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厄边境战争空战的详细情况?双方分别用的什么战机

2018-08-01 10:45:59 编辑:sll 首页

  非洲之角的空军有着悠久的历史。埃塞俄比亚是第一个被欧洲列强承认的非洲主权国家,皇家埃塞俄比亚空军建立于 1924 年,建立之初只有很少的几架法国飞机,关于那个时期的可信的资料并不多见。11 年后,在 1935 年,这支空中力量由于意大利的入侵被完全摧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埃塞俄比亚人展开了反对意大利入侵者的游击战,并于 1941、42 年协助英国军队解放了自己的家园。1946 年,新的皇家埃塞俄比亚空军在美国和瑞典的帮助下重新组建,在 20 世纪的 60、70 年代,皇帝海尔.塞拉希同美国和伊朗的友好关系给空军带来了很多现代化的装备,美国军队还在卡格纽(位于阿斯马拉附近)建立了一个很重要的联络中心。到 1975 年,皇家埃塞俄比亚空军总共拥有 13 架 F-5A 和 2 架 F-5B(于 1972 年交付使用),4 架堪培拉B.57轰炸机以及分别由 F-86“佩刀”、T-28“特洛伊”和 T-33A 组成的三个飞行中队。此外订单上还有 17 架 F-5E/F“虎II”,12 架 A-37B“蜻蜓”和 15 架塞斯纳310,很多埃塞俄比亚飞行员被送到美国受训。

  这支空中力量虽然规模小,但是训练良好,而且在镇压厄立特里亚地区叛乱的战斗中经受了考验。埃塞俄比亚实际上是由九个省和一个区——亚的斯亚贝巴所组成的联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接受联合国的委托对厄立特里亚地区进行托管。在 1962 年,皇帝海尔.塞拉希索性宣布吞并了厄立特里亚,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埃塞俄比亚将失去其在红海的所有港口。这个行动促使厄立特里亚解放阵线的成立,开始爆发反对埃塞俄比亚在厄立特里亚统治的小规模的叛乱。1970 年,厄立特里亚人的抵抗力量更加有组织和规范化,他们在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的领导下开始了第一次大规模的起义,由于这次起义的压力,埃塞俄比亚政府不得不宣布在厄立特里亚实行紧急状态,并大规模增加了在当地的驻军数目。

  由于皇帝海尔.塞拉希的贪婪和野蛮,以及在厄立特里亚投入力量过多,造成埃塞俄比亚国内局势的动荡。1974 年 9 月 12 日,一群年青的埃塞俄比亚军官发动政变,皇帝和他的重要幕僚被逮捕并于一年后被处决。然而,新的埃塞俄比亚统治者为了权利开始互相攻击,直到 1977 年门格斯图.海尔.米拉姆上校爬上最高统治者的宝座。

image.png

  同时,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的力量也在不断壮大,1975 年,他们第一次在与厄立特里亚相邻的埃塞俄比亚蒂格雷省展开军事行动。在当地还有另外一种抵抗力量——埃塞俄比亚人民解放民主阵线,这种混乱的局势最终导致了埃塞俄比亚内战的爆发。此后,在 1975 年 9 月 13 日,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袭击了位于卡格纽的美军基地,杀死了 9 名美国人和埃塞俄比亚士兵。这次袭击事件激怒了埃塞俄比亚政府,他们立即宣布开始与厄立特里亚进行“全面战争”。然而,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厄立特里亚人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埃塞俄比亚军队被成建制地消灭。为了应付这一局面,埃塞俄比亚政府不得不一再向美国提出援助的要求,但是新上任的吉米.卡特总统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而且还指责埃塞俄比亚军政府践踏人权。到了 1977 年 8 月,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夺取了阿高达特和巴仑图,门格斯图不得不采取行动了。就象在他以前的很多非洲统治者一样,门格斯图倒向苏联寻求援助,他立刻就如愿以偿了。

  从 1977 年底到 78 年初这段时间里,苏联建立了通向亚的斯亚贝巴的空中运输桥梁。通过这座空中桥,苏联向埃塞俄比亚提供了 48 架米格-21PFM 和米格-21MF 以及它们相应的装备和零部件,此外还有 200 辆坦克和装甲车,16 架米-24A 武装直升机。最后,2,000 余名古巴“顾问”----实际上是古巴空军支队来到埃塞俄比亚以驾驶新的米格-23、米格-21 和直升机。实力得到加强后,埃塞俄比亚军队不仅开始了对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的新一轮攻击,而且还粉碎了索马里对其东部边界欧加登省的侵略。

