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井隆生平事迹 中国军事法庭处以死刑的第二个日本高级将领

2018-08-24 16:16:50 首页

  何梅协定

  事态背景

  1934年8月,酒井隆调任日本天津驻屯军参谋长。上任后,酒井隆积极参与策划了侵略中国华北的种种阴谋活动。酒井隆一手炮制了“河北事件”,企图达到“不战而取华北”的目的。“河北事件”主要指两件事:一是天津日租界两名汉奸报人被杀风波,一是日军围剿抗日武装的“孙永勤事件”。

blob.png

  1935年5月2日深夜,天津《国权报》的汉奸社长胡恩溥,在日租界北洋饭店遭枪击,胡身中4弹,被送往医院抢救,于次日早晨毙命。5月3日凌晨4时左右,另一个汉奸《振报》社长白逾桓也在日租界自己私宅内被枪杀。这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胡、白被杀案。他伙同关东军驻山海关特务机关长仪峨诚也、日本驻华公使馆副武官高桥坦密商后,准备利用这一机会贯彻日本侵略华北的既定方针。

  图谋不轨

  1935年5月25日,酒井隆给参谋本部发电宣称:“关于在天津租界内发生的暗杀白逾桓、胡恩溥事件,经调查结果,终于判明系蒋介石系统所策动”,“白逾桓系我军机关报的社长,属于我军的使用人员,依据条约,应受到保护。然而在中国官宪的指示下,不断发生此类恐怖事件,至为遗憾”。并提出:“我方为了自卫之需要,将来不经警告随时采取认为适当之行动,并声明由此发生的不幸事件概不负责。”

  酒井隆的用心很明显,就是打算借胡、白被杀案,乘机扩大事端,然后以日军武力为后盾,在华北攫取更多的权益。正当中日双方为胡、白被杀案紧张交涉之际,5月17日,又发生了所谓抗日武装孙永勤部进入非武装区,得到国民党遵化县县长庇护和援助的事件。

  5月29日,酒井隆按照梅津美治郎的命令,发表通告,宣称由于上述事件,“日军不仅有必要再次越过长城线,而且实际上北平、天津两地,也有必要包括在停战地区内”。同一天,酒井隆和高桥坦还面见了何应钦,威胁说:“今后如再发生如此行为,日本军将采取自卫行动。” 6月7日,日本内阁批准了《华北交涉问题处理纲要》,此《纲要》确定了日本方面的要求,主要是中国政府从平津地区撤退宪兵第三团、北平军分会政训所、国民党党部等机构,解散抗日团体。6月8日,酒井隆在天津主持召开由关东军参谋和驻山海关、北平、天津等地的日本领事馆武官参加的协商会议,讨论《华北交涉问题处理纲要》。在会上,酒井隆提出了一个“以武力为后盾,采取强硬态度”的方针,准备以武力相逼,以达到侵占平津一带军事要地的目的。

blob.png

  与此同时,日本关东军6月7日命令一支步兵进入山海关、古北口一线,并在锦州集结一部空军力量待命。6月9日,日本海军从旅顺派遣两艘驱逐舰到天津大沽口,在事实上做出一副准备用武力解决的威胁架势,不断向国民党政府施压。

  条约签定

  国民政府不想与日方发生冲突,因而不断妥协退让,最终决定接受日方的要求。1935年6月10日,国民党政府代表何应钦按国民党中央的训令,全部承诺了日方要求。但日方并未就此罢休,酒井隆与高桥坦一再催促何应钦签订书面协定,于是何应钦最后以给天津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复信的方式,在送来的“备忘录”上签了字,表示愿意接受日方的各项要求:“6月9日酒井隆参谋长所提各事项均承诺之,并自主地期其遂行。特此通知。”这就是酒井隆炮制的《何梅协定》,这份协定使中国军队从华北撤出,而日军则不费一枪一弹侵占了中国平津一带的军事要地。

  蒙疆自治

  1937年3月,酒井隆被任命为日军第十四师团步兵第二十八旅团旅团长,同时晋升为少将。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军展开全面侵华战争,酒井隆又获得了在战场上作威作福的机会。8月,为了便于指挥作战,酒井隆所部被编入华北方面军序列,向北平及其以南地区进犯。次年5月8日,酒井率部侵入山东济宁地区,并控制了黄河渡口。11日,攻占郓城。尔后,酒井隆命令旅团主力从金乡方向南下,一路烧杀抢掠,相继占领了考城、内黄、开封、中牟等地。

