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秋涛是如何从皖南事变中突围的 他是从哪里突围的

2018-09-15 14:15:59 首页

  傅秋涛1907年8月3日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的一个贫农家庭。1925年投身湖南农民运动,1929年参与中国共产党。1933年3月起,傅秋涛转入赤军部队作业。中心主力赤军长征后,傅秋涛领导并坚持了3年艰苦卓绝的湘鄂赣边区游击战争。

  在湘鄂赣边区赤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榜首支队榜首团后,陈毅任榜首支队司令员,傅秋涛任支队副司令员兼榜首团团长。1938年10月1日,傅秋涛率团奉调皖南,归军部直接指挥。

blob.png

  1937年,时任抗日榜首游击队司令员的傅秋涛

  1941年1月4日晚10点左右,皖南新四军部队受命渡江北上。行前,军部进行战役编组,除军直属队及教训总队1000多人外,共编成3路纵队。榜首纵队为左路,傅秋涛任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6日上午,国民党顽军在丕岭脚下的纸棚村,打响了皖南事变的枪声。当天下午,军部在茂林南面潘村的潘家祠堂举行各纵队首长会议。一纵由傅秋涛和江渭清参会。会议决议以一纵出求岭,二纵出丕岭、博刀岭;三纵出高岭。3路纵队于7日黎明占据各岭,正午前会攻星潭。占据星潭后再向东挺进。

  7日黎明,国共双方戎行开端大规模战役。榜首纵队一团三营通过激战,冲破国军第五十二师、第四十师的阻拦,占据求岭,并向东往榔桥河区域跋涉。老一团一营和二营占据举山北面的榜山,与第五十二师一五五团打开激战。新一团向廊桥至白桦公路两侧打开,占据太山头。纵队部率已渡河部队占据磅山防护。到7日黄昏,熊应棠率老一团占据了与星潭仅一水之隔的举山。傅秋涛正按计划着急等其他两个纵队前来会攻星潭,俄然接到军部电令,要各纵队回撤,改道和平进黄山再待机东进。一纵只好遵守军令掉头往回冲,却堕入敌人围住。

  本来,7日下午至黑夜,新四军副军长、政治委员项英在百户坑主持举行由军部领导和各纵队负责人参与的紧急会议,在打不打星潭以及下一步终究取何种计划的疑问上,从下午3时断断续续一向讨论到夜间10时,整整7小时,犹豫不定。项英自己既无具体意见,但又对立叶挺的计划。最终叶挺深恶痛绝:“时间就是成功,不能优柔寡断,不能没有决计。我的态度是:即使是过错的决议我也遵守,如今就请项副军长决议吧。你决议怎么办就怎么办。”所以项英决议选择周子昆的计划:即由高岭南之园岭翻出;避免与四十师作战,如此可与第三纵队间谍团会集,以便转至和平、洋溪间丘陵地带,而任由榜首纵队与四十师及五十二师对峙。一起指令参与会议的一纵副司令员赵凌波带一个排速去榜山一带与榜首纵队取得联络,组织部队跟进。

  7日深夜,军部及二纵冒雨掉头重新翻越丕岭,因导游带错路误走濂岭,不得已进至里潭仓。8日下午4点半,项英在里潭仓主持举行军分会紧急会议研讨对策,从高岭前哨调查回来的叶挺介绍了部队被围住状况。在项英主持下,会议决议立刻集合部队,反转高坦、茂林方向围住,由铜陵、繁昌之间北渡长江。孰料8日深夜,项英率袁国平、周子昆、李一氓等少数人脱离部队,不告而别,致使军心动摇。在饶漱石支持下,叶挺在高坦汪家祠堂的军部暂时指挥所,担负起指挥重担。

  因为求岭被国军第五十二师占据,一纵副司令员赵凌波无法与一纵主力取得联络,只收拢到新一团二营第七连,在9日下午带队回军部暂时指挥所。此刻军部主要领导项英等人没有回来。赵凌波向叶挺军长签到后,叶挺命赵凌波重新去寻找一纵,以策应军部围住。赵凌波受命后带几个人又冒雨动身,途中在求岭邻近被国军第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俘虏。

  此刻新四军榜首纵队现已堕入激战。8日至9日上午,一纵电台多次与军部联络,均无反响,直到9日正午才收到军部回电,指令一纵控制敌军,保护随二纵举动的军部和三纵顺利围住,在万不得已的状况下,独当一面抵达苏南。当晚,傅秋涛在廊桥河滨的小茅棚里举行干部会议,决议连夜围住。依托新一团拼死保护,榜首纵队数百人在纵队司令员傅秋涛、政治部主任江渭清、老一团团长熊应堂、老一团政委肖辉锡等带领下,于9日晚、10日晨先后冲过廊桥,突出重围,抵达泾县、宁国、旌德接壤的山区山君坪一带休整。而新一团全团和老一团部分干部、兵士则被强敌阻断,未能跟进围住,从此与纵队部失掉联络。新一团团长张铚秀率剩下部队打回求岭,又被五十二师打散。最终张铚秀带领一部分部队经铜陵、繁昌过江到无为;余部近千人则抵达石井坑一带与二纵回合,编为两个新编营,参与了后来的石井坑守备战和涣散围住战。

