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众多火器的明朝,为什么打不过骑马的满清?

2018-08-09 11:07:38 编辑:Cls 首页

  拥有众多火器的明朝,为何无法在野战中压制满清?

image.png

  一提起明朝被清朝所替代,很多人总是会责怪李自成,责怪他的叛乱耗损了大明的国力,致使明朝疲于奔命,两面作战,由此使得满清有了可乘之机,进而入主中原。但是,大明对清战争的失利真的仅仅由于两面作战吗?

  实际上,辽东军是大明全国最为精锐的部队,其总数也达到了12万,全国的粮饷物资也优先供给辽东,但这样一支精锐为何迟迟无法剿灭区区百万人口、兵不过10万的满清(建州女真虽是渔猎民族出身,但部队构成已游牧化,以骑兵为主,获取火器是很晚的事),甚至连袁崇焕都说出:“凭坚城、用大炮,不宜野战”的话语?

  要知道,这可是游牧骑兵大溃败的17世纪,无论是欧洲各国还是土耳其,都已经将步兵和炮兵作为核心的主力,骑兵由于火器的广泛应用一举从主导地位跌落,变成了步兵的附属品。

image.png

  就在大明覆灭的100年前,奥斯曼土耳其利用火炮彻底击溃了曾经打败蒙古人的马穆鲁克骑兵,而就在60多年前,叶尔马克也只靠840名哥萨克,运用火器轻松灭掉了蒙古人的西伯利亚汗国,而欧洲的骑士们更是在长矛加火枪的战术下变成了百无一用的废物。

  此时全世界的游牧部落,都处于大溃败之中,他们要么沦为农耕帝国的附属国,要么被轻松剿灭,何以在大明,情况就如此特殊,为何拥有众多先进的火器却不能在野战中取得一场像样的胜利?(大明的胜利,无论是宁远还是北京保卫战,都是依托城池来防守反击)

  大明的火器,为啥不灵了?

  大明虽然从第一次遭遇葡萄牙人开始,就一直不断引进西方的先进火器,但是大明的落后机制却使得已有的技术优势无法得到充分发挥。

  表面上,送到士兵手里的都是西方最新型的火器,但是由于军工制度的落后,这些火器往往是金玉在外败絮其中,这些火器实际上只是一堆粗制滥造的垃圾。

  大明的火器质量有多堪忧,我们先看看戚继光在《练兵实纪》中的记载:

  “惟有火器,是我所长,但火器又有病痛。……或将铅子先入,或忘记下铅子,口原是歪邪大小不一,铅子原不合口,亦尖斜大小不一,临时有装不入口者,有只在口上者,有口大子小临放时流出者,有将药线捻不得入,用指引唾而捻者,而将火线灭了者,此类皆放不出,已有二十杆矣。放出高下不准,润湿不燃者,又有四十余杆。得中者,不过二十余杆。内有中其腿及马腿,非致命所在,又不能打他死。其中他致命处而死者,不过十数人。夫以敌数千人冲来,岂打死十余人,可使之走乎?是如今我与诸君还未出门,还未见敌,先已算输了。”

image.png

  在上面的内容中,戚继光记到,发来的火器质量低劣,有的枪管的尺寸常与弹丸不合,导致士兵在临战之时无法将弹丸装进枪管;有的发动装置有问题,往往怎么点火都点不着;还有的发射不稳定,忽高忽低,稍微沾点水就失灵,真正能保证准确度的,60杆中不过20杆,而这20杆中还能保证威力的不过十数杆,也就是说大明每批火器的合格率,大概只在15%左右,如此多的残次品,在战斗中无法发挥作用,甚至被反杀,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那么,大明的火器为啥残次品如此之多,当时著名的火器专家赵士桢总结的十分到位:

  “海外鸟铳精工,诸夏不如,何也?,曰:风俗习尚使然耳。各国犹有古人寓兵于农之意,兵民不分,公私一体。酋长程课头目,专视兵器精利以为殿最,个人奉为职业,保守富贵。若兵器不堪,讵惟畏法,且畏班辈见笑,习尚成风,安有不精之理。我中国尽属公家,有司不知造,将吏不知用,士卒不知打放、收拾。公家之事,匠作定然不肯尽心;监造之官,自爱者专求节省,不省者克落,一经节省、克落,便难行法。既无利结于前,不畏法绳于后。大小糊涂,上下苟简了事足矣,安望精工?尝闻东西两洋贸易,诸夷专买广中之铳。百姓卖与夷人者极其精工;为官府制造者便是滥恶。以此观之,我中国不肯精工耳,非不能精工也。”

  点击看大图赵士桢在文中认为,中国并不是造不出优良的火器,而是由于愚蠢落后的制度,导致工匠不愿将上等的火器交给政府,由此出现了一等品外销、二等品内部交流、三等品上交政府的窘境。由于明代工匠上交火器只相当于抵消赋税的一种方式,政府并没有按市场价予以购置,因此导致工匠们总是将最差的残次品交给政府,明朝政府既想得到优良的火器,又想不付钱,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再加上大小官员的层层盘剥,最后落到官兵手里的火器质量能不堪忧吗!

