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萨罗是如何征服印加帝国的?是如何做到180人征服600万人的

2018-08-10 14:19:12 编辑:sll 首页

  我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在心里大致的有那么一个概念:历史上的西班牙曾经是一个强大的殖民帝国。然而我们或许还不太了解为这个帝国去开拓疆土的那些殖民者们的故事。在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后,大量的西班牙殖民征服者不断的在这片“新大陆”上进行殖民征服,大规模的、系统的征服活动从1519年开始,至1565年基本结束。由于这些人的努力,西班牙殖民帝国在美洲地区的基业得到了最初的稳固。在这个过程中,最为著名的、也是成就相对较大的征服者是科泰斯和皮萨罗。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这两位之中有着很强的魄力和野心,但同时又十分贪婪狡诈的“殖民老汉”——皮萨罗。这位西班牙征服者,仅仅凭借着一百多人的袖珍部队,就使一个拥有数万军队和600万人口的庞大帝国臣服在了他的剑下。

  皮萨罗是谁?

  在讲一个人的事业之前我们必须先简单了解一下这个人。

  弗朗西斯科·皮萨罗(约1478——1541),是一位西班牙小贵族的私生子,出生在西班牙埃斯特雷马杜拉的特鲁西略。年轻时期的皮萨罗生活困难,曾经以给地主放猪为生。无法忍受这种生活的皮萨罗很早就选择了入伍当兵,并且十分向往“新世界”正在向他张开的怀抱。1502年他来到“小西班牙”伊斯帕尼奥拉岛定居,并于数年后的1509年加入了殖民者德·奥赫达的探险队,同时也在1513年时成为了德·巴尔沃亚探险队中的一员。由于积极从事早期的殖民活动并在西班牙征服巴拿马地区的战争中屡立战功,皮萨罗在新大陆取得了一定的地位,事业开始一帆风顺。在1524年开始对印加的第一次征服之前,他已经当上了巴拿马市的市长,并且在该地拥有一个种植园。然而新征服的巴拿马并不是一个他理想中极其富庶的地区,无处不在的贫穷和恶劣的气候仍然让他感觉到不尽如意,作为巴拿马督军的一个下属,皮萨罗也时时感叹自己的“才华”还远远没有得到全面的施展。

  早在1522年的时候,西班牙探险家安迭戈亚发现“贝鲁”王国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皮萨罗的耳中,同一时期的西班牙贵族征服者赫尔南多·科泰斯在阿兹特克帝国的事业也让皮萨罗心驰神往。总是抱怨的皮萨罗在这一时期下了一个决心: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征服这个被称为“贝鲁”(Biru)的地区,取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财富。

  皮萨罗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开始积极的招罗一些人和他一起干这项“伟大”的事业。经过一段时间在西班牙和巴拿马的努力,一个殖民队初步形成:皮萨罗的几个兄弟担任队伍骨干,皮萨罗的好友也是一名逃罪犯人迭戈·阿尔马格罗为先锋,游方神甫埃尔南多·德·卢克充任“军师”,队中还包括了一些其他的武装人员,加起来仅有112名西班牙人,在这之外,还有一些少量的印第安人奴隶随队而行。

