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底斯堡战役过程是怎样的?葛底斯堡战役的结果及评价

2018-07-23 09:53:40 首页

  葛底斯堡战役(Battle of Gettysburg)为1863年7月1日至7月3日所发生的一场决定性战役,属于葛底斯堡会战(Gettysburg Campaign)的最后阶段,于宾夕法尼亚葛底斯堡及其附近地区进行,是美国内战中最著名的战斗,经常被引以为美国内战的转折点。

  美利坚联盟国的罗伯特·李将军所部北弗吉尼亚军团于钱瑟勒斯维尔战役获胜后,北上进攻弗吉尼亚、马里兰、以及宾夕法尼亚诸州。联邦军方面,林肯替换了约瑟夫·胡克少将,代之乔治·戈登·米德少将领波托马克军团,虽然赢得了这场决定性战役,终结了李将军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入侵北方各州,但未能阻止李将军遁回弗吉尼亚。

blob.png

  战役过程

  比福德将军体认到葛底斯堡正南方高地的重要性,明白该处一旦落入联盟军控制,米德将军必定得极为费力才能驱逐他们。他决定利用城西三道山脊:绅士山脊(Herr Ridge)、麦克佛森山脊(McPherson Ridge)与神学院山脊(Seminary Ridge),依托有利的地形以自己的小部队迟滞优势的南方大军,争取时间以待步兵抵达并占据城南的有利防御阵地,即墓地岭(Cemetery Hill)、墓地山脊(Cemetery Ridge)以及寇普岭(Culp's Hill)。

  赫思将一师分为两旅行进,分由詹姆斯·J·阿彻及约瑟夫·戴维斯两位准将率领,沿钱伯斯堡小路(Chambersburg Pike)两侧分为纵队向东推进。1863年7月1日早晨7:30,赫思的两旅于城外3哩(5公里)处遭遇沿线布防的骑马哨兵之轻微抵抗;后来遭遇威廉·甘布尔上校所率之骑兵旅。甘布尔上校的骑兵们果断地下马战斗抵御,持卡宾枪于栅栏后以突发而精准的枪法发挥拖延战术。早上10:20,联盟军已压迫联邦军骑兵队向东推进至麦克佛森山脊一线;而第一军(由约翰·雷诺兹少将所率)之前锋终于抵达。

  在山峰以北,戴维斯暂时战胜莱桑德·卡特勒准将所领之一旅,但在对一条切进山脊的未完成铁路路基附近采取行动后,因伤亡惨重而遭击退。在山峰以南,阿彻旅攻入赫布斯特树林(Herbst,又名麦克佛森树林)。所罗门·梅雷迪斯准将所率之铁旅(Iron Brigade)不费力的打败阿彻,俘获数百人,包含阿彻本人在内。

  战斗初期,雷诺兹将军指挥部队与炮兵布防于树林以东一侧,他坠马后随即因一颗子弹自左耳后方贯入而阵亡;布鲁克林第十四民兵团此时正好经过约翰·雷诺兹少将倒下的地方,于是第十四团立刻抽出人手,有幸将雷诺兹少将的身体从田野抬到葛底斯堡镇。

  第一军由阿布纳·道布尔迪准将代行其职,于钱伯斯堡峰一带持续战斗至下午12:30。战斗于下午2:30再起,是时赫思全师会同各由佩蒂格鲁及约翰·M·布罗肯伯勒上校所率之二旅,全力进攻。

  佩蒂格鲁的北卡罗莱那旅上阵攻击印地安那第十九旅的侧翼,并迫使铁旅回防。北卡罗莱那第26旅(为军团中人数最多之一旅,将近900人)伤亡惨重,在战斗首日后仅约212人生还。三日的战斗结束后,仅余60人尚可作战,为此战中南北双方阵亡比例最高之一旅。铁旅缓慢地自林中向墓地山脊推进。希尔会同威廉·多尔西·彭德一师发动攻击,第一兵团被迫行经马丁路德神学院校地及葛底斯堡的街道回防。

  在西进的战斗进行同时,尤厄尔的第二军,原向西行军至卡什敦,以应李将军在该城附近集结的军令,此时在卡莱尔与哈里斯堡的道路上转向,朝葛底斯堡方向南行,而当时联邦军第十一军(由奥利弗·O·霍华德少将率领)自南而北抢进巴尔的摩小路(Baltimore Pike)与坦尼城公路(Taneytown Road)。当日,刚过中午,联邦军于葛底斯堡的西方、北方与西北方构成半圆形的阵线。

