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祐甫,字贻孙,太子宾客孝公沔之子也文言文及翻译

2018-08-10 10:54:19 编辑:Cls 首页

  崔祐甫,字贻孙,太子宾客孝公沔之子也。以礼法为家,世闻。第进士,调寿安尉。安禄山陷洛阳,祐甫冒矢石入私庙,负木主以逃。自起居舍人累迁中书舍人。性刚直,遇事不回。时侍郎阙,祐甫摄省事,数与宰相常衮争议不平。衮怒,使知吏部选,每拟官,衮辄驳异,祐甫不为下。会朱泚军中猫鼠同乳,表其瑞,衮率群臣贺,祐甫独曰:“可吊不可贺。”问状,对曰:“今猫受畜于人,不能食鼠而反乳之,无乃失其性邪?猫职不修,其应若曰法吏有不触邪,疆吏有不捍敌。”代宗异其言,衮益不喜。

  帝崩,衮入临,遣从吏扶立殿墀上,祐甫指之谓众曰:“臣哭君前,有扶礼乎?”衮不胜怒,乃劾祐甫率情变礼,挠国典,请贬潮州刺史。德宗以为重,改河南少尹。子仪、泚言祐甫不宜贬。帝以衮罔上,以衮河南少尹,而拜祐甫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衮当国,凡奏请一杜绝之,惟入第乃得进,然无所甄异,贤愚同滞焉。及祐甫则荐举惟其人不自疑畏推至公以行未逾年除吏几八百员莫不谐允帝尝谓曰:“人言卿拟官多亲旧,何邪?”对曰:“陛下令臣进拟庶官,夫进拟者必悉其才行,如不与闻知,何由得其实?”帝以为然。

  淄青李正己畏帝威断,表献钱三十万缗,以观朝廷。帝意其诈,未能答。祐甫日:“正己诚诈,陛下不如因遣使劳其军,以所献就赐将士。若正己奉承诏书,是陛下恩洽士心;若不用,彼自敛怨,军且乱。又使诸藩不以朝廷为重贿。”帝曰:“善。”正己惭服。时议者韪其谟谋,谓可复贞观、开元之治

  甍,年六十,赠太傅,谥曰文贞。故事,门下侍郎未有赠三师者,帝以其有大臣节,特宠异之。

  (节选自《新唐书崔祐甫传》,选入时略有删改)

image.png

  译文

  崔祐甫,字贻孙,是太子宾客、孝公崔沔的儿子。以礼法治家,世代闻名。(他)考中了进士,调任寿安县县尉。安禄山攻陷了洛阳,崔祐甫冒着危险进入家祠,背着木制的先人牌位跑了出来。(他)从起居舍人多次升迁后任中书舍人。(他)性格刚烈直率,遇事不退缩。当时中书侍郎空缺,崔祐甫代管中书省事务,多次和宰相常衮争 议不妥协。常衮发怒了,派(他)分管吏部铨选官 员,每当(崔祐甫)拟定了任职人选,常衮总是驳斥反对,崔祐甫也不愿居(常衮)之下。适逢朱泚军中有猫给小老鼠喂奶,(朱泚)上表称吉兆,常衮率百官道贺,唯独崔讳甫说:“(这事)应警觉而不应祝贺。” (有人)问他原因,他说:“现在猫被人喂养,(猫)不吃老鼠反而给老鼠喂奶,难道不是丧失了猫的本性吗?猫没有尽到(捕鼠)的职责,这预兆的应验好像是说执法的官吏有不敢触犯邪恶小人的,边境将领有不敢抵御敌人的。” 唐代宗(李豫)对他的话感到惊异,常衮更不高兴了。

  唐代宗 (李豫)去世,常衮进殿(哀悼),派手下人扶着(他)(在殿上)站立,崔祐甫指着他对百官说:“臣下在皇帝面前哀悼,有搀扶的礼节吗?”常衮怒不可遏,就弹劾崔祐甫随意改变礼 制,扰乱国家典章,请求贬(崔祐甫)为潮州刺史。唐德宗(李适)认为(处分)过重 ,(让崔祐甫)改任河南府少尹。郭子仪、朱泚说崔祐甫不应贬官。皇帝因为常衮欺骗皇帝,任命常衮担任河南府少尹,任命崔祐甫担任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常衮掌管国政,凡是有人上奏请求为官的一律加以拒绝,只有考中科举 才能任官,但是(这样做)没有区别人与人的不同,贤才和愚人一同得不到推荐任用。等到崔祐甫(任宰相), 推荐的只要是人才,就毫不猜疑畏惧,秉持公心推举人才,不到一年,任命官吏将近八百人,没有不和谐得当的。皇帝曾经对他说:“别人说你任命官员多用亲近故友,为什么呢? ”(崔祐甫)回答说:“皇上令我选拔各种官吏,那么我一定要详尽地知道这些人的才能和品行,如果不与他们交往,不熟悉了解,凭什么去掌握他们的真实情况呢?”皇帝认为(他说得)对。

  淄青节度使李正己畏惧皇帝的威严和果断,上奏章进献三十万贯钱,来试探朝廷(对他的态度)。皇帝估计他是假意,没办法答复他。崔祐甫说:“李正己确实是假意,皇帝不如趁机派使者慰劳他的军队,把他说要献的钱转赐众将士。如果李正己奉命遵从诏令,这就使皇上的恩德深入到士卒心 里;如果(他)不遵从(诏令),他自己就聚敛了(士卒对他的)怨气,军队将乱。又能使其它各位藩镇将帅不认为朝廷看重钱财。”皇帝说:“好。”李正己(对此)自愧折服。当时评论的人都认为他的谋略正确,认为可以恢复贞观、开元年间的太平盛世。

  (崔祐甫)去世,享年六十岁,(朝廷)追赠为太傅,赐谥号文贞。按惯例,门下侍郎没有追赠为三师的,皇帝因为他有重臣的节操,特别优宠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