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造寺隆信:日本战国时代九州肥前国的大名

2018-11-04 10:50:49 首页

  家督继承

  1529年(享禄二年),龙造寺隆信出生在肥前国佐嘉城,为水江龙造寺周家嫡子,幼名长法师丸,七岁出家法号“圆月坊”。

  1545年(天文十四年),龙造寺隆信的祖父龙造寺家纯与父亲龙造寺周家因试图谋反主君少贰冬尚失败,被少贰氏重臣马场赖周诛杀,隆信跟随曾祖父龙造寺家兼逃往筑后国投靠蒲池氏

  1546年(天文十五年),在蒲池鉴盛的援助下,龙造寺家兼举兵诛杀马场赖周,再兴龙造寺氏。家兼遗命圆月继承家业。圆月于十八岁还俗改名龙造寺胤信,继承水江龙造寺家,归属于龙造寺本家龙造寺胤荣。

  1547年(天文十六年),在大内义隆的帮助下,龙造寺胤荣流放少贰冬尚,成为肥前守护。

  1548年(天文十七年),龙造寺胤荣去世,龙造寺本家绝嗣。龙造寺胤信娶胤荣未亡人继承本家,但胤信从水江分系继承本家引起了原本隶属于龙造寺胤荣家臣的不满。而胤信则于1550年(天文十九年)受大内义隆保奏获得山城守一职,并拜领大内义隆一字更名为龙造寺隆信。在西国最强大的大名大内义隆为后盾的背景下,隆信成功压制了家臣的反对。

image.png

  统一肥前

  1551年(天文二十年),大内义隆为家臣陶晴贤所杀,龙造寺家重臣土桥荣益趁机起事,联合亲大友的肥前国国人众围攻龙造寺隆信,拥立龙造寺监兼。隆信被迫逃往筑后国,再次请求柳川城城主蒲池鉴盛的支援。后得到了蒲池氏领地内三潴郡一木村(今大川市)约三百石的封地,并受到蒲池氏家臣原野惠俊的照顾。

  1553年(天文二十二年),在蒲池军的护卫下,龙造寺隆信成功的返回肥前并流放了龙造寺监兼,确立了对龙造寺家的绝对控制权。

  1559年(永禄二年),龙造寺隆信进攻少贰氏,逼使少贰冬尚在势福寺城自杀,少贰家灭亡。

  1560年(永禄三年),龙造寺隆信攻灭千叶胤赖,并于1562年(永禄五年)确定了东肥前的支配权。

  龙造寺隆信势力的迅速扩张引起了近邻诸国人众的恐慌。1563年(永禄六年),有马氏联合大村氏向东肥前进攻。龙造寺隆信联合千叶氏,将联军击破。

  1569年(永禄十二年),大友宗麟垂涎龙造寺家领地,亲自率军六万在高良山布阵,原已屈服的肥前国人众纷纷离反。此时毛利元就攻击大友家的领地丰前国,两军议和后退兵。

  1570年(元龟元年),大友军以大友亲贞为总大将,率军六万再次攻击龙造寺家,而龙造寺军仅有五千人。龙造寺隆信接受锅岛直茂(信生)的建议,发动突袭,大友军大败。龙造寺四天王之一的成松信胜讨取了大友军总大将大友亲贞的首级。这就是著名的今山合战。战后大友宗麟求和,龙造寺家名义上服从于大友家,但实际上已经奠定了九州三足鼎立的基础。

image.png

  今山合战后龙造寺隆信和锅岛直茂的勇名远播,加快了统一肥前国的步伐。龙造寺隆信的母亲在丈夫死后,下嫁给家臣锅岛清房(锅岛直茂之父),使锅岛家保持绝对忠诚。

  1572年(元龟三年),龙造寺隆信流放了少贰政兴,完全消灭了少贰家的残余势力。1573年(天正元年),平定西肥前。

  1575年(天正三年),平定北肥前。1576年(天正四年),开始对南肥前进行攻略。1577年(天正五年),大村纯忠降服。1578年(天正六年),有马晴信降服,肥前国全境为龙造寺隆信所控制。

