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名将种世衡的用计之道 反间计计平西夏

2018-08-24 10:24:54 首页

  种世衡,字仲平,北宋仁宗时期杰出的戍边名将,因为治军严格、赏罚严明而受到负责西北防务的重臣范仲淹的特别提拔,由此开始成为威震一方的重要将领。种家此后能人辈出,将星闪耀,与种世衡的开山之力有很大关系。史书记载种世衡善用奇计,谋略过人。在与西夏野利兄弟的抗争中,他就施展过一出巧妙的离间计,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blob.png

  一

  宋仁宗宝元初年,也就是公元1038年,本被宋君赐姓赵李元昊,不服大宋的管制,成立大夏国,并自封为国君。赵宋虽对李元昊叛变有所准备,但还是来不及布防,致使边境守备不足,只有种世衡率领本部人马在延州(今陕西延安)一带布置防线,抵御李元昊的进攻。

  为了做好防御,种世衡在距延州东北两百里的宽州修筑青涧城。城建好之后,宋廷即任命其为青涧城知事,负责对西夏的防务。其时,李元昊手下有两员得力干将,一个叫野利旺荣,另一个叫野利遇乞,富有谋略,是李元昊的主要羽翼。此二人实为兄弟,旺荣称“野利王”,遇乞称“天都王”,分别握有兵权,他们的军队也素以骁勇善战著称,让宋兵心惊胆战。李元昊在对宋军的三川口、好水川两次战役中成功击败宋军,就是因为采纳了这兄弟俩“诱敌深入”、“设伏以待”的计谋。故此,种世衡一直希望找个机会除掉他们。种世衡曾先后派人行刺,但都因为对手戒备森严,皆无功而返。他又曾设想派人前去诱降,却遭到他们的严词拒绝。种世衡一时间束手无策。

  在同种世衡交手的过程中,旺荣、遇乞深知种世衡也是一位足智多谋的名将,故而派出间谍前去诈降,并伺机窥探宋军虚实。这令种世衡灵机一动,忽然找到了除掉野利兄弟的办法,这就是用反间计除掉这野利兄弟。

  种世衡对野利旺荣派来的间谍给予优厚待遇,“出入骑从甚宠”(《宋稗类钞》卷一),一面佯装不知他们的行间目的,每天好吃好喝供着,一面积极寻找着可以执行这次反间任务的人选。

  种世衡经过耐心寻找,终于物色到一个合适人选。此人名叫法崧,本名王嵩,本地人氏。法崧原本为行伍出身,身材魁梧且精于骑射。他曾多次往来于夏、宋之间,与党项部族中人多有交往,又熟知西夏的山川道路。后来落魄潦倒,看破红尘,于是在紫寺出家为僧,法名法崧,又有人称其为王和尚。种世衡得知法崧是个侠肝义胆的义士,便暗中观察,多方考验。发现果然名不虚传之后,便派人把他请到军中。种世衡对法崧优待有加,非常器重,甚至将其当作亲生儿子对待。他还说服法崧还俗从军,举荐他做了小官。法崧的许多坏毛病,诸如喝酒、赌钱、嫖妓、打架等,种世衡看在眼里,却少加约束,而且还经常提供金钱,任其挥霍。与此同时,种世衡还设法将法崧的家里安顿妥当。这一切都让法崧十分感激,一直有知恩图报的念头。

  法崧在种世衡的营中一直过得非常滋润。没想到突然有一天,种世衡对法崧翻脸了。他愤怒地招来法崧,厉声呵斥道:“我一直对你不薄,你居然暗中与西夏勾结,让人失望,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法崧非常惊讶,正想申辩,种世衡已经下令左右将法崧五花大绑地捆起来。法崧大呼冤枉,种世衡说:“我手里握有你私通西夏的证据,你还是赶快招供吧!”法崧说:“我法崧是个讲义气的汉子,您一定是听信了小人的谗言,才会对我产生误会。”种世衡不予理睬,甚至吩咐大刑伺候,对法崧严刑拷打数十日。

blob.png

  法崧虽然被打得皮开肉绽,但对种世衡一直没有怨言。在狱中,法崧对狱吏说:“我一直对种公忠心耿耿,绝对没有二心。我王和尚是个堂堂的汉子,绝对不会背叛恩公,做出下贱事情。就算现在让我赴死,我也不会对恩公有任何怨言。”当狱吏把这些话传给种世衡后,种世衡丝毫不为所动,一直把法崧关押在大牢之中,并不时提审拷打。

  就这样一直过了半年之久,法崧经过了无数次的严刑拷打,仍然对种世衡毫无怨言,忠贞不二。就连野利旺荣派到宋军大营的奸细,都知道了种世衡手下有一位名叫法崧的奸细被收审关押,故此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在他们看来,到宋营卧底半年而寸功未立,是一件非常羞愧的事情,如果将种世衡大营藏有奸细的情况报告给西夏,一定可以邀功求赏。

