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治之乱的发起者,日本平安时代末期武将源义朝的简介

2018-10-25 10:15:22 首页

  源义朝(1123年-1160年2月11日),日本平安时代末期武将,东国武士集团首领。父亲是河内源氏首领源为义,母亲是白河法皇近臣藤原忠清的女儿。源氏名将,统领关东群豪,在保元之乱中为朝廷立下大功,后因发起平治之乱而以叛臣身份留名史册。是杰出的政治家源赖朝和著名军事家源义经的父亲。

image.png

  河内源氏为清和源氏的一支,因骁勇善战而辈出人杰,到义朝的曾祖父源义家的时代,河内源氏已经掌握了全国最大的军事力量,可是义家却在某日收到朝廷"处死你行为不端的儿子义亲"的敕令。义家因忧郁至死而避免了父子相残的悲剧,而此时伊势平氏的首领平正盛却借机杀死了义亲--这一事件后来成为令平家飞黄腾达、源氏一落千丈的起点。

  义家死后,河内源氏为夺取继承权掀起内斗,在一段长时间的互相屠戮之后,族内人才凋零,最终首领的位置落入义朝的父亲源为义手中。此时正值白河院政时期,法皇厌恶源氏曾追随藤原摄关家、且为义自己与族人多有暴行,故而更重用平家,继承首领后的为义与上一代首领相比官位连降六等,而同龄的平忠盛却连升三等,最终定格了源氏比平家低下七等的官位差。自感前途无望的为义决定离开法皇继续追随祖上侍奉的藤原摄关家,可是在这之前,他已娶了法皇近臣藤原忠清的女儿为正妻,并生下了长子义朝。对于这时的为义而言,这样的孩子想必是会被摄关家厌恶、并且可能妨碍源氏前途的存在吧。

  通常人们将义朝看作为义的嫡子,但近年的研究认为义朝应该并非嫡子,更具体的说法是义朝应是在幼年时期就已被废嫡,原因很有可能是义朝的外公藤原忠清(院政派)与为义的主人藤原忠实(摄关家)的不睦。在京仕官之人习惯将嫡子留在身边养育、接受官职,而为义将年幼的长子义朝安排去往东国,并且后来在他没有任官的情况下,更小的弟弟们却在京城接二连三地任官。至此,义朝不再是嫡子,并且自幼被父亲刻意疏远的脉络已清晰可见。

image.png

  东国称雄

  在父亲为白河院与摄关家的纷争而头疼不已之时,幼少期的义朝到达东国,先是在父亲的领地安房国落脚,后来在关东豪族安西氏、三浦氏、上总氏的帮助下离开安房,来到父亲势力之外的上总国,在三大豪族的庇护下成长。因上总常澄成为其监护人(事实上的养父)之故,关东之人习惯性地称呼他"上总贵公子"(上総御曹司)。

  义朝在少年时代便开始计划领土扩张,虽然偏离了为义让他上山下乡的本意,但事实上促成了源氏在东国势力的复苏。与在京城的颓势同样,在东国河内源氏的威光也在义家死后彻底扫地,过去义家旗下的诸将分分离反,有的自立,有的归顺于源氏支流,呈现出与战国时代一样剑拔弩张的群雄割据状态。在这个时候,与手握相模、上总、江戸湾三角区的三浦氏联手的义朝,开始主动介入相马御厨、大庭御厨的支配权之争,通过强大的武力征服了千叶氏(下总国)、大庭氏(相模国)等多个强势武将集团,短短几年间便将南关东整个收入囊中。

  另外,政治联姻也是他巩固势力的常用手段:在二十岁之前就已先后娶三浦义明之女、波多野义通之妹为妾;另有学者认为,他妾室中的"游女"身处交通要冲,可能并非民间舞姬,而是地方实力派的女儿;还有,当他在东国的扩张令同族的长辈源义国感到不悦之时,经由监护人河内经国的调解,使义国之子足利义康和义朝一同与热田神宫订立婚约(经国的岳父是院方近臣,与热田神宫有来往),两人分别迎娶大宫司藤原季范的两个女儿为正妻,因而为连襟、亲上加亲,并缔结了稳固的同盟。

