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举举是什么人?唐代长安名妓郑举举生平简介

2018-12-13 10:42:17 首页

  郑举举,唐代长安名妓,性格豪放,以口才出众、颇具大将风度、善以快刀斩乱麻处理尴尬场面而著称;郑举举到后来年华渐老,又性情傲僻而渐渐隐退。

  郑举举者,居曲中,亦善令章,尝与绎真互为席。而女傅非貌者,但负流品,巧谈谑,亦为诸朝士所眷。常有名贤醵宴,辟数妓,举举者预焉。今左谏王致君、调右貂郑礼臣夕、拜孙文府储小天、赵为山崇皆在席。时礼臣初入内庭,矜夸不已。致君已下,倦不能对,甚减欢情。举举知之,乃下筹指礼臣曰:“学士语大多。翰林学士虽甚贵、甚美,亦在人耳。至如李骘、刘允承、雍章,亦尝为之,又岂能增其声价耶?”致君已下,皆跃起拜之,喜不自胜。礼臣因引满自饮,更不复有言。于是极欢,至暮而罢。致君已下,各取彩绘遗酬。

  孙龙光为状元,颇惑之,与年候彰臣潜、社宁臣彦殊、崔勋美昭愿、赵延吉光逢、卢文举择、李茂勋等数人,多在其舍,他人或不尽预,故同年卢嗣业诉醵罚钱,致诗于状元曰:

  未识都知面,频输复分钱。

  苦心事笔砚,得志助花钿。

  徒步求秋赋,持杯给暮饘。

  力微多谢病,非不奉同年。

image.png

  嗣业,简辞之子,少有词艺,无操守之誉。与同年非旧知闻,多称力穷,不遵醵罚,故有此篇。曲内妓之头角者,为都知,分管诸妓。俾追召匀齐,举举、绛真皆都知也。曲中常价:一席四,见烛即倍。新郎君更倍其数。故云复分钱也。今左史刘郊文崇及第。年亦惑于举举,同年宴,而举举有疾不来,其年洒,多非举兴。遂令同年李深之,邀为酒。坐久,觉状元微晒,良久,乃吟一篇曰:

  南行忽见李深之,手舞如蜚令不疑。

  任尔风流兼蕴藉,天生不似郑都知。颜令宾颜令宾居南曲中,举止风流,好尚甚雅,亦颇为时贤所厚。事笔砚,有词句。见举人尽礼祗奉,多乞歌诗以为留赠,五彩笺常满箱箧。后疾病且甚。值春暮,景色晴和,命侍女扶坐于砌前,顾落花而长叹数四。因索笔题诗云:

  气余三五喘,花剩两三枝。

  话别一樽酒,相邀无后期。

  因教小童曰:“为我持此出宣扬亲仁已来,逢见新第郎君及举人,即呈之云:‘曲中颜家娘子将来,扶病奉候郎君。’”因令其家设酒果以待。逡巡至者数人,遂张乐欢饮。至暮,涕泗交下曰:“我不久矣,幸各制哀挽以送我。”初,其家必谓求膊,送于诸客,甚喜。及闻其言,颇谦之。及卒,将痊之日,得书数篇。其母拆视之,皆哀挽词也。母怒,掷之于街中,曰:“此岂救我朝夕也!”其邻有喜羌竹刘驼驼,聪爽能为曲子词。或云尝私于令宾。因取哀词数篇,教挽柩前同唱之,声甚悲怆。是日瘗于青门外。

  或有措大逢之,他日召驼驼使唱,驼驼尚记其四章。一曰:

  昨日寻仙子,轜车忽在门。

  人生须到此,天道竟难论。

  客至皆边袂,谁来为鼓盆。

  不堪襟袖上,犹印旧眉痕。

  二曰:

  残春扶病饮,此夕最悲伤。

  梦幻一朝毕,风花几日狂。

  孤鸾徒照镜,独燕懒归梁。

  厚意耶能展,含酸奠一觞。

  三曰:

  浪意何堪念,多情亦可悲。

  骏奔皆露胆,麇至尽齐眉。

  花坠有开日,月沉无出期。

  宁言掩丘后,宿草便离离。

  四曰:

  奄忽那如此,夭桃色正春。

  捧心还劝我,掩面复何人。

  岱岳谁为道,逝川宁问津。

  临丧应有主,宋玉在西邻。

  自是盛传于长安,挽者多唱之。或询驼驼曰:“宋玉在西,莫是你否?”驼驼晒曰:“大有宋玉在。”诸子皆知私于乐工,及邻里之人,极以为耻,这相掩覆。绛真因与诸子争令,相谑失言云:“莫倚居突肆。”既而甚有恨色。后有与绛真及诸子昵熟者,勤问之,终不言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