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野的十次著名战役,为新中国的诞生打下了基础

2018-09-14 14:32:14 编辑:Cls 首页

  1949年2月,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和番号的决定,全军野战部队整编成四大野战军,即第一、二、三、四野战军;此外,将华北军区所属部队整编为第十八、第十九、第二十兵团。后来,截止到1952年,又相继增设第二十一、第二十二、第二十三兵团。解放军五大野战军的组建,是解放军历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image.png

  第一野战军是由抗战时期贺龙、关向应等领导的八路军第一二〇师及后来的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主力部队逐步发展而来的。一野组建前后,在彭德怀、张宗逊、王震、许光达、杨得志、贺炳炎、彭绍辉、周士第、廖汉生、黄新廷、郭鹏、王尚荣、余秋里、罗元发、张贤约、郑维山、曾思玉、张达志、姚喆、韦杰、杨秀山、唐金龙、罗坤山、傅传作等著名铁帅虎将的指挥下,首仗取胜青化砭,再战伏击羊马河,三胜蟠龙巧攻坚,尔后越战越勇,历经陕中战役、扶眉战役、陇东追击战、兰州战役、河西走廊追歼战、宁夏战役、解放新疆以及解放陕南、陇南等著名的大战、血战,为新中國的诞生立下了赫赫战功。

image.png

  第一野战军在西北战场上的主要对手是國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的部队。胡宗南的兵力位列蒋介石嫡系部队之首。1947年3月,蒋介石对山东和陕北实施重点进攻时,胡宗南拥有装备精良的4个集团军34个旅共计25万余人。其三大主力为整编第一师、整编第三十六师、整编第九十师,其手下的主要将领有刘戡、董钊、钟松、罗列、严明、廖昂、何奇、李昆岗、刘子奇、张新、李日基等。其他对手是國民党西北行营的青海马步芳部和宁夏马鸿逵部,其三大主力为整编第十八师、整编第八十一师、整编第八十二师,其主要将领有马敦静、马淳靖、马继援、马呈祥、卢忠良等。

  第一野战军涌现出的王牌军为第一军、第二军、第三军、第六军,后起之秀为第四军。

  西华池攻坚战,黄新廷力拔头筹,张贤约助攻得力

  1947年3月初,國民党军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奉蒋介石之令,对陕甘宁解放区发起重点进攻,陕甘宁野战集团军以一部兵力出击陇东,拉开了西北战场的序幕战。3月4日,國民党军整编第十七师第四十八旅,在回撤彬县绕道走到陇东小镇西华池时,被秘密集结在此的一野黄新廷第三五八旅和张贤约新编第四旅包围。当夜,黄新廷率部担任主攻,经一夜激战,打下了易守难攻的西华池,歼敌1500余人,并击毙胡宗南“四大金刚”之一的第四十八旅旅长何奇。

image.png

  金盆湾阻击战。罗元发一战成名

  1947年3月12日,胡宗南出动几十架飞机对解放军设置在延安南大门的南泥湾至金盆湾一线防御阵地进行狂轰滥炸,延安保卫战打响。13日,胡宗南以整编第一、第二十九军所属6个整编师共约14万人,分别从洛川、宜川出动,从南线直攻延安。此时,罗元发率教导旅并指挥警备第七团,在东起富县临真镇、金盆湾,西到牛武、茶坊一线,纵40公里,横90公里的地带上,以两道防御工事,实行纵深防御。激战了四天四夜,罗元发率部节节抗击,有力地迟滞了敌人的进攻。接着,黄新廷第三五八旅、王尚荣独立第一旅和张贤约新编第四旅也奉命投入战斗,与罗元发所部一起,在第三道防线上顽强阻击敌人。3月18日,进行了七天七夜的延安保卫战终于结束。傍晚时分,毛泽东、周恩来等撤离延安。罗元发在金盆湾阻击战中英勇顽强,被赞为挤不烂、打不垮的“铁脑壳”。

  在延安保卫战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中央军委于3月16日批准成立西北野战兵团,撤销陕甘宁野战集团军番号,由彭德怀兼西北野战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下辖第一、第二纵队,以及教导旅和新编第四旅,共6个旅2.6万余人。

