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充满意外的战斗:桶狭间合战,改变了历史的奇袭

2018-11-07 10:19:33 编辑:hd 首页

  面对来势汹汹的今川义元大军,年轻的织田信长也觉得希望渺茫。待他舞起《敦盛》,跨刀上马,这时的信长,已经有了赴死的准备。

  斩首行动

  信长出了清州城,一路南行,天亮时,已经到达了热田神宫。期间,陆续有部队赶来汇合,信长身边聚集了两百余人。在热田神宫,信长做了祈祷,这段时间里,又有不少家臣带兵赶来,至上午八时许从热田神宫继续出发时,部队规模已经有了千把人。

  上午十时许,信长的队伍来到了鸣海城附近的善照寺砦,此时,部队已经扩展到了三千人。不过,各位看官也不要指望织田信长越往南,部队人数就会越多。此时的三千人,这几乎已经是以当时尾张国的实力,信长能够直接投入战场的人数极限了。

image.png

  一路策马向南的织田信长,陆续集结起了三千人。

  正午时分,织田信长在善照寺砦内留下一千人左右的部队,用于接应和麻痹今川军的哨骑,造成自己的本队尚未移动的假象,然后率领剩余的两千人,继续向南移动至中岛砦。至此,织田军已经完成了战前的准备工作,接下来就看信长如何指挥作战了。

  介绍完织田军战前的动向,我们再来看看今川军。

  18日当晚,今川义元的部队驻扎在沓挂城。19日早上八时许,今川义元率大军出城,继续西进。不过,此时义元身边的部队,不是原先的两万五千,而是五千左右。剩余的部队,都被派到各地去进行各种攻防的作战任务去了。不过,义元也很清楚织田信长能直接投入战场的不过三千人,他知道即使自己的本队只有五千人,也足以应付织田军的攻击,更何况,自己还有其余的两万大军就在附近,随时可以汇集,所以当天早晨义元出城时,一定是自信满满。

image.png

  正午时分,义元的本队抵达“桶狭间山”进行休息。不过在现代日本地图中,并没有这座山名,所以后人推测,所谓的“桶狭间山”,应该是沓挂城与大高城之间的中点,此处有座标高六十四公尺的丘陵,离织田军主力驻扎的中岛砦仅有三公里。既然它比周围的地势要高一些,那就勉强称其为“山”吧。

  用过午饭,在桶狭间山本阵的义元,接到丸根砦、鹫津砦已经被攻陷的报告,十分高兴,他得意地哼了几首小曲。甚至有资料说,这个时候义元在大营内还举行了一场茶会,整个本阵一片喜气,完全没有想到会被偷袭。

image.png

  与此同时,今川义元还在营中举行喜庆的茶会。

  而织田军那边,自从到了中岛砦,信长就宣布,已经得到情报,义元的本阵就在前方三公里处,毫无防备,所以我们要全军突袭今川义元的本阵,争取将其击溃,如此,则今川全军群龙无首,自然会陷入混乱,乃至退兵。说完激励士兵的话以后,信长就率领着部队前往桶狭间。不过,我相信此时的信长,仍然不敢相信自己能够斩杀义元本人。

  下午一时许,天突然开始下雨,而且下得很大,这对织田军极为有利,因为大雨很好地掩盖了他们进军的行踪,今川军的哨骑也因为大雨而无法清晰地观察周围的一切。而另一方面,正处在午休状态的今川军也被这场大雨搞得狼狈不堪,做饭的火也灭了,食物里也参杂雨水了,身上也完全淋湿了,大家可以想象那是有多混乱和沮丧。

  下午二时许,雨停天晴,织田军也差不多摸到了今川军本阵旁边,信长一声令下,两千人一起冲上了桶狭间丘陵,攻击毫无准备的今川军。

image.png

  顺便提一下,相信在这两千人中,就有时年二十四岁,后来统一日本的丰臣秀吉。而此役过后,德川家康、武田信玄、上杉谦信、北条氏康,这些我们熟知的名字,在他们的家族内部,一系列的外交、军政战略都会面临重大的调整。此时的信长并不知道,伴随着他抱着必死之心的一声令下,一个全新的时代,已经开始了。