  不幸的是,联邦军兵力不足。布防于葛底斯堡以北的卡特勒将军,其右翼空虚;而第六军于战线最左端的一师未能及时补强前线,迫使道布尔迪将军投入其预备队以保持战线完整。

  下午2:00左右,第二军的罗伯特·E·罗兹以及朱巴尔·安德森·厄尔利所率两师粉碎分别据守于城外以北及西北的第一及第六兵团外围。爱德华·A·奥尼尔与小艾尔弗雷德·艾弗森所部两旅攻击约翰·C·鲁滨逊准将所部,据守桦树岭(Oak Hill)以南的第一军辖下一师,伤亡惨重。厄尔利师因弗朗西斯·C·巴洛准将之失误而得益:巴洛准将率所部,第六军辖下一师,向突出于军团战线之外,易招来多方攻击的布罗瑟高地(Blocher's Knoll,位于葛底斯堡正南方,今称巴罗高地(Barlow's Knoll))推进。厄尔利所部切进联邦军右翼所在的巴洛师,巴洛准将负伤被俘。

  联邦军于城外北边及西边之据点皆告陷落,霍华德将军下令撤至城南的墓园岭(Cemetery Hill)高地,驻防于当地的阿道夫·冯·施泰因韦尔所部为兵团预备部队。

  李将军明白联邦军据有该高地所可能发挥的防御力量,他命令尤厄尔将军'如果行得通'就拿下墓园岭。尤厄尔将军决定不发动势,史家认为此举错失良机。

  1863年7月1日的战斗中,双方的总兵力为25,000名联盟军面对18,000名联邦军,其规模于战史上排名第廿三。7月1日夜至7月2日白天之间,两军其余的步兵皆抵达战场。联邦军方面,有第二军、第三军、第五军、第六军以及第十二军。联盟军则是皮克特师,朗斯特里特军第三师一早自钱伯斯堡程,当日稍后抵达。

  联邦军防线自城外东南方的寇普岭起,向西北延伸至城外正南的墓园岭,再沿着墓园山脊南伸两哩(3公里),止于小圆顶以北。第十二军之大部驻防于寇普岭,第一军与第六军残部扼守墓园岭,第二军防护北墓园山脊一半地区,由第三军掩护其侧翼。这条联邦军防线俗称"鱼钩"。联盟军的战线平行于联邦军防线,相距约一哩(1600米),自神学院岭开始,西向横过城中,再弯向东南方,至与寇普岭相对之高地。于是联邦军处于内线作战的态势,而联盟军则为长达5哩(8公里)的外线作战。

  李将军于1863年7月2日的作战计划为以朗斯特里特将军的第一军进占有利位置后潜攻联邦军左翼,向北跨过耶米特斯堡公路(Emmitsburg Road),以动摇联邦军防线。攻击实际上由约翰·胡德与拉斐特·麦克劳斯两师发起,希尔将军所部第三军辖下的理查·安德森所部一师紧随其后,以雁形展开攻势。防止米德司令调动中央的兵力以巩固左翼。在此同时,第二军下属爱德华·约翰逊与厄尔利两师佯攻寇普岭与墓园岭以牵制联邦军兵力调度,若时机恰当,则此一佯攻将转为全面进攻。

  然而李将军的作战计划所根据的情报有缺陷,斯图尔特将军于战场缺席使情况更形恶化。原定推进至联邦军左翼以外进行侧翼攻击的朗斯特里特将军左翼一师,由麦克劳斯将军指挥,在行进的途径中有丹尼尔·西克尔斯少将所部第三军横亘其间。西克尔斯将军不满意划给他的墓园山脊南端防区,见及西边半哩(800米)处的高地更有利于炮兵发挥火力,于是违令而命其所部移动至耶米特斯堡公路沿线高地。这条新防线自魔鬼穴(Devil's Den)起,西北延伸至雪菲(Sherfy)农场的桃子园,再东北向顺着耶米特斯堡公路至卡多利(Codori)农场止,在桃子园构成一个难以防守的突出据点;而安德鲁·A·汉弗莱斯准将及戴维·B·伯尼少将所部两师分据耶米特斯堡公路沿线及南端,易受双面夹攻,且兵力分散于超出其部队可有效抵御的长长防线中。

  朗斯特里特将军之攻势原应轻而易举,然而他获得李将军之同意坐待辖一旅之众抵达,而该旅在行进途中于小圆顶发现联邦军通信站,因后退迂回以避免暴露行踪又浪费不少时间。胡德与麦克劳斯所部两师直到下午4点及5点方各自发动攻势。