  青化砭伏击战,黄新廷勇立头功

  胡宗南在1947年3月19日占领延安后,急于寻找解放军决战。彭德怀决定以小部兵力与國民党军接触,诱其北上安塞,以主力隐蔽集结于甘谷驿、青化砭、蟠龙地区,以待战机。3月20日,胡宗南命令整编第二十七师第三十一旅主力由拐卯前出至青化砭,以保障其主力侧翼安全。彭德怀获悉后,遂决心乘其孤立突出之时歼灭之。23日,以郭鹏第三五九旅、顿星云独立第四旅、黄新廷第三五八旅、张贤约新编第四旅、罗元发教导旅共5个旅,埋伏于青化砭以南延榆公路两侧,布成袋形阵地;以王尚荣独立第一旅为预备队。24日,敌第三十一旅主力进入设伏地区。张贤约部和黄新廷一部拦头向敌第三十一旅先头部队猛烈攻击,阻其前进;顿星云一部向惠家砭方向出击,切断其退路。接着,黄新廷属下第八团一举歼灭了占领小蒜沟以西高地的敌人。随后,郭鹏、罗元发所部和顿星云、黄新廷部主力,以多路纵队东西夹击的方式,将被围之敌截为数段。國民党军顿时大乱,指挥失控。经1个多小时激战,毙伤俘敌2900余人,第三十一旅少将旅长李纪云被第三五八旅活捉。此战是西北野战部队主力撤出延安后的第一个胜仗。

image.png

  羊马河伏击战,罗元发和顿星云先后担当主攻,黄新廷打阻击也过硬

  胡宗南发现西北野战兵团主力的隐蔽位置后,于1947年4月上旬即以其主力整编第一、第二十九军向蟠龙、青化砭西北地区进攻,以第一三五旅由瓦窑堡南下配合,企图以10个旅的兵力,歼灭西北解放军主力于蟠龙西北地区。彭德怀将计就计,决心吸引胡部主力于蟠龙西北地区,歼灭孤军南下的第一三五旅。13日,黄新廷第三五八旅和张贤约新编第四旅一部在蟠龙、瓦窑堡大道以西,以机动防御吸引并顽强阻击胡宗南部主力整编第一、第二十九军共9个旅的猛攻。14日10时,自瓦窑堡南下的敌第一三五旅进入羊马河地区,在此设伏的郭鹏第三五九旅、顿星云独立第四旅、罗元发教导旅和张贤约新编第四旅主力旋即发起攻击,将第一三五旅压缩包围于羊马河西北高地。罗元发教导旅先担任正面攻击,歼敌1个团;接着,顿星云独立第四旅也担当主攻,又歼敌1个团。激战至18时,全歼第一三五旅4700余人,其中俘少将代旅长麦宗禹以下2800人。

image.png

  蟠龙攻坚战。顿星云和王尚荣再立头功

  蒋介石获悉中共中央及西北解放军主力在绥德附近,遂于1947年4月下旬命令胡宗南部由蟠龙地区北上,并令榆林國民党军南下,企图聚歼中共中央机关及西北野战兵团于葭县(今佳县)、吴堡地区。26日,胡宗南令整编第一、第二十九军共9个旅向绥德疾进,仅留第一六七旅主力及地方民团守备其补给基地蟠龙。在彭德怀指挥下,以郭鹏第三五九旅一部、第三纵队独立第五旅伪装主力,节节抗击胡宗南部主力,诱其北上,待其回援不及之时,集中黄新廷第三五八旅、王尚荣独立第一旅、顿星云独立第四旅及张贤约新编第四旅等合力攻取蟠龙;以郭鹏第三五九旅主力配置于清涧以西,阻击增援之敌;以罗元发教导旅配置于青化砭以北,阻击可能由南线增援之敌。5月2日,胡宗南部进占绥德。当天半夜,西北野战兵团1949年9月3日,彭德怀、甘泗淇在兰州留影对蟠龙守军发起攻击。经激战,张贤约部攻占玉皇峁敌警戒阵地及纸房坪东北之碉堡,黄新廷部在王尚荣一部配合下攻占蟠龙西北阵地,张贤约部攻占蟠龙东南的警戒阵地。3日拂晓,顿星云独立第四旅担任主攻,经两次激战,至4日下午夺取蟠龙外围主阵地集玉峁高地。4日黄昏,各攻击部队居高临下对蟠龙镇发起总攻。王尚荣率领独立第一旅一举拿下磨盘山核心阵地。至当日午夜,解放军攻占蟠龙,全歼守军6700余人,俘胡宗南“四大金刚”之一的少将旅长李昆岗,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粮食。

