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举举为什么能成为学士和状元都为之狂热的名妓?

2018-12-13 10:34:26 首页

  火辣辣的唐朝,火辣辣的歌舞妓。在唐朝有一位名妓非常火爆,令当朝无数的学士和新科状元,都为之倾倒,为之仰慕。风华绝代的风采红遍了大江南北,刮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女子明星效应之风,她就是出身中曲名妓的主持人郑举举。

  唐时的红灯区平康里,分为南曲、中曲、北曲三个部分。唐朝的官方妓院很是庞大,南曲和中曲有十字街相通,厅堂楼宇非常宽敞明净,前后都种植了花卉,还有怪石盆池在路的左右。这里就是长安城内的妓女集散地,同时也吸引了达官显贵、文人雅士来娱乐消遣。官府对妓女的技艺予以划分,南曲和中曲居住的,多是有突出才能的妓女,而郑举举就是这其中的佼佼者。唐朝的一些青年学子们,未成名前就立志苦读诗书,以便将来能够为郑举举亲自执笔磨砚,得志成名也好送给她翡翠珠宝。郑举举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女子,她的魅力来自哪里?为何会产生这么大的明星效应?

image.png

  说到妓女,通常会想到妖冶两个字,可郑举举相貌平平,并不是娇艳妖娆的女子。她的特长是对口令、写文章,被誉为玲珑女,有博古通今、面面俱到一说。在诗词登峰造极的唐朝,能够博得如此美誉,可见郑举举的多才多艺了。实际上,主持人行业特色不正是如此吗?当时主持人被称之为“都知”,意思是说什么都知道。郑举举能够脱颖而出,在于她自身的努力和知识的积累,不但能言善辩且诙谐幽默。从经常在宴席上与他人辩论,一直到社会名流需要提前预约,这是一个提升和超越的过程。这使我想起了一句名言警句:台上十秒钟,台下十年功!若没有努力去争取和付出,哪会促成昔日唐朝的娱乐界大腕呢。

  平康里虽属官府管制,可具体有多少妓女,已经无从考证了。正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仅郑举举所在的妓院就有妓女数名,与郑举举相媲美的,同样是一位不靠姿色扬名的泼辣名妓楚儿。她们两姐妹关系很要好,或许是习性相投,或许更多的天涯沦落之感吧。一些名士的宴请,总有她俩的身影,两位“都知”的风采被诸朝士所眷。郑举举性格豪放傲僻,看不惯妓院里的乌烟瘴气,楚儿也是理想远大之人。不久,她们就走出了青楼,干起了“都知”的行业。长安城内外,谁家有个红白喜事的,总邀请她们来主持,她们的名气越来越大。再加上后期颜令宾的加入,“都知”三姐妹名声远播,成了红极一时的主持人。郑举举以善处理尴尬场面而著称,快刀斩乱麻颇具大将风度,具有较高的文化品味和素养。多说无益,我们不如来感受一下,唐朝的粉丝们对她的狂热和痴迷吧。

  有一次,左谏王致君和右貂郑礼臣,一大早上去拜孙文府,当时小天赵为山也在场。郑礼臣是第一次来到内廷,自大自夸个不停,连君长王侯以下的都感觉厌倦,不能应对甚减欢情。就在这众目睽睽尴尬之时,郑举举略微思索了一下,指着郑礼臣说:“学士语太多,翰林学士虽甚贵甚美,亦在人耳。至如李骘、刘允章、承雍亦尝为之,又岂能增其声价耶?”郑举举语出惊人,君长王侯以下的,纷纷起身拜见,气氛活跃起来了。郑礼臣也自惭形愧,自己饮起酒来,不再多说话。于是,这场宴请极度狂欢,一直喝到傍晚才收场。大家都纷纷取下自己的饰物,赠送给郑举举作为酬劳。

  有个叫孙龙光的考上状元,听说郑举举享誉极高,很是疑惑。与同年一起考上进士的侯彰臣、杜宁臣、崔勋美、赵延吉、卢文举、李茂勋等数人,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其他人,都没能预约到郑举举。试想一下,这些新科状元、进士是什么感受啊!同年卢嗣业给孙龙光写了一首诗,“未识都知面,频输复分钱。苦心亲笔砚,得志助花钿。徒步求秋赋,持杯给暮饘。力微多谢病,非不奉同年。”

  郑举举真有这么大的谱吗?非也,郑举举很随和,她不羡权贵就生活在百姓中间。只是她力微多病,看破红尘隐退了。薛楚儿嫁给了郭子仪的儿子,也离开了。颜令宾挑起了主持人行业的大梁,可随着安史之乱的爆发,也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了。但她们临场发挥的一些诗词,以及改编整理的一些民间小调却流传了下来。人们更愿意谈起一代名妓郑举举,那些唐朝学士和状元都为之疯狂的奇闻轶事,长安歌妓的真实风貌是多么地令人难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