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上杉谦信的评价如何?上杉谦信是个怎么样的人

2018-09-28 15:22:59 首页

  由于卓越的军事才能而被后世称为“军神”或“越后之龙”。主要体现在出兵迅速及退兵的时机把握恰当使得生涯大多数战争多以胜利告终。而在天正4年甲斐的僧侣教贺给长福寺的空陀的信中提到,就算是宿敌的武田信玄也常常评价谦信为“日本无双的名将”。其天才的统率能力可见一斑。

  另一宿敌北条 氏康死前对其子氏政言:“晴信、信长之辈,都是说一套,做一套,不足以托赖。然而辉虎殿下不同,受人之请,必忠人之事。我死后,诸国中你可以依靠的,舍此无人。”

  同时代的关东武将太田资正也对上杉谦信有如下评语:“谦信公之人品,八分乃贤者,二分为恶人。恣肆怒气,行事怪异,是其'恶';除此而外,勇猛而无欲,清静而无邪,廉直而无私,明敏好察,慈惠待下,喜闻人谏等,是为其善。虽有微瑕,不足掩其辉,实乃绝世罕有之良将。”后世也有人认为这句话是江户时期越后军学者创造出来的虚构溢美之辞,不过没有什么依据。但是同理,上杉谦信奸雄论也有人认为是大正年间一些学者创作,且言论中没有考证与引用,同样没有什么证据。

image.png

  奸雄形象

  记载上杉谦信屠城,烧讨等事迹的书本,无外乎出自《大日本通史》《国史略》这些大正年间的书籍。其中《国史略》的作者岩垣松苗在评价武田信玄及上杉谦信二人时为了抹黑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而对于这些行为更是美名其曰“考证”甚至加之以古汉语书写以此提高自己的“考证度”。誓如在评价武田信玄时【且以其智力过绝,长于军事也.咆啸猖獗,所向无前,雄飞于山东数十年,自以为得计.海内引领,思欲效之.乱庸有极乎.后世谈兵者,祖述其法,肖像尸祝.究其钦仰,恶亦何心与.善战者服上刑,古之制也.矧於凶逆之徒乎.信玄免天诛,得没于地,一人之幸,而天下之不幸也】。能征善战就要被一个写史书的人口诛笔伐,试问岩垣松苗文人底线又在何处?

  而岩垣松苗在评价其宿敌上杉谦信之时更是用【然观其平生所为,则祝发披缁,不畜妻妾,不茹荤腥,俨然持律僧也.而至行军略地,则杀人盈野,血流为河,未尝有勤王济世之志矣.加之弃祖先之胤,养螟蛉之子,其尸未寒,生祸阋墙,与国破嗣绝者,仅一间也已.智计虽多乎,胆勇虽壮乎,徒足以行强暴於一世已.自有道君子观之,不亦儿戏耶】但如果因此觉着岩垣松苗是一个嫉恶如仇之人时那就大错特错。因为当其说到织田信长火烧比叡山,长岛屠杀等等之时却以“虽然残暴,但对社会秩序大有帮助”来评价。

  而在《大日本通史》这些引用的二次记载中,更是被人拿出只言片语解读出来上杉谦信所到之处劫掠一空,寸草不生这种言论,完完全全把上杉谦信写成了一个还未开化的野蛮人。但这些引用的二次史料之中,连地名,参与人员都是一笔带过,而北越军谈整体是以赞扬上杉谦信为主,引用言论更是与书中所写背道而驰。

image.png

  道德高于一切的传统观念已经崩塌,大众普遍急功近利,崇尚所谓的真性情与个性,上杉谦信的艺术形象,在这方面失分很多。于是,上杉谦信这种被传统公认的仁义之将、乱世雄主,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看作是只会侵略别人的伪君子,败仗连连的低能儿。可以说,大众对上杉谦信的认知已经偏移得太多,与上千年来的共识相去甚远。今天这个时代,成功学泛滥成灾,厚黑学大行其道,任你白如玉、清如水、心如赤子,浸泡在千年沉积的酱缸文化中,难保不会黑如墨、浊如泥、狠如蛇蝎。许多人为了追逐所谓的成功,底线可以一低再低,廉耻可以毫不顾忌,也因此上杉谦信这个残暴无道的奸雄形象,也就在一些“文人”眼中立了起来。

  贩卖人口

  而关于越后府中港(直江津)有没有设立奴隶市场,首先要搞清楚几个问题:上杉谦信的财政收入是什么,销售通路是什么,人口贩卖占其中的比重多大?他的主要财政收入主要来源于佐渡岛佐和田町的鹤子银山,真野町的三川砂金山,越后南鱼沼郡的上田银山,除去越后、佐渡的金山、银山外,其次的就是越后的特产青苎,走海路,卖到京都赚钱。

image.png

  这些奴隶卖给谁(交易对象是谁)?通过什么渠道来卖?卖给谁根本无从知晓,因为事实上根本不存在这一事情。也没有任何渠道从越后府中港(直江津)对外贩卖捕获来的人口。从府中港出发,走日本传统的海路做生意,可以参照的是越后的特产青苎的例子。当时上杉辉虎通过这一条海路路线,把青苎卖到越前、京都,曾赚了一笔。但是,这样的事情只发生过一次,仅仅是在天文二十二年,上杉谦信在天文二十二年第一次上洛,从越后府中港(直江津)乘船出发,发向京都,付出了一定外交代价。在船只经过加贺时,登陆上岸,与加贺本誓寺主动寻求和睦,乞求对方能够放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最后才被加贺的一向一揆发行,顺利通过加贺,先行到达了越前三国凑。当时三国凑作为重要的港口,汇聚了众多的商人,也是在这里,辉虎【谦信】完成初次的青苎交易,并到达京都。但这一条海路上洛的路线,在永禄三年以后就被阻断。本愿寺证如死去之后,本愿寺显如上位,他在武田信玄唆使下与上杉谦信敌对,并授意加贺、越中的一向一揆阻碍了他的上洛道路。因此,上杉辉虎以往的从越后府中港(直江津)乘船出发,走海路路线到达京都的路子,就完全行不通了,过去的青苎生意也做不成了。试问,连做生意的路子都被加贺一向一揆阻断,不让通过,上杉辉虎以往走海路路线去贩售的生意之路完全失效,不能到达越前、近江、京都去大肆兜售,又有什么必要在作为对外港口的府中港(直江津)开设人市场?他去卖给谁,卖给大海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