  沙家店围歼战,黄新廷、王尚荣杀敌在前,罗元发、顿星云、郭鹏、张贤约立战功

  1947年7月31日,中央军委决定,西北野战兵团正式定名为西北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8月初,晋绥军区第三纵队由晋入陕拨归西北野战军建制。这时,西北野战军进入发展时期,总人数达4.5万人。此时,我军已转入战略进攻。西北野战军于8月6日发起榆林战役,调动了國民党军胡宗南部10个旅北上增援。榆林撤围后,西北野战军在8月16日除以一部兵力掩护后方机关东渡黄河外,主力集结于榆林东南、米脂县沙家店西北地区隐蔽待机。此时,胡宗南判断解放军主力将东渡黄河避战,遂令整编第二十九军率5个旅向葭县方向疾进;令整编第三十六师两个旅自榆林经归德堡南下,企图分路合击,消灭解放军于葭县西北地区。17日,刘戡部进至吉征店以南地区;整三十六师分前后两个梯队,向沙家店以东乌龙铺前进。彭德怀决心以一部钳制刘戡5个旅,以主力乘整三十六师孤军冒进,侧翼暴露,兵力分散的有利时机,将其消灭于沙家店地区。18日上午,解放军第三纵队及绥德军分区两个团,在乌龙铺以北与敌整编三十六师前锋第一二三旅接触。解放军主力在常高山附近向整三十六师主力展开攻击。后因迂回部队未能及时赶到,又遇大雨,歼击未成。至19日晚,敌整三十六师前锋和主力汇集,缩踞沙家店至常高山一带地区。20日拂晓,解放军主力黄新廷第三五八旅、王尚荣独立第一旅、郭鹏第三五九旅、顿星云独立第四旅、张贤约新编第四旅、罗元发教导旅再次发起攻击,将整编三十六师主力和前锋分割包围,激战至黄昏,全歼胡宗南最精锐的三大主力之一整编第三十六师6000余人,生俘胡宗南“四大金刚”之一的第一二三旅旅长刘子奇。

  战后,毛泽东说:“沙家店这一仗确实打得好,对西北战局有决定意义,最困难时期已经过去了。”

  9月中旬,西北野战军进行了岔口战役,歼國民党军整编第一、第二十九军各一部共4000余人。至此,解放军打退了國民党军在西北的重点进攻。9月20日,由警备第一、第三旅和骑兵第六师组成西北野战军第四纵队,王世泰任司令员,张仲良任政治委员。其中警备第三旅,是保卫陕甘宁边区的骨干部队,有八路军第三八五旅的老底子,战斗力强,被称为标准的“御林军”。第四纵队于9月25日至lO月21日,会同第二纵队进行黄龙战役。之后,第二纵队入晋南,随后又会同晋冀鲁豫军区第八纵队进行运城战役。在此期间,西北野战军主力发起延清战役,歼國民党军1.5万余人。10月11日,由教导旅、新编第四旅组成西北野战军第六纵队,罗元发任司令员,徐立清任政治委员。至此,西北野战军进入壮大时期,已发展到5个纵队和1个直属山炮营,共7.5万人。

image.png

  宜瓦战役,王尚荣、黄新廷威猛杀敌,罗元发、张贤约助攻给力,郭鹏、顿星云、杨秀山长途进击。大捷空前

  1948年2月22日Z3月3日,西北野战军集中5个纵队发起宜(川)瓦(子街)战役。24日,许光达第三纵队和罗元发第六纵队将國民党军整编第七十六师第二十四旅主力包围在宜川。26日,胡宗南急令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率军部及整编第二十七、第九十师共4个旅,于洛川、黄陵一线,沿洛(川)宜(川)公路轻装驰援。至27日,解放军攻城部队占领宜川外围各据点,并将守敌压缩于城内;打援主力进至瓦子街地区。

