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岛芳子养父——川岛浪速的生平简介

2018-09-26 11:12:50 首页

  川岛浪速(1865-1948),别号风外山人。长野县松本人。日本浪人。川岛芳子养父。熟谙汉语。

  1882年入东京外国语学校专修汉语。1886年来中国,曾于上海、东北等地搜集情报,从事间谍活动。分裂中国,策动满蒙独立运动。曾谋刺张作霖,失败。"九一八"事变后定居大连。后回国病死。写有《对华管见》。

image.png

  甲午战争中,川岛浪速充任日本翻译,随日军入侵过山东、台湾等地。甲午战争后任台湾官吏,1900年随日军开赴天津。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后,出面劝降,迫使清政府弃守北京,因此功被任命为故宫监督。嗣后,出任日军占领区军政事务长官,蓄意保护满蒙贵族府邸,由此与肃亲王善耆开始交往。1901年4月,出任日本在北京办的"北京警务学堂"总监,培训清军送来的预备巡警。同年6月,被清廷庆亲王奕劻借用,任清政府新设的北京警务厅总监督,按日本警视厅制度全权管理警务治安,给予"客卿二品"待遇,与清朝贵族阶层深相结纳,权倾一时。1906年,与肃亲王善耆结拜为义兄义弟,二人沆瀣一气,积极策划分裂中国的"满蒙独立运动"。

  辛亥革命时,川岛浪速阴谋建立"北清帝国",以对抗革命军北上,因失去日本外交支持,阴谋破产。1912年1月底,他把善耆及家眷带出肃王府,于2月2日将善耆乔装打扮成商人,派人护送到旅顺。之后支持善耆成立宗社党复辟清王室,并积极寻求日本军部和关东都督府的支持,以旅顺为基地搞"满蒙独立运动",企图建立一个日本控制下的"满蒙王国"。

image.png

  1912年,由于中国南北议和,局势有变,日本政府改变立场支持中国北洋政府,至1912年6月"第一次满蒙独立运动"失败。川岛浪速不甘心,于同年8月发表《对华管见》,再次鼓吹"满蒙独立"。1914年4月,日本大隈内阁执政,川岛浪速的"满蒙独立"阴谋又获得日本政府支持,于是,宗社党东山再起,在川岛浪速的一手操纵下,宗社党开始在大连、安东、貔子窝等地网络土匪,将土匪伪装成劳工,集中于大连,建立了"满洲特殊部队"勤王军,鼓噪起"第二次满蒙独立运动"。勤王军共2800余人,分编为三个团,屯扎在大连寺儿沟、小寺油坊等地进行训练,待机起事。当时,川岛浪速亲任勤王军总帅,任用日俄战争时期参加过"特别任务班"的日本军人和大陆浪人为骨干。为扩大举兵势力,笼络蒙古马队首领巴布扎布所部3000余人为主力,他将由自己玷污的养女川岛芳子(善耆之女儿,原名金壁辉)嫁给巴布札布之子甘珠尔札布为妻。1916年3月,他在大连设立举事指挥部,预定6月中旬进攻奉天。不想,袁世凯于同年6月6日突然猝死,日本政府转而支持继任者黎元洪,遂阻止川岛浪速等人实施满蒙举兵计划。同年7月中旬,川岛浪速的勤王军被日本政府解散,巴布扎布本人也被张作霖的奉军击毙,"第二次满蒙独立运动"宣告失败。川岛浪速、关东都督中村觉等将张作霖视为实现"满蒙独立运动"必须除掉的障碍[2] 。1916年5月中旬,川岛浪速一派的日本少将土井市之进在沈阳满铁附属地内召集日方有关的军职人员,密谋干掉张作霖,并决定由伊达顺之助、三村丰等组成"满蒙决死团",执行刺杀任务[2] 。但他们的刺杀行动以失败告终。

  1918年前后,川岛浪速以肃亲王善耆生计为名,与关东都督府商请,在大连要到一块地皮,并开办大连露天市场亲自经营。1922年善耆病死后,该露天市场逐渐落入川岛浪速一人之手。1943年,他将该市场以125万元售出,携大半款回日本,1948年病死在东京。

image.png

  结交善耆

  在"八国联军"逼近北京之时,善耆正在家中丁忧守丧。在得知慈禧光绪出逃后,善耆不顾"守丧之礼"与生母病重,连夜追赶,企图说服光绪回京"主持政务",却遭到了慈禧的斥责。到大同后,慈禧即命善耆回京察看情况。善耆回京后,发现颐和园等处遭到"联军"的劫掠,但紫禁城却完整地被保护下来,又了解到川岛浪速曾经到紫禁城说服守军"和平"移交并且在日占区内建立的"近代化管理制度",开始对川岛产生了兴趣。

  1901年的一天,善耆带着瑞徵拜访了川岛。川岛则在第二天到东单二条善耆当时的住所回访。川岛看到善耆的住所出乎意料的简陋,对善耆说"深表同情"。善耆则回答说:此次的大乱和遭受"八国联军"的侵略完全属于清政府的"自作自受"。虽然遭受此大难,但如果可使清廷统治者醒悟且发奋图强,"应为国家庆贺";同时说如非这场大乱,则无法结识川岛浪速等"他日能一致支持东亚大局之良友"。川岛则称赞善耆是"非凡之人"。