  按说今川军有五千人,织田军才两千,双方的差距还是很明显,若是双方堂堂正正地列阵,然后互相冲锋,估计织田军抗不住。但是,现在是织田军偷袭,而今川军又很松懈,根本没有准备,还处在最放松懒散的午休时间,再被一场瓢泼大雨一浇,整个晕头转向。面对突如其来的织田军,今川军军心也乱,阵型也乱,人数上的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五千散兵游勇,被两千整容严正的织田军追杀得四下逃窜。

image.png

  此时,大营中优哉游哉的义元听到了外面的喧哗,刚开始还以为是士兵吵架或某处失火了,但不久就知道是织田信长率军突袭,这可实在出乎他的意料。刚刚还捷报频传,怎么突然敌军就到了眼皮子底下,事先一点消息也没有?其实,这种情况,是由于信长的情报精准、作风果断、义元的麻痹轻狂、老天的及时雨等多种因素导致的。刚刚还在风雅的今川义元,转眼间却不得不开始逃亡,这脸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义元的亲兵卫队,有三百人,遭受突袭时,这训练有素的三百人,迅速保护义元向大高城方向撤退。但是很不幸,据说是将军赐给义元的豪华软轿,暴露了义元在乱军中的位置,信长发现后,立即集结所有兵力,开始追击义元。当然,乱军中逃亡的义元不可能还坐轿子,但一定是轿子本来就放在义元身边,又特别显眼,所以当有人看见轿子,就很容易发现离轿子不远的,正在亲兵保护下逃亡的义元。

  幕府将军所赐的豪华涂漆软轿,原本是象征今川义元身份和地位的荣耀,现在却成了把自己搞死的重要原因,这个世界上的事情,还真是无语。

image.png

  今川义元遭遇围攻,信长的护卫骑兵服部小平太,逼近义元,展开肉搏。

  当信长开始集结兵力追击义元时,战局就完全扭转了,不再是两万五对三千,也不是五千对两千,而是两千对三百,织田军两千,今川军三百。

  这三百人虽然都是忠勇之士,但毕竟人数有限,渐渐义元身边只剩下了五十人。此时,织田信长知道最后的机会来了,干脆下马,徒步冲锋(也许路不好,徒步更方便)。家臣们一看家督都玩命了,也纷纷死命向前,最终,义元身边的卫队全部战死,义元仅剩自己一个人。

  此时,信长的护卫骑兵服部小平太,逼近义元,展开肉搏。他用长矛刺向义元,遭义元挥刀反击,被砍伤膝盖,跌倒在地。但义元也因此失去对另一端的防护,被织田军的另一个士兵毛利新介一枪刺中,倒在地上。毛利趁势上前,拔刀去砍义元的首级,义元拼命挣扎,还咬断了毛利的的手指,但最终仍然被砍下头颅,场面想必一定非常惨烈。号称东海道第一大名的今川义元就如此突然陨落,年仅四十二岁。

image.png

  毛利新介一枪刺中今川义元,并拔刀砍去了义元的首级,一代枭雄落幕。

  下午四时许,战斗结束。此战,今川军在桶狭间地区阵亡三千人,比袭击自己的织田军总数还多,可见当时今川军的混乱不堪。而且,这三千人中,多有今川家的重臣名将,甚至包括总大将、家督今川义元。所以人们常说这一战导致了今川家的一蹶不振,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今川家的大部分人才,都死在了桶狭间。

  而今川军在附近的两万大军,一听说家督今川义元阵亡了,纷纷溃散,逃回今川家的领地。一周前浩浩荡荡的西上大军,几乎在一瞬间,就灰飞烟灭了。

image.png

  不过,这其中有一位忠臣例外,他就是是当时鸣海城的守将冈部元信。信长在战后派人去劝降,但元信屡次坚拒。信长被他的忠诚所感动,就答应了他的要求,送回今川义元头颅,以换取元信撤军,鸣海城则重归织田家。

  战后,信长在清洲城南方二公里处,修建了义元冢,并举行了千僧诵经法会,隆重超度今川义元的亡灵,以表示对败将的一种尊重,由此也可窥见日本战国时代与血腥并存的礼法。

  新篇章的开

  桶狭间合战,对日本战国的影响非常巨大,它几乎直接导致了今川家的衰亡和织田信长的崛起,并引发了德川家康的独立、织德同盟的建立、三国同盟的瓦解、武田家的未遂政变、北条家和上杉家结盟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今川义元的阵亡和织田信长的获胜,也预示着旧时代的逝去和新一代英豪的成长。最终对于结束日本战国乱世起到相当重要作用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都在此次战役中有所表现,在这些当时的年龄加在一起还不到七十岁的年轻人手中,日本历史翻开了全新的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