  1938年6月至1940年6月,酒井隆先后担任日本驻张家口特务机关长、日本内阁“兴亚院”驻蒙疆联络部长官、驻蒙军军附等职。这期间,酒井隆一面大力收集内蒙、察哈尔、绥远、山西等地的军事、政治、经济各种情报,另一面,大搞经济侵略,策划成立了“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和“北支那开发株式会社”、“蒙疆电业株式会社”、“蒙疆电气通信设备株式会社”、“国际运输公司”、“东亚烟草公司”、“蒙疆造纸公司”、“蒙疆不动产株式会社”、“蒙疆兴亚株式会社”等经济机构,垄断内蒙、山西和张家口地区的煤炭、金融、石油、电力、盐、畜产品、粮食、烟草、水泥、木材等重要行业,把掠夺的资源不断输送回国,通过这种掠夺和剥削的方式,来支持日本不断扩大侵华战争。

blob.png

  酒井隆教唆满蒙一些王公贵族向中国军队发起进攻,并承诺如果他们被中国军队击败,便调遣“大日本皇军”为他们报仇,如果食言,“将来叫我被支那军事法庭枪毙!”结果满蒙军队在包头,五原一带被傅作义所部打得落花流水,而酒井隆并未调遣日军为他们“报仇”。

  攻占香港

  1941年11月6日,酒井隆被任命为驻广州省的日本第二十三军司令官。赴任后,酒井隆接到大本营的密令,令其指挥所属部队做好协同海军迅速攻占九龙半岛及香港岛的准备。酒井隆接到命令后,开始调遣部队,准备进攻中国香港。

  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当日,酒井隆接到进攻中国香港的命令,早已准备妥当的酒井,立即派日军航空队消灭毫无作战准备的驻港英国空军部队,取得制空权。同时,派步兵占领广州沙面岛的英租界。随后,酒井隆命令所属第三十八师团(师団长、佐野忠义中将)在空军的配合下,进攻九龙半岛,并于12月13日占领九龙半岛。在对固守香港岛的英军两次劝降未果后,18日夜,酒井隆指挥日军在香港岛强行登陆。12月18日夜,酒井隆指挥日军向香港的码头进行猛烈炮击,开辟登陆场。在炮火的掩护下,日军三个联队近一万名士兵,乘船强渡九龙湾,在香港登陆。日军登陆后,按酒井的命令,先集中火力拿下山顶水库。因为香港本岛无淡水,山顶水库是全岛饮用水的主要来源,控制了它,香港市区的储水量连两天都无法撑下来,他想借此迫使香港守军迅速投降。

blob.png

  在进攻香港山顶水库的同时,酒井隆还指挥另一路日军攻击香港的电厂。防守电厂的是轻伤兵和主要由商人组成的志愿队。虽然他们中的许多人不是职业军人,但战斗得非常勇敢。他们全力抗击,毫不退缩,最后直到全部壮烈牺牲,电厂才被攻陷。

  在占领了水库和电厂后,酒井隆继续指挥日军进攻坚守在维多利亚湾的英军,英军顽强抵抗了两天后,弹尽粮绝。12月25日,日本在战死683人、负伤1413人后迫使英国在香港旅和加拿大旅和义勇军共1.2万人投降。

  战后伏法

  1945年11月6日,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了“战争罪犯处理委员会”。 酒井隆是“战争罪犯处理委员会”成立后,被公布的第四批第29名战争罪犯。 面对检察官的指控,开始酒井隆拒不承认自己所犯的罪行,他把这些罪行都说成是部下所为,与他无关,他只是“实属督查不严”而已,想通过这样的狡辩来推脱罪责。8月20日,南京军事法庭对酒井隆进行第二次审判。8月27日,军事法庭依据确凿证据判处战犯酒井隆死刑。判决书副本抄英国以供在伦敦展览。据传当初签署《何梅协定》的时候,酒井隆负责端茶,没有想到端完茶,就拔出刀架在何应钦的脖子上面,命令何应钦立即签字。抗战胜利后,何应钦当然没忘这件事情,找他算账。

blob.png

  1946年9月13日15时,酒井隆被绑赴南京雨花台刑场执行枪决。执行后,南京军事法庭正式通知“日军善后联络部”。15日,中国军方与日军在华高级将领一同,将酒井隆尸体埋葬在南京雨花台地区。这个生性残虐的法西斯军官就这样结束了他的一生。他是被中国军事法庭处以死刑的第二个日本高级将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