  终于有一天,种世衡感到时机成熟了,突然把法崧秘密押送到密室。在密室中,种世衡亲手为法崧松绑,然后对法崧一一说明事情真相。他对法崧说:“你根本没有什么罪过。我把你关起来严刑拷打,本是想试探一下你的忠贞和毅力。我曾经设想希望通过反间计除掉野利旺荣,这需要一名勇士才行。经过这段时间的考验,我发现你确实是一名忠贞的勇士,所以想派你前往敌营,赋予你一个非常特别的任务,不知道你肯不肯答应?”法崧明白了事情的前后经过和种世衡的良苦用心,不禁百感交集,立即眼含热泪点头答应。种世衡说:“这次行间任务非比寻常,你一定要严格注意保密。否则,不但完成不了行间任务,你自己的安全也将很成问题。而且,可能你要经受比现在更大的痛苦,对此你必须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法崧再次认真地点头。

  种世衡于是亲自起草一封书信,收信人即为野利旺荣。信中,种世衡这样写道:“您派来的几个人我都已经安顿得很好。他们送到的重要情报我也已经收到。我非常明白您派他们来这里的用意。鉴于您对宋廷的贡献,我已上报朝廷,任命您为夏州节度使,每月俸禄为一百緡。眼下,任命书已经到了,盼望您早日归附,早日赴命。现在特意赠送您一幅画着龟的画,一颗枣子,希望您能明白其中早归的寓意,早日归附宋廷。”枣,谐音早,龟,谐音归。种世衡附上这两件东西,是为了让书信更具真实性。

  书信写好之后,法崧用蜡将其密封,藏在衣服里面,并用针线密密麻麻地缝起来,非常隐蔽,难以察觉。种世衡告诉法崧:“枣子和画可以直接交给野利旺荣,但是千万不能泄露另有一封书信。无论他们怎么严刑拷打,你都需要挺住。直到面对李元昊,而且是到了斩杀你的时候,你才能说出有关书信的事情。这时候,你要说这一句话:‘我辜负了将军的恩德,无法完成这件大事了。’然后,你就可以把书信供出来了。”

  法崧将种世衡的嘱托一一牢记在心,然后就携带着密信以及一幅画、一颗枣,悄悄上路了。

blob.png

  二

  法崧一进入夏境,就被西夏的巡逻兵捕获。被抓之后,法崧坚持要见野利旺荣,说是有要事呈报,巡逻兵只得将其带到野利旺荣帐下。

  见到野利旺荣后,法崧拿出枣和画,呈送了上去。野利旺荣得到一颗枣和一幅画着龟的图画之后,感到莫名其妙。法崧转达了种世衡对他的问候,然后对野利旺荣说:“朝廷知道你有降宋之心,立刻降旨封你为夏州节度使,每月有丰厚的俸禄。现在朝廷的信使和给你的官职凭信已到,请立即按原定计划速速行动。”野利旺荣这才明白法崧带来的枣、龟信物的寓意,感到受了极大的侮辱。他在气愤之余,也非常害怕。野利旺荣猜测一定还有书信,便向法崧索取。法崧故意看了看野利旺荣的左右,然后说道:“种将军只让我把这些东西交给您,并没有让我带来什么书信。”野利旺荣见此情形,不敢隐匿。他将画幅重新封好,立刻快马报告李元昊,准备将法崧就地处死。

  就在这时,野利旺荣派出的奸细送回情报说,种世衡手下有个叫法崧的人,很可能是我们派出的间谍。这其实是种世衡故意放松警惕,让他们传递回去的一份假情报。野利旺荣不知是计,更害怕其中有什么别的隐情。得到自己亲手安插的奸细的报告后,便不敢再有丝毫怠慢,赶紧将法崧和画一起送给李元昊处置,希望以此证明自己的清白。

  在看到法崧和画之后,李元昊感觉这事非常蹊跷。在野利兄弟势力渐渐坐大之后,李元昊常常为此感到担忧。他深深知道,这兄弟二人手中握有重兵,一旦谋反的话,将会对自己造成致命打击。故此,李元昊对野利兄弟一方面善加利用,一方面却时时警惕,不能完全排除疑忌。所以,这对君臣关系就显得非常微妙。当野利旺荣送来这个自称是联络员的和尚之后,李元昊更是不敢怠慢,想极力从中找出一个答案出来。

  李元昊下令将法崧囚禁于大牢之中严加看管,等候自己传令。一个和尚赶这么远的路过来,就是为了给野利旺荣送点小礼物?李元昊怎么想也不敢相信。他再三追问法崧的真实意图,却得不到满意的回答,于是对其施以酷刑,但是法崧仍然拒绝招供。这样子过了很多天,刑罚越来越重,法崧丝毫没有松口的迹象。李元昊最关心的其实就是宋廷那边有没有传递书信给野利旺荣,从而找到野利兄弟通敌的证据,但是法崧对此一直予以坚决否认。面对奄奄一息的法崧,李元昊感到非常无奈,同时又非常不甘心。

