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臂当车的出处 关于蘧伯玉的故事两则

2018-10-30 10:23:22 编辑:Lqp 首页

  庄子·人间世第五·颜阖将傅卫灵公太子

  颜阖将傅卫灵公太子,而问于蘧伯玉。曰:「有人于此,其德天杀。与之为无方,则危吾国;与之为有方,则危吾身。其知适足以知人之过,而不知其所以过。若然者,吾柰之何?」

  蘧伯玉曰:「善哉问乎!戒之,慎之,正女身也哉!形莫若就,心莫若和。虽然,之二者有患。就不欲入,和不欲出。形就而入,且为颠为灭,为崩为蹶。心和而出,且为声为名,为妖为孽。彼且为婴儿,亦与之为婴儿;彼且为无町畦,亦与之为无町畦;彼且为无崖,亦与之为无崖。达之,入于无疵。汝不知夫螳螂乎?怒其臂以当车辙,不知其不胜任也,是其才之美者也。戒之!慎之!积伐而美者以犯之,几矣!汝不知夫养虎者乎?不敢以生物与之,为其杀之之怒也;不敢以全物与之,为其决之之怒也;时其饥饱,达其怒心。虎之与人异类而媚养己者,顺也;故其杀者,逆也。夫爱马者,以筐盛矢,以蜄盛溺。适有蚊虻仆缘,而拊之不时,则缺衔,毁首,碎胸。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可不慎邪?」

image.png

  译文:颜阖将要去做卫国太子师傅的时候,来向卫国贤大夫蘧伯玉求教:“有这样一个人,他的德行非常的差。对他进行教导时,如果任其所为不顾法度礼仪,就会对我们的国家产生危害,如果严格要求他守法重礼,就会危及到我自己。他的智识刚好能辨别别人的过失,却还不足以认识到别人犯错的原因。像这样的人,我应该怎么对待呢?”

  蘧伯玉说:“你的问题问得非常好!对这样的人,你需要做好准备,小心对待,要先保持自身的正直。要在态度上迁就他,在内心要去理解他最好。即使这样,对这两方面也还有需要顾虑的地方。态度上迁就他但不能完全认同,内心里理解他但不能应用在行动上。如果完全认同他,就会做出颠倒黑白、丧失道德的事情,招致溃败灭亡的命运。如果在行动上支持他,就会为了追求声望美名,做出怪异甚至邪恶的事情。他如果像个天真的孩子,你就把自己当婴儿来教导他;他如果像是一无所有的穷人,你就把自己当作穷人来教导他;他如果像是言行不受拘束的人,你就把自己当成任性而为的人来教导他。达到了这种境界,就能做到没有灾祸了。

  你没有听说过那只螳螂的故事么?张开自己的臂膀要去阻挡车辆前进的道路,却不了解自己根本没有力强做到,这是属于过于高估自己的能力的典型。要做好准备,小心对待啊!要是总是自吹自擂觉得自己很有能力所以触犯他的话,那就很危险了。

  你没有听说过养虎人的故事么?养老虎的人,不敢用活的动物喂它,因为老虎杀生会激起它的怒气,也不敢用完整的动物喂它,因为老虎撕碎食物也会激起它的怒气,能够适时地让老虎吃饱,使老虎愤怒的心情得以缓和通达。老虎与人完全不同却懂得取悦养虎人,是因为养虎人顺从它的脾性,所以老虎所杀的都是逆着它的性子的人。

  那些爱马的人,用竹筐装马粪用蜃器盛马尿。刚巧有蚊蝇飞到筐器的边缘,只是因为拍打蚊蝇的时机不对,马儿就咬断了勒口,踢伤了养马人的头和胸。心意和关爱都是有一定限度的并且可能被误解,所以怎么能够不小心谨慎呢?”

image.png

  不欺暗室

  有一天晚上,遽伯玉乘马车经过王宫门口。按照当时的礼节,臣子乘车经过王宫门口时应该敬礼示意后再离开。但到了晚上宫门已经关闭,又没有人看见,臣子不行礼也是可以的。但遽伯玉认为既然定了这个礼节,就不管是什么时间,有没有人看见,自己都应该遵守。所以,他到了宫门口以后,就停车下来恭恭敬敬地向王宫行礼,表达敬意,然后再上车继续前行。

  这时,正好卫灵公还没有睡,他正在宫里和夫人南子说话。他听见宫外有马车行驶的声音,知道马车是从东往西走的,到了宫门口还停了一会儿。

  他就问南子说:“这是谁呀?怎么会在宫门口停下呢?”

  南子说:“坐车的人肯定是遽伯玉,他乘车从东边往西边去了。”

  卫灵公觉得奇怪,就问:“你怎么知道那一定是遽伯玉呢?”

  南子说:“遽伯玉是有名的忠臣、贤人,他光明正大,表里如一,他不会在公开场合故意表现自己来博取名声,也不会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下做不该做的事。他最遵守礼节,就是没人看见,他也决不会忽略自己应尽的礼数。刚才一定是他坐车经过宫门,下车行了礼以后才离开。”

  卫灵公听了还是不怎么相信,就派人暗中去调查这件事,结果还真是这样。他心中暗暗佩服南子的判断力,却故意同她开玩笑,骗她说:“我派人查过了,昨晚的确是有人坐车经过王宫,在宫门外停车行了礼,但这人却不是遽伯玉。”

  南子听了,非常高兴,马上倒了一杯酒,向卫灵公表示祝贺。卫灵公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说:“你昨晚说那人是遽伯玉,我告诉你说是另外的人,你猜错了,为什么还要向我祝贺呢?”

  南子说:“原先我还以为卫国只有遽伯玉一个贤人,现在才知道我们卫国还有一个和他一样的贤人,这说明您至少有两个贤臣,难道还不值得祝贺吗?”

  卫灵公听了,很佩服南子的远见卓识,就接过酒喝了,笑着把真相告诉了南子,并说:“第二个贤臣倒是还没有找到,可你却是我的贤妻啊!”从此,他对南子也更加敬重了。

  释义:即使在无人看见的地方,也不做欺心的事。形容心地光明坦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