到了上海西门的培文女子高中读书,十七岁毕业。她数学成绩非常好。

  她还学会弹钢琴,那时钢琴在中国还不时兴,显得鹤立鸡群

  倪桂珍的大姐,嫁给了牛尚周自己。

  二姐嫁给了牛尚周的一位密友温秉忠。

  就只剩她这位一双天足,接受了西方教育,还会玩古怪西洋乐器的小妹还在待字闺中了。

  可是,这些好素质,在当时根本招不到好夫君。

  温秉忠与牛尚周两个倪家的乘龙快婿倒是肯帮忙,他们前后张罗,拉着宋嘉树到教堂,去见见这位倪桂珍小姐。

  如果说倪桂珍不是理想型的妻子,那当时的宋嘉树也并非理想的丈夫啊,他刚失恋。

  礼拜天上午,倪桂珍在唱诗班里唱赞美诗。

image.png

  宋嘉树去了,一看,果然如沐春风。倪桂珍个子不高,打扮朴素,头发整齐地向后梳起,前面留着可爱的刘海。

  鬓角边插了一支小小的珍珠发卡。他越看越觉得灵倪桂珍灵动可人。

  这天下午,早早便有人向倪桂珍的母亲详细介绍了宋嘉树的好,说他人品高尚,是个能吃苦耐劳的小伙子。母亲稍加考虑,对两人的亲事非常满意。

  只见了一次面,婚礼便如期而至了。

  婚礼过后,宋嘉树带着新娘去了昆山。

  两人的日子过得美好而充实,收入却不高。按照习俗,倪家提供了一笔价值不菲的嫁妆,但宋嘉树不愿把这笔钱用在日常开销上,他想用它来实现他的各种计划,为他的事业打点各路关系,实现真正的飞黄腾达。

  因为薪水不够,夫妇两也不敢立即要孩子。

  宋嘉树在教会里做事,经常受到同行的欺诈,让他很沮丧,觉得既然在教会内部,都能这般勾心斗角的厉害,纯洁的教义也就不用靠他们来传播了。

  结婚后,他由自己的连襟牛尚周与温秉忠介绍,加入了当时社会上最有影响力的组织,洪帮。

  在上海的权力圈内,谁不是洪帮,谁就别想出人头地

  这一次,宋嘉树借着妻子的嫁妆,亲戚的帮助,以及洪帮的大量投资,在社会上站稳了脚跟。

  宋家的几个子女也相继出生了。

  宋嘉树在外挣钱养家,为子女教育提供充足的,甚至是有点充足过头的资金储备,倪桂珍就在家里,教导子女们功课,练习钢琴。

image.png

  倪桂珍是一位非常开明的妻子,她只比宋嘉树小两岁,却在各种事情上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在信仰方面,她比宋嘉树还要虔诚,经常一连数个小时下跪祈祷,为家人祈求平安。

  或许是因为有极强的宗教观念,所以她也非常自信地按照自己想法生活。

  她信奉基督教,新婚时曾与丈夫四处传教,去的都是边远,穷困的地区。

  宋嘉树一遇到朋友,就向他们抱怨薪水不高,上司又莫名其妙地嫉妒他。

  他想干实业。他对朋友说,“有时候我认为,要不是因为肩负传教使命,我是可以为我的同胞多做些事情的。”

  倪桂珍从小笃行基督教,对于丈夫的改变,她却丝毫没有阻拦或者觉得他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反而积极地支持,甚至利用自己家的声誉威望,助丈夫尽快“偏离轨道”。

  她的包容里没有丝毫的扭捏与固执。

  她是家里的权威。子女出生后,她对赌博,酗酒,跳舞不屑一顾,家里不容许出现这三种活动,而且在外面,也不许子女们去交际场跳舞。

  在家里,她一直奉行一种清教徒式的生活方式,她积极地参与社会工作,把个人的许多物品都捐赠给贫苦的人。

  宋嘉树曾这样评价他的妻子:

  “桂珍是生活在东方的坚强女性,她的伟大在于敢选择自己的爱人,这在东方,在中国,简直是不可思议。”

image.png

  夫妇两与孩子们的生活,非常的西化。思想上是那种美国东北部,思想自由开放,废除奴隶制后的西化,可住宅楼的样式,却还像奴隶制横行的美国南方。

  宋家一家子在郊外居住,宋嘉树在房子的周围种上了椰子树。

  门前有一条小河,他沿河砌了一道矮墙,防止孩子们玩耍的时候跌进去。

  房间里,有孩子们的单人房,还有一间美式客厅,倪桂珍的钢琴就放在那里。

  后院是菜园,宋嘉树与倪桂珍的生活虽然西化,却还自己动手种菜。

  这是一套完全独立的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方式。

  《宋庆龄传》中,曾写道:

  “正是这样,宗教、田园、钢琴、英语与民主精神,使这个家庭与当时中国万千个普通家庭相比较,处在一种‘世外桃源’的优越环境中,既有基督教严格的生活秩序,又有和谐、欢乐和诗情画意的氛围。”

