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战败后,阿根廷为什么包庇了那么多纳粹战犯?包庇的都有谁

2018-08-02 14:19:50 首页

  纳粹德国战败后,数千名纳粹战犯为了脱逃将来的审判,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寻找躲藏去处了。阿根廷总统胡安·庇隆派出特工来到欧洲为这些纳粹战犯办理好通行证,准备好路费,帮助他们逃到阿根廷隐居。这其中包括犹太人大屠杀中的“最终方案”主要执行者阿道夫·艾希曼,还有纳粹“死亡天使”约瑟夫·门格勒,还有二战中屠杀了数十万塞尔维亚人、犹太人和吉普赛人的克罗地亚傀儡政权的高官们。

image.png

  (“死亡天使”约瑟夫·门格勒)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南美的阿根廷要帮助纳粹战犯呢?

  首先从民族感情上来说,阿根廷对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都比较亲密,因为大多数阿根廷人都是德、意、西的后裔。不仅仅是阿根廷,其实那时候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都是比较支持纳粹德国的,甚至像玻利维亚、哥伦比亚是德国公开的同盟。所以在二战时期,只有巴西派出远征军到欧洲战场支援盟军,其他拉丁美洲国家都无动于衷,心里是希望德国打胜的。

  再一个,阿根廷的庇隆政府是狂热的法西斯主义支持者,更是纳粹德国的狂热粉丝。那时候的阿根廷也学着德国人那样,穿着剪裁得体的漂亮制服上街游行集会,反对犹太人。胡安·庇隆本人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法西斯分子,庇隆政府的高官和阿根廷社会的上层阶级也都是法西斯主义者。

image.png

  (胡安·庇隆)

  不要说在遥远的南美洲,即使在欧洲其实支持德国的国家也不少。比如弗朗哥的西班牙法西斯政权,他们从心里就是支持纳粹德国的,只是弗朗哥比较聪明,没有最终卷入战争中。再比如瑞士,虽然名义上是保持中立的,但是他们却任由纳粹份子们从犹太人那里掠夺来的钱财存在瑞士银行,这实际上是一种放纵。过分的中立其实是放任自流,没有态度其实就是一种态度。

image.png

  (二战中的瑞士军人)

  阿根廷帮助纳粹分子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们看到了二战结束后即将到来的以美苏为首的世界两大阵营的斗争。当时庇隆政府智囊团和一些顾问便推测第三次世界大战将在1948年爆发。这些纳粹份子固然是屠夫,但他们毫无疑问是十分反##*供的,将来这些人或许会有用。而那时候阿根廷可以利用这些纳粹分子,扮演世界新格局中的一个重要角色。那时候谁还管他们是不是纳粹分子呢?

  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美国和英国也是有意无意的放纵阿根廷收留纳粹分子。此话怎讲呢?二战结束后,东欧一大批国家都建立共产主义政权,唯苏联马首是瞻。美英不想把这些纳粹战犯交给苏联人,就像前面说到的,因为这些纳粹战犯未来是反##*供的一支重要力量。

image.png

  (纽伦堡审判中的戈林)

  1955年庇隆政府倒台之后,纳粹战犯们担心阿根廷新政府会改变对他们待遇,将他们送回欧洲,甚至送给以色列人审判。但阿根廷新政府没有这么做,他们在保护纳粹战犯这点上与庇隆政府高度一致。于是大多数纳粹战犯在阿根廷愉快地生活着,他们过着平静悠然的生活。甚至有些人在阿根廷照样混的风生水起,希特勒青年团一位指挥官赫伯特·库尔曼成为了阿根廷一位相当成功的商人(纳粹战犯携带大量钱财逃往阿根廷,要想成为成功的商人十分容易)。但大多数纳粹战犯不愿抛头露面,他们往往是隐姓埋名的。

  特别是1960年阿道夫·艾希曼被摩萨德特工逮捕之后,纳粹战犯们更加小心谨慎地生活。阿道夫·艾希曼就是前面提到的犹太人大屠杀中的“最终方案”主要执行者,1960年他被以色列的情报部门摩萨德的特工逮捕,并秘密运至以色列,在耶路撒冷公开受审,最后被处以绞刑。

image.png

  (1961年受审的阿道夫·艾希曼)

  到了90年代,一些纳粹战犯放松了警惕,认为过去这么多年了,没人会找麻烦了吧。有两个纳粹战犯甚至上电视节目讲当年的“光辉事迹”,结果被克罗地亚政府强烈要求引渡到克罗地亚,接受审判和定罪。这俩纳粹傻老头真被引渡到了克罗地亚接受了审判。估计后来也并没有执行惩罚,毕竟年纪一大把了,关在监狱里还需要专人照顾,挺麻烦的。这件事主要更多的是一种形式,表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纳粹战犯,给人民一个交待,给历史一个交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