  80 年代,在以古巴人为主体的埃塞俄比亚空军的支援下,埃塞俄比亚军队发动了数十次针对厄立特里亚人的大大小小的攻击,然而大多数攻击行动仅仅是占领了一些城市或者是通向红海的出海口,而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在各方面的支持下越来越强大了。同时,亚的斯亚贝巴政府还面临着与埃塞俄比亚人民解放民主阵线以及其他反对派的内战。埃塞俄比亚人民解放民主阵线与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紧密合作反对亚的斯亚贝巴,他们的反击在 1989 年的代号为“Theodoros”的行动中达到顶点,在那次行动中,大批埃塞俄比亚政府军被消灭,而且政府军在蒂格雷省首府默克雷的重要的军事基地也被他们占领。

  在这次失败七个月后,1989 年 9 月 30 日,古巴宣布将从埃塞俄比亚撤出“顾问团”,苏联也对亚的斯亚贝巴感到厌倦,取消了对埃塞俄比亚人的武器援助。结果没过多长时间,埃塞俄比亚政府军就陷入了完完全全的混乱状态。

  1997 年 11 月 28 日,厄立特里亚发行了新的货币——纳克法,这个举动立即遭到了埃塞俄比亚的反对。埃塞俄比亚人开始对厄立特里亚进行经济抵制,由于厄立特里亚在经济上同埃塞俄比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抵制行动导致了厄国内的通货膨胀和食物供应紧张。两国的关系开始紧张起来。1998 年 5 月 12 日,埃塞俄比亚指责厄立特里亚在白德密边界地区侵占了埃的领土并对埃境内进行炮轰。厄立特里亚的回答是在 5 月 6 日的行动中他们的军队只不过是收复了 6 个月前被埃塞俄比亚军队强占的失地。由于这次冲突,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取消了所有从亚的斯亚贝巴到阿斯马拉的航班,然而,这一切仅仅是新争端的开始。到 1998 年 5 月 31 日,在达尔戈多附近的边界地区,两国边境巡逻队之间的冲突持续不断。

image.png

  大规模的冲突发生在 6 月 3 日,双方使用大炮、火箭和榴弹炮对射。两天以后,双方的空军开始参战,早晨 9 时 45 分,两架埃塞俄比亚空军的米格-23BN 出现在阿斯马拉机场的上空,对机场进行低空轰炸。在这次轰炸中,一架赞比亚航空公司的波音-727 客机和阿斯马拉机场的两个机库被击中,此外,机场外的一个公共汽车站也被击毁,造成一人死亡、五人受伤。厄立特里亚军队的防空火力进行了还击并击中其中一架米格,这架米格战斗机坠毁在阿斯马拉市郊,飞行员没能即使跳伞。就在几小时以后,美国开始疏散在厄立特里亚的美国人,一架美国政府特派的空中客车A300 从阿斯马拉撤出了第一批 190 名美国公民。

  同一天下午,埃塞俄比亚人称厄立特里亚空军的 MB.339FD 轰炸了埃蒂格雷省首府默克雷,在前后两次轰炸中厄空军使用了集束炸弹,炸死 44 名市民,135 人受伤。1998 年 6 月 6 日晨,两架埃塞俄比亚空军的米格-21 再一次轰炸了阿斯马拉机场及附近的厄立特里亚空军基地,厄防空火力猛烈还击,击落其中一架米格(编号1083),飞行员皮特罗斯上校——埃塞俄比亚空军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跳伞后被俘。尽管埃塞俄比亚人想通过空袭把弱小的厄立特里亚空军消灭在地面,但他们始终没有成功地做到这一点。此后,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轰炸暂时停止了,因为亚的斯亚贝巴政府同意停止空袭至 6 月 7 日早 7 时,以便给 1,500 余名外国人有更多的时间从厄立特里亚撤离。当晚 19 点 15 分,一架德国航空公司的空中客车A310 飞离阿斯马拉;次日 1 点,英国皇家空军一架大力神C.1 起飞;最后撤离的是 2 架美国的 C-130,两架联合国特派的安-24 和一架意大利客机。