  在山君坪,一纵陆连续续聚集了500多人,其间老一团连、营以上干部基本健全。傅秋涛和江渭清将部队编成1个步兵连和2个手枪连,为持续围住做准备。此后部队又遭受顽军几回攻击,减员200多人。为了减小方针,冲破重兵围住,傅秋涛、江渭清决议将300多人的部队化整为零,别离率几十人的小部队向苏南方向独立围住。为便于轻装围住,傅秋涛配偶仔细安顿了伤员,还忍痛将刚满一岁的女儿交给本地老乡抚育,直到全国解放后,长大了的姑娘才回到爸爸妈妈身边。

  傅秋涛一行11人通过扮装,或装作老百姓,或装作顽军第五十二师的便衣队,在沿途人民群众的保护下,经历艰难曲折的风雨兼程,过宣城、越当涂、渡溧水、到溧阳,于阴历正月十五(2月10日)总算抵达久在苏南敌后游击的新四军第十六旅罗忠毅、廖海涛部。2月下旬,傅秋涛等在谭震林部新四军第六师驻地,同江渭清等20余人成功会集。

blob.png

  1941年皖南事变后与围住出来的同志合影。前排坐的为傅秋涛配偶

  在皖南事变中,新四军军长叶挺谈判被扣,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献身,副军长项英、副顾问长周子昆遭叛徒谋杀,军部领导无一人幸免。傅秋涛是围住出来的新四军最高领导人,一纵围住出来的中高级干部也是3个纵队中最多的,除傅秋涛外计有:一纵政治部主任江渭清,一纵副顾问长吴詠湘;老一团团长熊应棠、团政委肖锡辉、政治处主任汪克明、政治处副主任黄吉明、团副顾问长刘世湘、团特派员张志勇,老一团一营营长邹耀堂、一营副营长张安国、二营营长汪其祥、二营副营长韩石生;新一团团长张铚秀、团政委丁麟章、代顾问长王取胜、政治处主任李彬山、政治处副主任徐志明、团特派员温华桂,新一团一营营长李元、二营营长丁桂山、三营营长郑贵卿、三营副营长张志辉;一纵间谍营营长饶惠潭、间谍营副营长陈棣华。

  【需求讨论的两个疑问】

  对于傅秋涛带领2000余人围住的疑问

  对于他在皖南事变中的围住状况,不少党史论著说他带领1000多人,从皖南向北围住,最终抵达江北无为。还有一种说法说他带领2000余人围住。

  但上述傅秋涛在皖南事变中的围住道路和带领人数与史实并不相符。

  皖南事变后,奉中心军委指令,在苏北盐城重建新四军军部,部队改编为7个师。新四军第七师在安徽省无为正式建立,是其时新四军7个师中人数起码的,建立时仅1900多人。其间700余人是从皖南事变中先后围住抵达江北无为的。其时围住抵达江北的700余人是涣散成小股才得以冲出敌人的围住圈,从铜陵、繁昌沿江一线分头北渡抵达江北无为一带。其间,榜首批是第二纵队政委黄火星和军部间谍团长刘别生带领的部队,约100人,是1月18日夜从繁昌油坊嘴渡江的;人数最多的是由二纵新三团二营营长巫希权和一营副营长张玉辉等带领的部队,约200人,是1月下旬分乘两只大船渡江的。其他大多是几个人到几十人不等,连续渡江抵达无为。一向到4月还有军部作战科长李志高,二纵顾问长谢忠良,三纵五团二营营长陈仁洪、副营长马长炎等70多人最终一批渡江。上述状况黄火星、谢忠良、陈仁洪、马长炎、张玉辉等都在各自回想录中有具体介绍。

  皖南事变后担任第七师政委的曾希圣,生前于1960年所写的回想录《皖江的抗日奋斗》记载:“在皖南事变中勇敢围住的健儿,一部分去了苏南,大多数从繁昌、铜陵一带围住渡江到了无为”,“共约700人”。

  假如确实有“千余人”随傅秋涛到无为,那么存活者必定不少。70多年来,对于皖南围住的回想见诸报章书刊者甚多,却没有一篇描绘怎么跟从傅司令员一起围住抵达无为。笔者曾多次拜访其时担任中共无为县委书记、在江边参与接应皖南围住人员的离休干部胡德荣,据他反复回想,其时围住到无为的新四军皖南部队营以上指挥员中,必定没有傅秋涛,更不可能由他带领千余人到无为。傅秋涛是由皖南向苏南方向围住经宣城、当涂、溧水、溧阳,与本地新四军罗忠毅、廖海涛部会集,最终抵达太湖之滨的新四军第六师师部。记者顾克如其时采访他,后收拾写成《傅秋涛谈新一支队皖南围住》(载《上海文史资料选辑》1982年第1辑),有具体叙说。