  巴拿马督军佩德拉里亚在皮萨罗的恳求下终于批准了这一行动,因此在1524年9月,皮萨罗一行从巴拿马城出发了,奔向了梦想中的那个“贝鲁”。

image.png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皮萨罗的这一举动是何其的大胆和勇敢。在那个时代,人们因为对尚未完全探明的地区知之甚少,从而往往对这种地区有着很强的恐惧。在欧洲早期的航海图上,未知的一些地区很多都被画上了妖魔鬼怪,或是黑洞深渊。即便探险家安迭戈亚已经发现了这一地区,然而西班牙人对于这一地区的认识仍然是很不充分的。同时我们必须注意一点:皮萨罗在出发前,已经了解到了这一地区存在着一个强大的政权。所以在当时的一些人眼里,这个大字不识一筐的老汉显然是想钱想昏了头,等待着他和他的队伍的不是死亡就是灾难。然而皮萨罗并没有为这些所阻,他迫不及待的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皮萨罗要征服的这一地区是印加帝国。“贝鲁”不过是一个“秘鲁”(Biru)地区的误称而已。印加帝国在这一时期的疆域空前辽阔,她的版图包括今日南美洲的秘鲁和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玻利维亚、智利、阿根廷的一部分,统治中心在今秘鲁的库斯科城。帝国境内多为印第安人,社会发展水平相对于欧洲文明来说仍然很落后,还停留在“石器——铜器”的发展阶段,帝国境内的人甚至由于自然原因还未能见过驯化了的马匹。帝国的政治制度略显混乱,首领为印加王,其下有诸多的“库拉卡”即封建领主各占一方,中央的直接统治和部分地方的间接统治并行。印加的军队在皮萨罗到来前约有数万人,虽然不乏勇气,然而装备较欧洲军队来讲还是十分落后的。

  关于皮萨罗的第一次探险,资料记载的不是太多,不过我们可以了解到他的这次探险是比较失败的。队伍乘船从巴拿马城出发,一路上备尝艰辛,许多人被饿死,或因遭遇沿岸土著的袭击而丧生。船队还没有抵达秘鲁地区,就被迫返航了。然而皮萨罗还是在这个过程中捞到了一些黄金,这也在某种程度上使他没有放弃进一步的探索。

  回到巴拿马的皮萨罗毫无疑问的遭到了残忍的嘲弄,他队伍中的一些人也因为这次略显失败的远征而离开了他。然而皮萨罗并没有因此灰心丧志,在两年后的1526年,皮萨罗和他的几个兄弟、好友们重新组织起了一支约160人的队伍,再次向秘鲁发起了远征。

  这支远征队在今厄瓜多尔地区登陆后,立即遭到了当地土著印第安人的袭击。有一些资料表明,前两次的远征中之所以皮萨罗总是遭到当地人的抵抗,是因为皮萨罗实行了不择不扣的“烧杀政策”,也就是见人就杀,发现黄金就抢。这样的行为使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由于不断遭到袭击,皮萨罗的队伍损失惨重,“大将”阿尔马格罗也被打瞎了一只眼睛。剩余的人在抵达临近秘鲁的加略岛后发生了哗变,一些人开始拒绝向前进军并要求返回。此时的皮萨罗为了能够稳定军心并进一步开展行动,只得派出阿尔马格罗返回巴拿马求援。然而,阿尔马格罗回到巴拿马后,现任的新督军里奥斯不再支持这项征服事业,里奥斯反而将阿尔马格罗扣押并派出使者,命令皮萨罗立刻返回。

image.png

  我们可以想象皮萨罗在接到这个命令后的“心理阴影面积”是要有多大的。然而,皮萨罗就是皮萨罗。皮萨罗追求的是不甘平庸,是一种绚丽多彩的人生,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的代价。他愤怒的一跃而起,如同一头饥饿的狮子。他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在地上划了一条长线,大声对他的部下喊道:“兄弟们!在那边是苦役、饥饿、赤身裸体、倾盆入注的暴雨、荒芜和死亡,在这边则是安逸和欢乐!那边是秘鲁和它的财宝,在这边是巴拿马和它的穷困!选择吧诸位!什么是最适合一个勇敢的卡斯提尔人去做的!至于我的选择,我去南方!”皮萨罗用剑向南方的秘鲁一指:“愿意去秘鲁发财的到这边来!”又向北方的巴拿马一指:“愿意回巴拿马受穷的到那边去!”结果,大部分的人都畏畏缩缩的退到了线的北边,只有13个勇敢的人一脚踏入了南线,决定追随皮萨罗,一起去南方继续探险。在历史上,他们被称为“加略岛十三勇士”。那些退到线北的人很快返回了巴拿马,如果他们知道后来的一些情况,想必是肠子都要悔青的。不过历史没有假如,也正如那句话所说,“荣耀属于能够抓住机会的人”。