  在这期间,在白德密和特所罗那地区,厄立特里亚地面部队在空军 MB.339FD 攻击机的支援下击退了埃塞俄比亚人的进攻。然而,6 月 6 日,一架 MB.339FD 在默克雷北部地区被击落,飞行员跳伞,随即被厄立特里亚空军的米-8 救走。同时,埃塞俄比亚军队进攻了扎拉姆贝萨市,扎拉姆贝萨市是中部边界地区的一个小城市,但是防守坚固。6 月 9 日,亚的斯亚贝巴宣布占领扎市,一个厄立特里亚旅随即在 MB.339 攻击机和 BM-21 火箭发射器的支援下展开反攻,夺回了城市并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次日,厄立特里亚空军的 MB.339 攻击机再次支援了厄德玛蒂欧斯地区附近的战斗,埃塞俄比亚方面称,在厄发动的空袭中当地的医院被击中,30 人死亡。至此,埃塞俄比亚军试图突破厄立特里亚军防线的努力落空了,而厄空军的活动越来越活跃。1998 年 6 月 12 日晨,两架厄空军的米-8出现在阿迪格拉德的埃塞俄比亚军基地上空,投掷炸弹,造成相当严重的损失。几小时后,四架厄空军的 MB.339 攻击机向阿迪格拉德市内的几个目标发射火箭弹,据埃塞俄比亚方面的消息称,在这次空袭中 4 人死亡,30 人受伤。

  尽管战事激烈,6 月 14 日,来自美国的报道说亚的斯亚贝巴和阿斯马拉之间有可能达成一个协议,内容是双方都保证不再攻击对方的人口密集区。然而由美国和俄国特使提出的另一个协议——要求厄立特里亚从有争议地区撤军——却遭到了厄方的拒绝,同一时刻,在边界线上,至少六个有争议的地区还在发生着零星的战斗。此时,非洲统一组织的活动开始活跃起来,在其调停下,1998年8月3日,双方签定了新的停火协议。这个协议带来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双方都努力加强自己的军事实力,不久,就传来了埃塞俄比亚与俄罗斯大宗军火交易的消息。

image.png

  难题

  无论是埃塞俄比亚空军还是厄立特里亚空军都面临着很多难题。对于埃塞俄比亚空军来说,尽管他们对厄空军在飞机数量上拥有 10:1 的优势,且他们的米格-2 1和米格-23 显然比厄空军的 MB.339 更适于空中格斗,但是他们缺少足够的飞行员来驾驶他们的飞机,同样缺少的还有空军基地、飞机零配件和技术支持。于是,埃塞俄比亚人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寻找雇佣飞行员,在短短几个月内,他们就找到了一些相当不错的飞行老手。

  俄国的 Rosvoorouzhenie 公司在埃塞俄比亚活动得相当积极,通过其代理人弗拉基米尔.内费德上校,他们很快便与埃空军签定了购买武器的合同。合同不仅包括武器装备,还包括帮助埃物色一些有经验的前俄罗斯空军军官。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阿斯马拉,在阻止这个交易的努力失败后,厄立特里亚总统阿非沃基宣布:任何一名被厄军击落后俘虏的雇佣飞行员将被就地处决!

  阿非沃基总统的警告并不能减弱雇佣飞行员对钱的渴望,大约 80 名俄国人搭乘运送雷达、武器、通讯设备和零配件的伊尔-76 运输机抵达了亚的斯亚贝巴。同时,罗马尼亚也向埃塞俄比亚人提供了 10 架现代化改装过的米格-23BN 战斗机。到 1998 年底,埃塞俄比亚宣布,有 18 架米格-23BN 和 10 架米格-21 在以色列和罗马尼亚进行了现代化改装,还有另外 30 架米格战斗机更换了全新的零配件。除了米格机之外,他们还拥有 6 架安-12、2 架DH-6、24 架米-24/35 和 22 架米-8;另外还从美国购买了价值 1,100 万美元的 4 架更换了新零件的二手 C-130B 运输机。

