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惟敬和小西行长数年谋划的议和计划,为什么一下子成了泡影?原因是什么

2018-09-26 14:16:24 首页

  日军侵入后,朝鲜朝廷曾有争议,有的主张直接向明朝求助援军,有的主张自主抗战。结果在宣祖的支持下,紧急向明朝派遣了请援特使。开战之前,明朝已从朝鲜、琉球等地接到报告,一直注视着日本不同寻常的动态。长期以来,明朝和朝鲜一直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但明朝在边境叛乱镇压未果的状况下,针对派遣援军也有不同意见:有的主张坚守明朝、朝鲜边境鸭绿江,有的主张直接派兵朝鲜。最后兵部尚书石星的主张占据了主导地位。他认为日军的目的是“侵略大陆”,所以应在朝鲜防御,不然战祸将会殃及中国。

  获悉日军抵达鸭绿江不远的平壤时,辽东镇部队应急命出动。6月中旬,虽人数不多,明军已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7月16日辽东副总兵祖承训率领3千兵力攻击平壤的小西军。明军败。但自此战况发生了变化,战况渐渐扩大成日军对朝、明联军的三国间的战争。因祖承训战败,明朝痛切地感觉到有必要从南方调入炮兵。明朝最终派遣了刚刚镇压了西北边境叛乱的李如松。第二年(1593)正月七日,提督李如松率43000明军,与朝军联合,开始了收复小西行长军营的平壤城战斗。

image.png

  在明军、朝军压倒性火力攻击下,小西军交出了平壤城,溃退至汉城。在明军的大规模参战下,朝鲜收复了平壤城,朝军看到了希望。小西军的败退大大打击了在朝日军。石田三成等在阵奉行(即督阵官)向秀吉报告了平壤的战败,并让加藤军等各军团集合在汉城防备明军。正月二十六日,日军在汉城近郊碧蹄馆一带为阻止势不可挡的明军南下,以破釜沉舟的决心打败了李如松军以骑兵为中心展开的追击战,日军的碧蹄馆胜利挫败了明军的势头。但半个月之后,日军却在幸州山城之战中大败给权栗率领的朝军,宇喜多秀家、石田三成等负伤。汉城的在朝日军兵力消耗几近五成,军粮和物资也严重不足。

  在碧蹄馆之战中,李如松军一败涂地、意志消沉,便想用议和的方式让日军撤退,游击将军沈惟敬和以小西为首的日军开始议和交涉。明朝的目的,是在鸭绿江以南的朝鲜领土上阻击日军,所以明朝也认为与其拼死战斗,不如尽力和平解决。沈惟敬是上一年(1592)8月兵部尚书石星推荐的谋士,他到朝鲜平壤与小西行长会谈,最后达成休战50天的协定。沈惟敬再次全方位地与日军交涉的结果,则是4月8日在龙山会谈中达成的协议,内容即是当时日军返还俘虏的朝鲜两位王子,日军撤出汉城,明朝也撤离明军且派遣使者至日本。

image.png

  4月18日,日军领着沈惟敬派来的假明朝使节撤出汉城。朝方欲追击撤退的日军,希望和平解决的明朝置之未理,侧面禁止了朝军的战斗行为。日军撤出了汉城,明军也就势南下。6月,李如松部队进驻汉城,宋应昌部队进驻定州,刘、吴惟忠部队进驻大邱,王必迪部队进驻尚州,骆尚志、宋大斌部队进驻南原。表面上他们包围了日军,却没有发生战斗,一直处在对峙状态。李如松谋划,拟将沈惟敬、徐一贯、谢用梓等派往日本,令日军撤走。石田三成等3位奉行和小西行长,带着冒充明朝使节团的徐一贯、谢用梓和沈惟敬到达名护屋,5月23日拜见了秀吉。

  秀吉让明朝使节团滞留到6月28日,一边推迟和平交涉,一边动员在朝日军,欲占领去年惨败的晋州城(在本书第三部晋州之战中详述)。当时秀吉给明朝使节看的所谓“和平七条”,是自己随意拟定的。迎娶明皇公主作为日本后妃,恢复勘合贸易,明朝和日本两国大臣永誓盟好,把朝鲜南部四道割让于日本,再把朝鲜王子及一至两名大臣作为人质。从其内容上看日本仿佛成了战胜国,但从战况上看,形势对日本却很是不利。石田三成和小西行长应该比谁都清楚,这种情况下朝鲜不会接受秀吉无视朝鲜的主张。而小西行长则想方设法达成和约,和沈惟敬谋划欺骗主君,把心腹内藤如安作为秀吉的议和特使派到北京。

 image.png

  另一方面,6月29日日军攻克晋州城,残杀居民数万,把那一带变成了废墟,然后全军按照秀吉之命令,撤到釜山浦周边加强守备。8月以后,日军相继回国。陆地战场,12月初安康之战是最后一战,之后进入相对稳定的状态。除了1594年李舜臣攻打日本水军的战斗,直到1597年丁酉再乱为止,再也没发生过武装冲突,只是维持了议和交涉的状态。当时,朝鲜是被侵略的当事国,但在议和交涉中却被排除在外。1594年12月,内藤如安持沈惟敬和小西行长共谋伪造的“关白降表”前往北京。

  但朝鲜的《宣祖实录》和当时的义兵将领日记《乱中杂录》中也有“关白降表”,以此可推测沈惟敬等人事先告知过朝方。这是给明朝毕恭毕敬的降书。主要内容是把战争责任全部推给了朝鲜,记下了沈惟敬和小西行长在朝鲜的功绩,希望明朝能将他册封为藩王。这和秀吉提出的“和平七条”截然不同。明廷不知内幕,认为内藤如安是秀吉派来的降服使,便满足了如安的要求,册封秀吉为日本国王,并提出了以下3条:一、自今釜山倭众尽数退回,不敢留住一人。一、既封之后,不敢别求贡市,以事端。一、不敢再犯朝鲜,以失邻好。披露情实,果尔恭诚。主和派石星提出了日军撤离朝鲜后,只册封而不准求贡,朝日修好,日本永不侵略朝鲜等要求。

 image.png

  内藤如安担心议和失败,立即发誓遵守此项。明朝对石星和内藤如安的交涉内容表示满意,决定把秀吉册封为日本国王。明朝派册封正使李宗诚、副使杨方亨一行,于1595年11月,进入釜山小西军军营,继而打算前往日本。可临行前正使李宗诚却得知——秀吉压根儿没有想要得到册封的意思,秀吉只想诱引明朝使臣拘留、侮辱的消息(据说这也是沈惟敬的计谋),李宗诚吓得半夜逃走。无奈之下只好由杨方亨顶替正使,沈惟敬顶替副使前往日本。这期间沈惟敬和小西行长为了事前准备东奔西跑,反复谋划。

  朝鲜朝廷应沈惟敬的随行要求,派接待沈惟敬的黄慎为正使,携朝鲜使节团和明使节团一同前往日本。1596年9月1日在大阪城,明朝册封使与秀吉会见授予封王金印,并向秀吉等武将按官级授予官服。第二天,日方为明朝使节摆宴,秀吉等穿明朝官服参加宴会,当天秀吉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明皇帝的敕书中,根本没有提到秀吉所期待的“和平7条”,只是提到“封你为日本国王”。秀吉大怒,马上命令动员大军。沈惟敬和小西行长经数年谋划的议和计划,一下子成了泡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