  皮萨罗和他的微型队伍继续向秘鲁进发了,虽然他们仍然遭到了土著的袭击并最终被迫返回,但是在这个阶段的征服过程中皮萨罗仍然得到了一些黄金和少量的印第安人奴隶,同时也得到了印加帝国确实存在的证据,只不过并不是实物证明。

  皮萨罗和他的队伍在1528年辗转返回了本国西班牙,在前文提到的征服者赫尔南多·科泰斯的帮助下,皮萨罗得以面见西班牙国王——哈布斯堡家族的卡洛斯一世(即查理五世)。国王对皮萨罗等人的勇气和行为深感钦佩,同时也认识到征服秘鲁会给他的王国带来”荣耀“和财富。因此国王立即表示支持他的征服活动并为他提供充足的经费。国王将皮萨罗预先封为秘鲁的督军、行政官和终身的“阿德兰塔多”(即先遣官),这意味着皮萨罗在他所要征服的土地上除了向国王履行义务之外,会拥有几乎绝对的权力和财富。而跟随皮萨罗的阿尔马格罗、神甫卢克等“高级干部”皆有封赏,“加略岛十三勇士”则全部被封为世袭的骑士,并被赏赐了大量的土地和财富。

  在得到了国王的大力支持后,皮萨罗终于可以放手大干一场了。经过了数年的准备和休整后,在1531年1月20日,年过五旬的皮萨罗带领着以他的兄弟和朋友们为骨干的、拥有180人、37匹马和少量旧式火器的殖民队再次从巴拿马出发,开始了第三次对秘鲁的远征。

  皮萨罗用了近1年的时间抵达秘鲁海岸,随后他在沿海登陆并建立了一个基地,在之后的几个月内专注于收集关于印加帝国的情报。他得知印加刚刚结束一场内战并造成了一定的混乱和损失,这正中他的下怀。1532年11月,皮萨罗一行离开沿海的通贝斯地区,开始向高原地区行进,目标是印加城市卡哈马卡。这一次皮萨罗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处处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印加的居民没有搞清这些白皮肤的、装束怪异的陌生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一路上反而给予了他们充足的补给。而印加的新王——阿塔华尔巴也早已得到了西班牙人登陆的情报,但是出于种种原因(一说是印加王认为这些人不堪一击没有威胁,一说是认为白人们是传说中的“白神”来收回土地),总之印加王非但没有派出军队来剿灭这些殖民者,反而派出使者为皮萨罗们送来了各种补给物资。印加王的数万精锐部队则被调集起来听候他的调遣,并没有给予西班牙殖民者任何有效的打击。

image.png

  在1532年11月15日,皮萨罗的部队进入了卡哈马卡城。在卡哈马卡城内的印加信使被皮萨罗告知:他们希望印加王来与他们会面。印加信使很快将这一消息告知了带领着大批军队、侍从,并驻扎在离卡哈马卡不远的印加王阿塔华尔巴。在16日,印加王抵达了卡哈马卡城。在印加王抵达之前,皮萨罗在预定的接见地点——卡哈马卡广场附近精心布置了埋伏。皮萨罗将他的100余名步兵和60余名骑兵分别一分为二,他本人和他的三个兄弟:赫尔南多、胡安和贡萨罗分别指挥这四支小部队。同时他命令4个人携带着小喇叭和一门小火炮隐蔽在广场附近的一个小堡垒上。皮萨罗的计划是:等待恰当的时机给堡垒上的人发出暗号,4个人吹响喇叭后,埋伏在两翼的骑兵和他所带的兵力一起杀向对方。然而我们必须要注意一点:皮萨罗的部队只有不到200人,而正在赶来的印加王仅仅护卫部队就有数万之众。