  此时,彭德怀集中9个旅的兵力,在瓦子街以东的南北高地设伏,随时歼击刘戡所部。具体部署是:第一纵队的王尚荣独立第一旅、黄新廷第三五八旅断敌后路,自西向东攻击。第二纵队的郭鹏第三五九旅、顿星云独立第四旅从禹门口西渡黄河,向宜川的圪台街集结,并从南面攻击。两个纵队担负扎“口袋”的任务,并以第一纵队主攻。第四纵队从北面夹击,第三纵队和第六纵队主力自东向西攻击。至29日,我小部兵力将刘戡所部诱到宜川西南的铁龙湾预设阵地。第一纵队王尚荣独立第一旅从瓦子街以西向整编第九十师侧背发起猛攻,攻占了瓦子街,歼整编第九十师一部。刘戡急令部队向瓦子街以南高地收缩,企图突围。这时,我第二纵队因长途奔袭,没有及时赶到攻击地点,第一纵队黄新廷第三五八旅一部则及时占领瓦子街南山,封闭了刘戡部之退路。其余部队猛击整编第二十七师。

  3月1日上午,解放军发动总攻,激战至17时,全歼刘戡所部。2日晚,许光达指挥攻城部队对宜川守军发起总攻,至3日晨,全歼该敌,攻克宜川。至此,宜瓦战役胜利结束,解放军共计歼敌5个整编旅3万余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敌第二十九军中将军长刘戡自杀,毙敌整编第九十师中将师长严明和3名少将,俘敌4名少将。

  宜瓦战役是西北野战军转入外线作战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

  3月5日,西北野战军挥师南下,发起黄龙山麓战役。4月中旬,以一部兵力围困洛川,主力西进陕甘边区,调动、分散敌军,并展开西府陇东战役。4月21日收复延安。至5月中旬,歼國民党军2.1万余人,摧毁了國民党军在陕西宝鸡的重要补给基地。

  1948年7月,以晋绥军区第十、第十二旅,组成西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同月,以晋绥军区第十一、第十四旅和骑兵旅组成西北野战军第八纵队,姚喆任司令员。两个纵队组建后分别留在晋中和晋绥地区作战。8月至11月间,西北野战军先后发起了澄合、荔北和冬季等3次战役,歼灭國民党军5.9万余人,牵制胡宗南部于西北战场,有力地配合了其他战场的战略作战,并扩大和巩固了陕甘宁解放区,为之后解放整个大西北地区创造了条件。

  冬季战役,黄新廷第一拨主攻,郭鹏、顿星云、杨秀山再度突击,王尚荣、罗元发、张贤约辅助上阵,战果辉煌

  1948年冬,彭德怀以第一、四纵队组成右翼兵团,向铜川、耀县攻击;以第二、第三、第六纵队组成左翼兵团,隐蔽于洛河两侧地区,准备侧击西调之敌。战役发起之后,第一纵队黄新廷第三五八旅担任主攻尖刀,先后击破康庄、将军台之敌。胡宗南急令其两个军向铜川西追,另两个军南撤西调增援。我第二纵队向进至洛河西岸的石羊、坡头一线的敌第二十四师发起攻击,歼其一部,并将该敌压缩至永丰镇。这时,第三纵队赶来,将永丰之敌包围,肃清外围据点之后,两个纵队从不同方向发起总攻,经10小时激战,全歼敌第七十六军,俘该军军长李日基。

