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三大参谋——濑岛龙三,战后被苏联放过日本,活到了95

2018-08-27 11:51:20 首页

  罪大恶极的昭和三大参谋之濑岛龙三

blob.png

  要说这个濑岛龙三更加让人气愤,一个标准的战犯居然在战后活的滋润无比,居然做了日本知名的商人以及政府高级顾问,95岁才死。

  濑岛龙三在二战时是日军大本营作战参谋,陆军士官学校第44期毕业。陆军大学校51期第一名毕业。看来也是个会读书的料。

  按照资历濑岛龙三比石原莞尔(陆大30期)和辻政信(陆大43期军刀组第三名)都要晚一些,因为那时候的日军已经在走下坡路,而且一泻千里。不过他所做的事不比他的两个前辈要逊色。这主要是他和两位前辈一样都胆大妄为,而且俨然以参谋本部总长自居,什么事都敢做,什么命令都敢下。

  要说濑岛龙三就必须先说一下一个著名的战役:英帕尔战役。

  那时候的日本陆军除了装备落后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之外,还有两点致命伤。一是忽视情报,二是忽视兵站。

  提到兵站,当时日军流行一句话:辎重兵如果算兵,蜻蜓也能算鹰。也就是说后勤兵不是兵,而兵站参谋不是参谋。居于这个理由日军所到之处部队一定是自己解决给养,参谋本部就是一个既定方针“现地调达”。这样到处“三光政策”也就不奇怪了。可是他们忽略了一点,如果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如何烧杀抢掠呢?这与美军不论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先修建机场和公路,甚至连可乐也要事无巨细的计算清楚相比差距不仅仅是个时间问题,而根本在意识之中。

blob.png

  在日军的《帝国资源方针》里这样写道:帝国资源圈以日本,满洲,支那以及西南太平洋为轴心,同时把澳大利亚和印度作为资源补给国!

  一句话说破,日本根本打不起那么大的仗,只能打一路抢一路。抢不到了就只有等着饿死,病死。

  而对于情报的分析工作更是一塌糊涂,后面我们会细致都说。

  话说这个英帕尔战役(又称第21号作战)主要目的是为了通过缅甸而针对印度的战役。最初提出这一作战思想是参谋本部和南方总军提出的,可是后来遇到个疯子牟田口廉中将,时任第15军司令官。在他的贯彻执行下,英帕尔战役成为日军二战史最为痛心疾首的失败之一!这是东条等一帮疯子又一次的疯狂举动。

  起初15军的几个主将都反对这个作战计划,认为无法完成。辎重兵出身15军参谋长小畑英良少将(陆大31期,辎重兵做到将军的人物在日军罕见)熟悉部队补给,知道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坚决反对。结果被久野村桃少将(陆大37期)所替代。这样15军再也没有反对的声音。

  结果英帕尔战役在参谋总长杉山元和寺内寿一元帅(南方总军司令官)的指令下正式下达作战命令。

  15军一共有三个师团。搞笑的是三个师团相互都有老过节,彼此不搭调。

  第15师团长山内正文(陆大36期)与牟田口廉中将合不来,加上部队因为参加这次战役从武汉调来,坐船到了泰国,结果没有可供部队行军的公路,一路走来用了3个月。牟田口廉中将说山内正文是个胆小鬼。第33师团长柳田园三(陆大34军刀组)情报参谋出身,对此战役本来就反对。看到小畑英良的下场也就闭了嘴,心里却自有主张。再看第31师团长佐藤幸德(陆大33期)倒是和牟田口廉一路货色,可是这家伙是皇道派的中坚,早年就和牟田口廉这个统治派中坚水火不容。其实也就是这个第31师团长佐藤幸德造了一次日本陆军史上最大的反:率整个师团抗命!

  于是乎就这么个班子开始了被称为“日军陆军史上最大的愚战恶斗”!

blob.png

  这边印缅边境的司令官蒙巴顿勋爵早就陈兵近10万等着呢,不过他没有想到日军会送这么大的礼物来,足足8万多狼狈不堪的日军以及装备。起初不过是几千人的日本支队罢了。

  英帕尔战役其实是一个遭遇战。日军的局部战斗力并不弱,可是因为道路不通,重装备都上不来。就只好用人肉战术,杀开一条血路。就这样日军的重武器,弹药,给养相继出现问题。佐藤率军撤退理由就是:60天内没有得到一颗粮食,一颗子弹的补充!而第33师团长柳田园三也因怯战而被取消指挥权。第15师团长山内正文的部队一直不到位也被撤职。

  部队伤亡惨重,士气低落,但是东条一句:谁说皇军不能取胜?硬是让牟田口廉战斗到最后一人。可是不久牟田口廉终于抵不住缺乏给养的困难提出休战获得南方总军许可。于此,第15军86500人战损80%,除阵亡20000人以外全部是饿死或伤病致死。

  话说到这里我们就要提到这篇文章的主角濑岛龙三了。貌似英帕尔战役和这位军刀组参谋没有一毛钱关系。其实不然,就是因为他而导致日军几万人的惨死!

