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育河之战打了多少年?双方投入多少兵力

2018-06-29 09:39:56 编辑:sll 首页

  匈牙利军队“象网里的鱼一样”聚集在一块小小的地方,蒙古人隔河看得一清二楚。拔都见敌人虽众,不过有懈可击。因此决定乘夜进击。当两军对垒时,拔都按照成吉思汗的习惯,登上山顶,整个昼夜恭顺地向神呼吁哀告,同时命令伊斯兰教徒也一同祈祷战争的胜利。4月10日黎明之前,战斗开始了。守卫桥头堡的匈牙利军队发现飞来一阵密集的石块和箭,紧接着拔都率4万人向石桥发动袭击。在此之前,蒙古军中有罗思俘虏逃到河对岸,告以蒙古军将要夜袭,虽然贝拉四世不加理睬,而贝拉四世的兄弟罗克曼公爵和乌古兰大主教极其重视此情报,增兵于石桥。故蒙古军夺桥时,匈牙利军早有戒备, 顽强固守。蒙古人久攻不下,便动用了7台弩炮,用燃烧弹轰击, “拔都的兄弟亲自进入战场,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但敌军强大,寸步不让。这时〔主力〕军从后到达;昔班同时全力出击,他们冲击敌人的御营,用他们的刀斩断绳索”,终于迫使匈牙利人撤退;蒙古人方才得以过河,来到西岸。

  尽管如此,蒙古人的形势仍很吃紧。敌军人数众多,二对一还绰绰有余,频频向蒙古骑兵发动进攻。只有弓箭的射击使蒙古人免于被密集敌军的冲锋所压倒。在令人发疯的两小时激战中,拔都和将士们经受住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攻。他们虽然兵力损失惨重,但是却完全吸引了匈军的注意力。

image.png

  蒙古军真正的主攻战是由三个骑兵万人队实施的,总兵力约三万,由速不台亲自指挥。在黎明前的朦胧夜色中,他率部在离桥头很远的赛育河下游以南很远处涉过冰冷的河水,然后折向北袭击匈军的右翼和后背。这使匈牙利人震惊,但久经沙场的他们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有秩序地撤回营地。但是,很快又被蒙军包围,并遭到几个小时的石块、箭和燃烧油的袭击。

  这时,拔都与速不台的军队前后夹击匈牙利军,但却在通往两军一天前进入荒原所经过的大峡谷的方向上留出一个很大的空隙。匈牙利军抵挡不住攻势,战场上一片混乱。虽然最勇敢的匈牙利骑士们组成一个楔形迎战,国王的兄弟罗克曼公爵、乌古兰大主教和圣殿骑士团长出来组织抵抗。他们组织了两次逆袭,仍未能扭转战局,蒙古人用射箭和重骑兵的攻击摧毁了匈牙利人的阵势。于是更多得多的匈牙利骑兵冲向这个峡谷逃亡;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扔掉武器和盔甲,以使马跑得更快。

  但这是一个陷阱。蒙古骑兵惯用侧翼迂回来达到对敌军部队的包抄合围,将敌军围而歼之。但是,当敌人被围困之后,存在两种情况:如果敌军被围之后士气低落,无心作战,那么蒙古骑兵可以很轻易的以较小的伤亡大量杀伤敌军,甚至将敌军全歼;但是,如果敌人陷入围困之后为求活命而拼命死战,那么他们做困兽之斗,将势必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这时蒙古军队很有可能不能将其全部奸灭,使得敌军的有生力量突出重围,无法达到预期的战斗目的,而即使饶幸将敌军全歼,那么自身也会付出很大的伤亡,这对于以较少的兵力远征欧洲的蒙古骑兵部队来讲,是得不偿失的,而作为人口较少的蒙古人来讲,重大的伤亡也是他们所不能承受的。

  因此,就像柏朗嘉宾所说的,当蒙古人“偶然遇到敌人战斗得很好时,鞑靼人就放开一条路,让他们逃走;然后当敌人开始逃走并且互相分离时,就立即各个击破,这样,敌人在逃走时被屠杀的人,远比在交战中被杀的人多得多。”敌军在逃走时被杀的人远远多于在战斗中被杀的人的原因,除了前面已经提到的:敌军在逃走时毫无死战之心,因此容易被杀之外,也可以从侧面看出:由于蒙古骑兵是经常使用该战术的,所以才会有如此多的敌军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歼灭。从这个战术中也可以看出,蒙古军队在作战时已经能够很好的利用人们的心理:如果将敌军团团围住,那么被围敌军困兽犹斗,将会爆发出很强的杀伤力使自己遭到重大的伤亡,因为无路可逃,所以只有死战。而如果在包围圈上故意留出一道缺口,并且让被围敌军可以很容易的发现它,那么在有路可以逃命的心理作用的驱使之下,其原本高涨的士气必将一泻千里,战斗意志将大大减弱,从而使得战斗力也被削弱。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蒙古骑兵正是抓住了大多数人的这种对危险状况的正常反应的心理,并将其完美的应用在自己骑兵的战术上,使得可以在最大程度的保护自身安全,减少自己伤亡的前提下,大量的杀伤歼灭敌军。

image.png

  赛育河战场上的情况正是如此。4月11日,匈牙利人自以为逃脱了敌人的追击,但实际上却坠入一个陷阱。蒙军已经骑上新的快马,从四面八方围截过来。蒙古轻骑兵的马一般比欧洲笨重的大战马跑得快;他们在两侧追击匈牙利人,像击中无奈的猎物一样将其击落马下。当时的蒙古骑兵已经可以根据战场上的具体情况以及具体战斗任务的不同来装备不同的弓箭,“轻骑兵的主要兵器是弓。这是一种很大的弓,至少需要166磅的拉力,比英国长弓还要重,射击距离为200至300码。他们身带两种箭,一种比较轻,箭头小而尖利,用于远射;另一种比较重,箭头大而宽,用于近战。”

  在返回佩斯的30英里路上,匈牙利人尸横遍野。起码有7万人死在战场上或西逃的路上。战斗之惨烈,使得赛育河和提索河水尽变红色。只有匈牙利国王贝拉骑着一匹骏马,侥幸一个人得以逃命。而拔都部队在打扫战场时,缴获了匈牙利国王的印玺。最后,这场战斗的观察者们对蒙古人的快速、默契和步调一致印象深刻。蒙古士兵们一丝不苟地按照黑白旗帜所发出的信号行事。观察者们还对蒙军弓箭手们的箭无虚发印象深刻。据当时的一位历史学家、普莱诺卡尔皮尼的约翰所说,欧洲骑士们几乎完全依靠强攻战术,而蒙古人则“杀伤大量人马;只有当弓箭已将人马消灭殆尽的时候,他们才与敌军短兵相接。”

  举世闻名的赛育河战役,遂告终结。蒙古西征军主力集团军以7万人的部队,战胜了匈牙利10万人的军队。“这是他们的最伟大的战绩和最激烈的战斗之一。” 据说,战役之后的第二天早晨,几名骑兵离开蒙古人的营地,向东方驶去。几匹役马背上各驮着一条大口袋。每条大口袋里装有数千只从被杀死的敌人头上割下的右耳朵。这些右耳朵将作为胜利的证明,奉拔都之命而被运往蒙古汗国京城和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