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灵素与蔡京、童贯等奸臣有什么关系?是对手还是同伙

2018-07-04 11:15:39 编辑:sll 首页

  在徽宗朝,无可避免的要和当时朝中的大臣蔡京童贯等发生联系。而林灵素真人究竟与这些奸诈之徒关系如何,却有不同的说法。依据元代所编撰之《宋史》中《林灵素传》所记载,林灵素真人当时将蔡京吹捧为左元仙伯,王黼为文华吏,盛章、王革为园苑宝华吏。郑居中、童贯这些奸臣,都是天上的神仙。后代历来也都根据此,认为林灵素真人与这些徽宗朝的奸臣,同流合污,其实如果我们考察同时代其他人所写的书籍,即可发现这种记载,并不符合史实。

image.png

  宋代皇族宗室赵与时《宾退录》卷一《林灵素传》记载,当时京师大旱,皇帝命林灵素祈雨,但未有感应,没有降雨,当时的重臣蔡京就上奏朝廷,言其妖妄,希望皇帝治罪,如果双方同流合污,关系密切,蔡京又为什么希望徽宗治林灵素罪呢?其理显然不通。

  后来徽宗密召灵素,让他尽快求得三天大雨,这样才可以止住蔡京等大臣的谤言,所以后来林灵素就急招同属神霄派的王文卿真人入朝,因为王文卿真人是神霄甲子之神兼雨部之神,专职司雨,王文卿真人到后,林真人和他一起奏告上帝,果然得到三天大雨,蔡京等这才无话可说。

  而宋代名臣赵鼎《历世真仙体道通鉴》也记载:徽宗皇帝自皇后去世后,思念很深,于是就请林灵素真人效仿前代唐明皇请道士召杨贵妃相见的故事,行法召皇后相见,林真人当晚即奉旨设醮行法,飞符相召,对徽宗说:“皇后目前正在西王母处赴宴,一会儿就到。”果然过了一会儿,传来阵阵异香,皇后出现在徽宗的面前,叙说二人前世因缘,当谈及当朝国政时,皇后对徽宗说:“蔡京乃北都六洞魔王第二洞大鬼头,童贯是飞天大鬼母,林先生是神霄教主兼雷霆大判官,徐知常是东海巨蟾精。”并希望徽宗能够诛童蔡党羽,修德行,如此方可免祸。这也可以看出林真人与蔡京等人,非但不是一党,更是秉持忠心,力谏徽宗除奸的忠臣。

  当然蔡京等人是不甘心如此束手就擒的,不久就又密奏徽宗,说林灵素有一秘室,蔡京偷偷派人去查看密室内的情况,发现密室之中有黄罗帐、销金龙床及朱红桌椅等僭越用具。以为抓到了把柄,于是又上奏徽宗,愿徽宗亲自前往查看,实证林灵素之罪。结果徽宗即亲自前往密室查看,结果打开密室,里面只有粉墙四面,桌椅二只,其他并无一物。蔡京见此惊惶战惧,只好叩头请罪。

  而林灵素不但力谏徽宗铲除蔡京奸党,更对当时被蔡京等所陷害的忠臣,加以保护。一日御宴完毕,徽宗邀请林灵素真人、张继先天师同游禁中一阁,看见其中有一块石碑,即是蔡京等臭名昭著的元佑党人碑。所谓元佑党人碑,是蔡京专权时,将之前他的死对头列名百二十人,其中有司马光、苏轼苏辙、吕公着、吕大防等,书其“罪状”,谓之“奸党”,立碑于端礼门,每日上朝,文武百官都可见此碑。而林灵素与张继先二人见到此碑时,都低头致意,表示尊敬, 林灵素真人更是直接拿来纸笔,写下一诗,诗的内容是“苏黄不作文章客,童蔡反为社稷臣。三十年来无定论,不知奸党是何人?”显然,这是明目张胆地为元佑党人喊冤叫屈,予头直指蔡京。无怪乎次日徽宗以此诗示太师蔡京,蔡京惶恐无地,甚至请求免官回乡。

image.png

  凡此种种,皆可证明林灵素真人并非如《宋史》中所说的与童蔡奸党同流合污,而是旗帜鲜明的反对奸党误国,力谏徽宗修德除邪,那么《宋史》作为一部正史,为何会对林灵素真人横加污蔑呢。其实这和《宋史》的编撰者以及编撰时代有关,《宋史》是元代为前朝所编撰的一部历史,不仅对林真人,对当时宋朝忠臣良将都颇有污蔑之词,甚至其中记载文天祥如此的民族英雄,会说出乞降回家,甚至以后可以为元朝顾问咨询之语,可知其所述这些前朝忠义之事,多不足信。而《宋史》的编撰时间,是在元末至正三年,此时经历了之前的佛道论争,道教落败,已然失势,故对道士加以污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而上文所引的这些资料出自赵鼎之手,赵鼎不但是林灵素同时代人,更是宋代著名的忠臣,陆游称之为“伟人”,辛弃疾称之为“佐国元勋”,就连他的政敌秦桧,也说他“此老倔强犹昔”,这么一个正气凛然、能和岳飞相提并论的人,如果林灵素如《宋史》所说的是奸臣妖道,赵鼎为何要亲自为其立传,又为何要为他说这些崇敬之语呢?而另一篇《林灵素传》的作者赵与时,是宋代宗室 ,地位尊贵,更不可能为一位奸臣做传,两相对比,我们更有理由相信赵鼎与赵与时所写才是真实的林灵素真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