  朗斯特里特将军所部各师一头撞进第三军防区,米德司令派出第五军全军、第二军辖下的考德威尔师、第十二军大部、外加刚到达的第六军之一部赶赴增援。连番激战发生于魔鬼穴、麦田与桃园。第三军实质上全军覆没,西克尔斯将军本人因遭炮弹削过腿部而必须截肢。考德威尔所部一师于麦田逐一被歼。安德森所部一师于下午6点开始进攻,抵达墓园山脊峰顶,但在第二军的反击之下无法坚守。

  同时,第五军的斯特朗·文森特上校以一旅的兵力死守联邦军的重要高地:小圆顶。他以劣势的五团兵力挺住了联盟国军胡德师所属各旅的反复攻击。米德司令辖下的工兵司令,古弗尼尔·K·沃伦准将,早知此高地的重要性,就在胡德将军的部队开到之前不久,即派遣文森特上校所部之旅、哈佐特(Hazlett) 的炮兵连、以及纽约第140团扼守此地。死守小圆顶以及缅因第廿步兵志愿团的肉搏冲锋为内战中最动人的一章。

  下午7:00左右,约翰逊师对寇普岭进行迟到的攻击,带头展开第二军的攻势。岭上的守军为联邦军第十二军,但大部分已被调集至左方以抵御朗斯特里特将军的进攻。岭上当时所余兵力为乔治·S·格林准将率领的纽约部队。由于格林将军前此坚持构筑坚强的防御工事,又获得第一与第六军的增援,格林将军所部抵挡住了联盟军的攻击;而联盟军占领联邦军于岭上低处放弃的部分工事。

  入夜后,厄尔利所部两旅于东墓园岭攻击联邦军第十一军,安德鲁·哈里斯上校守军率第一师第二旅竭力抵抗,伤亡过半,但厄尔利将军失于增援所部攻击联邦守军,而罗伯特·E·罗兹少将率尤厄尔师剩余的兵力沿墓园岭西进助攻不果。联邦军内线作战的态势使各级指挥官迅速调动部队至关键地区,而联邦守军于获得第二军的增援后得以守住东墓园岭,厄尔利将军所部被迫撤退。

  斯图尔特将军率其四骑兵旅于当日午后近黄昏时抵达葛底斯堡,但在第二天的战事中无所作为。韦德·汉普顿之旅于葛底斯堡东北方的亨特斯敦与乔治·卡斯特的密歇根骑兵发生遭遇战。

  李将军希望于7月3日星期五以前日的计划重新展开攻击:朗斯特里特将军攻联邦军左翼,而尤厄尔将军攻寇普岭。然而,在朗斯特里特将军尚未预备好之前,联邦第十二军团于拂晓对寇普岭上的联盟国军施以重炮轰击,以夺回工事。当地联盟国军接连发起两波攻击,在苦斗七个多小时后,于上午11:00左右停止攻击。

  李将军于是被迫改变计划。由朗斯特里特将军指挥辖下由皮克特率领的弗吉尼亚师,加上由希尔之军分出的第六旅,攻击联邦军防线正中央由第二军把守的墓园山脊。联盟军于攻击时将集中所有堪用的大小火炮轰击敌军各据点以削弱其防线。

  下午1:00左右,联盟军170门加农炮同时开火,其或为此战最大规模炮击。波托马克军团为节省弹药以应付接下来必有的步兵进攻,并未马上开火还击,而是等了15分钟后才以80门左右的加农炮参战。北弗吉尼亚军团严重缺乏炮弹,且这番连续轰击并未对联邦守军的据点产生太大的影响。炮击于下午3:00左右平息,12,500南军士官兵跨出工事,冲向四分之三哩(1200米)以外的墓园山脊,史称"皮克特冲锋"。由于联邦军来自墓园岭与小圆顶以北的侧翼炮火猛烈,第二军又于联盟国军进逼时以前膛来福枪射击并发射榴霰弹,攻方有近三分之一的兵员未能生还。联邦守军的防线于一称为"天使"的低矮石栅处,一片灌木丛的北方,曾暂时动摇断裂,但增援部队迅速补上缺口,击退联盟军的进攻,皮克特冲锋是葛底斯堡战役最后的高潮,据说此次冲锋的令人震惊的高伤亡率甚至连李将军都深受震撼,当部队败退时,李将军策马在伤亡惨重的子弟兵间穿梭,口中不停说道:"这都是我的错,弟兄们,这都是我的错"。

