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四宝对社会有什么影响 吴四宝最后的下场如何

2018-09-17 14:52:12 首页

  上海孤岛时期,大批巨绅豪商仍以租界为安乐窝。他们都是“汽车阶级”,汽车又都是最新型的。吴四宝的贪得无厌和心狠手辣在上海滩臭名昭著。他指使手下流氓把抢窃汽车作为生财之道。他们惯用的办法是,对于停放在马路上的漂亮汽车,只要车主不在,便利用白俄的“百搭”钥匙,将车开进76号。若车上有人,则采取强抢硬夺的办法,一旦汽车到手,便飞驰无踪,路上红灯全不理睬,遇到巡捕阻拦即出枪示威。另一种方法是串通业主的司机,乘机盗窃,只要驶离租界,开进76号,即可安然无事。此项盗窃来的汽车,在上海开不出去,他们即沟通日伪机关,出具通行证,并更换汽车牌照,或把汽车引擎上的号码弄模糊,把车身涂成另一种颜色,开至苏州、南京、蚌埠和苏北一带出卖,转手之间,一部车可赚几千元钱,得价朋分。租界当局明知底细,也只得眼开眼闭,置之不问。

blob.png

  上海沦陷后,沪西越界筑路一带,在日军卵翼下,赌台林立,一般梦想发财的人,趋之若鹜,因之倾家荡产,卖儿鬻女,甚至投入黄浦江自杀者,也时有所闻。这批赌台在日本宪兵队佐佐木大佐处领取营业执照,76号虽奈何它不得,但假名防止重庆特务假扮赌客混入,则是名正言顺的理由。因此,赌台要维持正常营业,就不能不走通76号的门路。对76号来说,这些赌台无异是口边馒头,张口就可以吃到。76号两个特务头子丁默邨和李士群,为了抬高身价,不愿直接去和赌台老板打交道,就把这项工作交给吴四宝。吴四宝便规定:所有赌台领到执照后,都得到他那里登记,视赌台的资本、排场与“营业”情况,规定每月对76号的“孝敬”,再由76号内部“劈霸”(拆帐),像马啸天这样的处长一级,每月可以拿到五百块钱,等而下之的,四百、三百不等,至于每个赌台对76号每月“孝敬”多少,吴四宝在里面打了什么折扣,那只有吴四宝自己知道。自76号成立后,各赌台“抱台脚”的保镖,都改由吴四宝派去,吴四宝无形中变成所有赌场“抱台脚”的总霸头了。这批小流氓经吴提拔,干上这么一个“美差”,对吴四宝每月少不了有所“孝敬”。至于其他方面,如花会(赌的一种),乃至花会的听筒(有总筒、分筒及航船之分),也要分门别类向76号与吴四宝贡纳“孝敬”与“月规”。仅赌一项,吴四宝的收入就很难统计了。后来,沪西赌台发展到南市,吴四宝安排他的换贴兄弟凌世昌,撵走了卢英派的凌天白,接任南市 “俱乐部”主任,吴四宝在赌台方面的收入,亦随之翻了一翻。所以,当时人们称沪西为歹土,呼76号为魔窟。

blob.png

  最后下场

  吴四宝虽然黑钱来得多,但是正如俗话所说“欲壑难填”,当他听说日本人有一大笔黄金的时候,竟把主意打到了日本人的头上,要将之占为己有。吴四宝探听到,日本人的金砖要从江海关运往正金银行,两个地方都在外滩,相隔很近。但日本人为了掩人耳目,将黄金装入铁甲车,由江海关后门,经四川路向北,再折入汉口路向东转入外滩。于是吴四宝派人在四川路、汉口路转角处设下埋伏,当铁甲车驶来时,拦车抢劫。铁甲车被迫停住,车上的司机一看势头不对,赶忙拔出车钥匙,跳出车外逃得无影无踪。劫匪们跳进车子,不见了车钥匙,车子既不能开,又响起了警笛。眼看到手的黄金,却落了空,只得弃车而逃。

  日本宪兵队很快就查出,这个案子的幕后主使就是吴四宝,于是找到李士群,要求他交出吴四宝。在日本人的威胁和压力下,李士群不得不把吴四宝交出去。吴四宝被关进日本宪兵队牢房,但关了不到一个月,就由李士群出面做保,从牢房里放了出来。

  李士群和日本人达成协议,先将吴四宝羁押在苏州的一幢洋房里。就在吴四宝到达苏州的第二天下午,突然上吐下泻不断,最终离奇暴死。原因是中了日本人的毒,一说被李士群毒死。

blob.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