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川义元:战国大名东海道第一弓取

2018-09-28 14:15:50 首页

  今川家八代家督今川氏辉即位时年仅十四岁,许多事务均由生母寿桂尼(中御门氏、瑞光院寿桂)代理。天文五年(1536)三月十七日,即将亲政的氏辉去世,年仅二十四岁,没有子嗣。这样的可能后继者有两人,一个是花仓村遍照光院的住职玄广惠探,另一个是富士郡濑古(今属静冈县富士市)善得寺的旃岳承芳(即今川义元)。两人相比,互有有利点和不利点。承芳在永正十六年(1519年)生,时年十八岁,惠探较之年长二、三岁,按年龄顺序应当是由惠探来继承;但惠探是氏亲的侧室福岛氏所生,而承芳是正室中御门氏(寿桂尼)所生。

  寿桂尼是有“尼御台”之称的实力派,自然希望自己的亲子承芳成为后继。承芳立即还俗,称今川五郎。“五郎”是今川家嗣子的通称,寿桂尼以此强调承芳的正统性。然而惠探生母的本家福岛氏的实力也不容小看。惠探之母是福岛左卫门尉又安房守的女儿(或谓为福岛上总介正成之女)。福岛氏是今川家的重臣,控制着高天神城、丸子城等一系列重要城垒。惠探还俗后名良真。在氏辉突然死亡的情况下,很难判断惠探和承芳谁更有利。哪一方能争取到更多的今川一族和家臣的支持成为胜利的关键。

image.png

  这时,寿桂尼得到了承芳之师——太原崇孚雪斋的鼎力相助。自承芳四岁开始,雪斋就受氏亲之命负责对他的教育,是承芳的强力支持者。雪斋以承芳的正统性为号召,成功地进行了对一族和家臣的暗中拉拢工作。今川氏的重臣朝比奈备中守泰能,迎娶了寿桂尼的侄女为妻,他最早加入承芳方;一族的重镇,先祖贞世的后代濑名陆奥守氏贞也被雪斋说服,他的加入使承芳方变得极为有利;此外在雪斋的号召下加入的还有承芳的妹夫关口氏广、老臣由比助四郎,天野彦四郎等。胜利的天平开始向承芳方倾斜,惠探和福岛一族相对孤立。

  天文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天亮,双方军队在骏府城下初次交锋。拥立惠探的福岛军旨在夺取骏府,但遭到惨败,日落收兵后纷纷乘夜败走。福岛越前守退入久能山城,福岛上总介退入高天神城,福岛彦太郎、斋藤四郎卫门、筱原刑部少辅等退入方上城。六月初,承芳方冈部左京进亲纲的部队开始进攻福岛彦太郎的方上城。方上城筑在烧津高草山的山顶,是从骏府到花仓的要津。城兵拼命防守,争夺很激烈,但终于还是被攻克了。进攻高天神城的是承芳方的小笠原春仪军,城将福岛上总介一直奋战到最后一刻,直至小笠原军攻入本丸也很少有投降的人。眼看己方阵地一个个失守,惠探遁入花仓城。花仓城又名叶梨城,是先祖范氏所筑,一度是今川氏的本城。以挂川城朝比奈泰以为中心的军队,会合攻克方上城的冈部亲纲军,包围了花仓城。刚还俗的承芳初次出阵,亲自指挥攻击。六月八日,花仓落城,惠探逃入濑户谷普门寺。由于多数人都是见风使舵,此时除了福岛氏和坚守远江见付端城的堀越孙六郎贞基以外,很少有人寄心惠探了。福岛氏等惠探的拥护者坚守普门寺,并为惠探乞降请命。但是老于世故的寿桂尼和雪斋决意断绝祸根。十四日,惠探在普门寺切腹自尽。

image.png

  次年四月,见付端城落城。这场世称“花仓之乱”或“丙申之乱”的家督继承权争夺战至此完全结束,今川义元成为今川家第九代家督。天文十五年(1546),尾张的织田信秀与三河的松平广忠发生冲突,松平广忠向义元求助,义元欣然出兵。天文十七年(1548)织田、今川两军主力对峙于小豆坂。义元亲率大军,大败织田,并生捕信秀之子信广。此战快速激烈,是正攻法的典型,被收录于《日本的合战》一书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