blob.png

  1863年7月3日发生两场大型骑兵遭遇战。斯图尔特将军受命卫戌联盟军左翼并做好扩充战果的准备:在步兵登上墓园岭后,侧攻联邦军的右翼,同时打击其辎重与通讯线路。在葛底斯堡以东3哩(5公里)处,今称"东骑兵场"者(介于约克城与汉诺威公路间),斯图尔特将军的骑兵部队遭遇戴维·麦克默特里·格雷格准将所部一师以及卡斯特之旅,在马背上打出一场传奇性的战争,包含马背上的徒手肉搏。卡斯特率领密歇根第一骑兵队冲锋陷阵,牵制住汉普顿所部一旅,阻挡斯图尔特将军达成迂回敌后建功的目标。在皮克特冲锋之后,米德司令命贾森·基尔帕特里克准将对朗斯特里特兵团位于大圆顶西南方的各步兵据点发动骑兵攻击。埃隆·法恩斯沃思准将抗议此举无谓,但仍遵命行事。法恩斯沃思将军于攻击中阵亡,所部伤亡惨重。

  战役结果

  双方总共损失51000名兵员,包含阵亡、受伤、失踪、被俘者。超过7000名阵亡战士的遗体躺在夏日的艳阳下,亟需尽快掩埋,5000匹战马尸骸于城南堆栈火化,镇民因恶臭而作呕。葛底斯堡战役也因此以南军失败告终。南军在战役中伤亡2.8万人,北军伤亡2.3万人。

  双方大军于1863年7月4日在这片血腥的战场上相互对峙一天。同日,维克斯堡战役结束,联盟国守军向尤里西斯·格兰特将军请降。李将军改组其战线,转为防御态势,希望米德将军进攻。联邦军司令谨慎的决定不冒此险,此一决定使他日后饱受责难。

  1863年7月4日,北弗吉尼亚军团于滂沱大雨中沿哈吉斯城公路(Hagerstown Road)撤离葛底斯堡。战斗结束,联盟国军转进弗吉尼亚。米德司令的波托马克军团尾随追击,以为最多在半途便可截获敌方主力。大雨淹没了波托马克河,将李将军的大军困在河流北岸。但当联邦军主力赶到时,联盟军已作好渡河准备。1863年7月14日于瀑布区(Falling Waters)的断后作战为葛底斯堡战役最后一役,为长串的死伤名单再添一笔,包含伤重不治的佩蒂格鲁将军。

  联邦军清理战场后在战场上找到遗留下的步枪共37,574支,而当时的前膛枪射击步骤繁杂,若操作顺序错误即会成为不发弹或无法进行下次装填,士兵因为紧张或没注意到枪支未击发且未进行故障排除就又装填,便会造成重复装弹的状况发生。据统计在这37,574支步枪中,枪管中还有子弹的共有24,000支,其中还有一颗弹头的约有6,000支,误塞了两颗弹头的约有12,000支,塞了三到十颗弹头的约有6,000支,最高记录是有一支来福枪被装填了23颗弹头。

  葛底斯堡战场遗迹于四个多月后声名依旧,时当葛底斯堡国家公墓揭幕。在揭幕式上,亚伯拉罕·林肯总统于其葛底斯堡演说中为国家重新题献这场艰苦的内战,表述南北双方所有在葛底斯堡阵亡的将士皆非无谓犠牲的理想。

blob.png

  历史评价

  综观此役全局,李将军似乎怀抱本军人马所向无敌的信念,先前的作战经验,包括五月初于钱瑟勒斯维尔的大捷,以及联邦军在7月1日于葛底斯堡狼奔豕突,令他对这种想法深信不疑。这种盲目的信念带来不利的影响,加上北弗吉尼亚军团新增许多不具经验的指挥官(例如,希尔与尤厄尔两位将军皆为有能力的师长,前此却未曾指挥过一整个兵团)李将军习惯仅作一般性指示,而由其副手执行细节,为败因之一。此法对石墙杰克逊有用,对于不习惯其粗枝大叶式领导风格的各兵团司令而言,却并不合适。7月1日之后,联盟国军怎么样就是无法分进合击。李将军面对的是新而危险的对手,米德少将;而身负重任的波托马克军团在本乡本土打了漂亮的一仗。

  战后纪念

  现在葛底斯堡国家公墓和葛底斯堡国家军事公园皆由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维护,成为美国最受敬重的历史性地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