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乡从道对日本有着怎样的影响?是他让日本变成海军强国的吗

2018-11-09 11:31:43 编辑:sll 首页

  西乡从道在这次出兵之后感到了充实海军军备的必要,从陆军中将转到海军中将,并且说服政府把海军的预算提到到了陆军的一半。1875年当年就花了当年海军预算的90%,311万日元向英国订购了“扶桑”“金刚”和“比叡”号三艘军舰,到1878年投入现役。这三艘军舰都不到四千吨,按当时欧洲国家所保有的万吨左右级别的战舰标准,实在不能算什么战舰,所以后来日本人自己也把这几艘军舰只算成“海防舰”。但是在1885年北洋水师的“定远”“镇远”两艘7200吨的铁甲舰编入现役以前这三艘军舰一直是亚洲国家所唯一保有的近代化装甲舰。

  明治十年(1877年),其兄隆盛在西南战争中战败身死,西乡从道遂成为萨摩阀的领袖人物。他在日本政府历任参议、文部卿、陆军卿、农商务卿、及两任陆军大臣。明治十七年 1884年,因为对明治维新的贡献,受封为伯爵。后来又在伊藤博文内阁担任海军大臣及内务大臣等职。中日甲午战争中任陆军大臣兼任海军大臣,是侵华战争的主要决策者。

image.png

  西乡是陆军出身,到海军来做大臣,自是不懂。但气人的是当过三次海军大臣的西乡从来也没有打算去弄懂过。那帮自认为是水兵的人很不服,看他不起,帮西乡大臣起了个绰号叫“原来如此大臣”,因为西乡从道不太知道海军,听人给他介绍情况时常常会作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西乡第三次当海军大臣的时候后来的海军之父山本权兵卫已经当了一年官房主事了。西乡让主事帮他弄一份海军情况概要来,山本给了他一份,过几天去问看了没有。西乡回答说已经看完了。这一下主事大佐爆发了:“不可能,准备这份资料花了7个月,大臣怎么能五天就看完了,你根本就没有看。”西乡大臣笑了:“你还挺聪明,我确实没看”。山本怒不可遏:“身为大臣,怎么可以如此不负责任?对部下的心血不屑一顾?”西乡招了招手,让山本站得更靠近些,然后压低了嗓门说:“我是陆军出身,反正看不懂,何苦要看它?我是长官,不需要看的,有你们看就行了。我就是帮你们去要钱,去要权的,这样不好吗?”这回是山本大佐高呼“原来如此”了。从此山本就跟定了西乡,西乡指向哪儿,山本就肯定打向哪儿。

image.png

  日俄战争前,已经是海军大臣了的山本权兵卫为了议会不肯通过“三笠号”等战舰的拨款而烦恼不已,去向当时是内务大臣的西乡从道请教方策,西乡给他出了个主意:“甭管哪的钱,先花了他不就行了?” 山本吓得张口结舌:“那叫挪用预算,违反宪法,议会知道了能饶得了我?”西乡笑了:“八嘎,饶不了就咱们俩加上文部大臣桦山资纪三人一起到皇居外面的二重桥上去切腹自杀谢罪不就行了?三条大臣的命总抵得上一条三笠的船了吧?你不就是要船吗?有了船了还要命干嘛?”山本想想也是那么回事,但最后议会还是同意拨了款,西乡和山本也就免了切腹之灾。西乡从道就是这么一个敢赌的人。可以说海军在陆军带领下走向了赌场,而带领海军的人还是一个陆军将军。这个陆军将军采取的还是甩手大掌柜的方法。

  明治二十五年(1892年)出任元老枢密顾问官,隔年出任海军大将。明治二十八年(1895年)晋封侯爵。明治三十一年(1898年)成为日本海军军人中第一位受封元帅称号者。

  西乡从道一直都是日本首相候选人,不过他以其兄隆盛挂著“逆贼”污名的理由,再三推辞,始终未曾拜相组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