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中楣的丈夫是谁?朱中楣 李元鼎:且与荷香伴流年

2018-10-11 10:25:44 编辑:qy 首页

  “何处小楼吹玉笛,天涯游子叹飘蓬。”诗意凄美透着无限苍凉,道出明朝才女朱中楣此刻的孤独与惆怅。

  身为明宗室辅国中尉朱议汶的次女,朱中楣从小锦衣玉食,在书香浸染中渐渐长大。但在纷扰乱世中,人生飘零如陌上尘,其间分分合合身不由已。恰如此时,眼望天边残月,固守一盏纱灯,思念却绵绵不绝

  “春睡起,懒为容,澹澹衫儿怯晓风。”半梦半醒间,起床都要吟诗诵词的朱中楣,是位秀外慧中的少女,明眸皓齿眼波如水,恰似荷花初绽露珠轻点。

  自古才女聪慧于心,自不肯与庸才为伍,而其父朱议汶也是爱才之人,便在女儿及笄之年,于众多才子之中,择“身持海内文章之柄者”李元鼎为婿。而朱中楣虽身在闺中,对李元鼎也是颇多耳闻。

  李元鼎出身名门,少年成名,所著文章字字珠玑,读来令人爽心悦目。彼时朱中楣,心事如花朵朵绽放,暗香幽幽弥漫心扉。若此生与君相伴,定会诗情画意心相映,琴瑟和鸣永相随。

  心有所想,事有所成。一对红烛,两张笑脸,一个是貌比西施才情满腹的俏佳人,一个是英俊儒雅博学多才的少年郎,天上人间如此绝配,羡煞了神仙和鸳鸯。

image.png

  “田田荷芰含疏雨,荡漾珠圆。荡漾珠圆。绿柳枝头晚躁蝉。”婚后的生活诚如朱中楣所期盼那般,李元鼎柔情款款蜜意绵绵,常常在雨中伴妻赏荷,而朱中楣文思如泉涌,甚至让李元鼎也有些妒忌。

  风花雪月,难抵俗世侵扰;烟火凡尘,怎奈离别之苦。自认清高不入俗的李元鼎,骨子里也怀着追逐名利之心,经举荐谋得官职。于是举家入京,其间奔波劳顿,让朱中楣苦不堪言。但这仅仅是磨难的开始,更大的悲伤如潮涌来,让身在闺中不识人间苦的朱中楣,从此尝遍世事艰辛。

  公元1644年,李自成的起义军攻破京城,明朝从此灭亡,身为明朝宗室之女,朱中楣虽是女流,心中悲伤不已。而自己深爱的夫君李元鼎,竟然不顾妻子的感受,出任新朝之官。从此,虽然同在屋檐下,却已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轻风有意伴春光,春光却被繁华绊。

  朱中楣的心中满腹苍凉,往昔恩爱渐次涌上心头。曾在清风明月中许愿,愿无岁月可回头;曾在绿柳荷花前默念,且与深情共白首。而如今,他却被俗世名利遮住了双眼,而她只能在心中暗自伤悲。

  然而仕途之凶险,却是朱中楣始料不及的。李元鼎因为家兄出事而受牵连,从而“有逮问之惊。”那是一段怎样的日子,以泪洗面不足以消去心中恐惧,抱着刚刚出生的儿子,身处陌生之地的朱中楣,饱受惊吓之苦。

  虽然际遇黯淡,但朱中楣毕竟不是寻常女子,懂得此刻的温柔脆弱无人怜,只能打起精神,一面苦苦盼君归,一面持家护幼子。

  “为客他乡已六年,几经沧海变桑田,清霜凛凛凋残叶,澹月溶溶罩晚烟。怨逐漏声悲汉阙,愁随梦影到吴川。白云归尽人千里,帐望关河泪黯然。”对于爱自己胜过于仕途名利的李元鼎,朱中楣虽有怨念却不曾明言,但在诗词中还是流露出无奈和委屈。而身处仕途漩涡之中的李元鼎,又哪里能悟出妻子的深情爱意?

image.png

  几经辗转,所幸李元鼎安然归来。那一刻,朱中楣欣喜不已,亲自为他清水濯足掸衣无痕。而李元鼎经此磨难,也滋生出对仕途的厌倦,转而将心思放在娇妻幼子身上。

  那一段岁月,行云如流水,舒缓惬意,没有俗世羁绊,没有名利侵扰,朱中楣相夫教子其乐融融。闲看庭外花开花落,漫看天边云卷云舒。而妻子酷爱荷花,李元鼎不惜放下优雅,扛锄入池塘,为妻子种下荷花。

  彼时荷花朵朵绽放,滴滴露珠晶莹剔透。池中鸳鸯戏水,廊下燕子双飞,经此生离死别,夫妻更觉情深。而朱中楣所心仪的日子,便是此刻,雨是赏荷,荷花更艳;风中吟诗,诗意更雅。