  又过了些日子,李元昊彻底失去了耐心。他派人将法崧秘密带到宫里,严厉地对他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如果再不说出实话,我就立即处死你!”法崧仍然不肯说出信函的下落。李元昊只得下令将他拉出去斩首。就在这时候,他忽听到法崧大声呼喊说:“法崧死不足惜,只是没有完成将军托付的大事,辜负了将军,真对不起将军了!”李元昊急忙下令押回法崧。法崧这才把缝在衣襟中的书信供出。李元昊看到写给野利旺荣的书信,再联系画和枣的含义,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不能不对野利旺荣产生怀疑和猜忌之心。但是,李元昊毕竟老练,一阵冲动之后,他又冷静下来。为了验明真伪,李元昊决定暗中派遣心腹将领假扮野利旺荣的使者求见种世衡,以进一步打探虚实。

  种世衡不能确定使者身份。他怀疑使者并非野利旺荣所派来,所以没有立即召见他,只是派人每天到驿馆去问候使者起居,拉拉家常,说说闲话。种世衡发现,当谈到李元昊驻地兴庆府地区时,这使者便能对答如流,但是一谈到野利旺荣驻地情况时,他就张口结舌答不上来。种世衡据此猜测,此人应当是李元昊派来的间谍。于是,他又不动声色地找来此前抓捕的几名李元昊的奸细暗中辨认,终于确定使者为李元昊的心腹将领。种世衡这才明白法崧的行间已经获得成功,便将计就计,故意在使者面前痛骂李元昊,盛赞野利旺荣降服宋廷、弃暗投明的义举,并给使者赠送了很多贵重的礼物。临行前,种世衡还亲自为使者饯行,对他说:“请带话给你的主人,要他速速决断,千万不要再犹豫了。”使者回到西夏之后,立即将上述情况如实报告李元昊。李元昊勃然大怒,立刻剥夺了野利旺荣的兵权,并以反叛罪处死了野利旺荣。

blob.png

  三

  在除掉野利旺荣之后,种世衡又继续使用离间计把野利遇乞除掉。他在得知野利旺荣死后,故意在边境举行祭祀活动。种世衡命令手下将祭文写在木板上,祭文中大力表彰野利兄弟弃暗投明、“归顺”宋廷的举动。至于这祭文,种世衡故意不全部烧掉,而是留下一些,等着西夏的奸细前来收集。

  西夏的奸细得到这祭文后赶紧送交李元昊。李元昊本来就对野利旺荣产生猜忌,见到这些伪造的祭文之后更相信他的反叛完全属实。而且,在功劳显赫的哥哥旺荣冤死之后,遇乞自然会愤愤不平情绪激烈一阵子,这也让李元昊很容易产生猜疑他们兄弟同心,是准备一起谋反的。带着这种猜疑,李元昊很容易就中了种世衡的反间计,立即又将野利遇乞处死。

  野利兄弟相继被杀,宋廷自此少了两个劲敌。李元昊冤杀功臣,西夏国内哗然,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团结一心,国力也自此大大削弱,宋朝边境所面临的威胁也随之解除。

  在成功除掉李元昊手下猛将之后,冒险赴敌营行间的英雄法崧,便成为种世衡的牵挂。法崧是死是活,如何解救出法崧呢,种世衡一直想不出有效办法。没想到就在这时候,法崧竟然被李元昊释放出来了。

  原来,李元昊在除掉野利兄弟之后,一直害怕国内有人指责他无故错杀有功之臣,干脆再次栽赃野利家族。他即刻废掉野利旺荣的妹妹——一位已经失宠多时的皇后,然后散布舆论说,野利兄弟对自己的妹妹被废黜怀恨在心,进而存心谋反,幸亏被自己及时发现。这样,李元昊以谋反罪除掉野利兄弟就有了正当理由。而法崧不但和野利兄弟的谋反无关,而且举报有功,所以李元昊不但释放了他,还“礼之甚厚”(《宋史·种世衡列传》)。就这样,法崧竟奇迹般地获得生还。此后李元昊请降的时候,还利用法崧作为联络的使者。这之后,法崧又重新改名为王嵩,受到加官晋爵。

  法崧行间功劳获得承认,应当感谢当朝的枢密使庞籍。庞籍在种世衡死后,对种世衡功劳有所漠视,这引起种氏后代的抗议。但庞籍倒是能对法崧这次冒险行间的贡献,有着充分的认识。在庞籍看来,西夏与宋朝重新结好,是因为种世衡使用了奇计,派遣法崧冒着艰险“间其君臣”(《宋史·种世衡列传》)。法崧经受严刑拷打而不背叛,并立下奇功,因此庞籍上报朝廷,请求给其封赏。依靠庞籍的表彰,法崧冒死行间的义举,进一步为人熟知。

  据史书记载,种世衡一贯善用奇计。这出套取敌情、铲除敌将的“苦肉计”,该是最值得人们称道。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