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有一种天地动容的爱情 叫三毛和荷西

2018-12-07 14:19:41 首页

  我们知道她喜欢穿麻布长裙,着各异拖鞋。

  我们知道她有一个浪漫的梦想,叫流浪远方。

  我们知道她的秀发又黑又长,可是自己却取名三毛。

image.png

  我们知道人世间有一种天地动容的爱情,叫三毛和荷西。

image.png

  可是,如果你没读过这个故事,根本就不懂得他们之间是怎样一种感情。

  这是他们在撒哈拉沙漠生活的其中一天,这一天,荷西下班后,没有像往常一样下车进屋,而是坐在车内狂按喇叭,嘴里大声喊着“三毛,我知道一个地方有乌龟化石和贝壳,你想不想去找?”

  三毛急忙扔下手中的工作,在荷西的催促下,随手拿起门口的酒壶,穿着身上的长裙和拖鞋就跑出去了。

  化石在一个距离检查站120里远的地方,荷西说来回四小时,三个小时坐车,一个小时找化石,回来还可以赶上吃晚饭。三毛看着窗外即将落下的太阳,又想想荷西自有车以来的“恋车情节”,本想抗议,但还是忍了下去。

image.png

  驶出检查站一段距离,他们进入了迷宫山,背着太阳向东而行,还好,迷宫山这一次没有难住他们。出了迷宫山又走了十几里,车轮印渐渐消失了,荷西跳下车寻找着,这时,天色更暗了,坐在这样一辆根本不适合沙漠行驶的普通汽车里,三毛怯怯地说,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荷西说,不回,然后指着前方那一大块斜坡说,我们从那下去。于是两人上车,驶向那个斜坡。下坡后,荷西下车找寻着,三毛也下了车,抓起一把沙却发现是湿湿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荷西说,我往前跑,你来开车,我说停,你就停下。于是,三毛回到车里驾驶,荷西时而向前跑着,时而倒退着给三毛打着继续前进的手势。

  突然,三毛发现荷西身后的泥土在冒泡,她尖叫着跳出车来,一边跑,一边打着手势阻止,可是一切已来不及。荷西已经嵌入那片泥沼,而在他往身后看的同时,泥淖也从他的膝盖没过大腿。荷西挣扎了一会,可似乎越用力,就陷得越深,越靠里,等三毛跑过来的时候,泥淖已没到他的胸部,而他离三毛也有了更远的难以企及的距离,而这一切,只发生在几秒之间。

  三毛发现离荷西几公尺远的地方有块突出的石头,于是让荷西尽力走过去抱住那块石头,待荷西抱住石头后,她立刻回到车上找工具,可是车里出了一壶酒,几张报纸和一个工具箱外什么都没有。她四处跑着想找到一些木板或绳索之类的东西,可是周围除了沙子别无他物。

image.png

  此时,太阳已经下去,天空呈现一片鸽灰色,再过几小时,气温会降到零度以下,这是沙漠的自然现象。

  现在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开车到检查站找人,可是天黑了他们肯定不能通过迷宫山找到荷西,等到第二天早上,荷西也就冻死了,要么就守在这里和荷西一起冻死。

  “三毛,回车里去,叫人来。”荷西喊着。““不行,我不能离开你!”三毛哭道。她看着自己单薄的裙子,此时,寒冷就像千万把刀子一样切割着他,但她想着,泥里的荷西一定更冷。是抱着可能永远失去荷西的风险叫人来救他,还是和他一起冻死在这里?三毛惶恐纠结至极。荷西愤怒地喊着“快到车里去,你会被冻死的!”

image.png

  这时,天边突然出现一道灯光,三毛看得很清楚,有车朝这边驶来。

  “荷西,荷西,有车过来!”三毛跳上车,打开双闪,狂按喇叭,还跑到车上疯也似的吼叫挥舞,那辆车过来了,三毛冲过去说“求求你们救救我先生。”车上是三个沙哈拉威男人,他们没有搭理三毛,却用方言说着“是女人,是女人”。

