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罗马密约:两个米特拉达梯国王之间的阴谋

2018-10-12 09:17:29 编辑:sll 首页

  公元1世纪,罗马人几乎已经控制了整个地中海世界。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六世,成为他们在东部地区的最大对手。这位东方的波斯式国王,罗马共和国打了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战争。一度将后者的势力排挤出整个小亚细亚和希腊。罗马人为了对付这个东方强权,先后派出了三位名将——苏拉、卢库卢斯和庞培。

  但你或许没有想到,本都人不断挑战罗马霸权的背后有着另一个东方大国的支持。没有他们的协助,历史上的三次米特拉达梯战争,可能根本不会爆发。

  米特拉达梯六世的崛起和毁灭之路,无疑让人印象深刻。但这位枭雄何以能够在反罗马战争前积累起可观的实力,恐怕人们就不甚清楚了。

  许多人都认为他的发家,源于本都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以及其盟友兼女婿的亚美尼亚国王提格兰二世援助。然而事实上,本都国王的崛起在相当程度上应归功于另一位同名的国王:帕提亚的米特拉达梯二世。

image.png

  或许很多读者并不了解那位与本都国王同名的帕提亚国王。但作为与汉武帝的同代人,米特拉达梯二世堪称帕提亚历史上最具才能的君主。此人在军事、经济领域的成就斐然,不仅将严重威胁国家安危的游牧民族击败,还在短时间内重新恢复王朝盛世。正是他的努力,真正奠定了丝绸之路在亚欧大陆西部的连通。

  这位伟大国王在地缘政治方面,也同样富有远见。针对过去帕提亚严苛对待投降希腊自治城邦的政策,他大刀阔斧地予以废止,改之以温和的拉拢手段。此举使其获得了许多境内外希腊化国家的好感。本都王国与帕提亚联盟的成功,就是建立在后者主动希腊化的基础上。

  两位米特拉达梯国王最早于BC 102--101年之间,就动了结盟的进程。当年本都国王在诞生过著名同盟的提洛岛上,建造了一座纪念性质的神庙。神庙里有12座雕,代表着位围绕在本都国王身边的亲密伙友和同盟使节。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两尊塑像的铭文特别指出,他们是帕提亚帝国的官员。显然是来自南方泰西封宫廷的使者。帕提亚使者出现在本都的宫廷,并被后者特别算入密友,足以表明他们之间绝非简单的例行外交访问关系。

  罗马时期的希腊历史学家阿庇安,也援引本都使者佩洛庇达斯之口说道:米特拉达梯统治着他祖先的长达2万斯塔德的领土,得到周围许多近邻。如好战的科尔奇斯人、攸克辛海沿岸的希腊人以及更远的蛮族支持。还拥有随时准备听从其号令的斯基泰人、陶里安人、巴斯塔奈人、色雷斯人、萨尔马提亚人和所有分布在顿河、多瑙河至亚速海一带的盟友。亚美尼亚的提格兰是他的女婿、帕提亚的阿萨西斯是他的同盟!

  毫无疑问,与强大的阿萨西斯王朝的联盟对欧帕托的反罗马战争储备至关重要,特别是在本都财政收入与罗马人相差悬殊的情况下。近现代考古学家通过对本都地区文明遗址的考察,发现公元前1世纪最初十年里,当地流通钱币的数量突然出现了一个程度非常大的增长期,远超黑海南岸一带的平均钱币增幅。

image.png

  本都一带虽然有几处贵金属矿藏,但如此巨额的财富增加,无论如何也不能用当地贸易和矿业的正常收入增幅来解释。本都与亚美尼亚国王提格兰二世的结盟时间正处于这一时段,而后者仍然是帕提亚帝国的附庸。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肯定,流入本都的这笔巨额财富,就是帕提亚人通过亚美尼亚中介所提供的。

