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山轮战的战争过程和伤亡如何 两山轮战简介

2018-10-10 10:55:06 编辑:lgd 首页

  “两山轮战”是从1984年开始,中国军队对越南军队控制的中国云南省老山和者阴山众多据点进行的集中拔点作战,1984年4月28日打响了收复老山的战斗,4月30日收复者阴山。因为中国在1984到1989年期间抽调各军区部队共10个集团军轮番上阵作战,由此得名。

blob.png

  战争回顾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分为两个阶段:前期是自卫反击战,也就是1979年的战斗,形成了威逼河内的态势。后期是越南反扑,中国军队和越南军队在老山、者阴山和法卡山等地区进行的对峙。

  后期的时间比较长,基本上一直到1989年都没有间断过,而从1984年年开始的,中国军队对越南军队控制的老山和者阴山众多据点进行集中拔点作战,并且在1984年到1989年间抽调各军区部队轮番上阵,这就是“两山轮战”。

  战争过程

  开战

  1984年4月28日,昆明军区(后并入成都军区)第14军40师对云南省老山一线越军展开大规模拔点战斗。经一日激战,40师一部7分钟占领662.6高地,5小时20分攻上老山主峰。下午,两个主力营向船头,八河里东山方向推进,占领越军10余个高地。

blob.png

  4月30日,第11军31师在师长廖锡龙带领下,以阵亡不到百人的辉煌战绩,占领者阴山全线,前推松毛岭一线,全歼越军两个连,毁灭性打击越军两个营,击溃越军三个团,越军伤亡数字不详,这是因为我纵深重炮部队对越军纵深增援团队炮击。如者阴山之战中,越军增援的一个团被我两个重炮团密集炮火覆盖时,越军尚未下车。

blob.png

  激战

  两山血战,以老山战场最激烈,最残酷,以者阴山之战打得最有魅力。廖锡龙在大战之前,亲自侦察敌情,勘察道路,为迂回部队选择最佳迂回道路。总攻之前,他两度推迟总攻时间,在老山之战开战后40分钟才发起攻击,使得迂回掉队部队得以及时到位,匆忙赶到的部队指战员得以利用宝贵时间调整部署,休整部队。

  事实证明,两次调整总攻时间十分必要。部队战前准备了200口棺材,战后,100口都多。此战之战果,不仅11军军长,军区首长没想到,许多参战官兵都没想到。须知,当时越军炮兵还是有对等还击的气概的,双方炮弹空中相撞的事情并不罕见。战后,廖锡龙升任11集团军副军长、军长,当选84年十大风云人物,数年后,晋升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

  拉锯战老山之战则打得十分艰苦,你来我往,拉锯战频繁,比较有名的战事有84年“4.28”之战、“6.12”之战和“7.12”之战。其中“7.12”之战规模最大,越军313师两个团,316师一个团,312师一个团,345师一个团,一个特工团,共计六个团的部队对我14军40师一个团的阵地展开了疯狂的进攻,松毛岭大战打得惊心动魄。

  越军反扑

  凌晨越军扑上我军一线阵地,来势十分凶猛。我军集中老山地区所有炮群,甚至师属坦克营也一字排开,展开火力封锁,打敌后续梯队,封锁我阵地前沿300米一线,打成3道火墙。整整一个上午,越军主力没有接近我主阵地。下午,2.5个基数的炮弹全部打光,越军一个营趁机抢占我一个高地。

  我军一个榴弹炮营配合进攻,一个排45人15分钟夺回。当我军攻上高地时,越军一个营几百人,只剩下6个活人。越军十分顽强,六个团轮番冲锋,少有的发动了营团级集团冲锋。事后证明,这是本次战斗中最愚蠢的举动,白白遭受灭顶之炮火覆盖。一整天,越军被阻于松毛岭一线寸步难进,阵地前留下了3000余尸体,占整个两山之战越军伤亡总数的43%。

  战果及意义

  84年至89年,七大军区轮番派部队参战,兰州军区47军,沈阳军区16军23军,北京军区27军,38军(侦察部队),南京军区12军,1军,广州军区42军,41军,济南军区67军,26军,20军,成都军区13军均分别参战。其中27军,38军,67军侦察部队表现出色。67军199师担任老山防御作战,取得重大战果,是轮战部队中表现十分出色的部队,14军是参战最久的部队,战斗中先后涌现了“李海欣高地”,孤胆英雄陈洪远,史光柱,英勇无畏九战士等光荣集体和个人,对我军建设影响深远,众多新星从中涌现,大批部队得到锻炼。

blob.png

  战斗过程

  1984年4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军第40师开始对两山地区进行长达26天的炮火攻击。4月28日,中国陆军第40师、41师开始正面进攻,第40师一部7分钟占领662.6高地,5小时20分攻上老山主峰,第41师122团协同作战。下午,两个主力营向船头,八里河东山方向推进,占领越军控制的10余个高地。