  因而,当印加王衣着鲜艳的随从们开始清理道路,大批的印加武士源源不断的进入广场并且高唱起印加的歌曲时,在广场等待的很多西班牙人都尿了裤子。阿塔华尔巴坐在由数十名高级领主抬起的肩舆上,头戴皇冠,全身被金银和宝石装饰着。大量披金戴银的印加领主和武士们簇拥着他来到皮萨罗的面前。

  在简单的交流过后,皮萨罗派出随队的神甫比森特·德·维尔巴德向印加王长篇大论地宣传基督教教义,旨在使印加王和他的臣民们皈依基督教。这个行为既是西班牙人看来理所应当的,也同样是为了给他们即将要做的事一个充足的借口。然而印加王显然不会放弃原有的信仰。阿塔华尔巴接过了神甫递来的《圣经》后看了一看,随手就将《圣经》扔在地下,明确的告诉皮萨罗:“我们只信仰太阳”。但印加王这个随意的举动却是“历史性”的。信仰基督教的西班牙人来到新世界去殖民,不仅仅是为了财富,在他们身上同样肩负着他们认为极其神圣的宣教使命。这样一来,皮萨罗找到了一个绝好的借口,也找到了一个使他的士兵充满勇气的理由——为上帝而战。只听维尔巴德神甫一声怒吼:“出来吧!基督徒们!向这些拒绝福音的人冲过去!这个暴君竟敢把《圣经》扔在地上!向他们冲过去!我会宽恕你们的罪孽!”这时小堡垒上一声炮响,喇叭齐鸣,埋伏在两翼的西班牙骑兵早已忘记了刚刚尿了裤子的事,只觉每个人都如同中世纪的熙德骑士,在面对异教徒时会得到上帝的绝对庇佑,这些舞着长枪的骑兵和他们的首领一起径直杀入了印加人的大队之中。

  那么我们想象当中这些西班牙人的结局基本上应该是“废了”。但事实上却根本不是如此。上文提到,印加人此时尚处于“石器——铜器”时代,且不说这些迎面突然冲来的西班牙骑兵身上的铁甲和手中的长矛火器,包括胯下的战马,他们都根本未曾见过,就是印加武士们身上穿的护甲和手持的武器,也不过是棉布甲和石质、铜质的刀和棒而已。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的印加军队,在技术和武器装备上却处于绝对的劣势。同时我们可以设想一下:此时面对着骑着高头大马、身披铁甲、手持钢枪火器的西班牙骑兵的印加人,他们的心理上必然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这就与我们看见外星人驾着飞碟向我们冲来时的心情是基本相同的。这种震骇可以说是无以名状的。因此,大量的印加武士并没有迎面上去和西班牙人拼个你死我活,而是选择尖叫着掉头逃去,逃离这些“骑着巨兽的白人”。不过仍然有一些武士怀着对印加王的无限忠诚和极大的勇气,向前与西班牙人搏杀,但往往他们的攻击只是被敌人的铁甲挡住,而自己则一批批地倒在了来自托莱多的刀剑之下。在混战当中,印加王身边的高级侍从被杀戮殆尽,自己则被西班牙人俘虏。溃败的印加大军慌不择路,一些人推倒了广场上的一截墙才得以逃脱。本来实力悬殊、看起来胜负早定的战斗,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反转,西班牙人几乎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在擒获印加王之后,印加帝国由于丧失了领袖而陷入瘫痪。皮萨罗则欢天喜地的开始向印加人索取高额的赎金——一屋子黄金和满满两屋的白银,他承诺赎金到手后立刻释放印加王,然而事实却是他在收下赎金后背信弃义地给印加王安上了一堆罪名,并最终以残酷的绞刑将印加王阿塔华尔巴处死。印加王在死前诅咒皮萨罗会在基多城附近看到他以一条蛇的状态出现,但此时对于皮萨罗来说,会不会被蛇咬一口已经并不是那么重要了。在处死印加王的这段时间里,来自西班牙的援军大量赶到,西班牙人趁着印加帝国瘫痪的时机开始侵占她的领土,殖民者的实力开始越来越强。

