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瑟琳·帕尔:英格兰结婚次数最多的王后,有过四位丈夫

2018-08-31 11:49:34 首页

  凯瑟琳·帕尔生于西北英格兰威斯特摩兰的坎达尔堡(Kendal Castle),她的祖先自14世纪起就在此居住了。她是家中最大的孩子,父亲是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三世的后裔、北安普顿郡霍顿家族的托马斯·帕尔爵士(Sir Thomas Parr),母亲是北安普顿郡的格林斯诺顿的托马斯·格林爵士(Sir Thomas Green)的女儿莫德·格林(Maud Green,1495年4月6日-1529年8月20日)。她有一名弟弟,即后来的北安普顿侯爵一世威廉·帕尔(William Parr, 1st Marquess of Northampton),还有一名妹妹,即后来成为彭布鲁克伯爵夫人的安妮·赫伯特(Anne Herbert, Countess of Pembroke)。她的父亲托马斯爵士是北安普顿的郡守治安官,守卫长及监察官,为亨利八世效命。她的母亲帕尔夫人则是亨利八世第一位妻子阿拉贡的凯瑟琳的侍从女官。

image.png

  四段婚姻

  1529年,凯瑟琳17岁,嫁给了盖恩斯伯勒的博罗男爵二世爱德华·博罗(EdwardBorough, 2ndBaron Borough of Gainsborough)。爱德华于1532年春天去世。

  1534年她嫁给了北约克郡的斯内普的拉提默男爵三世约翰·内维尔(John Nevill, 3rd Baron Latymer)。1536年,在求恩巡礼事件中,凯瑟琳和她的两个继子女一同被北方叛乱者作为人质。约翰·内维尔1543年去世。

  在亨利八世和阿拉贡凯瑟琳的女儿玛丽小姐(后来的玛丽一世)家中,凯瑟琳·帕尔引起了国王的注意。在第二任丈夫过世后,这位富有的遗孀与休德利的西摩男爵一世托马斯·西摩(Thomas Seymour, 1st Baron Seymour of Sudeley),即珍·西摩王后的兄弟发展了恋情。

  但是国王很喜欢她,她不得不接受了国王的爱意。

  加冕

  以凯瑟琳.帕尔女王配偶身份的护佑,凯瑟琳于1543年7月12日在汉普顿宫与亨利八世完婚,成为英格兰史上首位女王,同时伴随亨利继承爱尔兰国王王位,她也成为爱尔兰女王。身为女王,凯瑟琳对调和亨利与他前两次婚姻的养女负有一定责任,她们后来分别成为玛丽女王一世和伊丽莎白女王一世。她还与亨利的儿子爱德华建立了良好关系,爱德华时为威尔士王子,后来成为国王爱德华六世。她登基女王后,她的叔叔霍顿公爵帕尔成了她的宫务大臣。

  在1544年7月至9 月这三个月间,凯瑟琳在亨利八世在他最后一次在法国的失败征战期间被任命为摄政。得益于她的叔叔被任命为摄政议员,并且温和地对待托马斯·克兰麦(坎特伯雷大主教)及赫特福德伯爵一世爱德华·西摩(Edward Seymour, 1st Earl of Hertford),凯瑟琳获得了行之有效的控制,可以按照她的意愿行使权力。她处理了亨利八世在法国战役时的供给、财政及召集等问题;签署了五份皇家公告;越过与苏格兰复杂而不稳定的关系,同她在北部边界地区的军官保持了稳定的联络。一般认为她作为摄政的行为、人格力量及威严及后来的宗教信仰,都深深的影响了她的继女伊丽莎白一世。