  由此善耆和川岛开始了交往。川岛协助清廷"维持京城治安"之后,直接隶属于善耆主持的工巡局,掌管工务及警务治安。工作往来使两人经常接触。另外,川岛对善耆投其所好,也是两人迅速成为朋友的重要原因。首先,川岛通过与善耆交换对世界局势的看法,在对亚洲局势的分析上逐渐达成了"共识"。如,善耆错误地分析了帝国主义的本质,凭借紫禁城被日军"保存"这一点,就盲目认为当时世界上对清王朝的统治造成最大威胁的是"白人帝国主义诸国",而非"黄种"帝国主义的日本。他认为,在这些白人帝国主义诸国中,对清王朝威胁最大的当属俄罗斯。因为清王朝二百余年来一直受到俄罗斯的侵略威胁。而对抗"白人"侵略的方法是与"同为黄种人"的日本提携。善耆说:"如欲挽回如此滔滔大波之颓势固非易事,若非中日两国提携,终难达亚洲复兴之目的",中日两国,"若能长短相补,中国因日本之强而得到庇护,日本因中国之富而得到补给,则东方出现一大富强之亚洲,抵御白色势力上绰绰有余。"虽然善耆意识到为争夺中国日俄之战在所难免,但他却认为:如果日本战胜沙俄,清王朝还能"保全"。

  善耆的看法与川岛把沙俄看成日本在中国东北、蒙古地区扩张的最大敌人、志在中国建立"防波堤"在某种程度上有很多相似点。因此川岛对善耆表示"赞同"。在善耆的帮助下,川岛在中国东北、内蒙地区从事间谍活动,获取了大量情报。同时,川岛等人通过善耆的介绍(善耆之妹嫁内蒙喀喇沁王贡桑诺尔布),将日本人河原操子等安插在蒙古王公府内做"教师",使各王公府邸成为了日本间谍实质上的情报站和联络点。

image.png

  除了对"白人"、对沙俄思维上"接近"外,川岛接近善耆的另一种方法是利用善耆急于改革的心态,向善耆献计献策,以达到接近善耆的目的。这种方法也收到很好的效果。善耆曾对川岛说:清王朝已如同"腐朽糜烂之屋","必须全部拆解,由根本上进行重新建筑"。但"余生于大清之家,谋求保全中国的同时,有义务维护大清之命运"。川岛则表示"甚为钦佩",并经常帮助善耆谋划。在善耆任工巡局管理事务大臣兼步军统领期间,曾企图撤销步军统领衙门。这种"激进的改革"马上遭到了廷臣们的非议。最后以善耆遭到罢免而结束。在被免官以后,川岛很快造访了善耆,对他说:"见官报得知王被革职,特来为殿下祝贺。"善耆沉思了一阵,紧紧握住川岛的手说:"多谢多谢。"川岛则趁机进言说:"曾向王建言,须以航海之数驾驭,但殿下未悟事以兹此,然而其乃为殿下适宜之活教训,殿下之大志从此成功也。"善耆说:"正是。天赐余极好休养之时机,从此专心读书修心也。"从此越发将川岛视为知己。

image.png

  历史影响

  1901年,八国联军尚未完全撤出北京,清廷即委派全权大臣庆亲王奕劻与川岛浪速联系,筹划中国警察教育。1901年8月14日(光绪二十七年七月一日) ,清政府与川岛签订合同,聘川岛为监督(相当于校长) ,合同规定,"大清国政府拟日后办理警务事宜,是以在北京设立警务学堂,并选派学生十名赴日本学习警务。聘请大日本川岛为监督办理学堂一切事宜,并日后带领学生赴日本学习。约定每月薪俸四百元。以三年为期,期满后留用与否,彼时再议。所有学堂内聘用日本教师若干名,支付一切经费,均归川岛一手经理。学堂经费每月约两千五百元,日本教师约八名,月俸每月共两千元,学生以五百名以下为定额。京师警务学堂随即开办。次年制定的《警务学堂章程》把七月一日作为学堂的"成立纪念日"。

image.png

  1904年8月,川岛与清政府原定为期三年的办理警务学堂合同即将期满,是否续聘提上日程,6月日本驻华公使向陶大均提出此事,陶向负责工巡局事务大臣那桐作了汇报。6月14日那桐致函川岛,对川岛承办三年的警务工作给予很高的评价,同时希望川岛继续接办,"查合同内本有期满再议之语,拟请贵监督再行接办两年,俾臻完备。在贵监督乐育为怀,夙倡维持东亚之论,亦当不愿漠然置之也",并约定"如承许可,即希见覆。并以此函作定,不再续立合同,一俟二年期满后彼时斟酌情形再议。" 6月17日,川岛迅速复函表示愿意继续主持警务学堂的工作。

  1906年,续办两年的警务学堂再度期满。清政府此时警政建设已具规模,有意也有能力独自办理,于是接管了京师警务学堂,改名为高等警务学堂。作为近代中国警察教育起源的京师警务学堂终结了,但它的办学模式、所培养的最早的警务人才,对中国近代警察制度建设有一定的影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