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中楣——明宗室女诗人的淡泊情怀!

2018-10-11 10:22:13 编辑:qy 首页

  这是明代女诗人朱中楣的一首《丑奴儿·雨余》。雨余体现了雨水将尽未尽的季节。

  诗句中透露着清新和舒朗的氛围,细雨洗尽纤尘,荷叶连绵不绝,上面荡漾着露珠一样的雨滴。翠绿的柳叶,蝉噪渐弱。作者在这样美好的时刻抚琴填词,好似到了秋天一样清朗怡人。

  身为女诗人,难得能脱离春闺秋怨的主题,写出如此明丽动人的诗行,字里行间透露了自己高洁、恬淡的心性。

image.png

  朱中楣,字懿则,一字远山,江西南昌人。她有着非比寻常的显赫出身。她是明宗室辅国中尉议汶次女,吉水少司马李元鼎的夫人,礼部尚书李振裕的母亲。李振裕《显妣朱淑人行述》中记载:“淑人生于天壬戌(1622)年五月初二子时,殁于今康熙壬子(1672)年二月十九日未时,年仅五十有一岁。”

  朱中楣生活在明末清初这个社会动荡的极其特殊的历史时期,本身又是明朝宗室的眷属,一生患难频仍,升沉不定。

  朱中楣的少年时代是快乐的,与李清照的少女时期一样,无忧无虑。后嫁得一个如意郎君,生活幸福美满。三十二岁(1653)以后是偕隐归里的淡泊余生。期间她经历了太多的 “风浪波涛,云烟变幻”然“虽处万变而不失其常”,这与她不凡的性情与识见密切相关。公元1670年丈夫十月李元鼎去世,夫亡后,她伤痛不已,遂于两年后即壬子年(1672)二月卒于家。

image.png

  作为明朝宗室,朱中楣一方面经历了鼎革的沧桑,一方面又不得不承受丈夫另仕新朝的无奈与悲哀。而身为贰臣的日子并不好过,宦海的波澜、人事的诡谲尤其让她为丈夫的安危而终日伤神,心力交瘁。

  如《长相思·思归》:忆家山,盼家山,世乱纷纷求退难。罗衣泪染斑。 昔为官,又为官,甚日归兮把钓竿。空看枫叶丹。

  身为女子,在当时的时代亦无可作为。她惟一可以选择的,只是退隐林下,在相对平静的生活中尽可能地远离尘世中难以面对的风波与巨变,以看似闲散优游的日子来沉默地掩饰或渐渐淡去曾经的创伤与隐痛。

  她在题为《孟冬感怀》的诗中却展露无遗:为客他乡已六年,几经沧海变桑田。清霜凛凛凋残叶,澹月溶溶罩晚烟。怨逐漏声悲汉阙,愁随梦影到吴川。白云归尽人千里,怅望关河泪黯然。

image.png

  朱中楣的词作视野开阔,并不局促于闺阁一隅,吟咏相思,流连风月,也无孤寂落寞的抑郁之作。相比于明清时期的其他女子,朱中楣身世怀抱不俗,她的远见及胸襟,使得她的词中绝少旖旎绮丽之气。不仅如此,她的词以清新散朗为主,显得高贵而典雅。朱中楣词作体现出来的恬淡无为、清疏旷放的林下之风尤为难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