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頠文言文原文翻译,欧阳頠,字靖世

2018-10-12 10:37:50 编辑:Cls 首页

  欧阳頠,字靖世,长沙临湘人也。为郡豪族。祖景达,梁代为本州治中。父僧宝,屯骑校尉。頠少质直有思理,以言行笃信著闻于岭表。父丧毁瘠甚至。家产累积,悉让诸兄。州郡频辟不应,乃庐于麓山寺傍,专精习业,博通经史。

  梁左卫将军兰钦之少也,与頠相善,故頠常随钦征讨。钦为衡州南征夷獠,擒陈文彻,所获不可胜计,献大铜鼓,累代所无,頠预其功。还为直阁将军。刺史庐陵王萧续深嘉之,引为宾客。钦征交州,复頠同行。钦度岭以疾终,頠除临贺内史,启乞送钦丧还都,然后之任。时湘衡之界五十余洞不宾,敕令衡州刺史韦粲讨之,粲委頠为都督,悉皆平殄。

  侯景构逆,粲自解还都征景,以頠监衡州。京城陷后,岭南互相吞并,兰钦弟前高州刺史裕攻始兴内史萧绍基,夺其郡。裕以兄钦与頠有旧,遣招之,頠不从。乃谓使云:“高州昆季隆显,莫非国恩,今应赴难援都,岂可自为跋扈。”及高祖入援京邑,将至始兴,頠乃深自结托。裕遣兵攻頠,高祖援之,裕败,高祖迁頠为始兴内史。

  侯景平,元帝遍问朝宰:“今天下始定,极须良才,卿各举所知。”群臣未有对者。帝曰:“吾已得一人。”侍中王褒进曰:“未审为谁?”帝云:“欧阳頠公正有匡济之才,恐萧广州不肯致之。”乃授武州刺史,欲令出岭,萧勃留之,不获拜命。

  时萧勃在广州,兵强位重,元帝深患之,遣王琳代为刺史。勃遣其将孙信监州,尽率部下至始兴,避琳兵锋。頠别据一城,不往谒勃,闭门高垒,亦不拒战。勃怒,遣兵袭頠,尽收其此赀财马仗。寻赦之,还复其所,复与结盟。萧勃死后,岭南扰乱,頠有声南土,且与高祖有旧,乃授頠散骑常侍、都督衡州诸军事。未至岭南,頠子纥已克定始兴。及頠至岭南,皆慑伏,仍进广州,尽有越地。

  初,交州刺史袁昙缓密以金五百两寄頠,令以百两还合浦太守龚翙,四百两付儿智矩,余人弗之知也。頠寻为萧勃所破,赀财并尽,唯所寄金独在。昙缓亦寻卒,至是頠并依信还之,其重然诺如此,时人莫不叹伏。

image.png

  参考译文:

  欧阳頠,字靖世,长沙临湘人,是长沙郡的豪富家族。祖父欧阳景达,梁代担任本州治中。父亲欧阳僧宝,做过屯骑校尉。欧阳頠年轻时质朴正直有思辨能力,凭言行举止忠厚诚信在岭外闻名。父亲死了,因哀伤过度而消瘦得很厉害,家产积蓄,全部让给兄弟们。州里郡里频繁征召他做官他都没有答应,于是在麓山寺旁建造房屋,专心精进,研习学业,博览通晓经史著作。

  梁左卫将军兰钦年轻时,和欧阳頠互相亲善,所以欧阳頠经常跟随兰钦出征讨伐。兰钦担任衡州太守向南征讨夷獠,捉住了陈文彻,俘获的人数不完,进献的大铜鼓,是历代所没有的,欧阳頠参与了这件事情有功,回来后担任直阁将军。刺史庐陵王萧续非常欣赏他,召引他作为宾客。兰钦出征交州,又请示让欧阳頠一同随行。兰钦越过南岭由于生病去世,,欧阳頠被授予临贺内史,他启奏皇上请求为兰钦送丧回京都,然后再赴任。当时湘衡的边界有五十多个部落不归顺,皇上命令衡州刺史韦粲讨伐他们,韦粲任命欧阳頠为都督,(五十多个部落)都被平定。

  侯景叛变,韦粲自已离开回到京都征讨侯景,让欧阳頠监管衡州。京城被攻下后,岭南地区互相吞并,兰钦的弟弟前任高州刺史兰裕攻打始兴内史萧绍基,夺取了他的郡邑。兰裕因为哥哥兰钦和欧阳頠有交情,派人招览他,欧阳頠没有听从。于是对使者说:“高州刺史兄弟地位显赫,无不是沐浴国恩所得,现在应该投入国难支援京都,怎能自作主张做骄横的事。”等到高祖进军援助国都,将要到始兴,欧阳頠就真诚地主动地和高祖结交。兰裕派兵攻打欧阳頠,高祖援助他。兰裕战败,高祖调任欧阳頠担任始兴内史。

  侯景之乱平定后,梁元帝问朝中所有官员:“现在天下刚刚安定,十分需要优秀人才,你们各自推举所了解的人。”群臣中没有回答的人。梁元帝说:“我已经得到了一个人。”侍中王褒进说:“不知道是谁?”梁元帝说:“欧阳頠公平正直有匡扶济世的才能,恐怕萧广州不肯送他来。”于是授予欧阳頠为武州刺史,想让他出南岭,萧勃留住了他,他不能接受皇上的任命。

  当时萧勃在广州,兵力强大权位显重,元帝对此很担心,派王琳代替他担任广州刺史。萧勃派他的将领孙信管理广州,自己率领所有的士兵来到始兴,避开王琳军队的锋芒。欧阳頠另外占据一城,不前去拜见萧勃,关闭城门,高筑营垒,也不抵抗作战。萧勃很生气,派军队袭击欧阳頠,全部没收了他的钱财物资马匹武器。不久又放了他,让他回到原来的地方,又和他结盟。萧勃死了后,岭南动荡不安,欧阳頠在南方有声望,并且和高祖有交情,于是授予欧阳頠散骑常侍,统率衡州一切军事。还没有到达岭南,欧阳頠的儿子欧阳纥已经平定了始兴。等到欧阳頠来到岭南,岭南人都被震慑而顺服。于是进军广州,完全占有了南越之地。

  当初,交州刺史袁昙缓暗中把黄金五百两寄存在欧阳頠那里,让欧阳頠把一百两还给合浦太守龚翙,四百两交给儿子袁智矩,其他的人不知道这件事。不久,欧阳頠被萧勃打败,财产都没了,唯独袁缓昙寄存的钱还在。袁昙缓不久也死了,到这时欧阳頠按照袁昙缓的交待把钱还给了他们。他就是这样地把许诺看得很重,当时人没有不惊叹佩服他这种行为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