  她的宗教观点复杂,并且缺乏证据来描述。尽管她肯定生于宗教改革之前,被作为一个天主教徒来抚养,但她后来变得对"新信仰"富有同情心及兴趣。在1540年代中期说她实质上是个新教徒其实是一种假说,她怀有很强烈的改革观点。此时她的第二本书《罪人的诉苦》(Lamentacions of a synner)在1547年末出版。这本书提振了新教徒孤立信仰原理的学说,其中一些内容被天主教会认为是异端。在亨利八世死后到她出版这本书,她极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展出这些观点。她同情安妮·阿科斯(Anne Askew),后者强烈反对天主教的的圣餐信仰,也说明她不仅仅对一个新宗教持同情态度。

  无论她是否真的正式改信新教,这其实不太可能,凯瑟琳都被认为改革得太多了而遭到天主教及反新教的官僚的怀疑,如斯蒂芬·伽纳德(Stephen Gardiner,温彻斯特主教)及托马斯·赖奥斯利勋爵(ThomasWriothesley, 1st Earl of Southampton,大法官)。他们在1546年还试图让国王来反对她。还有一份逮捕令被拟定,并且欧洲都盛传国王被王后的好友,萨福克公爵夫人凯瑟琳·威洛比(Catherine Willoughby,Duchess of Suffolk)所吸引。然而,凯瑟琳王后设法发誓说她只是国王在饱受腿伤折磨时与他辩论宗教问题而转移他的注意力罢了,以此与国王达成和解。

image.png

  离世

  亨利八世于1547年1月28日驾崩,凯瑟琳可以和她的旧爱休德利的西摩男爵一世托马斯·西摩结婚。他们在老国王驾崩后的六个月结了婚,并且得到了新国王的许可。当他们的联姻公开时,还引起了一点小丑闻。凯瑟琳第一次怀孕,在35岁时候怀了西摩的孩子。这次身怀有喜对凯瑟琳来说很惊喜,因为她前三段婚姻都没有怀孕(当然,她的丈夫们都比她大很多)。这次,她与丈夫的兄弟媳妇萨默塞特公爵夫人安妮·西摩(Anne Seymour, Duchess of Somerset)发生了摩擦,焦点在于凯瑟琳的珠宝。公爵夫人争辩珠宝是属于英格兰王后的,作为英格兰太后,凯瑟琳不应该再佩戴它们。相反,她作为护国公的妻子,应该是可以佩戴它们的人之一。她还援引继承法案,清楚的指出凯瑟琳在领土内比其他贵妇享有优先权,事实上,就优先权而言,萨默塞特公爵夫人排在玛丽小姐、伊丽莎白小姐及被封为国王的姐妹克里维斯的安妮之后。最后,公爵夫人赢了争论,也造成她与凯瑟琳的关系长期破裂;西摩兄弟也因此关系变差。托马斯目睹了整个争议过程,看清了他的兄弟为了社会地位而进行的个人攻击。凯瑟琳的婚姻也变得紧张。十六世纪普遍认为怀孕期间不能进行性生活,西摩开始觊觎凯瑟琳的继女伊丽莎白小姐,那时她住在他们家里。风传他甚至计划在与凯瑟琳结婚前娶伊丽莎白,后来据说凯瑟琳发现他们两个还拥抱。无论是不是发生过这种事情,伊丽莎白于五月被送往另外一处府邸,从此再未见过她亲爱的继母。

  凯瑟琳在1548年8月30日生下了她唯一的孩子,一个名叫玛丽·西摩的女孩。但六天后,即1548年9月5日在格洛斯特郡的休德利堡(Sudeley Castle)去世,一般认为她死于产褥热或者是产后脓毒症。巧合的是,这与亨利八世第三个妻子珍·西摩的死因一样。在缺乏分娩产后卫生护理的条件下,这也并不算不寻常。

  不到一年后,托马斯·西摩即以叛国罪被处以斩首。玛丽被送往萨福克公爵遗孀凯瑟琳·威洛比处抚养。她是凯瑟琳的一个密友。一年半后,一项议会法案恢复了玛丽的财产权,减轻了公爵夫人的负担。最后一次在文献中提及玛丽·西摩是她的两岁生日,尽管有故事流传说她后来结了婚有了孩子,但多数历史学家相信她在孩童时期就已夭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