  但是这还不够,因为现在有了足够多的俄国雇佣飞行员,所以埃塞俄比亚人想买更多更现代化飞机。于是他们与俄国人签署了新的协议:8 架苏-27(包括 2 架双座型的 苏-27UB)、多架米-8 和米-24 直升机、弹药的地面导航设备,总价值 1 亿 5 千万美元。这些装备于 1998 年 12 月 10 日到 23 日之间运抵亚的斯亚贝巴,其中第一架苏-27 被拆散,于 12 月 15 日由一架安-22 运抵。由于来自俄国的支持,埃塞俄比亚空军——现在由前俄国将军雅那科夫指挥——重新成为了一支令人生畏的空中力量。

image.png

  对比

  埃塞俄比亚人和俄国人的精诚合作在 1999 年 1 月 6 日得到了最好的表现。那一天,由前俄国上校弗阿切斯拉夫.梅津驾驶的一架苏-27UB 在德伯里则特空军基地为贵宾们作演出飞行时坠毁,梅津成功跳伞,但他的埃塞俄比亚学员不幸死亡。事故发生后,俄国公司立即向埃塞俄比亚空军交付了一架新的苏-27 作为补偿。

  厄立特里亚人则面临着截然不同的问题。由于经济实力所限,他们跟不上与埃塞俄比亚人的军备竞赛,但他们也不能忍受落后。在 1998 年夏天,他们以平均一架 2,500 万美元的价格(!)从俄国购买了 8 架米格-29A 和 2 架米格-29B,1998 年 12 月 14 日,第一次有人在阿斯马拉附近看到了厄立特里亚空军的新飞机。与埃塞俄比亚人依靠俄罗斯相对应,厄立特里亚在乌克兰人那里找到了友谊。1998 年夏天,在基辅和阿斯马拉之间建立了小规模的空中运输桥,然而很不走运,其中一架运送装备的伊尔-76MD 于 1998 年 7 月 17 日在阿斯马拉附近坠毁。新友谊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内费德上校的努力——他现在改变立场开始为厄立特里亚服务了。内费德上校不仅促成了米格-29 的交易,还为厄空军买到了 4 架武装的米-17 直升机。同时,一队厄立特里亚飞行员开始在乌克兰接受训练,学习驾驶米格机和米里直升机。

  两国的空军一刻不停地增强自己的实力——直到 1999 年 2 月初新一轮战争的开始。这一次,埃塞俄比亚军队还是试图从扎拉姆贝萨市方向突破厄立特里亚军的阵地,但仍未成功。然而无论如何,这次埃塞俄比亚空军和雇佣飞行员们终于有机会证明在他们身上花的那些美元的价值了。

  1999 年 2 月 5 日,两架厄立特里亚空军的 MB.339FD 攻击机轰炸了位于埃境内 48 公里的阿迪格拉德的燃料仓库,该仓库是埃塞俄比亚军队的重要燃料补给点。一天以后,在白德密地区爆发了新的冲突,埃塞俄比亚向前线派去了武装直升机。2 月 8 日早晨,埃塞俄比亚军队在阿里特那地区、特所拉那地区和扎拉姆贝萨地区向厄立特里亚军阵地发起进攻,并宣布在一些局部战斗中胜利,但是仍然没有取得任何突破点。在这次战斗中,双方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许多士兵因为对方的炮击和空袭而丧生。由于埃塞俄比亚武装直升机的活跃,厄立特里亚在前线部署了防空火力。1999 年 2 月 14 日,厄立特里亚宣布在布里附近地区击落了埃空军两架对厄阵地进行空袭的米-24 中的一架,机组人员全部死亡。埃塞俄比亚确认了这次损失,但是否认了厄方在 2 月 24 日作出的击落第二架米-24 的声明。由于俄国雇佣飞行员和本国的飞行员还在进行训练,埃塞俄比亚空军用老旧的安-12B 来投炸弹,据报道,安-12B 曾在白德密地区附近执行过几次这样的夜间任务。

  两天以后,1999 年 2 月 26 日,埃塞俄比亚空军的战斗轰炸机终于重新开始对厄立特里亚的空袭。当天早晨,两波次的米格-23BN 轰炸了在哈赛勒的厄后勤指挥中心,另一波战斗机轰炸了阿萨布港的供水设施和附近的机场。尽管当时两国正在非洲统一组织和欧盟的调停下进行和平谈判,对这些目标的空袭也没有停止。现在的局势很明显了:厄立特里亚空军必须用他们最先进的战斗机以对抗埃空军新的攻势。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空中力量的较量终于到了最高潮!