  皮萨罗在处死印加王后决定继续向印加的“首都”库斯科进军,在进军过程中,他的小部队仍然凭借着极大的技术和战术优势击败了大量的印加军队,知名的战役有四次,而每次都是百十人不到的西班牙人击败了数以万计的印加人。在最终占领了库斯科城后,印加帝国基本被西班牙人征服了。

image.png

  到了1535年时,西班牙人基本上完成了对整个秘鲁地区的控制,皮萨罗本人作为秘鲁的督军、行政官和终身的先遣官,对这一地区拥有着几乎无限的权力。在他授意下,在秘鲁沿海修建了一座完全西班牙风格的新城——利马城。这座城市建成以来一直保持着极大的影响力,她曾经是西班牙庞大的秘鲁总督区的首府,也是现在秘鲁共和国的首都。然而就在皮萨罗功成名就,穿金带银和朋友们大吃大喝的时候,西班牙殖民者在殖民活动初期就产生的矛盾却日趋尖锐化了。

  这样的矛盾基本上是由于劫掠来的财富分配不公造成的。皮萨罗在征服了秘鲁后,将大量的土地以“委托辖区”的名义分给他的亲生兄弟们,而其他的一些殖民队中的重要骨干却没有得到太多的封赏。这些人其中最为不满的就是他的好友——阿尔马格罗。阿尔马格罗作为皮萨罗最初也是最坚定的支持者,在整个征服活动中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皮萨罗却以种种借口力图少分给他已经到手的利益。阿尔马格罗认为自己“应得的一份”没有得到,因此愤而与皮萨罗分道扬镳,自己组织了一支队伍去征服在更南方的智利。然而这次行动却所获甚少。在回到秘鲁后,阿尔马格罗和他的追随者发动叛乱,攻入了库斯科城,逮捕了皮萨罗的两个兄弟。皮萨罗则对此早有准备,迅速集中了一支部队并在1538年4月击败了阿尔马格罗,在皮萨罗的兄弟埃尔南多的授意下,阿尔马格罗在库斯科被斩首示众。

  不过混乱却远远没有结束,阿尔马格罗的儿子小阿尔马格罗继续笼络起一些追随者在各地叛乱,殖民地的局势日趋动荡。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一场针对皮萨罗本人的阴谋在他的居所利马城开始了。

  1541年6月26日,也就是老阿尔马格罗战败的三年后,他的儿子召集一支部队潜入了利马城,叛军攻入了皮萨罗的府邸,并最终杀死了这位已经年过6旬的老首领。据称皮萨罗在死前用自己的血在地上划出了一个十字,在喊了一声“耶稣”后,便断了气。

  “殖民老汉”皮萨罗死了。他没有倒在印第安人的脚下而是被西班牙人杀掉,这样的死法,恐怕他在生前尤其是在秘鲁的山谷里奋勇搏杀时是不会猜测到的。在他死后,来自西班牙本土的总督接管了秘鲁,并消灭了小阿尔马格罗的叛军。西班牙人恢复了这一地区的秩序并把她牢牢控制住,在这一地区实行着残暴的殖民统治。印第安人虽然不断的以新的印加王为首领发动起义,但都被西班牙人残酷的镇压下去。

image.png

  皮萨罗以他的胆略和勇气,凭借着西班牙人对于印第安人的各种优势,采用征服者们惯用的狡诈和残暴手段征服了印加帝国。对于印第安人来说,以皮萨罗为首的西班牙殖民者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奴役、剥削和疾病在之后的几个世纪里一直在折磨着他们。而对于西班牙人来讲,皮萨罗们为他们开辟了一片新的天地,机遇和金银正等着他们去取,整个西班牙也因为皮萨罗的征服而获得了财富和“荣耀”。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皮萨罗的征服极大的改变了这一地区的格局,他所创造的这种新格局,其影响一直延续至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