  聪慧的子女们遇到了最精明能干的父母。

image.png

  每天,年轻的倪桂珍就早起早睡,把自己的全部精力与时间花在教育上。

  她为孩子们制定了“斯巴达人的训练方法”:虔诚地信守十诫,省吃俭用,为人礼貌又规矩。

  自己当年没有学习女工,这时她便要求三个女儿学习。

  结果沉默冷静的庆龄与骄纵过头、总是耍小聪明的美龄很快就学会了。

  大姐宋霭龄因为没这份兴趣爱好,总是学不会。她向父亲申请不学女工,作为宋嘉树最喜欢的女儿,当然是有求必应了。

  当宋嘉树决定让六个子女都出国留学时,倪桂珍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斯巴达人式的训练,以勤快,刻苦著称,她坚信通过了多年打磨的子女一定能够忍受所有的分离之痛,也能够忍受异国求学的辛苦。

  宋霭龄前往美国读书时,十三岁。

  在学校里,到处都是与霭龄年纪相仿的姑娘们。

  但多数是见识有限的地方美人,轻浮又任性。相比之下,霭龄则要强得多。

  1909年课堂活动计划上,把《校园风云》列为主要节目。《校园风云》是三名高年级学生根据贝蒂·沃尔斯的的著作改编的舞台剧,霭龄就是改编的主笔之一。

  毕业典礼上,霭龄扮演了《蝴蝶夫人》里的女主角巧桑,巧桑是一位日本女子,被美国海军军官抛弃了。

  为了能有完美的演出,她写信给父亲,要他给自己寄来一批真正的日本服饰的丝绸面料。宋嘉树大手笔地给她寄来了四丈紫红缎子。

image.png

  大姐出国后,其他的兄弟姐妹也行动起来,而且年龄越来越小。

  庆龄出国时可能是十二岁,而美龄或许才八岁左右,她在美国一呆就是十年。

  宋家翻天覆地的变化,子女教育上的大胆实践,全都发生在1908年以前。

  直到1908年,老佛爷皇帝才“驾崩”。四年后,新时代才真正的来临。

  而宋家人就已经按照最超前的现代化生活理念过活了。

  以至于,儿女们的思想非常前卫。宋庆龄在美国听说慈禧已经去世,她暗暗地庆幸了好几天,一点都不觉悲痛。

  倪桂珍一开始是不会说英语的,与丈夫的外国朋友在一起时,她很少开口,而每次一开口就害羞,还要让丈夫当翻译才能交流顺畅。

  而等到孩子们学成归国后,英语成了家里交流的主要语言。

  她好学,成为家庭妇女后,依然如此。

  倪桂珍身边的人,是这么评价她的:

  “平时乐善好施,尤非他人所能及。闻其对于各处教会学校医院以及临时赈济种种慈善事,无不慷慨捐助。待老年人亲如手足,待幼年人宝如孙子,一生自奉简约,节食省衣,从未沾染奢华以表示自尊自贵之意,常自备佳宴恭请寓所近邻同来作乐。”

image.png

  1918年,宋嘉树去世。大姐宋霭龄成为了宋家实际的掌权者,像父亲一样给予宋家无穷的支持。母亲倪桂珍上了年纪,退居幕后。

  然而,小女美龄要与蒋介石结婚,给了她不小的震动。她不希望美龄嫁给这个妻子一个接一个,情人也一个接一个的浪荡子。

  她曾表示永不正式接见蒋介石,后来又心软了。因为蒋介石表示愿意先弄懂基督教是怎么回事,然后再让自己成为一个基督教徒。

  倪桂珍对霭龄、庆龄的婚姻是失望的。

  她原本希望女儿们都在教堂里举行婚礼,由自己的牧师主持婚礼。

  可是霭龄是在日本结的婚,她未能如愿。庆龄私奔了,对她的打击更如晴天霹雳一般。

  而这一次,则因为蒋介石是个离过婚的人,卫理公会教派禁止牧师为离过婚的人主持婚礼。

  尽管如此,她还是送上了祝福。

  或许是为了讨妈妈欢心,婚后两年,蒋介石在宋家的教堂里,接受了洗礼。

  她非常严肃地对待这次洗礼,事后还写了很多信给她的朋友们,其中还有她自己与委员长一起野餐的快照。

  那年她六十一岁,健康状况让人担忧。

  一年后,她在青岛的夏季别墅里去世。

  她的去世,对子女打击很大。

image.png

  长期离家的宋庆龄在去世前要求:“千万别把我和丈夫埋在一起,让我回到爸爸妈妈身边,我想陪陪他们。”

  活泼好动的美龄在《祈祷的力量》中写道,“她的去世对于她的子女是极惨重地打击。可是对于我的打击也许更重,因为我是她最小的女儿,曾十分依靠她而不自知。”

  每个家庭,都需要一个明事理的母亲。

  倪桂珍所嫁之人是宋嘉树,他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人物,一匹脱缰野马,时刻都精力旺盛,一刻也闲不住。

  他随遇而安,适应力极强,唯一不愿做的事就是逆来顺受。

  他就是那个时代,最急需的能够冲破常规锁链的勇者。

  倪桂珍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勇敢的人。她的大脚正是新时代女性自由解放的象征。

  有一次,宋嘉树的朋友登门造访,倪桂珍端茶倒水地伺候着,朋友一看她是一双大脚,倍感欣慰,悬在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旧时代的中国,经常会出现丈夫看不起结发妻子的情况,可在宋氏家族里,宋嘉树却毫不忌讳地称赞自己的妻子,“才德的女子很多,唯独你超过一切!”

  倪桂珍成了幸运的女人,最终,也成了最威武的母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