  那么,傅秋涛率“千余人”围住抵达江北无为的说法是从何而来的呢?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对档案的误读。在档案中至今还保存有傅秋涛率部围住的记载,如1941年1月10日叶挺、项英、饶漱石致刘少奇、陈毅电:“我等率秋涛两个团已打到泾县、宁国间”,1941年1月13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致叶挺等电:“闻你们率傅秋涛部两团围住,甚为喜慰,望速赴苏南”。有些专家未经调查便断章取义以为傅秋涛率两团人围住。二是傅秋涛1942年2月被委派到皖中无为担任新四军第七师副师长,而第七师又是以皖南围住到江北无为的新四军为中心构成的,所以误以为傅秋涛率部从皖南围住到江北无为。对于赵凌波是不是是内奸的疑问

  榜首纵队政治部主任江渭清在其晚年宣布的回想录中,将赵凌波描绘成施行“推迟我纵举动,把我纵诱入敌军重围当中的奸计”的“血债累累的内奸”。但此说迄今尚无确凿的根据。

  赵凌波(1908—1942)四川泸州人。国共十年内战期间,他先为国民党戎行效能,在参与围剿鄂豫皖苏区的一次作战时被俘,遂被留下参与赤军,后参与中国共产党,并参与长征抵达陕北,先后担任中共鄂豫陕省委常委、红十五军团第七十五师政治委员,第七十三师师长等职。

blob.png

  新四军建立之初,因驻守皖南沿江前哨的是川军第二十三集团军,延安在装备新四军干部时,特意调配了一些四川籍干部。赵凌波于1938年2月被派到新四军,任第三支队顾问长,后接任军部顾问处长。任内曾被指定从事与友军的统战作业,期间尚无根据确证他其时已被国民党策反为间谍。 1941年1月初新四军军部和皖南部队移动前夕,赵凌波被派到榜首纵队担任副司令员。1月10日,赵凌波被俘虏。据第五十二师战役详报记载:“职团将匪军少将顾问处长赵凌波在榜山北麓抓获”。 在皖南事变中,共有4500多名新四军指战员被俘。上至军长叶挺,下至一般战士,绝大多数新四军被俘将士在集中营里都能坚持时令。叶挺拒绝高官厚禄,宁肯把牢底坐穿;军政治部秘书长黄诚、组织部长李子芳、第三纵队司令员张正坤、第二纵队副司令员冯达飞等因领导狱中奋斗而遭国民党间谍杀戮;不少干部被枪杀、活埋;一部分人暴乱出狱,成功归队。但也有少数人经不起生死考验而举起降旗屈膝自首变节。其间职务高、影响大、造成成果最严峻的当数榜首纵队副司令员赵凌波。

  在新四军被俘干部中,赵凌波是最早反叛的一个,但说他是内奸,迄今尚无确凿根据。赵凌波应该是在部队失利被捕后因损失时令、苟且偷生而屈膝变节的,这可从他的审问记录中得到证明。赵凌波向审问人员声称:“我早就想脱离中共而没有机会,我早就以为他们弄的这些不对。我往后有两个目的:一是做反共作业,一是情愿报效中心。”他献出新四军顾问处在1月6日潘村会议上暂时绘制编发给各纵队的行军道路图,此图此后变成蒋介石在闭幕新四军指令中作为新四军诡计突击国军的一大根据。他还按对方目的,编造新四军首先向国民党戎行开战挑起事端的证言。

  据上饶集中营的难友、原新四军政治部敌工部长林植夫著文回想:“赵凌波本来是四川军阀部队中的一个兵痞,后来被共产党俘虏过来,参与了赤军,混进了党。新四军建立时,由延安来皖南,起初在三支队当顾问长,后被军部调回后方任顾问处长,他因而不满,乘皖南事变投降了五十二师。后来听五十二师师长刘秉哲说:‘对他要谦让一点,他是主动过来的啊!’他大约想捞点啥,才替他们写了啥赵凌波供词,给他们作一个新四军突击国民党军的根据。”

  赵凌波反叛后接受的主要任务,就是在集中营劝降新四军被俘人员。他曾假惺惺地去看望囚禁中的军长叶挺,成果被叶挺怒打了几个耳光,难堪地夺门而逃。大多数被俘官兵都能识破他的叛徒面貌和用心,也有少数人经不起引诱而屈膝自首。他的下级、军部北移时调任榜首纵队顾问长的赵希仲,就在他的引诱下变节自首。他们两人和杀戮项英、周子昆的凶手刘厚总先后在报上刊登反共文章,卖身求荣,充当了羞耻的国民党间谍。

blob.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