  这些财政支持,不仅完全满足了本都宫廷的日常支出,还大大加快了招兵买马的步伐。以至于到第一次米特拉达梯战争爆发前夕,后者至少已经拥有了一支包括步兵、骑兵、战车在内的大军,数目近10万。具备了和罗马人相争的基本实力。

  本都国王很可能还事先争取到了帕提亚人在战时的直接军事援助。公元前70--69年,米特拉达梯六世与女婿提格兰二世一起,接连遭受卢库卢斯的打击。他们曾向当时的帕提亚国王弗拉特三世求援,欧帕托亲自向后者写了一封信,述称罗马东扩对他们的共同威胁,并劝说帕提亚国王为自己提供军事资助。

  甚至,他还为后者构筑了一个颇具威胁的军事计划。即本都-亚美尼亚联合军队从亚美尼亚出兵,正面吸引卢库卢斯注意力。帕提亚军队则突然自美索不达米亚西渡幼发拉底河,从侧面迂回包抄罗马后方,彻底打破罗马人加诸在东方各国头上的霸权枷锁。

  这一战略规划无疑是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但它显然并米特拉达梯六世第一次向帕提亚人提出。它只不过是二十年前,两个米特拉达梯国王间谋划的翻版。唯一不同之处,仅仅在于帕提亚军队渡过幼发拉底河之后,首先需要解决尚在苟延残喘的塞琉古王朝,然后才能配合盟友一起打击罗马人。

image.png

  上述军事计划对本都发动反罗马战争进程,无疑有着十分积极的影响。因为它不仅避免了本都军队西征时,将空虚的侧翼暴露在罗马的亚洲盟友面前。而且还获得了己方强大同盟的直接兵力援助,甚至有可能威胁到埃及向罗马城输送粮食的海上线路,势必对当时尚深陷在同盟战争中的罗马共和国造成很大冲击。

  我们可以想象,倘若在第一次米特拉达梯战争爆发之初,本都、亚美尼亚和帕提亚三个亚洲强国按照计划向罗马人发起挑战。米特拉达梯六世显然能更好地巩固其在小亚细亚的征服领地。即使苏拉能如历史上那般再现喀罗尼亚的奇迹,他也不可能在面对三大强国的联合防御形势下迅速反攻小亚细亚。这就为本都构筑大国基石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可见这一联盟对本都战略的利好效应。

  当然,对帕提亚人而言,上述盟约对自己的益处不如对本都那样立竿见影。就当时的局势来说,帕提亚与罗马之间间隔数个地方势力,双方并无直接对抗的必要。而要突然向一个远强于周边邻居,此前从未有过交集的国家发难,换作任何一位帕提亚领袖,都要考虑再三。

  实际上,20年后的弗拉特三世最后就采取了中立的态度。所以,米特拉达梯二世大力资助本都的计划,就更加突出了他的战略远见。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与罗马人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如此深谋远虑的策略,在所有的帕提亚国王中也唯有米特拉达梯二世一人能够做到。

image.png

  遗憾的是,由于帕提亚王位的突然变更,两位米特拉达梯之间的盟约并未更持久地延续下去。就在第一次米特拉达梯战争爆发前后,阿萨西斯王朝内部发生了最高权力的激烈争夺。米特拉达梯二世因年事已高,临终前不得不将部分地方权力下放至亲族手中,由此导致了几乎长达三十年之久的帕提亚内乱。

  这些继承者们,完全不具备前人的远见卓识。他们不仅放弃了对本都的支持,也在事实上解除了本都-帕提亚同盟关系。内部的互相敌对,导致地方附庸的坐大。亚美尼亚乘机摆脱了附庸藩属的束缚,将原宗主国的许多西部领地收入囊中。虽然他加入了与本都的联盟,却对与罗马人直接交战不感兴趣,对岳父的支援也远不如米特拉达梯二世。

  因此,尽管在战争之初迅速占据了小亚细亚和希腊半岛,本都王国的外交处境相比战前却恶化了。他不得不在没有强大盟友的形势下,以本国之力对抗强如虎狼的罗马大军,其最终结局如何自然也就一目了然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