  在1939年濑岛龙三赴中国东北担任关东军第四师团参谋。同年担任第5军参谋(该军团司令官为土肥原贤二)。不久又担任大本营陆军部幕僚并成为关东军参谋本部部员。第二年(1940年),为关东军针对苏联的挑衅军事演习的“关东军特殊演习(关特演)”规划作战方案。

blob.png

  1941年7月,任大本营陆军部第一部第二课作战班班长助理。同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濑岛龙三作为作战参谋几乎指挥了陆军的全部战斗。指挥的主要战斗有:马来岛登陆战,M作战,瓜达卡纳尔撤退战,新几内亚战役,英帕尔战役,台湾冲航空战,捷一号作战,菊水作战,对苏防御战等。1945年2月25日,又兼任联合舰队参谋,最终军衔为陆军中佐。怎么样?牛不牛,小小参谋可以做的事不简单吧?

  不过这里我们要说清楚英帕尔战役和这位军刀组参谋还要提到一个人,同是参谋的煀龙三大尉(陆大56期)。不过这个煀龙三是个情报参谋,善于情报分析。是当时日军中为数不多敢说实话的人。也正因为他的情报分析总得出和上司相悖的结果而导致没有人喜欢他。那时的皇军精英是不喜欢也不可以说不行的,而这位情报参谋就是喜欢就事论事的总说不行。

  首先马里亚纳战役被参谋们谎报为胜利,接着台湾近海空战也被谎报告捷。而此时煀龙三大尉正在附近做前线调研,于是就发了电报给上级有末精三少将报告此事。这也就是山下奉文和武藤章极力反对大本营开展英帕尔战役的原因。但是大本营根本不知道此事,原因就是濑岛龙三这个小小的少佐毁掉了这份电报,这还不过瘾,把个煀龙三大尉打发到前线去了,在菲律宾第14军当作战参谋。说来也蛋疼,这个濑岛龙三居然在战后还为这封电报的事对煀龙三大尉进行了道歉。

  其实这只是件小事。更离谱的事是在1941年12月6日,美国国务卿赫尔向美国驻日使馆发出罗斯福总统致日本天皇的一封亲笔电报,希望停止战争,重新开始美日谈判。其结果也是这位濑岛龙三少佐给扣下了,直到赤城号航母的飞机起飞向美舰船发起攻击才送上去。日本就这样错失了一次脱离战争的机会,至少是一次可以喘气的机会。

  为什么这些佐级参谋们有这么大的胆子来干这些事,军令部和参谋部都是干啥吃的?道理也简单,将军们多数是经历过一战的人,对于二战的武器战法不熟悉,而这些留过学的军刀组们都熟悉这些,虽然也仅仅限于纸上谈兵,加上头脑发热,目空一切,免不了就是胡说八道。将军们不懂,只好听胡话了;这不,出的尽是些昏聩的命令。参谋也因此越来越胆子大。濑岛龙三因为是军刀组第一,论文《关于日本武将的统帅》很适合将军们的胃口,所以无论濑岛龙三写出什么混账指令都一字不改的往上报。而不合胃口的东西濑岛龙三自己就消化了,比如这个煀龙三大尉的电报。后来的莱特岛战役也是在这一错误的情报基础上制定并实施的。1944年10月,日美在莱特岛进行了一次号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海战。日本海军几乎损失殆尽。这次战役的日军陆军死亡近8万,为日军战损之最,高于冲绳岛战役

blob.png

  其实如果大本营知道台湾海战的结果,应该是不会派第15军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去送死的,也不会大张旗鼓的搞什么莱特岛海战之类的窝囊事了。因为日军已经是强弩之末,难以为继了。所以参谋本部的其他参谋都冷嘲热讽道:其实太平洋战争时期的参谋总长是濑岛龙三!

  另外,对于神风特攻作战,濑岛龙三在其著作中曾说:“特攻(指自杀行为)是一种主动的攻击方式”。在以自杀性攻击为主要手段的菊水战役时,濑岛龙三在南九州的陆军基地担任陆军第5航空军的作战参谋。这是个无所不用其极的刽子手。

  1945年7月1日,濑岛龙三被任命为关东军参谋,调往中国东北。同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濑岛龙三与苏联远东军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签署停战协议。同年9月5日,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和总参谋长秦彦三郎被苏军逮捕。之后,濑岛龙三开始了在苏联长达11年的囚徒生活。在此期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传讯他出庭作证。1946年9月17日,他和草场辰巳,松村知胜一起,从海参崴飞往东京,作为起诉方证人出庭作证。

  最令人愤慨的是这个老家伙战后被苏军释放后回到日本的日子:1958年进入大手商社的伊藤忠商事。进入公司3年后被提拔为业务部部长。1959年任董事长业务本部长,半年后担任常务董事。1968年任专务,1972年任副社长,1977年任副 会长,1978年任会长。不得不佩服,狗日的会混,居然依旧滋润无比。2007年9月死,终年95岁

  作为“昭和三参谋”之一,濑岛龙三可能是最后一个死去的大本营参谋,因此在某种意义上他的死可以和1989年7月最后一名甲级战犯铃木贞一的死相似——都表示了一个时代的结束。然而两者不同的是:铃木贞一只属于过去,而“最后的大本营参谋”濑岛龙三却贯穿了过去和现在,他跨越了明治、大正、昭和、平成四个时代。不过,昭和参谋的故事也惊醒我们对战争的正确态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