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种家军是谁创建的?被历史淹没的种家军

2018-08-24 09:51:10 首页

  北宋将领种世衡,儿子种谔,孙子种师道所率领的军队,人称“种家军”。

blob.png

  北宋初年,西北边疆频频受到西夏国王元昊的军队的掠抢。西夏与与宋多次发生战争。百姓万分恐慌,不少人竞想迁居南山(秦岭)躲避。为抵御西夏,北宋王朝应种世衡要求在故宽州旧地延州(今陕西延安)东北200里处建起新城。种世衡就挑选精壮青年数千人,训练射骑本领,于是武功人善骑射出了名。夏人闻风不敢进犯,全县人民安居乐业。在种世衡的率领下,在较短的时间内西北边疆建起了一座抗击西夏的新屏障。为了表彰种世衡的功绩,朝廷命名这座新城叫青涧城。种世衡在任一改过去弊端,凡政令施行之前,必先慎重考虑,初步商讨确定后,再布告征求意见,度其完全可行后,才贯彻执行。由于他体察民情,关心百姓,威望甚高,后被调任环庆、麟延一带负责边防,屡建奇功,后提升为东染院使兼环庆路兵马钤辖。世衡善抚士卒,赏罚严明,军队所到之处,秋毫无犯,极得人心。 种世衡的军事指挥才干为当时总领西北军务的范仲淹所赏识。北宋边疆名将种世衡祖孙三代皆有将才,时号“种家军”。

  在《宋史》中,长安人种世衡创建的种家军,比杨家将的名气大,比杨家将的作用大,只不过杨家将走上了舞台,被渲染得出了彩,而种家军却走进了线装书,被文字湮没了。北宋统治的168年间,种家军英雄辈出:种世衡、种诂、种谔、种诊、种谊、种朴、种师道、种师中皆为将才。种家子弟五代从军,数十人战死沙场。

  铁马金戈、碧血黄沙,杨家将、种家军……时光倒流千年,北宋王朝战事连连,西北烟尘里,塞上马嘶中,15万种家军正与敌人交战。他们的最高将领都是长安人,血脉中澎湃着渭河激情,气质中显露出关中风骨。他们有的率孤军深入荒漠,中箭死在马背上,由战马负尸而还;有的皓首白须,60多岁仍在战场上拼杀。有宋一朝,种家军无数将士血染黄沙,可歌可泣。

blob.png

  一

  种家军的创建者种世衡死后,他的8个儿子皆在军中服役。人都说杨家将满门忠烈,七狼八虎出幽州,殊不知种家军更勇猛,种家一家数代保大宋。种世衡的第八子种谊,曾率种家军一部,自兰州渡河抗击西夏军,仗打得最漂亮,一举斩敌首六百,利利索索得胜回朝,后转任西京洛阳使。后来,敌兵又犯边关,朝廷再次调种谊部迎战,他立即从洛阳起兵奔赴前线。当他来到洮州(今甘肃临潭县)敌军阵前时,天色微明,漫天大雾。其部将建议雾气散尽后再进攻,种谊却说:“晨雾蔽野,数步不可辨物。吾军远来,敌军不知虚实,正可乘此一鼓而下也!”于是他走到阵前亲自击鼓,号令进攻,敌军果然撤退。

  后来,西夏军一部又转袭延州(今陕西延安),朝廷急命种谊驰援。结果,他的部队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敌军听说是种家军前来迎战,不战而溃,呼啦啦后退了三十里。延州百姓纷纷夸赞种谊:“得谊,胜精兵二十万!”史书记载:种谊倜傥有气节,喜读兵书,治军有方,一旦遇到敌军,只要他的命令一下,将士便冒死前进,每战必胜。种谊部在甘肃、陕北一带名气很大,战功卓著,为人称颂。

  种世衡第五子种谔,就是《水浒》中提到的那个“老种经略相公”,更是了不得,他与大哥种诂、二哥种诊各统一支劲旅,号称“三种”。种谔刚入仕途时,担任陕西清涧县知县。当时边陲诸县实行军政合一,他手中有兵马,就采取分化和诱抚相结合的策略,与西夏军周旋。当时绥州(今陕西绥德县)有西夏部落首领嵬名山,经常带人骚扰清涧县地界。可是,嵬名山的弟弟嵬夷山,却暗中请降于种谔。种谔答应了,他随即以嵬夷山的名义诱降嵬名山。他说:我愿意与你修好,已经为你准备了一只金盆,请你笑纳。也不管嵬名山愿不愿意,种谔就率军包围了嵬名山的大营。嵬名山不得已,带领1万多军民归顺宋朝。种谔未伤一兵一卒,仅用一只金盆作诱饵,就收复了陕北重镇绥州。时为公元1067年秋,种谔41岁。