image.png

  事件

  1999 年 2 月 25 日早晨,埃塞俄比亚空军两架俄国人驾驶的苏-27 在白德密地区边界上空巡航时突然遭遇 4 架厄立特里亚空军的米格-29。俄国人决定逃走,正在这时,他们同时遭到米格机发射的 R-27 空空导弹的攻击,但这些导弹无一命中。俄国人躲过攻击后,决定掉头迎战,苏-27 长机用雷达锁定敌机,立即向刚才发起攻击的米格机发射了 R-27,这次攻击同样没有命中。在随后的缠斗中,一架厄立特里亚的米格-29 被击落,击落他的武器可能是 R-73(AA-11)短距红外制导空空导弹。交战双方都没有报道被击落的飞行员——据说是厄立特里亚空军司令——的下落。

  仅仅 24 小时以后,白德密地区上空又发生了新的空战。象上次一样,空战开始时,双方都发射了多枚 R-27。这一次厄立特里亚飞行员的表现比上次出色,躲开了苏-27 的攻击。但是最后,由于载油量问题他们不得不撤退,俄国雇佣飞行员抓住了这个机会,用航炮击中了一架敌机,于是,厄立特里亚空军又损失了一架米格-29。与此同时,埃塞俄比亚陆军集中了装甲和炮兵力量,力求在白德密地区前线寻求突破。厄立特里亚人英勇奋战,尽最大努力坚守阵地。然而就在这时,两国政府突然宣布接受国际社会提出的和平建议,不过,埃塞俄比亚军队仍在进行试探性攻击,以为“最后的进攻”做准备。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双方不时发生小规模的战斗。1999 年 3 月 18 日,厄立特里亚宣布获得一次大胜利,两架埃塞俄比亚空军的米-35 袭击了白德密地区附近的厄军阵地,其中一架被地面火力轻微击伤,迫降在厄军战线后方。这架直升机被俘时几乎完好无损,经乌克兰人简单修理后立即被编入厄空军战斗序列。几天以后,在埃空军的苏-27 和厄空军的米格-29 之间又发生了一次空战,两架米格-29 被击落。大约两个月以后,1999 年 5 月 21 日,厄立特里亚称在白德密地区上空击落一架埃空军的米格-23,但是埃塞俄比亚否认了这一说法。

  同时,埃塞俄比亚的飞行员正进行紧张的训练,在训练的间隙他们还执行战斗任务。由于缺乏经验,他们遭受了很多意外的损失。1999 年 4 月 20 日,埃空军一架米格-21 在阿巴明奇以北 17 公里处坠毁,原因居然是和一根电线杆相撞!飞机碎片坠落在居民区里,造成 8 人死亡 14 人受伤。除此以外,在与厄立特里亚的战斗中他们损失得更多,据说有 8 架战斗机和 3 架直升机在战斗中被击落。即便如此,在默里伯-塞蒂特前线的攻势仍在继续,在 1999 年 5 月 24 日和 6 月 11 日这两天里,厄立特里亚分别宣布击落一架米-35。6 月 13 日和 14 日,厄又宣布击落两架米格-23。

  在厄立特里亚方面,内费德上校试图向莫斯科寻求帮助——他们要求提供更多的米格-29。但是由于俄国已经与埃塞俄比亚建立了牢固的关系,他们的要求被拒绝了。于是,内费德上校不得不转向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这两个国家可以制造苏-25 攻击机和米-8 直升机。与厄立特里亚人相反,埃塞俄比亚人总是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飞机——比如说 8 架苏-25,他们立即准备把这些新武器用于即将到来的对厄立特里亚的猛攻。

image.png

  反攻

  尽管 1999 年上半年埃塞俄比亚人在白德密地区已经遭受了太多的失败,他们还是一刻不停地宣布将进行“最后的和最猛烈的攻击”,以夺回那些他们声称拥有主权的领土。即便是两国代表在阿尔及利亚的调停下进行和平谈判的时候,埃塞俄比亚人仍在白德密和阿迪格拉德之间的前线地区集中地面部队、坦克和炮兵。2000 年 5 月 4 日,由于双方代表无法在条约措辞上达成一致意见,和平谈判宣布破裂,埃塞俄比亚军队开始了迄今为止最新的进攻。

