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也有一位刘皇叔李程,耍手段考上了状元

2018-08-13 10:09:39 首页

  唐德宗贞元十二年,新一科科举考试开始了。在这一科考生中,有不少有实力的考生,比如孟郊和崔护。

  孟郊就是写《游子吟》那位,《唐才子传》说,孟大诗人考中进士那年,“时年五十矣”,其实是在埋汰人家,老孟那年才45岁。老孟可能是真憋坏了,终于考上了进士,兴奋得跟疯子似的,还写下了那首著名的《登科后》——“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image.png

  崔护就是写《题都城南庄》那位,“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光凭这一首诗就足以名传千古。

  不过,这一科最特殊的一位考生,还要数李程。

  当然,李程同学本人倒没什么特殊的,但往上数七辈就很特殊了,因为这位七世祖不光生了李程这一支,还有一支包括李渊李世民李隆基……李程跟李世民他们是同一个祖宗,从李渊他爸那儿开始分开了。所以,李程也算是有皇家血统,虽然时间有点远,但至少比那位动不动就自称“大汉皇叔”的刘备皇帝近点。

  本科考试的主考官叫吕渭,时任礼部侍郎,是个很憨厚的老实人,人一憨厚,就很少考虑人际关系,于是就把皇上的本家李程给刷了下去。李程也很郁闷,因为他写的那篇《日五色赋》非常好,但因为别的题目差了点,就被淘汰了。

  那天,李程正在大街上散心,遇上了吏部考功员外郎杨于陵。杨于陵可是个机灵人,一看李程那副倒霉样儿,就知道他多半没考上,但杨于陵没揭他这个短,而是让他把那篇《日五色赋》写下来,带回了家,临走时也没忘了冲李程暧昧地一笑。

  回到家,杨于陵找出来前些年的卷子,可能是他以前也当过主考官,从里面挑了一份,把李程那篇《日五色赋》抄了上去。

  第二天,杨于陵来找吕渭,煞有介事地说:“老吕啊,你这次出的题目怎么跟以前重复了?”

image.png

  吕渭一惊,说:“不可能啊,以前的考题我都看了一遍,没有这个题目啊?”

  杨于陵从兜里掏出那份卷子,说:“不信你看看,题目也叫《日五色赋》。”

  吕渭接过来一看,大吃一惊,“怪了,出题的时候我还专门查了一遍,怎么没发现呢?”

  杨于陵安慰他说:“算了,考都考完了,也别难过了,你再看看这篇赋怎么样,要是在这科能排第几名?”

  吕渭仔细看了看,说:“写得非常好,足以当状元,不过看着挺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杨于陵说:“我也不瞒你了,其实这就是本科考生写的,你也别纠结了,就让这个人当状元吧!”

  吕渭被忽悠晕了,急道:“那怎么办?名次都已经写好了!”

  杨于陵说:“怕什么,再写一份不就行了?我来帮你!”说完,就给吕渭拿来了纸和笔。吕渭是个老实人,争不过他,只好又重新写了一份,把李程排在了第一。

image.png

  【李状元花絮】

  李程拿这个状元真是太不光彩了,明显欺负老实人嘛,不过,他被淘汰是因为别的题目,而这篇《日五色赋》水平确实不低,拿个状元也不是很难接受的事。

  李状元对这篇赋也很自豪,经常拿出来显摆,后来有一次,他听说长安又搞了一次“宏词科”的作文大赛,题目也叫《日五色赋》,心里有点发慌——万一有人写得比我好怎么办?我这辈子可是净靠这篇赋活着了!等考完后,李状元赶紧让下人去长安,把第一名的赋抄来,看看水平怎么样。

  下人回来后,李状元心里紧张得要命,哆哆嗦嗦地打开,都没敢正眼看,斜着眼看了前两句:“丽日辉煌,中含瑞光。”这下放心了,“哎呀妈呀,可把我吓坏了,后面都不用看了,光看这两句就知道肯定没我写得好。”

  下人心想,我好不容易才弄来,您好歹也多看几句啊!正想劝劝李状元,被旁边的管家瞪了一眼。

  李状元不光文章写得好,破案能力也堪称一流,在担任蓝田县县尉的时候,短短的时间内就把积压了十年的冤案都给审清了,被当地百姓奉若神明

  李状元还有一个很有名的外号,叫“八砖学士”,什么意思呢?那年冬天,翰林院的上班时间不按表,以太阳照到门口的第五块砖为准。但李状元这个人比较懒,每天都得太阳照到第八块砖的时候才晃悠悠地来了,于是同事们就给他起了这个外号。

  不过,唐朝人很讲究风度,李状元这种慢悠悠的风格,倒很受人们喜欢,认为他有宰相风度,临危不乱,而李状元也不负众望,最后真的做到了宰相。但宰相还不是他的最终目标,最后人家被封为检校司空、彭原郡公,比宰相的级别还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