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及新泽西战役打了多久 纽约及新泽西战役的结果及影响

2018-07-12 10:38:46 编辑:hd 首页

  曼哈顿岛争夺战:1776年9月至11月

  长岛会战后,华盛顿的大陆军退回曼哈顿岛。由于曼哈顿岛三面环水,大陆军有被英军包围之虞。不过,华盛顿及大陆军军官都无意弃守而去,何奥将军也没有即时发动进攻。当时何奥兄弟既是军事将领,亦是英国国会任命的和平特使,可以向殖民地颁发有限的特赦令。故此,理查德·何奥在长岛会战后,决定与殖民地领袖进行谈判,双方在9月11日举行斯塔滕岛和议。由于双方分歧过大,和议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9月15日,何奥将军开始包围曼哈顿岛的军事计划。他在当日发动基普湾登陆战,在曼哈顿岛东南侧登陆。虽然何奥于同日和平占据纽约市,但驻守纽约的大陆军兵再次避过拦截,而安全向哈林区撤退。虽然大陆军在翌日的哈林高地战役成功击退英国的一支追兵,但何奥当时已经无意继续行动。他起初忙于协助效忠派居民占领纽约市的军事设施;后来纽约在9月21日发生大火,几乎烧毁整个市区,何奥又要协助居民及士兵安顿,一直无暇进攻。

image.png

  要到10月初,何奥才再次行动。他一方面派军舰闯入哈德逊河,穿越大陆军的堡垒防线,并向华盛顿的曼哈顿军队施加压力;另一方面又派军队穿过东河,在长岛海湾的布朗克斯区登陆,打算从东面向西行军,将曼哈顿岛由陆路及海路四面包围。不过,何奥及华盛顿却各自犯下错误。何奥因地图失误,而要临时改变登陆地点,使到华盛顿及时率领部分军队离开,到北面的白原市高地防守;何奥也在10月18日登陆沛尔岬后被民兵狙击拖延,令到大陆军有充足时间行军。至于华盛顿则仍相信曼哈顿岛可以防守,而没有撤走所有驻军,令到该等士兵无法脱离险境。

  10月28日,英军在白原战役取胜,迫使华盛顿放弃白原,退守北面的哈德逊河高地。这使到大陆军再也无法直接支援曼哈顿岛。何奥在11月5日掉头南下,终于将曼哈顿岛的3,000名大陆军兵包围,并在11月18日的华盛顿堡攻城战迫使全堡军兵投降。纽约战役就此告终。这是大陆军在纽约损伤最严重的一场战斗,而纽约市附近的地方也恢复英国殖民管治,直到独立战争结束为止。

  不过,何奥切割新英格兰的计划却要暂时搁置。1776年5月,大陆军在魁北克战役落败,辗转被逐回尚普兰湖区域。10月11日,盖伊·卡尔顿爵士在瓦库尔岛战役击破大陆军舰队,一度迫近提康德罗加堡。然而卡尔顿不愿意在寒冬作战,决定撤回魁北克过冬,未有沿哈德逊河南下。

image.png

  战火波及新泽西州与革命形势逆转

  华盛顿堡攻城战后,华盛顿率领败兵横过新泽西州,向宾夕法尼亚州撤退,终于在12月2日至7日横渡特拉华河。当时英军将领普遍相信北美叛乱即将告终,故此何奥只派查尔斯·康沃利斯负责追击华盛顿,而亨利·克林顿则分兵占领罗得岛州的纽波特。康沃利斯的追兵未有积极追击,最终在12月8日占领特拉华河畔的特伦顿。此时新泽西大部分土地已经恢复英国殖民管治。

  正如英军将领所料,革命一方陷入了严重危机。纽约州的战败令到民兵士气低落,军队又欠缺衣物、鞋只及食物,却要在寒冬及恶劣天气下行军。适逢大陆军士兵在12月起陆续服役期满,大量士兵开始离去,令到华盛顿的部队不断缩减。另外,英军在新泽西州节节胜利,使革命出现信心危机。大陆军在各地的募兵活动遭到冷待、部分支持革命的家族开始转趋观望、恐慌情绪一直向各州蔓延、华盛顿的领导才能也受到质疑。华盛顿私下也透露出一丝悲观。他在12月17日一封家书写道:

  " 现在我们的生死存亡,完全仰赖军队能否迅速招募新血。若然不能,我想我们快要输掉这场战争了。我们期望不满英国的新泽西居民会抱持信心及坚毅不屈,但他们非但没有反抗,还投靠到何奥将军手下接受保护。

  Ouronlydependencenowisuponthespeedyenlistmentofanewarmy.Ifthisfails,Ithinkthegamewillbeprettywellup,as,fromdisaffectionandwantofspiritandfortitude,theinhabitants,insteadofresistance,areofferingsub-missionandtakingprotectionfromGen.HoweinJersey. "

  --华盛顿

  不过,英军很快在新泽西州遇上障碍。何奥相信叛乱即将告终,在12月13日下令士兵过冬,停止向大陆军攻击。这些士兵分散到新泽西州各个哨站,协助效忠派居民恢复英国管治,并接受所有居民向英国重新宣誓效忠。但是,英军因为补给线过长,使到粮食物资极为短缺。无奈之下,何奥只好派士兵到郊区向居民征集物资。然而征集物资很快便演变为抢掠与强奸,就连效忠派居民也不能幸免。结果新泽西州平民开始组成民兵,自发攻击英军哨站与部队,是为新泽西州起义。

  正当英军因新泽西州起义而疲于奔命,美国革命却开始出现复苏。首先,华盛顿先后获得约翰·沙利文及霍雷肖·盖茨的增援,而新泽西州的起义民兵也乐于配合大陆军作战。第二,华盛顿在危机中获得大陆议会信任,向其下放更多权力之余,也尝试为他筹措更多补给。第三,汤玛斯·潘恩撰写的《美国人的危机》,在12月19日开始出版,令到革命派士气大振。这些事件,令到华盛顿足以发动反攻。

  12月26日,华盛顿在恶劣天气下率军横渡特拉华河,成功突袭特伦顿的黑森驻军,是为特伦顿战役。华盛顿的部队只有少量人命损失,却俘虏了接近900名黑森士兵,还迫使南新泽西的英军及黑森士兵放弃哨站,逃到北面的普林斯顿。战役的消息传开后,北美各地的革命派恢复活跃,而何奥也被迫恢复军事行动。

  1776年12月27日,康沃利斯由纽约率军急行南下,讨伐华盛顿的部队。当时华盛顿再次横渡特拉华河,得悉英军即将抵达,决定在特伦顿东南面隔河守住英军攻势。1777年1月2日,阿孙平克溪战役因而爆发。英军在普林斯顿向南行军之时,接连遭到民兵及大陆军滋扰,丧失了宝贵的白昼时间。后来康沃利斯决定等待日出再战,使华盛顿再次有机可乘。他在当晚率领所有部队离开,绕行一条小路,最后在1月3日早上突袭防御薄弱的普林斯顿。大陆军不但取得最终胜利,还威胁英军在不伦瑞克市的大本营。结果康沃利斯放弃了南方大量据点,赶回不伦瑞克防守。

  英军陷入被动与粮草战争:1777年1月至3月

  普林斯顿战役结束后,何奥将英军退回不伦瑞克一带,而华盛顿则到摩利斯镇过冬。虽然华盛顿没有能力发动另一次战役,但新泽西州的民兵却受到特伦顿及普林斯顿的胜利鼓舞,愈来愈敢于攻击英军部队。适逢1777年1月至3月是北美寒冬,牧草无法生长,何奥必须派军到郊区搜集粮草食物,令到民兵有机可乘。