  埃塞俄比亚人在重新开始的进攻中集中了他们拥有的所有火力,不仅仅是米格-21、米格-23 和米-35,还有他们最新得到的苏-25。2000 年 5 月 15 日,厄立特里亚声称击落一架苏-25 和一架米-35。然而最有趣的还在后面,据报道,在这些天的战斗中,埃塞俄比亚空军出动了两架卡-50 武装直升机,这两架卡-50 据称是最近由俄罗斯人提供给他们的,由俄国雇俑飞行员驾驶。根据未经证实的报道,这两架卡-50 使用的是非制导的火箭弹和机炮。然而也有迹象表明,在对厄立特里亚阵地后方的补给点的攻击中,埃塞俄比亚的武装直升机至少一次使用过制导的反坦克导弹。

  2000 年 5 月 16 日,作为还击,厄立特里亚空军分几个波次轰炸了埃塞俄比亚地面部队,然而在最后一波袭击中,厄空军的两架米格-29 被埃空军的苏-27 拦截,其中一架被击落,第二架米格-29 被一枚 R-27 击中,后在阿斯马拉降落时坠毁。作为对厄空军这次轰炸的回答,5 月 19 日埃塞俄比亚空军的米格-23BN 轰炸了萨瓦军事训练中心和附近的机场。这次空袭让观察家们大跌眼镜,因为萨瓦基地被公认为拥有一流的防卫设施,尽管如此,所有的埃塞俄比亚的战斗轰炸机都安全地返回了基地。实际上,不但没被击中,在 5 月 20 日,埃塞俄比亚的战斗机还摧毁了门德费拉附近的一个萨姆-6 地空导弹阵地。5 月 24 日,厄立特里亚——他们的部队在中部战线的全部地段经受着巨大的压力——宣布击落至少 4 架米格-23,另外还有两架埃塞俄比亚空军的战斗机在空袭阿迪.卡伊布地区的时候可能被击落。

  实际上,由于坚固顽强和几乎静态的防守战术,厄立特里亚人正在走向危机。埃塞俄比亚军队在整个战线的广阔正面发动进攻,从而巧妙地掩盖了他们真正的战略目标:在扎拉姆贝萨地区围歼厄军。在默里布河谷下游、西纳夫地区、特斯罗纳以南地区和阿迪卡拉地区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其中在阿迪卡拉地区,厄立特里亚人在白刃战中成功夺回了一个重要的战略高地。在这些地区的战斗中,双方都动用了装甲部队、炮兵和火箭发射器。然而埃塞俄比亚空军没有参战,他们把力量集中在对阿斯马拉的轰炸中。

  2000 年 5 月 28 日,埃塞俄比亚空军的两架米格-23BN 轰炸了马萨瓦附近的希尔吉格发电厂,该发电厂是由中东国家和意大利援建的,埃军对这一目标的轰炸使战争升级。当天,在一次决定性的战斗中,埃军突破了厄军阵地,占领了扎拉姆贝萨市,该市在战斗中被完全摧毁。但是对于厄立特里亚人来说,更可怕的是埃塞俄比亚军队的“左钩拳”攻击,在这次攻击中,埃塞俄比亚军突破了白德密地区的厄军防线,随即向南前进到达巴伦图,并开始向阿里扎方向推进!如果这些部队能够成功地到达德卡姆哈尔的话,那么整个中部战线的厄立特里亚部队将被合围!