  “小小园亭,百卉芳馨。水边花下任怡情。凭谁妙手,绘幅丹青。”岁月静好时,朱中楣才情迸发,每每下笔如有神助,诗意简淡素朴浅白。时人赞其诗作“神情散朗,林下之风,语不雅驯,堪比王孟。”

  而李元鼎对妻子的清灵秀美,也是赞赏不已,就连与家猫玩耍,朱中楣也能栩栩如生描述出来“时时偷觑水中央,或在蔷薇架上,”词意玲珑剔透,顽皮如少女。

  只可惜,所有良辰美景,终是昙花一现,恰似水中花镜中月,飘渺无踪影。而赏心乐事,从此却在别家院。热心于仕途的李元鼎,不满于小家碧玉般寻常生活,更不肯虚掷所谓大好年华,重新谋得兵部左侍郎官职,再次离家上任。

  山一程水一程,程程无尽头,直到望不见身影,朱中楣依然痴痴地望着。都说黄连苦,此刻她却是心比黄连苦。只想过平凡恬淡的日子,却不料半生尝遍离别苦,一切只为俗世虚名所累。

  “忆家山,盼家山,乱世纷纷求退难。罗衣泪染斑。昔为官,又为官,甚日归兮把钓竿。空看枫叶丹。”一首《长相思.思归》,词意缠绵绯恻暗含幽怨,无法掩饰她对夫君的失望之情。本渴望温馨生活,却再次被李元鼎追逐名利所伤。

  道不尽愁肠百结,诉不尽相思之意。而远行的人儿,奔波在仕途之中,儿女情长,却未能阻止前行的脚步;声声叮嘱,却唤不回柔情款款的相拥。

  此去经年,不知何时是归期,纵有满腹哀怨与相思,又能对谁说起?

  小楼深处,玉笛悠悠婉转;望断天涯,游子迟迟不归。

image.png

  池塘里,荷花谢了,雨打残荷冷冷凄凄。曾经雨中撑伞,携手赏荷,一切仿佛就在昨天。而眼前残花败柳,更添无限惆怅。伤心至极的朱中楣泪眼迷离,离愁别绪还不曾理清,致命的消息却又传来。

  同僚犯事,李元鼎再受牵连,甚至下到狱中。彼时朱中楣已是欲哭无泪,而世事之艰辛,也不允许她有伤悲之时,她以赢弱之躯,挑起家庭重担,同时寻求故友,为夫奔走呼号。

  山水依旧,尘世沧桑,颠簸困苦之中,光阴也无情,荷花带露的娇颜,已经渐渐凋零,所有闲情逸趣,早已随风逝去。唯有残酷现实,如霜扑面而来。

  秋去冬来,李元鼎依然没能脱罪。朱中楣于灯下,亲手缝制棉衣,一针一线细细密密,多想把所有的思念,全部缝进衣中,以慰藉他那孤苦无依的心。所有的委屈与怨念,早已烟消云散,只想他此刻平安归来,亦如从前。种荷采荷,映日荷花妒娇颜;赏荷画荷,荷叶莲莲荡碧波。

  严冬悄然逝去,冰雪消融时,春风送来好消息,李元鼎终于脱罪而归。

  初夏,姹紫嫣红时,李元鼎怀着愧疚之心,踏入久别的家园,迎面走来的朱中楣,虽着旧时裙,却无旧时颜。

  岁月无情,将所有的纯真与稚嫩,抛向流年深处,任凭霜染青丝,憔悴了容颜。没有责备,没有怨艾,朱中楣浅笑如花,以宽容胸怀,接纳落魄而归的夫君。相逢不再是梦,幸福盈满心头。

  荷花朵朵娇艳欲滴,鸳鸯戏水两相依。廊前燕子双双戏,蝴蝶翩翩入画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当时只道是寻常,岂知寻常更可贵。李元鼎悲从心起泪湿衣衫,轻轻拥妻入怀。无意百炼钢,愿化绕指柔。

  十年颠沛流离,朱中楣消磨掉了最好年华,李元鼎也不复往日少年郎。世事漫漶间,朱中楣“患难频经,忧怀莫展,”此时的李元鼎终于省悟,世间唯有真情,历经沧桑永不变,从此淡看名利,不为俗所累。

  半世飘零,情无所依,而今守得云开见月明。不再牵挂萦怀,不再日思夜盼。朱中楣与李元鼎,患难夫妻终团圆,从此朝朝暮暮永不分离。

  李元鼎写下“无意百炼钢,愿化绕指柔”表明心迹,朱中楣喜悦于心,纤手提笔写下“湿云缓度莺声老,凉月还生燕语欢。共挹荷香思茗饮,轻风有意送梅酸。”李元鼎品读诗意,明白妻子所期望的,只是池塘岸边对坐茗饮,风送荷香满人间。

  尘缘依旧,芳华暗换。纵然岁月催人老,爱情却不老,荷花年年开,花香永不散。且与荷香伴流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