  1777年1月至3月,新泽西民兵在大陆军配合下,持续不断地攻击英军搜掠部队,令到英军伤亡惨重。到春季来临时,何奥再次要等待英国及黑森的援军,方能发动新一轮攻击。相对英军的士气低落,革命派的信心却日益坚定。何奥的平叛战略就此失败。何奥在1月31日向殖民地大臣热尔曼勋爵写道:

  " 我带着无比忧虑向勋爵阁下汇报战况:特伦顿那场不幸与不适时的战败,令到叛军大受鼓舞,还使我们前功尽废,实在让人始料不及。我们现在唯一的胜算,就是迫使叛军前来正面交锋。然而叛军士兵远比我们迅速敏捷,要达成此目标恐怕困难重重。

  Itiswithmuchconcern,thatIamtoinformyourLordship,theunfortunateanduntimelydefeatatTrenton,hasthrownusfurtherbackthanwasatfirstapprehended,fromthegreatencouragementithasgiventotherebels.Idonotnowseeaprospectofterminatingthewar,butbyageneralaction,andIamawareofthedifficultiesinourwaytoobtainit,astheenemymoveswithsomuchmoreceleritythanwepossiblycan. "

  --威廉·何奥

  后续影响

  英军透过纽约及新泽西战役,成功恢复曼哈顿岛及长岛一带的殖民管治,直到独立战争在1783年结束为止。至于新泽西州方面,英军在1777年初只能控制不伦瑞克及安博伊一带。1777年6月30日,何奥将新泽西驻军全部撤回斯塔滕岛,预备即将展开的费城战役,新泽西州大致上回到美国手中。约翰·伯戈因在1777年夏季取代卡尔顿,并指挥军队沿尚普兰湖南侵,是为萨拉托加战役。纽约及新泽西州的武装冲突一直持续至战争结束。

image.png

  英军在纽约及新泽西州损耗严重。当何奥在8月27日发动长岛会战时,他统计得北美英军共有31,625人,当中有24,464人可以作战。受到战损、伤病及逃亡等因素影响,到1777年1月8日,何奥统计得北美英军只剩下22,957人,当中仅有14,000人可以作战。换言之,英军在北美征战超过半年,其可作战部队已经缩减超过四成,当中大部分更是英国、黑森及苏格兰的精锐士兵。由于英军在北美没有获得大量民兵支持,何奥不能在北美补充兵源,只能要求伦敦当局增派援军。他在1月31日向热尔曼勋爵写信,要求额外20,000名士兵,令到朝野震撼。由于英国招募士兵困难,兼且黑森雇佣兵非常昂贵,热尔曼向何奥回复,指他只能预计有7,800人增援。北美英军再未能够恢复1776年夏季的战力,军队的绝对优势自此一去不返。

  至于美国方面,大陆军同样面对兵力不足问题,却能够于北美补充兵力。华盛顿的部队在1777年初陆续因服役期满而离去,又或者被派往家乡招募士兵,到1月19日一度萎缩至800人,以及数千名地方民兵。虽然大陆议会及华盛顿已经开始招募三年服役期的士兵,而各地亦陆续有士兵远道而来,但到1777年3月,华盛顿仍只有2,500名士兵驻守摩利斯镇,使华盛顿要继续依赖纪律不严的民兵。5月中旬,华盛顿在摩利斯镇统计得有8,188人,当中大部分是民兵。

  最后,美国也凭著新泽西战役的胜利,说服法国提供更多援助。西勒·迪恩在1776年初已经出使法国,而本杰明·富兰克林则在12月随后而至。法国政府先派博马舍代理军火,以一间私人公司的名义,运送大量武器物资到美国;而路易十六也私下向美国借贷一百万法镑(相当于二十万英镑)。1777年3月至4月,三艘法国商船先后抵达北美,向大陆军提供了最少23,000挺火枪及刺刀、多门火炮与及大量衣服。英国驻法大使曼斯菲子爵曾多次向法国外交大臣夏尔·格拉维耶抗议,但没有效果。曼斯菲子爵更指法国宫廷受到新泽西的战事鼓舞,而在对英立场日趋强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