  全盛时期

  1578年(天正六年),大友军在耳川之战大败,势力更加弱化。龙造寺隆信趁机向大友家的势力进军,将势力伸展至下筑后,东筑前,丰前西南部及肥后北部。今山合战后十年后,龙造寺家势力达到鼎盛期,九州岛九个国其中五个国拥有他的势力,成为九州最大的势力。龙造寺隆信号称“五州二岛”(五州指肥前国、肥后国、丰前国、筑前国、筑后国;二岛指对马岛、壹岐岛)太守,人称“肥前之熊”。

  君臣不和

  1578年(天正六年),龙造寺隆信让位给儿子龙造寺镇贤(龙造寺政家),隐居于须古(有一种说法龙造寺隆信于1581年(天正九年)隐居),但仍然控制政务。此时的龙造寺隆信逐渐沉湎于酒色,暴虐好杀,本已降服的国人渐渐离心。

  筑后国的蒲池镇涟(镇并)是龙造寺隆信的女婿(因为曾经受过镇涟之父蒲池鉴盛的大恩,隆信将其女儿玉鹤姫嫁与镇涟),协助隆信东征西讨。但隆信成为“五州二岛太守”之后,为了将领地延伸至九州中央地区,遂产生将筑后占为己有的念头,因此与蒲池镇涟产生嫌隙并对立。

image.png

  1580年(天正八年),龙造寺隆信捏造借口,率领约二万的兵力攻击蒲池镇涟的本城柳川城,但龙造寺军最终未能攻下这座九州有名的不落之城,在镇涟的伯父与隆信手下田尻鉴种的奔走下,双方达成停战和议。

  1581年(天正九年),在锅岛直茂等人的献计之下,龙造寺隆信以岳父的名义诱骗蒲池镇涟至肥前国赴宴,并将其杀害,仅存于柳川的蒲池氏一族最后也在柳川之战中被杀。

  因为龙造寺隆信这般冷酷无情,恩将仇报,龙造寺四天王之一的百武贤兼开始动摇。贤兼与黑木家永、蒲池益种(黑木益种)、田尻鉴种等人,皆因此事件开始反抗龙造寺隆信的领导,使得隆信经营筑后更加棘手,并埋下了日后龙造寺家灭亡的远因。

  末日之战

  1581年(天正九年),岛津氏降服相良义阳,开始侵入肥后国北部龙造寺势力圈。岛原半岛的有马晴信趁机背弃龙造寺隆信,结好岛津义久。

image.png

  1583年(天正十一年),龙造寺军总动员进攻有马氏,两军达成和约。但1584年(天正十二年),岛津氏派出援兵,双方战事再开。因为龙造寺政家的正室是有马晴信的妹妹,所以龙造寺隆信决定亲征。由于隆信身体过于肥胖,已不能乘马,只能乘坐轿子指挥战斗。龙造寺军六万人(关于此数目有诸般说法)与岛津、有马联军仅六千人在冲田畷开战。岛津家久使用计谋,用铁炮队打乱龙造寺前队,伏兵直扑龙造寺隆信本队。龙造寺隆信以为军队自乱,大声吆喝,暴露了位置,被岛津军川上忠坚斩杀。享年56岁。据说龙造寺隆信死前的遗言是:“红炉之上一点雪”(意指生命如同火炉上的雪即将消逝)。重臣锅岛直茂将隆信的遗骸抛弃在战场独自逃回肥前。战后岛津家归还隆信的头颅,却被龙造寺家认为不吉利而拒绝。

  由于龙造寺隆信的长子龙造寺政家能力拙劣,加以体弱多病无法主持政事,受到丰臣秀吉的指示,龙造寺家由锅岛氏取而代之,继承了佐贺藩的地位。

  龙造寺隆信的墓地在今佐贺市本庄町高传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