  扶眉战役,张达志当先锋,黄新廷任主攻,罗元发、张贤约辅助侧击,许光达领衔大败胡宗南

  彭德怀以“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方针,力争在漆水河、千河之间歼灭胡宗南主力。为此,命令许光达的第二兵团担任主攻,歼灭胡宗南的第十八兵团,由礼泉附近出发经乾县、武功间,通过临平镇、法门寺迅速突进,直插青化镇、益店镇,占领罗局镇,断敌退路;周士第的第十八兵团主力附第七军由咸阳、兴平地区沿公路西进,从正面发起进攻,配合第二兵团动作。杨得志的第十九兵团附骑兵第二旅在乾县、礼泉一线高地构筑工事,阻击马部,保障主攻部队北侧安全;王震的第一兵团主力由户县、周至沿渭河南岸西进,相机歼敌,并断宝鸡之敌南逃退路,保障主攻部队南侧安全。

  1949年7月10日战役发起后,张达志的第四军第十二师越过漆水河,消灭敌人一个骑兵侦察队,解除了敌人的耳目。第四军主力直插益店镇东西两侧,一天一夜占领了益店镇,打开了预定作战地区的门户。接着,第四军在罗局镇、眉县车站歼灭了敌第六十五军撤退的前卫团。第十师控制陇海铁路,切断了敌人撤往宝鸡的退路。黄新廷的第三军第九师攻占扶风城,迫使敌第一一九军残部向西南突围,打乱了敌第十八兵团的阵脚。罗元发的第六军乘势攻占了午井镇及其以西的高珠,与第三军从青化镇东西一线,向南攻击敌人的侧后,使敌人更加慌乱。12日下午,第二兵团发起总攻,大败胡宗南。当晚,第十八、第二兵团在罗局、午井地区胜利会师。14日,第二兵团解放了岐山、凤翔、宝鸡。第一兵团主力沿长益公路及秦岭北麓齐头并进,歼敌一个半师。至14日,我军共歼胡宗南部4个军4.3万余人,为解放兰州创造了条件。

image.png

  兰州战役,罗元发攻占营盘岭,张达志突破狗娃山,黄新廷抢占黄河铁桥,一野攻坚创纪录

  1949年8月,彭德怀决心歼灭青海马步芳部主力。其具体部署是:以第二兵团为中路军,由通渭经定西以南直取洮沙后,再由南而北向兰州进攻;以第十九兵团主力为右路军,由静宁沿西安至兰州公路经定西向兰州城东进攻,该兵团的曾思玉第六十四军进至固原、海原地区阻援,钳制马鸿逵部;以第十八兵团主力附第七军在宝鸡天水地区,钳制胡宗南部,保障主力侧翼安全;以第一兵团附第六十二军为左路军,由秦安、甘谷经陇西、渭源占领临洮,渡洮河攻占临夏、循化,然后北渡黄河直取西宁,截断马步芳部撤向青海的退路。

  8月20日战役发起后,第二、第十九兵团进至兰州外围。21日,攻城部队向兰州东山、南山等阵地发起进攻。因准备不充分,攻击受挫,遂进行3天准备。25日拂晓,各军再次发起攻击,激战竟日,经过反复冲击,至黄昏时分,罗元发率第六军攻占皋兰山主峰营盘岭,张达志率第四军在黄新廷的第三军配合下,占领沈家岭、狗娃山阵地。马步芳的守城部队全线撤退,解放军各攻击部队乘胜追击。26日凌晨2时,第二兵团攻占兰州西关,进入市区,罗元发率第六军歼敌3100余人。黄新廷率第三军在兰州城西关抢占黄河铁桥,切断了马步芳部守军的退路,歼敌8000余人。张达志率第四军在城内与守军展开激烈巷战,共歼國民党军1万余人,对取得兰州战役的胜利起了重大作用。第十九兵团的郑维山第六十三军和邱蔚第六十五军在五里铺、崔家岭至马家山一线并肩作战,从东向西猛攻,全歼东关守军。至26日午时,第二、第十九兵团各军肃清城内守军,兰州解放,马步芳部2.7万余人被歼,其余守军分别向永登、西宁逃窜。兰州战役是西北野战军为解放全西北而与敌进行的一次决战,也是西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坚战。

  这一胜利,使西北國民党军主力丧失大半,推翻了马步芳家族在青海、甘南数十年的封建统治,为西北野战军进军宁夏、新疆,全部解放西北奠定了基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