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寻求大唐援助的原因是什么 波斯都督府史料记载介绍

2018-11-08 16:29:45 编辑:lgd 首页

  史籍记载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八·波斯国》

  二十一年,伊嗣候遣使献一兽,名活褥蛇,形类鼠而色青,身长八九寸,能入穴取鼠。伊嗣候懦弱,为大首领所逐,遂奔吐火罗,未至,亦为大食兵所杀。其子名卑路斯,又投吐火罗叶护,获免。卑路斯龙朔元年奏言频被大食侵扰,请兵救援。诏遣陇州南由县令王名远充使西域,分置州县,因列其地疾陵城为波斯都督府,授卑路斯为都督。是后数遣使贡献。咸亨中,卑路斯自来入朝,高宗甚加恩赐,拜右武卫将军。

image.png

  仪凤三年,令吏部侍郎裴行俭将兵册送卑路斯为波斯王,行俭以其路远,至安西碎叶而还,卑路斯独返,不得入其国,渐为大食所侵,客于吐火罗国二十余年,有部落数千人,后渐离散。至景龙二年,又来入朝,拜为左威卫将军,无何病卒,其国遂灭,而部众犹存。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波斯国》

  贞观十二年,遣使者没似半朝贡。又献活褥蛇,状类鼠,色正青,长九寸,能捕穴鼠。伊嗣俟不君,为大酋所逐,奔吐火罗,半道,大食击杀之。子卑路斯入吐火罗以免。遣使者告难,高宗以远不可师,谢遣。会大食解而去,吐火罗以兵纳之。

image.png

  龙朔初,又诉为大食所侵,是时天子方遣使者到西域分置州县,以疾陵城为波斯都督府,即拜卑路斯为都督。俄为大食所灭。虽不能国,咸亨中犹入朝,授右武卫将军,死。始,其子泥涅师为质,调露元年,诏裴行俭将兵护还,将复王其国。以道远,至安西碎叶,行俭还。泥涅师因客吐火罗二十年,部落益离散。景龙初,复来朝,授左威卫将军。病死,西部独存。

  历史探究

  波斯寻求大唐援助的原因

  公元670年,高宗招卑路斯入朝,授“右武卫将军”,于长安置波斯寺,卑路斯与其子泥涅斯先后定居长安,最后均客死中国。

  国破家亡,这对波斯亡国父子,为何选择大唐为“政治避难所”?

image.png

  史学家多是从军事力量来分析原因。

  公元7世纪,世界只有两个名副其实的超级大国,那就是大唐与大食(阿拉伯帝国)。两国争夺的焦点就是现在的中亚与西亚。大唐帝国曾与阿拉伯帝国大小争战20余次,大唐军队胜多负少。

  所以,当时西域各国,也就是中亚和西亚地区,政治流亡者首先想到去中国避难。从军事力量的对比上,只有大唐帝国能抵制大食的东进。其他中亚诸国,包括东罗马帝国,根本罩不住流亡政权。

  当然,这类分析也是不错的,但显然不够全面。这里,除了不可或缺的军事原因,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往往被忽略了,这就是政治原因。

  这就要从大唐帝国的“政治地位”说起。

  大唐政治地位解析

  无论是从东罗马帝国,还是波斯帝国、西亚诸国,甚至阿拉伯帝国眼中,大唐帝国无疑是当时世界首屈一指的政治大国。政治大国的软硬两方面实力,当时的唐帝国都具备。

  首先从政体的先进性来讲,唐朝堪称世界领先。唐袭隋制,但完善了隋之政体。“三省六部二十四司”的唐朝政治建制是为封建国家体制的完善。三省长官宰相、六部长官尚书,共议国政。政事堂会议是协助皇帝统治全国的最高决策机构,宰相们平时在政事堂讨论军国大事,是时,官僚政治步入开明时期。

  政治自信带动外交自信,盛唐奉行“海纳百川、自服四夷”外交方针。从太宗到玄宗,唐廷的最高领导人不分华夷,录用官员。唐时,和中国保持“外交关系”的国家发展多达七十多个。

  近邻日本、朝鲜的文官制度,便借鉴了唐式科举制。

  一个国家,除了占据政治文明的制高点外,要想在世界取得“政治大国”地位,还必须要有她主导的国际组织帮衬。

  众所周知,大唐皇帝拥有“天可汗”称谓。这个“天可汗”与往不同,它不是一个好大喜功的荣誉称谓,而是一种实质性的政治体系。昔日“天可汗”,从范围上,算不上今日联合国,但却相当于“东方北约”。在“天可汗”之下,所有的国家部族结成联盟,以体系内全体成员的力量对破坏体系内和平的成员国施以制裁,从而确保体系的稳定和世界秩序的维持。

  天可汗 唐朝统领的“北约组织

  天可汗的作用主要是政治与军事两方面。大唐皇帝被拥为天可汗后,即需维系国际和平,仲裁各国间之纷争,为天可汗之首要任务。维护各国独立,不受强国侵略,为天可汗另一职责。

image.png

  天可汗体系,可谓中国主导的第一个“国际组织机构”。以唐帝国为中心的大东亚国际秩序,是为天可汗国际秩序轴心。 日本人称大唐帝国为中国历史上最具世界主义色彩的朝代,亦非虚语。

  天可汗组织存在137年,其中以贞观四年至显庆年间,最为荣耀。波斯亡国之君来投大唐时期, 正是天可汗如日中天之时,所以唐高宗面对亡国之君请求,焉能眼看大食以强凌弱、做事不管?扶弱济困、主持正义的大唐帝国,不仅赢得了弱国的尊重,而且占据了政治道义的制高点。

  接受波斯王储,设立波斯都督府,使大唐帝国发展成东有高丽,西尽波斯,北至西伯利亚,南至林邑(今日越南)的疆域广大、多民族融合的政治大国。今中亚细亚至伊朗一带,今俄国、土耳其及阿富汗东北部,贝加尔湖,尽为中国势力范围。

  柳宗元曾留一名作,一个“四夷自服”的“世界政治大国”盛况尽收其中:

  麹氏雄西北,别绝臣外区。既恃远且险,纵傲不我虞。烈烈王者师,熊螭以为徒。龙旂翻海浪,馹骑驰坤隅。贲育搏婴儿,一扫不复馀。平沙际天极,但见黄云驱。臣靖执长缨,智勇伏囚拘。文皇南面坐,夷狄千群趋。咸称天子神,往古不得俱。献号天可汗,以覆我国都。兵戎不交害,各保性与躯。

  而政治大国的一个侧证,就是她能建立起对世界流亡者的吸引力和信任度。成为各国政治流亡甚至叛国者的首选国。 从这个意义上讲,当时在东方乃是全世界,真正称得上政治大国的,唯有大唐帝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