  公元1081年秋,宋王朝集中五路兵马进攻西夏。这时种谔已为宋军大将。农历九月廿九日,他率兵出绥州进攻米脂,但初战不利,三日未下。西夏军又调动8万兵马前来驰援。敌众我寡,怎么办?种谔就在米脂城外无定河边埋下伏兵。敌至,四下里伏兵齐出,把西夏军截为两段,使之首尾不能相顾。结果,8万西夏军大败,米脂守将令介讹遇被俘。捷报传出,朝野震动,种谔之威名迅速传遍全国。《水浒》中描写:青面兽杨志当时正在种谔手下当差,后来他闯荡江湖,还每每以在“老种经略相公”手下干过而自豪,标榜“洒家”原本也是个军人,乃是三代将门之后、五令侯之孙,枪法是祖传云云。还有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和九纹龙史进,也是千里万里来投奔“老种经略相公”,足见种谔之威名。

  这次胜利,就是北宋有名的“米脂大捷”,极大地鼓舞了北宋军民的斗志。“米脂大捷”后,种谔奉命留守延州,从此固守陕北、抗击西夏,保边境安宁。延州百姓说:只要有“老种经略相公”在,我等无忧也!

  公元1083年,种谔病死在军中,时年56岁。指挥权由他的副手曲贵接掌后,宋军士气很低落,西夏军闻讯,又鼓噪前来,西北及西南的泸州形势顿时吃紧。不要紧,种谔儿侄辈的种师道、种师中、种朴等人已经成长起来,号称“小三种”,率领种家军浴血奋战。

blob.png

  二

  在种谔指挥的“米脂大捷”战斗中,种师道立下了战功,先当了几年地方官。公元1094年宋哲宗亲政,加强了军事进攻,对西夏的态度强硬起来,更加重用种家军了。种师道在这一年被朝廷调回前线。公元1098年冬,种师道率部与西夏军激战,俘虏敌军3000人并牛、羊10万多只,喜气洋洋返回京师汴梁,献俘于宣德门,并向哲宗汇报战况。

  此次胜利,是宋军作战中少见的进攻性胜利,夺取了战略要冲,军事形势发生变化,宋军转入战略进攻阶段,西夏则被迫求和。

  此后,种师道累迁至朝散郎,被擢升为朝奉大夫。哲宗死,徽宗继位。徽宗对开疆拓土十分热衷,但种师道并不主张妄战。可是宦官童贯想讨好皇上,命令内地各路弓箭手备战。徽宗虽然好大喜功,但对童贯不太放心,于是向种师道咨询。种师道还是主张稳妥行事。徽宗觉得种师道说话实在,于是特赐金带将军服。童贯见了很不高兴。

  皇帝却很高兴,认为种师道是国之栋梁,有他在就不怕无人领兵,于是频频提拔他。公元1115年夏,种师道奉命统帅陕西、河东等七路兵马共10万大军奔赴东线战场,朝廷命令其10日内必须获胜。北宋大军对西夏军发起猛攻。可宋军一些将领懈怠,一裨将竟坐在胡床上督战,种师道立斩此人,陈尸于军帐前,诸将受到震慑,奋力拼杀,仅8天就击溃西夏军。徽宗得捷报后大喜,晋升种师道为侍卫亲军马军副都指挥使,并赏赐了不少钱物。

  公元1118年,师道奉命重修被西夏毁坏的靖夏城。正当宋军进行修筑时,西夏大军突然来犯,并占据了葫芦河岸边的有利地形。种师道不慌不忙列阵于河滩,作出一副正面决战的架势,暗中派几支人马出横岭,绕到西夏军的背后,前后夹击,夏军大溃,宋军斩敌首五千,缴获骆驼、牛、马以万计。

  种师道和他的种家军,忠于宋廷,保家卫国,不但和西夏军作战,还与后来入侵的金兵作战。公元1126年初春,金兵不宣而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京师汴梁。宋徽宗兵临城下,慌了手脚,在童贯等人的簇拥下急忙逃命。继承皇位的宋钦宗改元靖康,在一片人喊马嘶中,等待着各路勤王部队的到来。

  种师道率西路军日夜兼程往东赶来,当行至西京洛阳时,他得知金兵已临汴梁城下。他的幕僚建议:“金兵来势凶猛,我部可暂驻汜水(今巩义东),以保万全。”种师道说:“若我军驻扎汜水,正暴露我军兵寡,此时只有勇往直前,让金兵难料虚实。再者,京城得知援兵将至,将会士气大振,我部岂能忧敌?!现在不但要继续进军,还要大造舆论,让敌人闻之丧胆!”于是将士们沿途散发揭榜(传单),百姓纷纷相告:“种师道率兵百万而来!”大军直抵汴梁城西。

