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伟大思想家孟德斯鸠对日本人的评价

2018-07-11 16:05:19 编辑:hd 首页

  孟德斯鸠在其名著《论法的精神》一书中写道:

  “日本人的性格是非常态的。在欧洲人看来,日本是一个变态的民族。日本人顽固不化、任性作为、刚愎自用,对上级奴颜卑膝,对下级凶狠残暴。日本人动不动就杀人,动不动就自杀。不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心上,更不把别人的生命放在心上。所以,日本充满了混乱和仇杀。”

  有意思的是,老孟并没有去过日本,不知为何对日本了解得如此清楚。

blob.png

  “如果某个国家在历史上遭受另一个国家的大规模屠杀和肆无忌惮的蹂躏,那么它对这个国家发动战争进行报复,则不能视为不正义的。洗刷耻辱的最好方法是把耻辱加倍返还。但是,在报复的时候,不能任由人的野性膨胀,报复也不能超过一定的限度,也不能采用极其恶劣的手段。以适当的方式给予适当的报复是正义的。

  在报复问题上有两个错误倾向,一个倾向是不加限制地、加倍地进行报复。当轮到遭受耻辱的国家进行报复时,它也采用那些曾加给它痛苦的手段,而且变本加厉。这种做法超出必要的限度,是不正义的。正义的战争是应该禁止这种暴行发生的。

  还有一个错误做法,就是对侵略者宽大为怀。有的国家在战胜使自己遭受巨大痛苦的国家后,居然宽大为怀,除了象征性地找几个侵略者加以惩罚外,把侵略军全部释放,不去追究他们的战争责任。这是一种比前一种倾向更为错误的倾向。宽容侵略者的行为比加倍报复侵略者的行为更不正义。本想通过显示自己的宽容来使侵略者产生负疚感,但结果却未必如此。有些民族很变态,对它和善宽容,它反而感觉自己有理,感到对它进行宽容的国家容易欺负;如果对它进行报复,让它饱受巨大灾难,它反而会对那个国家友好。对于这样没有廉耻之心、忘恩负义的变态国家除了报复之外,没有别的更好的手段。”——《论法的精神》,第十章,第二节。

  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日本人是一群讨厌的黄色蛮猴,日本明治天皇是一个动作可笑的家伙"。

  被誉为二战救世主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日本人是有史以来我见过的最卑鄙、最无耻的民族。"

  法国总统戴高乐:"日本,这是一个阴险与狡诈的残忍民族,这个民族非常势利,其疯狂嗜血程度类似于欧洲中世纪的吸血鬼德库拉,你一旦被他看到弱点,喉管立即会被它咬破,毫无生还可能"。

  美国巨富约翰D洛克菲勒:"日本人除了复制别国科技外一事无成,它何曾独立为世界文明作过贡献,充其量只是个工匠型的二流民族而已"。

  德国二战后第一任联邦总统特奥多尔豪斯:"吾人至今还对二战期间发生在巴黎的一件事记忆犹新,当一辆满载德国士兵的军用卡车在巴黎街道翻倒时,有许多巴黎市民纷纷自发上前尽力将被压的德国士兵拖了出来,其中好几名巴黎平民还是法国地下抵抗组织的成员,因为德军在法国几乎没有暴行,德国士兵在占领后并没有摆出战胜者的姿态,而是与巴黎市民和平相处,一起生活得十分融洽。令人震惊的是,在同一时期日本人却在中国肆无忌惮的屠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妇孺,日本人非要杀完最后一个中国人才甘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