image.png

  进展

  2000 年 5 月 29 日正午,埃塞俄比亚空军的 4 架米格-23BN 用火箭弹轰炸了阿斯马拉国际机场,机场的指挥塔被击中起火。在第二波攻击中,4 架米格机分成两组,第一组两架轰炸了机场的军用区,试图用炸弹炸毁停在地面的厄空军战斗机和直升机,但是没有成功,其中有些炸弹距离一架米格-29UB 和一架米-35 相当近,但是这两架飞机都安然无恙。另外两架米格-23BN 轰炸了机场的军用建筑,有多座建筑被击中起火。轰炸结束后,厄立特里亚空军至少一架米格-29A 起飞追击,但是没有追上。当晚,厄空军的战斗机仍按惯例在阿斯马拉上空巡逻,但是所有飞往阿斯马拉的商业航班都被推迟或取消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厄立特里亚军队在巴伦图方向和扎拉姆贝萨方向的前线展开反击,双方爆发了激烈的战斗。2000 年 6 月 2 日,两架埃塞俄比亚空军的米格-23 轰炸了阿萨布港。同他们所做的“从占领的敌方领土上撤军”的承诺相反,埃塞俄比亚军队 6 月 3 日在布里地区发动了新的攻势,他们突破了厄军的第一道防线,开始对第二道防线进行攻击——第二道防线距离阿萨布港只有 37 公里,与此同时,来自非统组织、欧盟和利比亚的调停人正在努力促成新的停火协议。但是他们的努力两周后才见到成效,那是在厄立特里亚军队的一次小规模反击之后,他们在那次反击中解放了特赛纳市。2000 年 6 月 18 日,周六,在外界的压力下,双方同意立即停火。然而,和平进程距离签署彻底的和平协议还很遥远,因为要签署这样的协议需要一个坚强有力的保证。为了提供这一保证,联合国决定派遣一支由 5,000 人组成的维持和平部队,这支部队将在两到三个月内到达,在这两、三个月内,显然随时有爆发新冲突的可能,无论是在地面还是在天空。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应该能够将两国军队有效地分离开,因为无论是埃塞俄比亚还是厄立特里亚,他们的军队在战斗中都表现了严密的组织性和良好的训练。

image.png

  结论

  对于观察家来说,在这两年里,发生在东非那个杀戮战场中的很多事实都很值得研究。首先,很难让人相信的是,两个最贫穷的非洲国家居然有能力发动这样一场“高技术”战争,使用包括苏-27、米格-29、卡-50、坦克、炮兵和火箭发射器在内的技术装备。其次,双方都遭受了沉重的损失,一些报道说在这次战争中,死亡人数达到了 15 万。第三,是在战斗中双方的战术(很有可能是外国“顾问”的功劳),比如说埃塞俄比亚的“左钩拳”行动等,非常值得研究。

  令人感兴趣的还有双方的空战,主角是由俄国人驾驶的埃塞俄比亚苏-27 和厄立特里亚的米格-29——不能确定是否由乌克兰人驾驶。埃塞俄比亚的苏-27 执行了很多次对厄立特里亚地面部队的攻击,使用的武器是火箭弹和炸弹,除此以外,几乎每一次米格-23 执行轰炸厄内地任务时都有苏-27 护航。有意思的是,厄立特里亚空军损失的米格-29 几乎都是在近战格斗中被击落的,这说明在近战格斗的条件下,更大、更重的苏-27 显然占有明显的优势。而且所有的击落记录所用的导弹都是R-73,这暗示也许 R-27 有一些这样那样的缺陷,使其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无论是俄国生产的还是乌克兰生产的 R-27,看来都存在着这一缺陷,这种导弹糟糕的作战记录甚至可以和越战时的 AIM-7E/F 相提并论。

  此外,还有埃塞俄比亚空军卡-50 的使用。显然俄国人很希望能有机会在实战中检验卡-50 的性能,尤其是在这样一场大量使用坦克和炮兵的战争中。在战斗中,卡莫夫设计局和俄军的官员们得到了很多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最后,还有一些重要问题是没有完全搞清楚的。首先是俄国对埃塞俄比亚的全力支持,俄国人希望得到的是商业利益(比如苏-27和其他俄制装备的销售)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俄国的雇佣飞行员,他们为埃塞俄比亚驾驶先进的战斗机和直升机,获得很高的报酬(据报道平均每人每月 5,000 美元),表现也很出色,在厄立特里亚上空完全压制了厄空军的活动。但是,当这些“顾问”的合同到期以后,埃塞俄比亚空军怎么办呢?类似的情况已经发生在塞拉利昂和安哥拉,他们在这方面得到的经验可并不那么美好。与埃塞俄比亚空军相反,厄立特里亚空军的米格-29 据报道全部由本国飞行员驾驶,但是由乌克兰人负责维修保养,乌克兰人还负责训练厄军中一些其他的部队。

  然而,对于“究极兵器”苏-27,埃塞俄比亚人还是很感到骄傲的。在默克雷,一个酒吧老板娘把他的酒吧命名为“苏吧”,以纪念那些“狠狠打击了厄立特里亚人”的战斗机。在同一城市,一个机场卫兵经常向别人夸耀他的指环,据说这个指环是用由苏-27 击落的米格-29 的小零件铸造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