  4月30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军第31师向占据者阴山的越军发起进攻,经5个小时的激战,占领者阴山。5月15日,中国军队占领八里河东山。6月12日,越军反扑,偷袭老山侧面那拉方向的阵地,守卫该阵地的二连几乎全部阵亡。我军再次将阵地夺回。1984年7月12日凌晨,越军进攻松毛岭,但战前无线电联络被我军破译,在猛烈的炮火封锁下,越军阵亡三千余人。叶剑英元帅在看完录像后感叹:“自淮海战役以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多敌人尸体。”同年7月13日,中央军委命令南京军区、福州军区部队接防。

blob.png

  1984年7月13日,中央军委命令南京军区陆军第1军1师、第12军36师、炮兵第9师、福州军区炮兵第3师进入文山州赴中越边境轮战,集结于文山、砚山两县驻训,并于1984年12月9日接替陆军第11军、第14军和炮兵第4师在老山、八里东山方向的防御任务。其余部队驻扎文山州,参加防御作战。我军总参谋部调令武汉军区第20、54军、成都军区第13、50军、广州军区第43军调遣部队组成五个侦察大队,驻训参战。成都军区汽车第17团接替武汉军区汽车第8、12团。1985年5月25日,第1军和第1、2、3、4、5侦察大队,武汉军区汽车第12团全部撤离出战区。

blob.png

  1985年3月,济南军区陆军第67军199师、第46军138师、济南军区炮兵第12师共计31146人进入文山、砚山两县集结驻训,并于5月30日进入战区接替第1军所属部队防务。此外第26、46军组建第六侦察大队、空降第15军组成第七侦察大队,进入老山战区。同年9月,新疆军区、第19军、第21军分别组成第八、第九、第十侦察大队相继进入战区,至1986年六七月间,先后撤离战区归建。1986年6月,第67军、第六侦察大队、第七侦察大队、成都军区汽车第17团撤出轮防。

  1986年4月30日,第47军所属部队进入老山战区接替第67军防务。1987年5、6月间,第47军所属部队先后撤离战区。中央军委于1986年9月1日命令,北京军区第27军接替第47军在老山战区的防务。北京军区陆军第27军、北京卫戍区、天津警备区组成的第十一侦察大队进入战区;陆军第38军组成第十二侦察大队进入战区。1987年2月,先后撤离战区。1986年12月,北京军区部队集结完成。1987年4月30日,第27军接替第47军的防务。

  1987年12月,沈阳军区第16军组成第13侦察大队;第40军组成第14侦察大队;第64军组成第15侦察大队,进入战区。1988年1月,成都军区陆军第13军37师、38师1、2团,炮兵旅、工兵团、电子对抗营进入文山、砚山两县集结。1988年3月27日至6月3日,第27军所属部队撤离战区。1989年1月,第13、14、15侦察大队先后撤离战区。

blob.png

  1988年4月30日,成都军区第13军进入战区,接替第27军所属部队防务。1989年5月和10月分两批撤离。1989年10月31日,成都军区守备第1师部分部队配属第40师部分兵力,接替第13军所属部队老山战区对越防御作战任务。1990年2月13日凌晨,越军以一个排的兵力对中方B64,66号阵地实施偷袭。结果又被中方击退。中方伤一人,越军两死一重伤。这是中越十年轮战的最后一战。

  轮战结束

  1990年2月15日成都军区云南前指正式将老山战场对越防御作战指挥全部移交云南省军区前指后撤销。

  1993年2月10日中央军委批复,解除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任务,撤销云南前指,边防部队转入正常守卫,停止空军航空兵和地空导弹部队在中越边境轮战。成都军区决定:1993年3月31日前云南前指撤销和各支援保障分队撤离;边防2团1993年4月1日零时由防御作战转为正常守备。

  战争结果

  中国夺回老山地区,并在5年时间内轮换驻防各大军区所属部队,提高战斗力。而负责主攻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军第31师师长廖锡龙、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军副军长王祖训、第40师副师长朱;以及轮换部队将领第1军政委史玉孝、军长傅全有、参谋长吴铨叙,第47军军长钱树根,第67军军长张志坚,第27军政委徐永清、军长钱国梁等将领都陆续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衔。

blob.png

  两山战役以下单位获得英雄称号:

  老山英雄连:第40师第118团第8连

  老山穿插英雄连:第40师第119团第4连

  老山防御英雄连:第40师第119团第7连

  阴山英雄连:第31师第93团第9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