  河内源氏原本的基盘在于高祖父源赖义的领地相模国,到义朝这代之后才彻底转移到东国,他在二十岁出头之时确立并稳固了对南关东武士团的统治地位,因而名声大噪,被听闻其能力的鸟羽院允许回归京城。

image.png

  京中跃进

  久安元年(1145年),义朝奉命上洛,两年后与正妻由良姬之间诞下了嫡子赖朝。家势衰颓且没有父亲支持的义朝,因为得到了岳父藤原季范的襄助而得以进一步接近中央,而他本人的实力也受到了鸟羽院的赏识,在31岁时就任从五位下之下野守,第二年又兼任右马助。河内源氏不受院方重用已久,自源义亲之后的50年以来,被法皇直接如此迅速提拔的义朝成为打破"源氏永不重用"、"源氏不封新领地"魔咒的第一人,同时也震惊了在从五位下检非违使这一职位上徘徊了近30年的父亲为义。

  然而,义朝获得封赏的条件是与鸟羽院交换绝对忠诚的契约:帮助其镇压寺庙势力、维护院政领土、在鸟羽院需要时随时率领东国武士团上洛作战,换言之,就是做好随时与藤原摄关家开战的准备。这也意味着义朝与跟随藤原摄关家的父亲及诸位弟弟站上了不同的立场且随时可能兵刃相见。事实上,父子二人都是在参与政治赌博,一度远离政治中心的义朝可能早已认定藤原摄关家的衰落无可挽回,只有像平氏一般打入院政的中心才有可能恢复源氏昔日的地位。

  与离家多年的长子的高调升职相对应的,是为义的次子义贤及其他孩子们的困窘处境。为义想要对抗站在对立面的义朝,故安排义贤也去东国扩张势力,并让与其一起长大的三子义广随之同行。

image.png

  父子成仇

  久寿2年(1155年),义贤将本据设置在上野国,而后逐步向下野国推进,与在常陆国设置本据的义广联手,在短时间内占据了北关东大部分领土,并借此向武藏国出手,迎娶武藏国最大的武士团领袖秩父重隆之女为妻,通过密谈等方式将义朝麾下的武藏国将领畠山重忠和长井斉藤别当実盛等人收为己用,在武藏国建筑起大藏馆,并将此处当做新本据。

  此时,代替身在京城的义朝镇守东国领地的是其长子源义平(当时15岁,监护人为三浦义澄,乳母为重隆的后母、与重隆为敌),也就是后来被称作"镰仓恶源太"的少年猛将,两位叔父的无度之行严重地激怒了他。8月16日夜,义平率兵急袭大藏馆,杀死义贤与重隆,史称"大藏合战"。这场战斗的结果是,在关东,除了义朝、义平父子之外的竞争势力被一扫而光,其统治地位稳如磐石。

  这场战争不只是义平和义贤之间的争斗,它的战后处理后来成为鸟羽院与摄关家政治斗争的体现,因此被称作保元之乱的前哨战。事实上,义平不奏请朝廷而擅自发起战争的行为是违法的,但他却没有受到任何处分,这是时任武藏国司的院方重臣藤原信赖纵容的结果:当时义贤的四弟赖贤想要为兄报仇,奏请攻入院方领地斩杀义平,这个请求却因为义朝向信赖的求助而被暂时搁置。也正是从这一刻起,义朝与信赖之间开始有了合作关系。

  后来,鸟羽院不仅对赖贤的复仇申请置之不理,反而转头对义朝下达敕令"杀掉赖贤",并以为义八子为朝在京外胡闹为理由,强迫为义隐居并让位义朝。鸟羽院的敕令使源氏全族皆为之震惊,原来为义早已被院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除了追随摄关家拼死一战之外已别无出头之法。综上所述,为义与义朝之间不仅因义贤之死走向彻底决裂,而且因双方背后势力的剑拔弩张而注定会站在同一个战场上互相厮杀。

  听闻父亲死讯的义平,不再继续逃亡,而是立刻转向朝京都进发,誓报父仇的他与志内景澄一同谋划刺杀清盛,事败后被清盛处死。不久后赖朝也被平宗清捕获,但在热田神宫、上西门院(后白河上皇之姊)、池禅尼(平清盛继母)等多方对清盛的施压之下,被改判流刑,流放之地正是--东国。一同逃亡的平贺义信、斋藤实盛则在九死一生后成功返回东国:多年以后,义信响应赖朝举兵,成为镰仓幕府的御家人;而实盛则臣服于平家,跟随其与旧主源氏作战。

  另外,在信赖被处死之后,参与政变之人不论倒戈与否均被清盛处刑,皇权由此大幅削弱,武士方面也唯有源赖政通过向清盛俯首称臣得以保全性命。平氏自此一家独大,但清盛日后所建的政权并没有得到人们的认可,所以世间也许还需要再一次的战乱与变革,而此时14岁的源赖朝此时正在蛭岛上,遥望着父亲当年在东国的本据:镰仓。在那里,仍聚集着对他父亲忠心未改的将领们,等待着他在二十年后的振臂一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