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津义弘参与过哪些战役?最后结果如何

2018-11-01 14:49:06 首页

  天文二十三年(1554)七月,西大隅的豪族蒲生范清不甘接受岛津家的统治,纠合祁答院良重、入来院重嗣等国人众势力,以及真幸院的北原兼守、大口的菱刈隆秋等形成反岛津同盟,隔月即举兵进攻已归附岛津家的肝付兼演的加治木城。岛津当代家督岛津贵久为了救援肝付兼盛,巧使围魏救赵之策,直接进攻蒲生范清的支城要塞岩剑城。此战被视为岛津家存亡的关键一战,岛津一族几乎全部出动,贵久的次男,20岁的岛津义弘也在此时迎来了初阵的机会。

  岩剑城位于姶良郡南面的岩剑山上,山高150余米,北、西、东三面都是断崖,有难攻不落的“险城”之称。就连岛津家身经百战的老家督岛津忠良看到岩剑城天然形成的险要地势,也不禁对义弘等兄弟发出“要攻下岩剑城,你们三兄弟大概要有一人阵亡(「三兄弟のうちの谁かが死なねば落ちまい」)”的感叹。城中驻守的是由以勇力闻名大隅的城主祁答院良重和蒲生家大将西俣盛家率领的五百城兵。(《三州诸家史/萨州満家院史/蒲生町郷土志》)

  岛津家军分为二路,一队由岛津贵久之弟岛津忠将率领,攻打岩剑北面的帖佐城以牵制蒲生兵力,主力则由萨摩内城出发,于九月十二日推进至岩剑城北的狩集布阵,同时派遣伊集院忠朗等一部分兵力至岩剑城东北的日当平设立分阵。(《岩剑御合战记》)

image.png

  九月十三日晨,义久、义弘兄弟率队从狩集向鹿儿岛湾西岸脇元、平松村一带的白银坂推进。家中大将梅北宫内大辅和宅间与八卫门等鹿儿岛众和川边众焚烧了白银坂附近的村庄,刺激守军出战。果然一部分守军中计出击,被义久、义弘兄弟击退。

  十三日夜,雨后的战场上产生了大雾,据说此夜在岛津本阵附近出现了“狐火”。岛津家世代传说,家祖忠久乃是初代幕府将军源赖朝的私生七男,其母丹后局曾因北条政子迫害而逃亡摄津,被一群狐狸所救,因此视狐狸为家族守护神。此次临战之前发现了代表祥瑞的“狐火”,一时军心大振。

  九月十四日晨,由帖佐城迂回而来的岛津忠将用兵船50余艘逆岩剑川而上在城东登陆,慌乱中移兵补防的守军被忠将装备了种子岛铁炮的铁炮队攻击,并也以铁炮还击,形成了日本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铁炮实战。(《祁答院町史/入来町史/三州诸家史》)颇受损失的祁答院军重整防务,依仗地势和岛津军展开了相持拉锯战。

  九月二十日,在城东麓待机的岛津义弘率先取得突破。他以五百足轻佯作割取城下农田中秋熟的禾稻,吸引守军出城争抢,然后由埋伏的三百铁炮和弓箭手施以攻击,成功的奇袭击溃守军一部。义弘此战使用的伏击战法“麦刈”,被认为是日后岛津家著名战术“钓之野伏”的雏形。

image.png

  二十九日晚,义久、义弘兄弟奉命潜至帖佐城附近的星原,义弘故技重施,再次以“麦刈”诱出帖佐城守军予以痛击,受重创的守军逃回帖佐闭门不出,义弘兄弟成功切断了帖佐对岩剑的增援。

  此时,得知岩剑城危在旦夕的蒲生范清匆忙放弃对加治木城的围攻,率兵二千返回救援。早有所料的贵久得知蒲生援军逼近,即率义久、义弘兄弟主力撤围应敌。

  十月一日夜,蒲生范清赶到池岛布阵,与城兵呼应意图夹击岛津军,没想到岛津军也是分两队迎战,双方遂在岩剑城北的平松展开激战。岛津义弘一马当先,冒着敌军的弓箭和铁炮率先杀入敌阵,将援军大将祁答院重经(祁答院良重长男)追到高桶川加以斩杀。此战岛津军大获全胜,祁答院重经以下,城将西俣盛家等五十多位名武士被讨死,蒲生范清逃回居城。(《三州诸家史/萨州満家院史/蒲生町郷土志》)

  岩剑城守军在得知援军惨败的消息之后,士气低落,岛津军趁机再次发动攻势。十月二日,义弘在叔父尚久的掩护下纵火攻破了城西口,破城已仅是时间问题。

image.png

  当晚,义久至城下向守军劝谕投降,未获答复,但祁答院良重却带着残兵在黑夜中弃城而逃。十月三日,贵久率大军进入空城,并举行了庆祝酒会。(《岛津国史.卷十七》)至此,岩剑城攻略以岛津完胜告终。

  由于义弘在此役的优秀表现,贵久任命义弘为岩剑城守城城番。岩剑城从此成为岛津攻略大隅的前哨,义弘亦经常的成为岛津出阵的先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