  大明官兵使用如此之差的火器,效果可想而知,据清太祖满文原档记载,女真骑兵并不惧怕明朝火器,有些女真人被多次射中,却安然无恙,还有一个士兵的头盔接缝处被枪弹击中,但他的脑袋却安然无恙,可见明朝火器质量之低劣。

  而据熊廷弼的调查,努尔哈赤却在自己的地盘开设了绵延数里的锻造厂,这些锻造厂日夜打造盔甲兵器,质量十分精良,大明这边是低劣的火器,满清这边是厚重的铠甲,火器在野战中不起作用也就不奇怪了。

  试想质量良好的火绳枪可以一击穿透板甲,如果明朝的鸟铳质量合格,怎么会打不透满清的布面甲?

  观念保守导致的换代困难

  除了落后军工制度的掣肘,大明的火器制造还受到人们保守观念的阻挠。火器专家赵士桢对此进行了激烈的抨击,他说:

  “北兵不耐烦剧,执称快枪三眼铳便利过于鸟铳,教场中打靶,鸟铳命中十倍快枪,五倍弓矢,犹自不服。"此戚少保语也。近见为将者,不惟北地诸君鲜有留心于此,即南人亦觉寥寥。究其所以,皆缘罔知为国,无心灭贼,因循岁月、侥幸功名之流充满戎行,何可语此?又何能知此?”

  在文中,赵士桢指出鸟铳的威力远胜于传统的弓箭和三眼铳,但是由于北方边军巨大的惰性,始终不愿更新换代,改用更为先进的鸟铳。

  而大明的敌人满清恰恰是以重甲为主,三眼铳虽然射速较快,但威力、准确度、射程都远远不够,唯有拥有穿透力的鸟铳才能击穿重甲,但是,大明的北部边军依然执迷不悟,沉醉于以前的经验。

image.png

  除了部分军队观念的保守,朝中的大臣们也在百般阻挠,当徐光启说要引进更多西方大炮和西方炮手时,依然有大臣认为“火器不过奇技淫巧,认为汉朝唐朝没有火器也能击败蛮夷,为什么他们就能,我们就不能?”

  而至于西洋大炮的威力和好处,火器专家焦勖在《火攻掣要》已经说得很清楚“近来购得西洋大铳,精工坚利,命中致远,猛烈无比,更胜诸器百千万倍”。

  中国火器“铸造无法,其大器不过神威发熕,灭虏虎蹲,小器不过三眼快枪。此皆身短,受药不多,放弹不远,且无照准而难中的。铳塘外宽内窄,不圆不净,兼以弹不合口,发弹不迅不直,且无猛力。头重无耳,则转动不活,尾薄体轻,装药太紧,即颠倒炸裂”。

  虽然西洋大炮优势如此巨大,但因为朝中保守派的反对,徐光启的计划一直没能展开,一直拖了五年才被允许从澳门购置一批火炮和炮手来增强军队战斗力,但对此时内忧外患的大明来说,简直是寸时寸金,大臣们的反对无疑大大加速了明朝的灭亡。

  将领素质低下导致的使用不当

  除了火器质量低劣和换代迟缓外,明朝在火器运用上还存在着巨大的问题。

  明朝除了戚继光、孙承宗、袁崇焕等名将之外,大部分将领对于火器的用法依然存在着很大误区,那就是明朝虽然拥有大量施放火器的人员,却没有为之提供掩护的长矛兵。

  当时的火器虽然威力十足,但是还不足以通过一轮射击就击垮骑兵冲锋,火器的施放同样需要其他兵种来予以掩护配合。

  火器需要掩护的问题,戚继光曾经试图予以解决,其所创制的车阵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外围的战车给火器人员予以掩护,使得其可以在掩体后从容射击,避免骑兵的伤害,戚家军也靠着车阵在浑河战役中让八旗损失惨重。

  但是很可惜,明朝的大部分将领依然观念落后,不懂得其中的道理,再与满清交锋时,依然简单的将火枪兵炮兵布于前列,结果导致往往火器才施放一阵,八旗骑兵就已经冲到了跟前,展开了屠杀,纵观明朝在萨尔浒以及后来和皇太极的几次野战,几乎都是被骑兵逼近后迅速溃败,没有进行任何有效的抵抗。

  再加上明朝的炮兵大多未经过专业训练,往往不懂数学,炮打的很不准,致使明朝几乎无法抑制八旗的骑兵冲锋,这也是为什么徐光启孙元化一直主张引进葡萄牙炮手的原因。

image.png

  西方用长矛兵掩护火枪,互为犄角,哥萨克、戚继光用战车充当屏障,让火器从容施放,17世纪依然处于冷热兵器过渡的时代,而非真正的热兵器时代,明朝大部分的将领没有及时认清这一点,无疑是场悲剧。

  腐败低效的制度、保守落后的观念再加一批不学无术的将领,终究使得明朝引进火器带来的技术优势化为乌有。

  而满清也由此创造了17世纪唯一的一场奇迹,在全世界的游牧骑兵都被火器暴打之际,满清却得以在野战中处处压制明军,进而投机取巧,趁乱入主了中原。

  而明朝火器在野战中的低劣表现,无疑决定了满清对于火器的看法,间接导致到了中国今后的悲剧。

  中国古代军事的衰落,从来不仅仅是技术的落后,而是更来源于其背后腐败的制度和人们内心深处的守旧自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