  金兵见西路大军由种师道率领,如潮水一般涌来,赶紧北撤,不敢妄动。

  这时,宋钦宗得见种家军,如见了救星一般,赶紧犒劳将士,并问计于种师道。种师道回答:“金人孤军深入,并不可怕,可缓图之。”钦宗胆怯,小声对种师道说:“朕看还是向金人妥协为好。”种师道很吃惊,他知道皇上说的“妥协”,其实就是投降。在这一危急关头,钦宗还是委任种师道做了保卫京城的总指挥。

  此时,北宋各路大军陆续抵达京师,一共集结了20万名士兵,只有种师道的弟弟种师中,由于在山西率部作战而未到达。面对有利形势,头脑发热的宋钦宗又来了劲儿,作出了“夜袭金营、生擒敌酋”的草率决定。可笑的是,这样的军事机密居然在实施前就被泄漏。结果,由姚平仲率领的宋军星夜前去突袭时,被严阵以待的金军击溃,败得很惨。无奈,钦宗被迫答应把太原割让给金。

  割地诏书递至太原城,太原军民拒绝了这份屈辱的圣旨,与金兵展开血战。太原保卫战打响后,种家军的另一支劲旅由种师中带领,从外围北上来解太原之围,并很快到达离太原二十里的石桥。就在此时,重臣许翰误听谍报,作出了金兵将要全线撤退的判断,多次催促种师中进军,甚至责备他手握重兵却逗留观望。种师中被迫留下辎重粮草,轻装进发。由于一路上没有遇到金军抵抗,这员久经沙场的大将真以为金兵全线撤退了,岂料迎来的却是金军主力。宋军仓猝应战,只能苦苦支撑。当种师中部被迫撤退到熊岭时,再次遭到金兵重兵合围,军粮短缺,全军溃散。可怜这位种家军的将领,身上伤痕累累,身边仅剩百余将士,但他仍然顽强拼杀,最终在今山西榆次被敌斩杀.

blob.png

  

  种师道听到弟弟战死和太原沦陷的消息,悲愤交加。可大敌当前,宋廷还在为“战”还是“和”争论不休。本来此时京师已经解围,主战派的李纲、种师道认为可以扭转战局,就对钦宗和宰相李邦彦说:“此前袭击金营虽败,还可再袭,这次出其不意,金兵定然难防。”可钦宗心事重重,默默不语。李邦彦坚决反战,主张议和,并撺掇钦宗解除了李纲的职权。

  宋钦宗和李邦彦的投降之举让京师军民无比愤怒,大家云集齐呼:“我们要李纲,要种大人,不要李邦彦!”钦宗被迫恢复了李纲的职务。一文一武两位大臣,看到京师军民如此信任自己,都感动得掉了泪。

  金兵北撤,种师道建议朝廷乘胜追击,趁着金兵慌乱渡黄河时给予聚歼。可钦宗担心再惹战事,不但不听他的意见,反而再次收缴了他的帅印。钦宗认为,种师中已战败被杀,种家军已经不行了,竟说:“师道年迈,将以何用?”由于大臣们的激烈反对,钦宗才没有彻底罢免种师道,又把他派往前线抵御金兵。

  种师道以社稷安危为重,不顾年迈体弱走马上任。行前,他上书钦宗,请朝廷调遣关中、河北、河东各路兵马,集结优势兵力沿着沧(今河北沧州)、卫(今河南濮阳)、孟(今河南孟州)、滑(今河南偃师)一线设防,以防金兵。可是,满朝大臣也和钦宗的想法一样,都以为金兵已退,何必再兴师动众,所以,钦宗又未采纳这条建议。他哪里知道,金兵佯装撤退,正是为了大举进攻!可怜种师道又被钦宗召回东京。他一路风尘,心情沉重,受了风寒,身染重病,回京不久便去世了,享年76岁。时为公元1126年10月29日。

  长安英雄泪,滴落汴梁城!

  种师道去世后一个月,金人再渡黄河南下。当年11月末,京师沦陷,西京洛阳也陷落了。北宋朝廷乱作一团。当了俘虏的钦宗非常后悔,说:“不听种将军的话,才落得如此可悲下场。”

  史载:汴梁城破之后,金兵将领入城,很想拜见一下种师道,惜乎种师道已死,便找到种师道的侄子种洌,对种洌说:“我们过去曾在阵前见过你伯父,真是一位好将军啊!如能采纳他的意见,宋朝不会败得这样惨。现在宋朝应该知道种将军是个忠义之人了吧。”宋朝的被俘官员听了,皆仰天长叹。

  后来,种洌护送伯父的灵柩西归,在路上遇到了强盗。强盗得知是种师道的灵柩,连忙跪拜,不但没有打劫,反而送给种洌银两,要他好好安葬老将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