  三毛说,求求你们,他快冻死了。那人说,我们没有绳子。三毛说,你们有头巾,三条头巾绑起来应该差不多了。这时,三毛看到他们车上明明有绑着木箱子的粗麻绳。“你怎么确定我们一定会救他呢?”,三毛听到这里,看这几个人的眼神不对,掉头就走,没想到一个男人使了个眼色后,另一个迅速挡住并一把抱住她。

  三毛大声嘶吼着挣扎着却摆脱不了那双邪恶有力的手。荷西见状,用力地发出最后的声音“我杀了你们”然后放开石头想拼命从泥沼里走出来,三毛见荷西松手,哭喊道:“荷西,求求你,不要动。”三个沙哈拉威男人被三毛这一哭闹走了神,三毛趁机使出全身力气朝抱着他的男人下腹猛踢一腿,他哀叫着放了手,三毛迅速抓起一把沙子扔向来抓她的另外两个男人,然后飞也似的朝自己的车子跑去,后面还传来荷西的声音“三毛,跑,跑!”

image.png

  那三个男人没有立即过来抓她,而是回到他们车上,大概想着,料她也跑不远。他们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开车,而且,他们越靠近,她越像自杀式地冲过来。他们避开三毛的车,三毛一溜烟驶进了迷宫山,而他们则在后面追着。

  三毛心想,如果一直这样开下去,车没油了,她迟早被抓住,除非她关掉车灯。这样想的,她猛的一蹬油门,在甩开他们一个沙丘的距离后,突然熄灯,从沙丘侧面倒回到他们后面,然后靠边停车,自己跳下车藏了起来,只见那辆车在前面沙丘绕了几圈后,便继续前行了。确定他们已经走远了之后,三毛整个人都瘫软了,但是她不能倒下来,因为荷西还等着她。

  现在她再行驶120里,就能到检查站叫人来,可到时荷西也就……“不能感情用事,现在回去看荷西,还不如叫人来帮他!”三毛想着,四顾巡视了一下,她必须做个记号,这样才能找到回来的路救荷西,可是四下只有沙。

image.png

  三毛上了车,看到车的座椅,对呀,整个坐垫是可以拆下来的。于是急忙打开工具箱,将坐垫拆了下来,然后将它重重地扔在沙地上,车已经发动了,她看着那块坐垫,突然一阵刺痛,坐垫那么大又那么平,扔到泥上应该不会沉下去。

  她急忙调转车头,向泥沼方向驶去。叫了半天荷西,没见回音,三毛伤心地哭了,这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三毛”,原来她的车停错了地方。

  她走到泥淖处,使出全身力气,将坐垫扔了出去,可荷西依旧离他很远,她又急忙回去拆备胎,还有四个车轮胎,当她站在车轮上将最后一个轮胎扔出去后,依旧够不到荷西。她脑筋一转,她穿着麻布长裙,可以把裙子剪成条状绑起来,然后在末端绑一个老虎钳,就可以把绳子扔给荷西了。

image.png

  可是,当荷西接着那条自制长绳后,三毛却再也没有力气可以拉动他了。荷西说,三毛,把绳子绑在轮胎上,我自己拉着走过去。于是三毛把绳子绑在了轮胎上,待荷西走近一点,她再把绳子挪到后一个轮胎上。

  荷西上来后,她给他喝下了出门时随手带来的现在却是救命的红酒,然后,快速装上车轮胎,两个人一起爬进车里,开大暖气。

  许久,荷西醒来,一把抱着三毛,流着泪说,你受苦了。

  三毛说,什么啊,我没有受苦。

  荷西说,你被那三个人抓住了。

  三毛说,没有抓住,我早逃掉了。

  荷西说,那你的衣服呢?

  三毛这才注意到只穿着内衣裤的一身泥的自己。

  返回的路上,荷西问三毛,化石还想要吗?

  三毛说,想要,你呢?

  荷西说,我更想要!

  三毛说,什么时候再来?

  荷西说,明天下午。

image.png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在荷西身上却没有应验。在看到三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时忍不住将自己哭成泪人,现在我渐渐明白,没有永恒的爱人,却有永恒的爱情。三毛的书里写道,荷西,我回来了,几个月前一袭黑衣离去,而今穿着彩衣回来,你看了欢喜吗?

image.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